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守株待兔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马宇涛听完,似有几分明白,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平凡的人渴求不平凡。

但真正遇上不平凡的事件,大多数的人又宁可不曾遇见。眼下,混乱的风暴开始席卷冰原,身为冰原三派之人的天邪宗,我其实心情很复杂。

既期待那不平凡的一战,又不愿看见太多的伤感。或许,我还沉浸在平凡的昨天,还难以面对不平凡的今天。”

田磊不言,马宇涛的想法有些伤感,可谁又没有那种情怀?

或许,当一个人的信心逐渐消散,原本容易的事情,也会变得很难。

冯云一旁观察,见二人沉默不言,岔开话题道:“师父,其实很多时候,你用不着想得太宽。

既然注定有劫难,而我们又无法避免,何不坦然一点,用坚定的信念去面对困难。

记得二十年前,风师弟一人独闯中原,短短数月历经了太阴蔽日,七界毁灭的浩劫,他不是一样挺了过来?”

残魂羽士东冠成赞同道:“冯云说得不错,我们要勇敢面对,勇往直前。”

马宇涛笑笑,神情有些奇怪,轻叹道:“你们说得都对,只是你们立场与我不同,考虑的方式也不同。站在你们的立场,可以不惜一切。可站在我的立场上,我的一句话就可能导致天邪宗毁灭,因此我不能轻率。”

了解了马宇涛的心思,田磊、冯云、残魂羽士东冠成都沉默不语,他们身份不同,责任不同,因而不能说什么。

见三人不语,马宇涛苦涩一笑,主动岔开话题,轻声道:“天女峰那边战况激烈,要不要靠近一点去看看?”

冯云闻言,分析道:“那边的战斗因幽梦兰而起,我们没必要介入其内,还是留在这里守株待兔,比较好一些。”

田磊道:“就目前我们感应的情况所知,天麟应该在那里。他身边一定还有其他人,情况应该比较稳定。我们此次的任务是铲除威胁,我觉得不妨依照冯云所言,守株待兔好一些。”

听完田磊之语,马宇涛道:“既然你们觉得留在这里好一些,那我们就耐心的等,看谁第一个送上门。”

说完不再多言,与身旁的三人一起,默默的留意着天女峰方向的情况。

时间,不知不觉走远。

当天女峰那边气息开始转强,一个淡淡的身影,进入了马宇涛四人的视线。

很快,那人察觉到了四人的存在,当即惊呼一声,转身就逃。

田磊口发冷笑,身体一晃而至,拦住那欲逃之人,冷哼道:“天残宗主,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走呢?”

原来,这第一个送上门之人,便是被黄杰惊走的天残宗主。

嘿嘿一笑,天残宗主道:“这里风雪袭人,不适合久留,我自然要换个地方。”

田磊哼道:“我看这里风景宜人,正适合长久居住,你还是乖乖的留下。”

说话间,马宇涛三人已然围上,将天残宗主困在中央。

察觉到情形不妙,天残宗主眼珠急转,邪笑道:“冰原一向冷寒,四位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热情了?”

问话声中,天残宗主一闪而逝,直射地面。

冯云冷酷一笑,身体紧追不放,讥讽道:“堂堂天残宗主,学别人落荒而逃,岂不有损你宗主的颜面?”

身体凌空一转,天残宗主反弹而上,正打算甩开冯云的追踪趁机走掉,谁想残魂羽士东冠成却突然出现,挥手就是一掌。

来不及躲闪,天残宗主仓促反击,口中怒道:“天邪宗门下,就只会背后偷袭吗?”

冯云倒转而回,挥手攻击,配合残魂羽士东冠成,形成前后夹击。

“若是连背后偷袭都不会,又怎配出手与天残宗主你过招?”

说话间,冯云掌心金光闪耀,夹着佛门至刚至阳之力,印在了天残宗主身上。

正面,残魂羽士东冠成与天残宗主一掌接实,强劲的掌力瞬间激化,在二者间产生爆炸,一举将两人弹开。

闷哼一声,天残宗主在两人的夹击下当场重伤。身体如风中落叶,在风雪中摇晃。

冯云残酷一笑,身体如影子般紧随其侧,嘲讽道:“都说当年天残老祖名扬天下,想不到你这一代却是如此潦倒。”

天残宗主气得发狂,厉声道:“住嘴,你们这般以多胜少,有什么值得炫耀的?”

冯云嘿嘿笑道:“以多胜少说明我们看得起你,怎么你看不起你自己?”

自小,冯云就能说会道,天残宗主与他斗嘴,又岂能占到便宜?

残魂羽士东冠成冷漠如冰,意识牢牢锁定天残宗主,与冯云可谓一冷一热,一柔一刚,令天残宗主无处可逃。

察觉到情况不妙,天残宗主吼道:“你们到底想怎样?”

冯云冷哼道:“我们的目的很简单,任何在冰原惹是生非之人,一律将其消灭。今天,你运气很好正巧碰上,所以我们要拿你开刀,不然岂不怠慢了堂堂的天残宗主?”

稳住身体,天残宗主怒目圆睁,见身外的四人神情冷酷,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,当即怒啸道:“想杀我,你们也得付出代价。”

微光一闪,身影分散,数百道幻影纵横交错,在数十丈范围内结成一张暗绿色的光网,不时的伸缩膨胀。

马宇涛见状,身体朝后退开,提醒道:“小心点,他这可能是障眼法,注意不要让他溜了。”

冯云道了一声明白,身体如光影四散,展开“天幻邪云”法诀,以更加玄奇诡异之术,一分不差的锁定了天残宗主的每一道分身。

这样,天残宗主无处可逃,当即施展出天残一派最为阴毒的“残天缺地”大法。

此法乃当年天残老祖的不传之秘,天残宗主虽然身为其弟子,也仅仅学到一点皮毛,因而修为一直徘徊在不灭与归仙境界之间。

此刻,天残宗主被逼无奈施展此法,为的不是消灭敌人,而是逃跑。

作为天残宗主而言,他的邪恶世人公见,都知道他生性邪恶,可却很少有人去想,他在天残老祖的门下,在那种环境下,是如何生存下来,如何当上宗主的。

其实,天残老祖生性残暴,一生多疑从不相信别人,即便身为他的弟子,也是十有九死,大部分被他亲手所杀。

天残宗主能活下来,不是他本领高强,而是他心机深沉,为人阴毒,不然也早就死在了天残老祖手上。

眼下,他孤注一掷,施展残天缺地大法,虽然法诀并不完美,但其构架十分庞大,数以千计的幻影姿态各一,施展出各式各样的攻击,彼此融合一体,就见数不尽的光影自动融合,形成数百道光华,将冯云与残魂羽士东冠成笼罩其内。

面对这一击,冯云与残魂羽士东冠成脸色微惊,并不明白天残宗主只是虚有其表,因而各自全力反击,施展出天幻邪云大法。

见两人上当,天残宗主的真身自幻影中脱逃,以最快的速度选择了一个空缺的方位,避开了田磊与马宇涛。

然而天残宗主太小瞧这两人了,以他们归仙境界的修为,岂能感应不到他的逃跑?

赤霞一闪,烈火环绕。

田磊身影不动,但却控制着一道烈火结界,将天残宗主拦下。

届时,天残宗主前冲的身体被结界所挡,炙热的火焰立时围绕其外,不停的燃烧。

怒吼咆哮,天残宗主横冲直撞,试图摆脱田磊的纠缠,可惜修为的差距,注定他无处可逃。

感应到烈火在燃烧,气温在升高,天残宗主不断的尝试新的办法,但每一次都被田磊设下的结界所挡。

这样,危险临近,怒火中烧。天残宗主最终失声狂叫,被不甘与仇恨吞噬了。

看着结界内不停挣扎,不停冲撞的天残宗主,田磊哼道:“本事不大,野心不小。”

马宇涛道:“他要是有天残老祖的本事,又不会跑到这来了。”

冯云自虚幻的残影中飞到马宇涛身旁,笑道:“一个一无所有的人,他有很多理想。一个拥有很多东西的人,他的理想会越来越少。由此我们知道,那些追逐名利,追求美好的人,往往自身所拥有的东西,包括本领、智慧、勇气等,都十分的少。”

田磊笑道:“这个观点虽然偏激了一点,但适用的对象可不少。就像眼下的天残宗主,他来冰原为的就是自己的欲望,可死因也是因为欲望。”

马宇涛苦笑道:“是人就有欲望,只是多与少……”

正说着,烈火结界内的天残宗主突然肉身爆炸,化为一股可怕的破坏力,冲击着田磊设下的结界。

由于事发突然,田磊心神一晃,在察觉到不对劲时,原本坚韧的结界猛然破碎,一缕微弱的元神瞬间远逃。

有些失望,田磊气道:“可恨,被他给逃了。”

马宇涛劝道:“算了,他只是一个小脚色,根本左右不了天下。还是……咦……又有人来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