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清影玄尊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大约一炷香过去,天麟赶到雪谷附近,老远就发现红玫瑰与蓝牡丹周身光芒闪烁,气势惊人,一副如临大敌的状态。

天麟连忙靠近,口中大声道:“慢着,慢着,这么热闹的场面,怎么少得了我。”

见天麟出现,红玫瑰与蓝牡丹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欣喜,显得对于天麟的到来感到十分高兴。

那头戴花冠的青衣女子看着天麟,艳丽的脸上眉头微皱,语气怪异的道:“是你。”

天麟来到红玫瑰与蓝牡丹身边,先于二女招呼了一声,随后目光移到青衣女子身上,对于她的美貌有几分惊讶,可对于她的话更感到意外,询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青衣女子淡漠道:“我来就是找你,自然知道你是谁。”

天麟诧异道:“找我?做什么?不会打算嫁给我吧。要是那样,我可以考虑。”

青衣女子左后侧的婢女喝道:“住嘴,不得对我主无礼。”

青衣女子瞪了天麟一眼,有些冷漠的道:“天麟,你油嘴滑舌,应当将舌头割去。”

天麟嘿嘿笑道:“油嘴滑舌与舌头没什么关系,你要不服气,不妨亲自出马,我们比试一下。”

青衣女子看了天麟片刻,不屑的道:“就你那归仙后期的修为,连我身边的婢女都打不过,还敢狂言无忌。”

天麟心神一震,这青衣女子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修为,这份能力可谓惊人之极。

若她所言非虚,她的实力岂不更是惊人。

思索中,蓝牡丹的声音传入天麟耳朵里。

“小心,这女子很邪门,她身上隐藏着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,仿佛毒蛇一般,给人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。”

天麟暗自警惕,目光凝视着青衣女子,不温不火的道:“既然你这般自负,看不上我这点微末之技,不如我们换种方式,大家好好聊一聊,说不定做朋友比做敌人好一些。”

天麟十分圆滑,见形势不妙,立马就和颜悦色,想套青衣女子的底细。

似乎知道天麟的用意,青衣女子并不在意,反而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你想谈点什么事?”

天麟想了一下,沉吟道:“昨日冰原上出现了一行巨型足印,不知道你对此可有兴趣?”

青衣女子眼神微动,表情淡漠的道:“那是博父一族独一无二的特征,我并不怎么感兴趣。”

天麟心神一震,想不到青衣女子这般厉害,一口就道出了其中的玄机,到底她来自那哪里?

沉思中,天麟迅速转变了话题,笑问道:“刚刚你说是来找我,不知道何谓何事?还有,我该如何称呼你?”

青衣女子淡然一笑,带着几分邪魅的味道,轻吟道:“我找你不是什么好事,是来找你算点旧账。至于称呼,你姑且叫我青影玄尊。”

天麟微微皱眉,疑惑道:“青影玄尊?这名字很陌生。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,何来什么恩怨与旧账?”

青衣女子道:“恩怨有很多种,不一定要有直接关系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既然没有直接关系,那恩怨可大可小,可有可无,何必伤了和气。”

青衣女子道:“可有可无的恩怨,本尊还不会来此。”

天麟疑惑道:“既然是这样,何以你说了半天,就不肯明言呢?”

红玫瑰一旁道:“我看她是故意拖延,有心玩什么诡计。”

青衣女子瞪了红玫瑰一眼,冷漠道:“异界妖类,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。”

红玫瑰大怒,反驳道:“我看你才像是妖孽。”

青衣女子喝道:“大胆。本尊面前何来你说话的资格,还不给我闭嘴。”

红玫瑰怒极,正想怒骂出口,却被蓝牡丹劝下。

“不要与她一般见识,她是有意激怒你,想让你出手进攻,到时候就中了她的诡计。”

天麟有些不悦,回头对红玫瑰道:“姐姐莫要生气,我来与她理论。”

红玫瑰看了天麟一眼,脸色稍稍好转,低声道:“小心点,这妖女不好应对。”

天麟微微颔首,正想开口之际,突然感应到两股气息从不同的方向飞来,速度十分快捷。

“小心,又有人来了,我们先静观其变。”

叮嘱了一句,天麟回头看着青影玄尊,发现她神情淡定,似乎有所察觉但却不为所动,就那样傲然的凝视着天际。

很快,两道身影从一南一北临近雪谷附近,双方同时到达,在见到谷中的情况后,也同时传出轻呼声。

天麟留意着两人,发现都是熟悉,一个是秃天翁,一个是西北狂刀,想不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

届时,秃天翁轻呼道:“是你!”

语气有些模糊,不知道是指天麟,还是指谁。

西北狂刀语气颇为惊讶,诧异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是……”

看着青衣女子,西北狂刀似乎有所觉悟,但适时的停下,没有把后面的话道出。

天麟觉得惊讶,质问道:“西北狂刀,你好像认识她,怎么话说一半就堵住了?难不成你会怕她?你不是一向很自负吗?”

西北狂刀瞪了天麟一眼,随后看了看红玫瑰与蓝牡丹,最终目光回到青衣女子身上,神情有些不安,双唇一直紧闭。

秃天翁此时也恢复了沉静,悬浮在半空中,看样子有些尴尬,目光有意无意的避开青衣女子,似乎有些不敢面对。

众人的神情,青衣女子完全看在眼里,她神色冷傲的道:“看来本尊还有点面子。”

西北狂刀与秃天翁不语,两人就像石像一般,面无表情。

天麟有些不平,反驳道:“估计是玄尊长的太美,令他们都感到羞愧,所以不敢看你。好在我长得还过得去,所以不必为此担心。”

青衣女子瞪了天麟一眼,喝道:“放肆,掌嘴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

一声轻吟,随即人影浮动,天麟还没有回过神,脸上就传来火辣辣的感觉,这让他心头怒极。

原来,刚刚青衣女子的话一落,她身后的婢女小玉便飞身而出,以快得惊人的速度,给了天麟一巴掌,打得他没有回过神。

自小到大,天麟还没有被女子掌过嘴,这对他而言可谓奇耻大辱,心头当即火冒,眼中黑芒一闪,一股诡异的精神异力便直射小玉,当即震得她身体一晃,口中闷哼一声。

青衣女子眼神一闪,喝道:“大胆。”

简单的两个字,在别人听来很随意,可在天麟耳中就宛如惊天巨雷,震得他猛然一晃,朝后连退数步,直到红玫瑰与蓝牡丹出手,才稳住他的身体。

瞪着天麟,青衣女子问道:“你这魔宗的心欲无痕法诀从何学得?”

红玫瑰暗怒,对于青衣女子震伤天麟一事耿耿于怀,反驳道:“凭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青衣女子冷冷道:“本尊问话,谁敢不应?”

天麟此时已经逐渐平静,目光凝视着青衣女子,质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你身上的力量源于何地?”

青衣女子道:“本尊潜修多年,已不想提及往事。你若知趣就好生回答我的问话,我今日可放你一命。你若惹恼于我,你三人今日都将毙命于此,你自己好好考虑。”

蓝牡丹哼道:“不要狂妄,没有比试过,谁弱谁强还不一定。”

天麟有些犹豫,眼前这神秘的青影玄尊深不可测,万一真的惹怒她,不止自己要倒霉,还会连累牡丹与玫瑰,这可不是天麟希望看到的事情。

思索中,天麟脑海中响起了寻缘的声音。

“小心,这青影玄尊很邪魅,她身上的力量不同于一般修炼之人,似乎源于某种邪恶之念,非人力所能抗拒。”

天麟惊讶道:“那我该如何应对?”

雪缘道:“你怀中有面镜子,你可以取出一试,不过千万记住不要让她看到镜子的样子,不然你必有灾劫。”

天麟道了一声明白,伸手拉着红玫瑰,嘴上笑道:“姐姐不要生气,你这样弟弟会于心不安。”

说时,天麟伸手抱住红玫瑰那娇柔动人的身体,将她拦在身前。

红玫瑰脸色微变,当着外人与蓝牡丹的面,天麟如此轻薄,她岂能容忍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她的耳中突然响起了天麟的声音。

“姐姐不要生气,我怀中有一样东西不能让那青影玄尊发现,所以姐姐暂时委屈,先挡住她的视线,待我查看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