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拼死一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雪狐笑道:“没关系,反正也没有事情。你进去查看,可发现什么异常情况?”

天麟走到二人身边,拍拍斐云的肩膀,笑道:“收获不多,但浪费的时间不少。”

斐云给了天麟一拳,笑骂道:“是吗?快说来听听。”

天麟笑道:“走,边走边说吧。”

斐云没有异议,三人便朝着腾龙谷赶去。

路上,天麟道:“我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巨大的鸟爪印,于是四处找寻,结果费时良多,却没有找到任何生命体。为此,我觉得古怪,于是加大了搜寻范围,可最后还是没有闹清楚,那巨大的鸟爪印是怎么回事。”

有所隐瞒,天麟并不想透露太多的事情。

斐云将信将疑,问道:“你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情况,不想告诉我们吧?”

天麟骂道:“去你的,你以为我有什么事情用得着瞒着你吗?你问问你的雪儿,那里面有可能出现什么生命体吗?”

斐云闻言看着雪狐,等待着她的回应。

轻轻摇头,雪狐道:“公子,就我了解,那里面出现生命体的可能性不大,天麟所言应当属实。”

斐云质疑道:“你如何这般肯定?”

雪狐迟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因为我曾进入过里面,天蚕当日也是为了追问此事。”

闻言,斐云颇为诧异,正准备再问,却见雪狐神色忧伤,似乎刚才的话题勾起了她伤心的往事。

有此发现,斐云不便多问,一边保持前行,一边扭头找天麟聊起了其他事,三人很快就消失在风雪里。

雪地上,一场生死之战正在进行。

漠北天星客以无比坚定的决心,施展出焚身灭神之术,整个人化为了一把光刀,迎上了雪隐狂刀那可怕的光球。

届时,悲切的呼唤在风中响起。

姬雪妮、薛峰、江清雪三人齐声悲呼,可惜却挽不回那既定的事实。

场中,刀光一闪,杀气袭人。

漠北天星客与雪隐狂刀互不相让,二者的攻击针锋相对,以硬碰硬的方式撞在了一起。

刹时,光刀与光球相遇,彼此交汇一点,在停顿了瞬间后,光刀直接切入光球之内。

如此,光球出现了膨胀的迹象,这让雪隐狂刀颇为震惊。

微哼一声,雪隐狂刀手中长刀急挥,在光球即将破碎之前,赤红的刀罡追加而至,猛然作用于光球之上。

这一来,光球受到另一股力量的撞击,原本就极端不稳定的状态立时恶化,从而产生爆炸,一举吞噬了方圆数十丈区域。

身体一震,雪隐狂刀迅速后退,在避开了爆炸的侵袭后,目光凝视着爆炸中心的情况。

刚刚的一击,汇聚了雪隐狂刀七层以上的实力,加上漠北天星客毕生之力,其爆炸的范围之大,威力之惊人,那是可想而至。

如此可怕的毁灭之力,别说是漠北天星客,就是换了雪隐狂刀也很难承受得起。

然而世事难料,岂能尽如人意。

就在雪隐狂刀等待结果之际,爆炸中心突然飞出一道红光,夹着勇往直前的气势,拖着长长的尾翼,直射雪隐狂刀的身体。

眼神微变,雪隐狂刀来不及闪避,当即挥刀反攻,落雁刀闪烁着血红的光芒,与漠北天星客所化的光刀在空中猛烈撞击。

届时,霹雳震耳,光芒四溢。交战中的雪隐狂刀被震退数步,脸上神色有些泛青。

作为漠北天星客而言,他的修为虽然不如雪隐狂刀,可比起一笑断魂莫言来说,却是高了一个等级。

记得在二十年前,漠北天星客曾与红云老祖同入中原,两人超强的实力很快就在中土引起了轰动,最终红云老祖死在了中土,漠北天星客却安然返回。

由此可见,漠北天星客确实有惊人的实力。

如今,漠北天星客不惜一死,用尽最残酷的手段来提升自己的实力,只为缠住雪隐狂刀。

那股至死不渝的决心,就像是一种精神支柱,一直给予他鼓励,大有不死不休的意味。

如此,漠北天星客攻势凌厉,完全不畏生死,在被雪隐狂刀震开之后,立马又飞转而回,继续那连绵不断的攻击。

稳住身体,雪隐狂刀心头怒极,手中落雁刀翻飞转动,发出密集的刀芒,一次次将攻来的光刀震退。

期间,刀与刀的每一次碰撞,都会引起雪隐狂刀身体的摇晃,极大消耗他的实力。

同时,漠北天星客所化的光刀在经历了数十次碰撞后,其光刀的色彩已明显暗淡,显然他也正一步步走向油尽灯枯的境地。

一旁,姬雪妮与江清雪在悲呼之后,两人很快便恢复清醒。

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随即挥剑冲上,夹着满心的愤怒与仇恨,对雪隐狂刀展开了攻击。

随着二女的加入,雪隐狂刀的形势显得颇为不利。

他先是与江清雪五人硬拼一招,自身受伤不轻。

而后又与漠北天星客硬拼,消耗了大量实力。

如今,再面对两女的狂攻,虽然应付起来不算吃力,但却没了之前那种绝对的优势。

外围,薛峰静静的躺在那里,周身奇寒如冰,一层雪花已淹没了他的身体,可他却毫不在意,只是睁大眼睛,一动不动的看着交战的情形。

另一边,百丈之外,楚文新此时微微动了一下手指,整个人慢慢苏醒。

在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后,楚文新试图翻身站起,却发现自己全身就像是散了架一样,根本不听号令。

有些苦涩,楚文新微微低鸣,想说点什么,却被吹散在风里。

场中,持续的交战正在进行。

双方各尽全力,拖着受伤的身体拼死搏击,谁也不曾有丝毫退避。

对于雪隐狂刀来说,他自负狂傲,面对几个实力不如自己的小辈,他岂能后退?

对于江清雪三人来说,他们心中满腹的仇恨,虽然明知不可为,但却有一种不畏生死的豪气。

如此,双方势如水火,谁也不肯服气。

时间,在交战中过去。

当漠北天星客所化的光刀已逐渐透明,一种隐隐的悲伤弥漫在空气里。

此时,姬雪妮全身是血,还在重伤拼命。

江清雪因为幻云神剑的缘故,伤势明显较轻,已成为对雪隐狂刀构成最大威胁之人。

面对两女的攻击,雪隐狂刀也是受伤不轻,但却因为实力的悬殊,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避重就轻,以至于身上并没有多少伤痕。

同时,雪隐狂刀还保持着相对惊人的实力,只是他一直在隐忍,为的是拖延时间,以耗损漠北天星客的生命力。

作为经验丰富的雪隐狂刀而言,他一开始就知道漠北天星客活不了多久。

自己若然与他死拼,那只会浪费精力。

于是,雪隐狂刀选择了示弱,一来可以节省实力。

二来可以给姬雪妮、江清雪制造出一个假象,让她们以为自己也不过如此,生出拼死一击的念头,这样她们就不会想到趁机离去。

到时候,雪隐狂刀就能一举将所有人消灭。

天空,雪花飘零,清冷的空气带着几分凉意,宛如莫名的忧伤,在这一刻突然涌入不少人心里。

进攻中,江清雪突然心神一震,一种无名的征兆瞬间涌入心底。

是时,江清雪有些惊异,还不曾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见雪隐狂刀长刀横劈,正好迎上漠北天星客所化的光刀的攻击。

刹时,刀与刀撞在一起,迸发出璀璨的火花,以及震耳的刀吟。

漠北天星客所化的光刀粘在落雁刀上,彼此光芒闪烁,在持续了大约眨眼时间后,光刀猛然破碎,带着一股浓浓的悲伤,弥漫在这杀气惊人的区域内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