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舞蝶身世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楚文新了解要多一些,但也只是认为瑶光与江清雪是姐弟之情,毕竟当年江清雪一直很呵护瑶光,这事大家都知晓。

舞蝶看着瑶光,提醒道:“她的伤势很不稳定,天麟当时只是暂时将其压下,而后天麟重伤,也一直没有机会帮她疗伤。”

瑶光闻言立时醒悟,连忙弯腰抱起江清雪,径直朝洞外走去。

楚文新有些异样,追问道:“瑶光,你要干嘛?”

瑶光头也不回的道:“我要救活她,八宝就在洞外。”

原来,洞口太小,八宝就留在了外面。

来到八宝身边,瑶光把江清雪放在八宝身上,吩咐道:“八宝,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活她,知道吗?”

八宝微微低鸣,算是回答,随后周身八光闪烁,大量的灵气汇聚在江清雪身上,开始为她疗伤。

楚文新与谭青牛双双追出洞外,见此情形后两人松了一口气,由谭青牛开口道:“瑶光,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?”

瑶光看着江清雪,不甚在意的回答道:“五人,包括屠天、千影张、啸天与林依雪。”

谭青牛惊讶道:“林大千金也来了,她可是娇客,从不出门的。”

瑶光道:“依雪他爹想锻炼一下她,特意让啸天陪同。”

楚文新问道:“那依雪人呢?”

瑶光道:“我匆匆而来,没有留意到,估计与天麟或是其他人在一块吧。”

谭青牛笑道:“天麟可是个顽皮的主,加上林依雪,以后腾龙谷有热闹可瞧了。”

提到天麟,瑶池似乎想到了什么,回头看着谭青牛与楚文新,叮嘱道:“以后联盟所有人见到天麟都得礼让三分,不可对他无礼。”

楚文新惊讶道:“为何?”

瑶光正色道:“因为天麟极为可能是陆云的儿子。”

“什么?会有这事!”一脸震惊,楚文新与谭青牛双双惊叫,显然被这个消息惊呆了。

瑶光不理会二人的惊讶,自顾自的道:“天麟长得与当年的陆云一模一样,除了性格略有不同外,其他方面几乎完全相同。并且,天麟还精通五派法诀,这也是很好的证明。”

楚文新愣愣发呆,好一会儿后才自语道:“无怪江清雪对天麟这般好,原来她早就知道了。”

谭青牛惊讶道:“楚兄,当年你师兄与盟主成亲,据说陆云也曾前来,你难道没有见过陆云吗?”

楚文新摇头道:“我当时正处在修炼的关键阶段,没能参加师兄的婚礼。”

谭青牛恍然道:“原来你与我一样,都是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”

这时,舞蝶突然道:“谷中人手不多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瑶光道:“行,你去吧,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。”

舞蝶微微颔首,一闪便离开了。

谭青牛与楚文新静立瑶光身边,三人一动不动的看着江清雪,留意着他的情况。

来到新月住的洞中,舞蝶一眼就看到了盘坐在石床上疗伤的天麟,以及一旁打坐的啸天。

缓步行来,舞蝶轻声道:“天麟情况怎么样?”

啸天看了她一眼,淡然笑道:“天麟身体跟特别,估计等他醒来,伤势就能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
舞蝶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,轻声道:“那就好。”

啸天招呼舞蝶坐下,询问道:“你跟在圣母身边多少时间了?”

舞蝶道:“我自幼就跟着太师祖,如今已二十年了。”

啸天哦了一声,随口道:“那你爹娘呢?”

舞蝶脸色一变,神情忧郁的道:“我没有爹,我从小由娘带大,太师祖不喜欢我娘,更不许我问及我爹。”

啸天惊讶道:“你娘难道是绿娥?”

舞蝶脸色微变,追问道:“你认识我娘?”

啸天脸色古怪,迟疑道:“略有耳闻,见过一面,不算太熟。”

这一刻,啸天没有说实话,他隐瞒了一些事情。

舞蝶闻言脸色黯然,幽幽叹道:“我一直很想知道,我爹到底是谁。可娘不肯告诉我,太师祖更是不许我问。”

啸天心头暗叹,嘴上却安慰道:“不要心急,你还年轻,很多事情需要时间去慢慢揭秘。听说你与天麟关系很好,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

舞蝶见啸天提及天麟,情绪一下子好了很多,回忆道:“十年前的冰雪大会,太师祖带我来这里,当时我十岁,天麟九岁,善慈十岁,我们一起玩耍,约定长大后还要在一起。”

啸天笑道:“善慈是谁?”

舞蝶道:“善慈也在腾龙谷,他是雪山圣僧的徒弟,修为与天麟差不多,他们二人亲如兄弟,关系极好。”

啸天惊讶道:“修为与天麟相当?那可不简单。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陆云时,他的修为只到达不灭境界,还不如现在的天麟。”

舞蝶道:“在腾龙谷中,除了我们三人之外,新月与林凡的修为也相当惊讶,特别是新月,我都看不透她。”

啸天颔首道:“新月的修为我留意了一下,应该与天麟相若,只是修炼的法诀不同。至于林凡,据徐靖说他修炼的是飞龙诀,上次比试还赢了徐靖,由此可见也不弱。说实话,这腾龙谷还真的是藏龙卧虎,比中土的除魔联盟与易园都强多了。”

舞蝶轻叹道:“可惜我们的敌人也强啊。”

啸天安慰道:“不要太过担心,逆境对修道之人而言,其实是一种考验,有助于修为的增进。”

舞蝶落落一笑,没有反对,随后的时间便与啸天闲聊,目光时不时留意着天麟的脸色。

带着林依雪在腾龙谷中转了一圈,新月随即来到西天柱峰上。

林依雪站在一旁,好奇的看着腾龙谷的四天柱峰,惊讶道:“这里真是奇特,这四座冰峰就像是四条柱子一样。若然翻转过来,腾龙谷岂不像是一把椅子一样。”

新月一愣,这个问题她可从来没有想过。

如今听林依雪这样一说,倒真的觉得有几分像。

天空,雪花飞扬,寒风呼啸。

林依雪望着茫茫无际的冰原,好奇的问道:“新月姐姐,你们从小生活在这里,就不觉得单调吗?”

新月淡然道:“单调的生活更适合修炼。”

林依雪点头道:“话虽如此,可那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?”

新月笑了笑,神情奇异的道:“那要看你怎么去想。天麟就长在这样的环境中,他一样性格开朗,从未说过寂寞与单调的话。”

林依雪眼珠一转,轻笑道:“新月姐姐,听说天麟自小在天女峰长大,那儿距离这不远,不如你带我去瞧瞧。”

新月回头看了林依雪一眼,见她一脸期盼,不由柔声道:“目前冰原形势混乱,你刚刚来此不了解情况,还是就呆在这,免得发生意外。”

林依雪撒娇道:“新月姐姐,这里我都玩遍了,你就带我去天女峰转转吧,我们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新月看着林依雪那可爱的模样,心里不由生出了一股亲切,拉着她的手道:“不要心急,等天麟伤好之后,由他亲自带你去,那岂不更好?”

林依雪有些失望,嘟着嘴道:“好嘛,好嘛,那我们现在换个地方,这儿不好玩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正准备回答,突然一股气息从远方传来,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回头,新月凝视着远方,只见一道白色身影逆风飞来,不一会儿就到了眼前。

看着来人,新月神情淡雅,平静的道:“应天邪,你来有事吗?”

一脸微笑,应天邪看了看新月,又移目看了林依雪几眼,轻笑道:“我发现一点情况,估计对你们有用,所以来通报一下。这位姑娘是?”

新月道:“她是易园林掌教的千金林依雪,你有事就给我说便行了。”

应天邪惊奇的看着林依雪,诧异道:“原来是易园的千金大小姐,我可是久闻大名,想不到竟然是这般的貌美动人,真是失敬。”

林依雪娇笑道:“你人长的不耐,嘴巴也会说话,就是眼神邪异了一点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