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6章 难如登天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那是一种爱,至死不渝,永生不朽。

包含了叶秋一生的梦与哀愁,是他一生的痛,永远都无法忘怀。

因为这份爱,叶秋一直在坚持着,无数次倒下,他又坚强的站了起来。

爱在呼唤,爱在升华。

当生命进入倒计时刻,叶秋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生的梦,充满了渴望,充满了不舍。

那时候,叶秋的生命二次绽放,境界在不断飙升,战斗力一再增强。

虽然始终被压制,但在此后五万年内,叶秋疯狂厮杀,疯狂拼斗,最终竟将黑暗之王斩于剑下!

大战二十五万年,叶秋以一敌六。

他已经流尽了身上的最后一滴血,但是他还活着,他的精神永远不朽!

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万法之皇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都脸色凝重,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,这叶秋似乎杀不死!

一个不死的强者,手握诛天剑,踏着轮回的足迹,行走在毁灭的黑暗之地。

这是死神化身,要斩灭万物!

强悍如天帝,都感到心生惶恐。

叶秋如干枯的尸体,境界在不断攀升中,他似乎从死亡中领悟了某种真谛,生命的形态又一次发生了超脱。

岁月以万年为单位,在战斗中匆匆走过。

叶秋极尽升华,无数次挣扎,无数次血拼,身上留下的无法磨灭的伤口。

炽烈战神的长矛,枯天血尊的黑棺,造化仙王的分身,不灭金尊的拳头,这些全都无比恐怖,屹立在天帝绝巅,牢牢堵死了叶秋的前路。

叶秋狂吼,叶秋悲啸,诛天剑被鲜血染红,有敌人的血,也有自己的血,散发出妖异的光泽。

“我之一生,为谁而生?”

叶秋怒问苍天,身上的冥古天衣残破不堪,连腰间的冥古天德古钱都被斩碎。

大战三十万年,叶秋除了一把剑,什么也没有了。

炽烈战神的长矛洞穿了叶秋的眉心,对他造成了致命的伤害,可叶秋依旧没死,他的眼神无比璀璨,融入了各种情绪,历经了悲欢苦乐,酸甜苦辣。

回首这一生,叶秋质问天宇。

他的命,活着是为谁而生?

叶秋泪洒天地,剑破层云,斩灭了黑暗,断绝了光明,一个人背道而驰,行走在孤独的宿命里。

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万法之皇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全都身负重伤,眼中流露出了疯狂与沧桑,隐隐有种说不出的苦涩。

岁月在他们身上,没有留下痕迹,时间对他们来说,仿佛停止。

但是有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,叶秋在变强,他在不断消耗本源,追求某种极致,用一生去换取一次飞跃,只为心中的不舍。

六大高手虽然拼死压制,却始终压不住叶秋身上越来越强的气势。

大战四十万年,原始黑域的万法之皇,死在了诛天剑下,临死前,一掌劈开了叶秋的头颅,让他身躯残破,腐朽不堪。

叶秋悲啸,如雏鹰哭泣,唱衰天地,腐朽万道。

“我泪天殇,我悲天荒!”

叶秋的声音传遍黑暗之地,贯通诸天万域,震慑亿万时空,无边星域。

叶秋落泪,屈指弹飞,那滴泪融合了他一生的悲,将亿万时空都融入进去。

黑暗之地,时空翻滚,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等五大天帝级强者都勃然变色。

叶秋的一滴泪,竟然融合了万古悲伤,诸天哀鸣。

那种情绪所蕴含的神威,超过了诸天万道的限制,撑破了万古限制。

轰隆隆的巨响从天而降,化作毁灭的光柱,缠绕在叶秋的诛天剑上,散发出毁灭的气息。

叶秋眼中含着悲,目光所及,天崩地裂,数不尽的永恒法则在化道,无数力量在消失,被强行剥离。

“杀!”

造化仙王怒啸,九大分身再现!

“我为造化,无敌天下。”

十心一体,这是造化仙王最可怕的地方,瞬间压下叶秋的剑气,打得叶秋支离破碎,身上的黑色物质在不断重组。

炽烈战神狂啸,挥舞着长矛,一次次硬撼叶秋的诛天剑,这家伙的战斗力确实可怕。

枯天血尊驾驭着黑棺,悍不畏死的朝着叶秋冲去,黑棺释放出诅咒之力,想要腐蚀叶秋的生命,并不断抽取他身体力的生机。

不灭金尊拥有超乎想象的防御力,就好似金刚不坏之身,连诛天剑劈在身上,都能飞溅出火星。

黑欲天尊擅长心灵攻击,他就仿佛心魔一般,总能影响敌人的情绪,让人陷入欲望泥潭,无力自拔,从而被他所杀。

叶秋这些年,一直就收到黑欲天尊的影响,因为叶秋心中有爱,有痛,有悲,有苦,始终放不下。

这些情绪,都是破绽,恰好被黑欲天尊所利用。

可反过来想,这些情绪也一直在激励叶秋,让他永不言败,在这条路上一直厮杀,一直活着,一直往下走!

“如是我能,永生不朽,我将重开天地,光照万古。如是我能,塑造万物,我将驱散黑暗,让光明永驻……”

叶秋在许下万世宏愿,以换取永生的眷顾。

叶秋身上,一重重光浪席卷亿万里长,一道道彩虹照亮黑暗故乡,一根根闪电,驱散世间阴霾,一道道雷霆,震慑地狱九幽。

天地在变化,黑暗之地引发了异象,让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都惊呆了。

“杀了他,决不能让他跨出那一步!”

造化仙王感应到情况不妙,九大分身持续狂攻,施展出十方十绝十灭杀!

这是造化仙王独创的盖世无敌绝技,将阵法、仙术、时空融为一体,堪称必杀无敌!

“金身不灭!”

震天的咆哮从不灭金尊口中传出,他身上升起一道璀璨的金色光柱,融合了千万年岁月的所有功德,所有法则,所有气运在其中。

到了这一刻,大家都杀到了疯狂程度,不惜一切手段,只为屠灭叶秋,抢夺诛天剑。

一路走来,四大天帝、黑暗之王、万法之皇都死了,可唯独造化仙王与不灭金尊还活着,那是因为这两人有大气运,夺天地造化于一身,号称不死不朽。

至于欲界的三大巨头,他们修炼的功法与诸天万界不同,全都是最顶尖的人物,历经欲望的考验,心智无比坚定,拥有不死之身,无比恐怖。

叶秋仰天怒吼,双手一分,时空重组,在五大天帝的狂攻下,陷入了困境,血肉干枯,眼泪流尽,只剩下一颗不屈的心还在拼搏。

叶秋眼中含着万古沧桑,承载着无尽的因果。

葬天塔被打爆,岁月长河被斩断,超光冥幻战被击碎,就连体内那永远不灭的黑暗物质都衰败了。

这条路,太艰难了,杀的万古天荒,杀的天地残破,唯有血与痛,悲与歌,回荡在不灭的火焰中。

叶秋形同鬼魅,狼狈如狗,冲入了枯血天尊的黑棺,以诛天剑劈碎了这代表着诅咒之源的黑棺,全身燃烧着绿色的火焰,无数厉鬼缠绕着他,想要吞噬他的魂魄。

枯血天尊狂啸,左眼被打爆,右边头颅被诛天剑劈开,刷的一声就远去亿万里。

下一刻,枯血天尊又杀回来,配合其他天帝,继续围攻叶秋。

叶秋的伤势越来越严重,手中的诛天剑都在颤抖,像是在为叶秋悲伤。

大战五十万年,叶秋油尽灯枯,而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等五人也是伤痕累累,几乎快要站不住。

强悍如天帝,这种消耗也背负不起啊。

叶秋持剑驻地,双眼枯寂而空洞,似乎早已麻木。

“叶秋,交出诛天剑吧。”

不灭金尊开口,眼中透着一丝苦涩。

若非为了这把剑,他不会故意为难叶秋。

叶秋苦涩道:“我心有恨,剑斩苍穹!”

一剑划出,这就是叶秋的回答,他没有妥协,没有退缩。

枯寂的眼中透着无尽的凄楚,身上的痛,永远比不上心中的苦。

炽烈战神怒道:“不交出诛天剑,那就去死吧。”

作为域界高手,夺剑不是第一任务,但杀死剑主却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啊。

造化仙王二话不说,直接一拳轰出。

黑欲天尊双手结印,施展出心魔万象,那是一种极端可怕的幻术,可惜对叶秋已经不起作用。

“我剑,悲歌,我心,如火。我梦,有血,我爱,无果。”

叶秋在吟唱,眼中怀念万古,数不尽的身影在他心底闪过。

枯死的生机在复苏,不灭的黑色物种已经彻底与他血肉灵魂相融,在强大生机的催化下,开始了逆境突破。

叶秋心中充满了痛,但就是这种痛,让他生不如死,让他逆境暴发,在死亡中升华。

“万法逆转!万道屠天!万缘同根!万界归元!”

叶秋身上爆发出恐怖的波动,在被压制了五十万年后,终于在绝望中逆转局面,将万法、万道、万缘、万界熔为一炉,构建成了一座金字塔,融入一生的道与法,满腔的恨与爱,开始最后的挣扎。

造化仙王、不灭金尊、炽烈战神、枯天血尊、黑欲天尊都感受到了不妙,开始狂猛打压,毁灭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,一轮沿着一轮,持续数万年,始终让叶秋摆脱不掉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