第1899章 永生十道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冥古天德大帝笑道:“何为永生,如何永存?一缕光,可破亿万黑暗。一缕念,可断万古青天。你们从来只为自己,不想未来,所以始终不会明白。如果,黑暗与欲界就是永远,那何必还要永生大殿?”

原始之主与永恒之主对望了一眼,隐隐捕捉到了什么,可是到了这时候,说这些已经太迟了。

“有空在这废话,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欲界三天吧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看了一眼远处的永生大殿,幽幽道:“当年,永生门开,纪元初现。那时候的情景,你们还记得吗?”

原始之主哼道:“你提这个,想说啥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我想说,曾经,永生大门开启,飞出来的除了黑暗、欲界外,还有哪些,你们记得吗?”

永恒之主道:“所有加在一块,应该是九样东西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看着欲天,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欲天哼道:“考我啊?永生二字,每个字五笔,加起来就是十画,因此,当初永生之门开启时,一共飞出了十样东西,可对?”

原始之主道:“不可能,只有九样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欲天所言不假,确实是十样东西,但是你们都只知道九样东西。”

永恒之主问道:“还有一样东西在哪里?”

冥古天德大帝没有理会永恒之主的提问,自顾自的道:“欲为先,所以,当初永生之门开启后,第一个出现地便是欲界。”

欲天傲然道:“不错,你说得对。欲为先,御诸天!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欲为先,暗为边,所以,第二个出现的就是黑域,原始黑域。”

原始之主哼道:“你还忘了说原始之书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别急,我还没有说到那里去。”

无生大帝好奇道:“第三样是什么东西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第三个出现的是一把剑!”

无生大帝一愣,愕然道:“诛天剑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颔首道:“不错,就是诛天剑!这把剑蕴含着至高无上的永生之道,但却不是谁都可以驾驭。”

欲天不屑道:“至高无上,可笑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没有理他,继续道:“第四个出现的是一尊玉棺。”

永恒之主哼道:“就是叶秋手中那尊玉棺,你用它来引导乱古,设下了这天大的局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不置可否,继续道:“第五个出现的东西在欲界。”

欲天道:“欲望之灯,你不是曾经仿造了一盏,取名天欲灯吗?”

冥古天德大帝点头道:“是的,我曾仿造了一盏,用它来引出玉棺。”

无生大帝问道:“第六呢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第六,便是原始黑域的原始之书。”

无生大帝幽幽道:“原来是它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望着远方,像是在怀念。

“第七个出现的是一口石棺。”

原始之主哼道:“末日石棺,坟葬情天。”

永恒之主道:“第八个出现的是一座塔,四四方方,可惜落在了欲界手上。”

欲天笑道:“不错,正是我欲界的四方塔,代表着不可超越。”

无生大帝好奇道:“那第九呢?”

冥古天德大帝眼神复杂,幽幽道:“第九,是一道光,代表着希望。”

无生大帝一愣,问道:“在哪?”

冥古天德大帝叹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,已经耗光了。”

无生大帝不解道:“从永胜之门中飞出来的这九样东西,代表着什么含义呢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欲望无边,黑暗长在,诛天指路,玉棺难开。四方为名,末日葬爱,希望成空,纪元重开。”

欲天哼道:“少在这胡说八道,第十样东西在哪?”

冥古天德大帝笑道:“所谓永生,长存永在。永生十道,万恶之源!”

原始之主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从永生之门中飞出来的第十样东西,便是永恒不朽,永生不灭的万恶之源。”

永恒之主问道:“万恶之源在哪?”

冥古天德大帝眼神古怪,回头看着天边。

“天葬深渊!”

“什么!你是说……”

原始之主与永恒之主都惊呆了,双双怒视着冥古天德大帝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冥古天德大帝沧桑道:“纪元重开,万物不在。只有永恒不朽,永生不灭的存在,才能承受那种毁灭的力量,开启崭新的未来。”

原始之主怒笑道:“所以,你倾尽万古,设下这个局,特意选定叶秋,就是因为万恶之源在他身上。”

永恒之主骂道:“好周密的算计,每一步你都精心计算,却又直到最后才解开,让我们事先无法改变。可是你得意太早了。叶秋不一定能撑过诛天剑那一关。那是死劫,没有天帝能活下来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你忘了,万恶之源。”

欲天冷笑道:“万恶之源又怎样,依旧非我欲界之敌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点头道:“是的,单凭万恶之源,确实斗不过欲界,因为你们不仅有欲望之灯,还有四方塔。可是你忘了,叶秋有的不仅仅只是万恶之源。”

欲天大笑道:“冥古,你似乎忘了,黑域并不会帮你,就算叶秋赶来,他要对付的可不仅仅只是我欲界,还有原始与永恒。一旦叶秋重开永生之门,所有人都将毁灭,都将不在。因此,这里除了你之外,所有人都是叶秋的敌人,都会想方设法的阻止他。那样,就算叶秋手握诛天剑,他也毫无胜算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你说得对,叶秋必须要孤战天下,谁也帮不了他,连同我在内。等到他领悟了永生大道的真谛,他就会出现。”

欲天哼道:“想赢我们,不可能!”

冥古天德大帝笑道:“人若不死,何求永生?”

原始之主道:“所以,叶秋一定会死。”

永恒之主质疑道:“我一直不明白,你为什么偏偏选择叶秋,不选其他人?比如无生大帝,造化仙王,都是很好的人选,为什么偏偏是叶秋呢?万恶之源一直被你控制,你选谁都可以,但为何就是叶秋?”

这一点,无生大帝也很疑惑,问道: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因为你叫无生,你若死了,如何再生?”

无生大帝反驳道:“以你之能,就算我死,要让我死而复生,也非难事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道:“要活,确实不难,可是要蕴含生机,蕴含万道万法,却不易。造化仙王,自喻逆天,九世不灭,可他也不敢死,因为他明白,死是一种劫,仙王都不可逆。”

原始之主道:“少说这些,说原因。”

冥古天德大帝笑道:“何必心急,等叶秋出现,你们自会明白原因。”

无生大帝问道:“叶秋要何时才会出现?”

冥古天德大帝望着黑暗之地,幽幽道:“他还在历劫,还在遗忘,还在归零。”

悠悠岁月,哀哀情天,谁能伴我,红尘为仙?

冰冷的黑暗,孤坟如山,阴森、衰败,无声无爱。

黑土下,长剑相伴,陪着他走过万古,走过千川。

未知的时空,如梦似幻,遥远而朦胧的呼唤,像是一首歌,回荡在心间。

像是一首诗,吟唱在嘴边。

像是天边最美的火焰,燃烧着此生之爱。

更像前世不解的姻缘,三世纠葛,三生相连。

痛,涌上心间,

泪,藏在心田,

爱,点亮黑暗,

情,谁在呼唤?

是谁,在唤我归来?

是谁,在念我长在?

又是谁,在未知的时空中期盼?

无欲无求,无心无念,无始无终,无尽无断。

爱恨情仇,人生苦短,缘起缘灭,难忘从前。

黑暗、无边,思念,无缘。

我爱,成空,我道,无天。

虚无,永在,阴阳,变幻。

长存,易灭;善变,随缘。

各种思绪,充斥心田,各种杂念,徘徊心间,唯有无念,方可长见。

时间,隔断,空间,禁开;万物,寂灭,万法,不在。

那是一种很玄妙的状态,或许万年、亿年,或许,眨眼、一天。

天道无我,万法无念,所谓永生,即为妄念。

当无心无念,无欲无求,一切皆无时,黑暗消失了,时光消失了,天地消失了,一切都消失了。

我是谁,谁是我?

一切已经不重要了。

混沌初开,无为化天。

所谓永生,不过是那一瞬间。

惊雷咋现,天地重开。

一缕光芒射进来,笼罩在他身上,让他感到很刺眼。

光芒中,有一扇门,半开。

那儿,谁在呼唤?

那儿,谁在牵绊?

那儿,五光十色,

那儿,充满情感。

想睁眼,又怕睁眼,为什么呢?

是前世的亏欠,还是今生的想念?

心无一念,却为何感到孤单?

无欲无求,却为何想要把门推开?

无中生有,太初化道,第一缕念头,成为了永远!

那是爱!

万道无边,永恒是爱!

为爱逆天,为爱而战!

为爱拼搏,为爱长在!

那一刻,因为爱,所以睁眼,

那一刹,因为爱,所以醒来。

当毁灭出现,爱是希望,重开纪元!

灰暗的天空下,一道光芒乍现。

一座孤坟炸开,一个身影坐了起来。

手里拿着剑,眼神很茫然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