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六回 普风师宝珠打宋将 诸葛锦火箭破驼龙(2)

作者: 钱彩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到了次日,普风也不带多人,独自一个,叫取匹马来坐了,提了禅杖,直至宋营讨战。小校报进大营:“启上元帅,营门外有一个番僧讨战。”岳雷便问:“那位将军出马?”旁边闪过牛通、何风二人,一齐上前道:“小将愿往。”岳雷道:“二位将军,大凡僧道、妇女上阵,都有妖法,须要防他暗算!”遂命汤英、吉成亮、余雷,一同出阵,随机接应。众将一齐得令,出营上马,带领人马来到阵前。看那来的番僧,怎生模样?但见他:

削发拨缁,不会看经念佛;狠心恶胆,那知问道参禅?头上戴金箍,身穿布衣袖极;手中提铁杖,脚登骏马雕鞍。初见时,好象梁山泊鲁智深无二;近前来,恰如五台山杨和尚一般。

牛通大喝一声:“呔!我太岁爷不斩无名之将,你这秃驴,快报名来!”普风道:“佛爷乃大金国国师普风爷爷是也!”牛通道:“我太岁爷也管什么古风时文!只叫你这秃驴,把脖子伸长些,等太岁爷砍了去报功,省得费力。”普风大怒,骂声:“小南蛮!好生无礼,照佛爷的禅杖罢!”举起手中铁禅杖,当脑门打下。牛通叫声:“来得好!”量起泼风刀,当的架开,复一刀砍来。普风架开刀,还杖又打。两上回合,一场好杀:

一个黑煞,新从天上降;一个怪僧,久已产金邦。铁禅杖,降龙伏虎;泼风刀,耀目闪光。杖打来,犹如毒龙喷紫雾;刀砍去,好比柳絮逞风狂。恶战苦争拚性命,舍身出力为君王。

两个斗了三十余合,普风力怯,战不住牛通,便暗想打人先下手为强,假意说道:“佛爷战你不过,饶你去罢!”拨转马头就走。牛通道:“你这秃驴!便走上天,也要取了头来,便放你去!”紧紧的追将下来。那普风暗暗的将手向豹皮袋中取出一颗“混元珠”来,有酒杯大小,拿在手中,叫声:“小南蛮,休要赶,送你一件宝罢!”便把宝珠抛起。牛通抬头一看,只见米筛一般物件,滴溜溜的在天上转。牛通道:“你这秃驴!弄什么玄虚?倒也好耍子。”正说未完,呼的一声响,望着牛通顶门上打将下来。牛通叫声:“不好!”慌忙一闪,却打着左边肩膀,翻身落马。普风收了宝珠,量起禅杖,来打牛通。恰好何凤同众将刚刚赶到。何凤吃了一惊,大叫一声:“休要动手,我来也!”舞动金鞭,慌忙接住普风厮杀。众将将牛通救回。

何凤与普风战不到十来合,普风又把“混元珠”抛起。何凤晓得厉害,回马便走;走得快,已打在背上,翻身落马,跌问地下。普风正待下马来取首级,这里汤英、余雷、吉成亮各举兵器,冲上前来,把普风围住混战。众军士将何凤抢回。普风见人众,料敌不过,又把“混元珠”望空抛去,犹如乌云黑雾盖将下来。那三人慌忙跑马转身,吉成亮的马屁股已着了一下,将吉成亮颠将下来。幸亏得众军士喷筒弩箭,一齐乱发,吉成亮爬起身来,飞跑逃回营去。汤英、余雷不敢恋战,亦败回本营。

普风得胜,转回番营。兀术接进牛皮帐中,说道:“国师辛苦了!”连忙置酒款待。普风道:“不是增家夸口,这几个小南蛮,只算得个瓮中之鳖,不消费得僧家大力,管教他一个个束手就缚。”兀术大喜,当晚吃得大醉,方各安歇。且说宋营众将败阵进营,牛通、何凤叫疼唤痛,看看待死。岳雷正在愁闷,忽见小校来报:“牛老将军回来了。”岳雷传令请进。只见牛皋摇摇摆摆,进帐来缴令。岳雷道:“恭喜叔父得了大功!但是牛哥哥今日出阵,被番僧用什么妖法打伤,病在危急,请叔父速往后营看视。”牛皋听了,随到后营来,只见牛通正睡着叫疼。何凤躺在一边,口中只有出的气,没有入的气,已是九死一生了。牛皋道:“不妨事!”叫军士:“快取些水来。”身边取出丹药,将一半磨了,命牛通吃下,一半敷在伤处,霎时全愈。再将一颗拿来,照样与何凤磨敷。何凤大叫一声:“疼杀我也!”睁开眼来,见是牛皋救他,连忙就爬起来谢了。一时平复。

二人跟了牛皋出来,见了岳雷。岳雷便问缘故。牛皋将鲍方祖赠药之事说了一遍。岳雷大喜,举手谢天。牛通、何凤咬牙恨道:“多蒙鲍方祖赐下仙丹,救了性命。明日必要去拿那秃驴报仇!”岳雷道:“二位将军,今日吃苦,且自将息几天。这妖僧厉害,且将‘免战牌’挂出,再思良计擒他便了。”牛皋道:“我为叔的,当年跟你老子横冲直撞,杀得那些金兵、湖寇,丧胆亡魂。你们这班小后生,做了将官,动不动挂出‘免战牌’,真正羞杀人!明日仍叫我儿子同弟兄们出去,待我做叔父的压阵,包你就把这秃驴拿了来。”岳雷道:“且待明日再议。”当夜,各自归帐歇息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