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冰底巨兽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随即,在距离天麟与新月数百丈的一处湖边,一道光影凭空而现,引起了两人的注意。

“是天蚕,他不是跑腾龙谷闹事去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惊讶的看着来人,新月轻轻的道。

天麟皱眉道:“估计被他逃了,我们现在过去问一问他。”

一闪而至,天麟穿越数百丈空间,出现在天蚕上方,发现天蚕正神情凝重的看着湖面。

为此,天麟似有明悟,招呼道:“天蚕,你消息蛮灵通啊。这湖才刚出现一会儿,你就赶来了。”

没有理会天麟的问话,天蚕一动不动的看着湖面,眼中黑芒闪动,正在全力探查。

新月来到天麟身边,见天蚕不理不问,不由轻哼道:“天蚕,你之前擅闯腾龙谷,此时还敢出现在这,你真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?”

眼神不动,天蚕不悦的道:“休要打岔,我现在无心与你们计较。等稍后有空,我们再慢慢谈其他事。”

天麟眼珠一转,试探道:“你感应到了湖底的情况?”

天蚕随口道:“你认为呢?”

天麟眼眉一挑,冷笑道:“难说。以你的能耐,不见得能高明到哪去。”

天蚕微哼道:“想试探我,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?”

天麟道:“你听出来又何妨?你能说清楚那湖底的东西是什么吗?”

天蚕哼道:“我自然知道,不然我干嘛跑来?”

天麟反驳道:“我看你是心中没底,才跑来查看情况。你若真的知道一切,何必神情如此担忧,站在这里目不转睛的查看?”

天蚕回头瞪着天麟,不悦的道:“你说来说去,无非想知道湖底的东西是什么,我可以告诉你,但有一个条件。”

天麟沉吟了一下,没有马上回答。

新月冷漠道:“天蚕,用不着耍花样,你没资格讲条件。”

天蚕怒笑道:“没资格?”

新月冷然道:“不错,以我们目前彼此的立场,你讲也是白讲。刚刚,你到腾龙谷闹事,这事我正准备追查。此外,一年前是我放你出来,我答应过师祖,要亲手把你拿下。现在,你若没什么话讲,那就接招吧。”

哐啷一声,长剑出鞘,新月周身散发出冷厉的杀气,眼神一动不动的锁定天蚕,开始蓄势准备。

天麟见此,脸色平淡,既不插嘴又不反对,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。

天蚕见状,哼道:“臭丫头,就你那点本事,还敢找我的麻烦,你活得不耐烦了?”

新月神情严肃,闻言并不回答,手中长剑顺势挥出,一连串的剑芒此起彼伏,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璀璨的赤红剑气,直劈天蚕的头上。

脸色微怒,天蚕喝道:“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,你真以为我怕你。”

说话间,天蚕眼中黑芒流转,一股无声的精神异力瞬间发出,直射新月的大脑。

天麟见状嘴角微动,心念转动间,也发出一股精神异力,正好将天蚕的一击半途拦截了。

如此,新月半点不知,可她挥出的那一剑却逼近天蚕头顶上方。

瞪了天麟一眼,天蚕来不及说话,右手朝天一掌,发出一道乌黑的掌力,迎上了新月的一剑,试图消除新月的攻势。

然而令天蚕意外的是,新月的攻击从表面上看普通寻常,可真正接触之后才知道,她的剑气很古怪,有种说不出的玄妙,能轻易斩碎一切防御,让交战者大感意外。

一声脆响,天蚕的乌黑掌力被剑气劈碎了。

新月那一剑顺势而下,眨眼就到了天蚕面前。

惊呼一声,天蚕横移数尺,玄之又玄的避开,地面却留下了一条数丈长的剑痕,述说着那一剑的玄奥。

一剑得手,新月立马变招,新一轮的攻击接踵而来,继续锁定在天蚕身上。

感觉到新月不依不饶,天蚕没好气的喝道:“够了。我现在没心情与你动手,要知道湖底的东西是什么,我告诉你二人就是了。”

天麟闻言一笑,移身新月身旁,拦下了她的攻击,对天蚕道:“既然你有话要说,那就先谈正事,恩怨稍后再讲。”

新月嘴上轻哼一声,心中却对天麟的做法感到赞同。

天蚕知道二人是故意做作,当下也无心点破,目光凝视着湖面,语气有些沉重的道:“此湖的形成源于一头巨兽,它一直沉睡在冰原之下,进行着长达数千年的冬眠。如今,它开始苏醒,稍稍翻身就引起了这一系列的变化。”

天麟满脸惊讶,质疑道:“巨兽?有多大?”

天蚕冷冷道:“一年前你见到的天翼巨鹰有多大?”

天麟一愣,随即恍然,追问道:“如此巨大的异兽,它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何会沉睡在冰原底下,又为何会突然苏醒?”

天蚕哼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新月讽刺道:“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?”

天蚕瞪了两人一眼,有些生气的道:“我从出生到如今不过两千多年,这家伙几千年前就存在,我如何知道?我能感应到它的气息,那是出于天蚕一族的特性,并非我真正见过它。”

明白了个中缘由,天麟问道:“天蚕,你觉得这巨兽在此刻苏醒,是巧合还是某种预示?它一旦从地底出来,会对冰原造成多大的影响?”

天蚕沉吟了一下,摇头道:“我也说不准,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。”

新月质问道:“照你这种说法,你也有些怕它了?”

天蚕冷然道:“胡说,我只是不想麻烦,并非怕它。”

新月哼道:“若不怕,又何来的麻烦?”

天麟哼道:“说了你也不懂,难得与你讲。”

新月讽刺道:“我看你不是不想讲,而是不敢讲。”

天蚕有些恼怒,它虽生性阴沉,却也受不了新月一再的冷嘲热讽,当即喝道:“住嘴。你懂什么?

世间万物各有所长,不同的种类有不同的特征与特长。

在上古时代,万兽争雄,有的体型巨大,擅长以力攻击。

有的天生翅膀,能飞上云霄。有些只能生活在水里,有的则蕴含剧毒。

还有一些特殊的种类,它们都有一些独特的绝技,或大或小或长或短,虽各有不同,但在一定条件下,却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。”

新月哼道:“这又如何呢?”

天蚕怒道:“这就说明我与那巨兽之间各有各的特点,我体型不如它巨大,但我并不见得会怕它。”

新月冷冷道:“难说,那可要比过之后才知道。”

天蚕气急,正要发飙之际,天麟适时开口道:“此时争论这个似乎还太早,我们不妨谈点别的。”

天蚕没好气的道:“没什么好说的,眼下你们最好不要惹我,不然休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新月哼道:“既然无话可说,那就算一算恩怨吧。”

长剑一扬,剑气森寒,锐利的气势瞬间再现,笼罩在附近的数百丈方圆。

天麟见此,开口道:“新月,暂且不急,待我……”

声音一顿,天麟突然抬头,只见上方一道青色的云霞不知何时就以出现,正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。

察觉到天麟的异常,新月与天蚕都朝他看去,两人立马也发现在状况。

届时,天蚕惊呼一声,颇为惊诧。

新月暗色微变,脱口道:“是蛇……”

天麟不待新月说完,便打断她的话,大声道:“原来是青影玄尊驾到,真是有失远迎。”

飘然而下,青影玄尊带着两个婢女,来到天麟附近,淡然道:“一日之内两次遇上,也算是有几分缘分。”

天麟呵呵笑道:“是啊,玄尊神龙见首不见尾,能这么快遇上你,我也觉得很意外。”

说话间,天麟伸手拉住了新月,示意她不可妄动。

青影玄尊看了新月几眼,颇为惊异的道:“资质不错啊,这等年纪已经跨过不灭境界,开始进入归仙初期,看来你运气不坏。”

新月淡漠道:“见笑。”

青影玄尊并不生气,神色平淡的道:“有些自负,不过还得努力。”

天麟岔开话题道:“玄尊来此,可是为了这湖底的巨兽?”

青影玄尊看了天麟一眼,随后又看了天蚕一眼,这才把目光移到湖面上,神情怪异的道:“此兽沉睡多年,今天突然苏醒,这并非偶然。”

天麟试探性的问道:“玄尊似乎很了解湖底巨兽的情况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