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7章 银皇大婚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叶秋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即便葬天诀妖孽,但境界不够,始终是事倍功半。

每一位仙王大帝都是千锤百炼,能打赢他,压制他,不难,可是想要杀掉他,就很困难,那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“秀珠,你来练练手。”

一百年后,叶秋让秀珠出战,这也算是一种磨练。

梦天仙域一直在移动,但因为原始黑域的阻拦,速度并不快。

天梦站在叶秋身边,指着远处的圣天仙域道:“那边,这些年也在大战,不过永恒黑域似乎人手不够,想要压制圣天仙域,也难。”

叶秋皱眉道:“从两大黑域的情况看,他们似乎想拖住我们,并没有完全灭绝的意思,这一点令人费解。”

天梦道:“会不会是在等待九极浑天兽脱困,或许他们想让九极浑天兽脱困,但还差点什么?”

叶秋沉吟道:“永恒黑域在寻找一样东西,那东西可以让永恒黑域的高手不受限制的进入仙界。原始黑域有那样东西,所以他们派来的都是自己的高手,这就是两大黑域之间,目前最大的区别。但是有一点很奇怪,如果原始黑域和永恒黑域是敌对立场,那冥帝完全没有黑暗之子的顾虑,为什么他不加速摧毁仙界,破坏黑暗之子寻找那样东西呢?”

天梦蹙眉道:“此事确实很令人费解。依照你的推断,如果仙界破灭,进入诸天万界,那时候,永恒黑域如果不受限制,就能派出自己的高手,那必将实力大增。从这一点出发,永恒黑域没必要拦截圣天仙域,反而应该设法让圣天仙域早一点离开仙界,进入诸天万界,那样才对永恒黑域有利,可黑暗之子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?”

叶秋苦笑道:“是啊,不仅冥帝的行为很反常,就连黑暗之子的举动也不符合常理。”

天梦猜测道:“会不会他们本来就是一家,故意装成对立的两股势力,来蒙蔽我们?”

叶秋道:“如果是刚开始,还能理解。如今的仙界,早已残破凋零,他们还犯得着劳神费力的伪装吗?”

天梦沉吟道:“他们必然有其目的,只不过我们还没有猜到而已。”

数日后,叶秋暂时离开,返回梦天仙域,看望了母亲与众女。

“有空多陪陪她们吧。”

玉霞拉着叶秋的手,让他多陪陪一念、千雪、如幽她们。

“好,我这段时间就在家里陪大家。”

星帝战船起航,在偌大的梦天仙域中穿行。

叶秋在搜索整个仙域,心里有种猜测。

冥帝死盯着梦天仙域不放,有不曾加派更多的高手,这显然有所目的,难道他也在找某样东西,而那样东西还极有可能就在梦天仙域。

众女环绕在叶秋身旁,每人陪他十天,极尽缠绵,也帮他分析。

这一天,叶秋醒来,怀着的慧小易无异中提到了一句话。

“会不会,冥帝寻找的东西,与黑暗之子寻找的不是一件东西?”

叶秋一愣,他还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。

一直以来,叶秋总觉得,冥帝如果寻找某种东西,那绝对与黑暗之子所找的东西一致。

可如果不是那样,那就有意思了。

黑暗之子在找什么,冥帝又在找什么呢?

“叶秋,如果哪一天我将老去……”

叶秋伸手压住慧小易的双唇,翻身压着她,用热情堵住了她的嘴。

叶秋不想提这个问题,对于时光,万古以来,没有人能让它停止。

人都将老去,只不过是迟与早的问题。

慧小易双眼湿润,她舍不得离去,但是她明白,终究有一日她要离去。

对于这一点,贺心兰、千雪、飞雪凝霜、一念、绿影仙都心知肚明,她们都格外珍惜与叶秋在一起的日子,用最深的爱,去满足叶秋的一切所需,只想让他永远铭记,莫要忘了自己。

三年、五年、十年,星帝战船走遍了梦天仙域每一个角落,但叶秋却一无所获。

这一天,银皇来访,牧云、古色、紫雷神妃都一同随行。

叶秋在星帝战船上招待四人,大家把酒言欢,聊起了未来的命运。

银皇感慨道:“如今的仙域形势不明,大家聚少离多,也不知道日后还有没有这样相聚的日子。”

古色道:“也不要太悲观,虽然仙界遭到了重创,但还是有希望。”

四位超脱者中,古色与紫雷神妃都是女子,但却有着明显区别。

古色身为玄古大帝之女,身上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气质,她很美,但是这种美很清雅,如一盏茶,似一缕香,清丽而不娇艳,脱俗而不庸俗。

紫雷神妃的美是一种精致的美,双眼之中蕴含着雷电之光,透着一种凌厉,不似古色那么静雅。

牧云道:“乱世争锋,虽然凶险,却也精彩。很多人活到死都没有遇上,我们即便战死也值了。”

幽魅笑道:“说得好,人生当无所畏惧。”

叶秋看着银皇,问道:“你这次来,不会只是找我闲聊吧?”

紫雷神妃笑道:“他是来送请帖的。”

如幽好奇道:“什么请帖?”

银皇略显羞涩的道:“乱世儿女,谁也不知道未来怎么样。所以在征得了翼仙王的同意后,我打算与红灵赤凤结为伴侣。”

叶秋笑道:“这是好事啊,我们可得准备一份厚礼。”

幽魅笑问道:“什么时候啊?”

银皇道:“就下个月。”

如幽笑道:“太好了,到时候我们一定去为你庆贺。”

大家一起恭喜银皇,都有一种莫名的感伤。

银皇选择在这时候与红灵赤凤结为伴侣,那其实也是无奈之举。

因为银皇害怕,再往后拖恐怕就没有机会了。

仙界目前形势不好,谁知道还能撑多久呢?

及时珍惜眼前人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你们三个呢?有没有考虑过这些啊?”

叶秋看着牧云、古色、紫雷神妃,问起了他们的打算。

古色淡雅道:“我心如玉,洁白无尘。”

牧云道:“乱世争锋,无心儿女私情。”

紫雷神妃轻叹道:“我心有伤,无法遗忘。”

银皇道:“神妃昔年曾有心爱之人,可惜那人命薄,没有那个福气。”

叶秋笑了笑,没在多问。

一个月后,银皇大婚。梦灵代表翼仙王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,叶秋、天梦、如幽、玉霞、幽魅、等人全都到场祝贺。

梦幽天、坤八也都来了,就在仙城之中大开宴席,庆贺了三天三夜。

仙域外面,仙王大帝还在与原始黑域大战,银皇与红灵赤凤的大婚,也算是给梦天仙域带来了一点喜庆。

绿影仙、一念、千雪、慧小易、贺心兰、飞雪凝霜等女看着银皇牵着红灵赤凤的手,眼中都露出了羡慕之色。

她们跟了叶秋这么多年,却从未走入婚姻殿堂,叶秋一直欠她们一场婚礼。

玉霞撞了一下儿子,低声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举办一场婚礼,把她们光明正大的娶回家去。”

叶秋脸色微变,幽幽道:“那是我毕生亏欠她们的东西。曾经,我想给她们一场盛世婚礼,可如今我还没有那个能力。”

玉霞道:“傻孩子,她们并不在意婚礼是否盛大,她们想要的只是一个名分。你现在不给她们,难道打算将来在她们的墓碑上,给她们一个爱妻的称呼而已?”

叶秋身体微颤,苦涩道:“娘说的是,我是该给她们一个名分了。等到有空,我会考虑这件事情。”

玉霞笑道:“这才是娘的好孩子。”

银皇大婚,让叶秋触景生情,想起了曾经那些离他而去的心爱女人。

“心语、小鱼、琉璃……我想你们了。”

往事只能追忆,那些美好的过去,那些难忘的悲伤,就像是一根刺,永远插在叶秋心上。

回首过往,叶秋想到了很多人与事,想到了的自己的一生,从天葬深渊开始,一路走来历经了无数风雨。

那些过往的朋友,这么多年过去,还有多少人活着?

叶秋进入仙域一万多年了,诸天万界还好吗?

“银月,你还在吗?”

叶秋自语,想到了神界,想到了银月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这几天,天梦发现叶秋总是魂不守舍,忍不住询问。

叶秋将天梦搂在怀里,轻声道:“我在回首我的一生,有太多的遗憾与恨事。”

天梦轻叹道:“人生,岂能尽如人意?过去的已经过去,我们要把握好未来才行!”

叶秋微微颔首,不想多提这个事情。

数月后,叶秋告别了母亲与众女,随同天梦一起来到了梦天仙域外,此刻秀珠与黑域人狂已经大战数十年。

起初,秀珠也应付得很吃力,但几十年过去,她已经逐渐扳回了劣势,打得黑域人狂怒吼咆哮,双方战至平分秋色!

“你也去磨练一下。”

叶秋派天梦出战,替下了秀珠。

冥帝瞟了一眼这边,目光扫过叶秋,隐约带着一丝令人费解的寒意。

天一大帝有所察觉,问道:“冥帝,你刚才那一眼什么意思?”

冥帝冷然道:“你问这个,是担心我会出手对他不利?”

天一大帝哼道:“以你的为人,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