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探测隐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察觉到这一情形,白发仙童开始转变战略,放弃招式的较量,加大攻击的力道,逼得新月与他硬拼。

如此,形势逆转,新月陷入了不利。

“我说过,你时运不济,注定要死在这里。”

得意阴笑,白发仙童稚嫩的脸上神情阴森。

新月挥剑防御,反驳道:“你不要得意,拼到这后,你也不过是个孤家寡人。那时,离恨天尊赶来,你也不见得就能活着离去。”

白发仙童哼道:“威胁我,你觉得有用吗?”

新月脸色凝重,冷然道:“没有用的话,你何须反问?”

白发仙童喝道:“住嘴,你是什……”

么字还未说出,就闻一声长啸传来,打断了他的话语。

白发仙童咒骂一声,迅速抽身而退,口中发出撤退的命令。

届时,白发圣童放弃了攻击,白发银童与白发血童则转身逃去,四人很快就消失无影。

舞蝶没有追击,移身来到新月身旁,询问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受伤?”

新月淡然道:“我没事,不过他们却损失不轻。”

舞蝶道:“我们已经尽力……”

正说着,头顶光芒一闪,出现了离恨天尊公羊天纵的身影。

看着脚下的情形,公羊天纵怒吼一声,恨声道:“白发仙童,本天尊绝不会放过你!”

地面,漠北天星客神情悲切,轻叹道:“天尊,对不起。”

公羊天纵飘落而至,摇头道:“你已经尽力,莫要自责。”

附近,活着的离恨天宫弟子纷纷上前,一个个神情悲切,呼唤着天尊。

新月见此,带着舞蝶上前施礼,简单说了几句,然后两人便先行返回。

公羊天纵稍作停顿,吩咐门下弟子带上死者的尸体,随后朝离恨峰飞去。

一场偷袭,到此完结。

离恨天宫山门被毁,四大长老折损了三位,这动摇不了离恨天宫的根本,但却打击了门下弟子的信心。同时也标志着灾难的来临。

至此,风暴来袭,冰原开始进入混乱时期。

问清楚了徐靖等人的位置,天麟与夏建国迅速出发,于一炷香后,赶到了目的地。

老远,天麟与夏建国就看到一株鲜红如花的东西长在一座冰山之上,附近悬浮着五个身影,正是徐靖五人。

由于距离关系,天麟与夏建国起初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,等靠近之后细看,才发现确实如李风所言,这神秘植物花开五枝,争奇斗艳,端的是艳丽惊人。

见天麟与夏建国来此,徐靖微微皱眉,看了一眼师父张重光,两人心里都有些不悦。

显然,因为林凡之事,这师徒二人都对天麟心怀不满。

加上新月夹在其中,徐靖对天麟更是生气。

剩下三人里,玄雨与天麟不和,接待的事情便落在了飞侠与钱云鹤身上。

看了一眼漠然不动的徐靖三人,天麟也不在意,对夏建国道:“跟着我来,你可得要受点气。”

夏建国淡然道:“他们的心情,我多少知道一些。”

天麟笑笑,身体前移,正好迎上飞侠与钱云鹤二人。

“怎么样,有什么新的消息?”

见天麟开口,钱云鹤苦笑道:“观察了半天,一无所获,真是惭愧。”

飞侠道:“怎么就你们两人,其他人呢?”

天麟笑道:“怎么,你觉得我们两人摆不平此事?”

飞侠忙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随口问问。”

天麟不语,移目打量着那株植物,思绪陷入了沉思。

夏建国接过话题,轻声道:“离恨天宫被西域白头山偷袭,所以谷主将大部分的人派去救人。”

钱云鹤闻言一惊,诧异道:“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那边情况要不要紧?”

徐靖、张重光、玄雨三人脸色微变,一闪便来到夏建国附近。

看了一眼五人,夏建国道:“估计情况不太乐观,具体的结果要事后才知。”

张重光担忧的道:“希望离恨天宫不会有事,不然冰原就危险了。”

徐靖道:“该来的事情谁也无法逃避,我们还是先想办法,解决眼前的事情。”

飞侠道:“就我们之前的推测分析,这玩意出现的时间应该在昨晚到今晨之间,可具体来自何处,就不得而知。眼下,它扎根于此,是临时的暂居地,还是另有目的,这个需要我们仔细考虑。”

玄雨不耐的道:“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讨论了半天,现在没必要多提。还是看一看我们的天麟少侠,有没有能耐解开其中的奥秘。”语气不满,充满了讽刺,显然玄雨是想让天麟丢人。

明白他的意思,天麟回头一笑,故作惊讶的道:“才半天不见,你就变得礼貌多了,真是看不出啊。”

玄雨气急,怒道:“你……”

飞侠忙拦下玄雨,劝道:“师弟,算了,大家以和为贵,莫为了口角发生不快,不然师祖知道了又会生气。”

玄雨愤愤不平,哼道:“既然师祖派他来处理此事,那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了,大家何必留在这里受气?”

说完挣开飞侠的手臂,怒气冲冲的朝远处飞去。

徐靖见此颇为不悦,但仔细一想,玄雨之言也有道理,于是叫上其余三人,朝玄雨追去。

待四人离去,夏建国道:“天麟,这样似乎不大好吧。”

天麟笑道:“不,这样最好。他们留在这里,除了碍手碍脚,还会增加危险,因此还是离开的好。”

夏建国惊疑道:“危险?你指什么?”

天麟看着数十丈外的神秘植物,神情严肃的道:“此物来得蹊跷,应该是某种预兆。一旦发生变化,人多只会增加伤亡。”

夏建国前移数丈,仔细观察,发现这株红花一般的植物,其根部十分发达,牢牢的吸附在冰山顶部,细小的根须不时颤抖,还泛着红光。

那感觉有些奇怪,仿佛这不是一株植物,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动物,此刻正栖息在这座冰山之上。

收回目光,夏建国道:“天麟,你可察觉到这株植物的根部?”

天麟微微颔首,神情复杂的道:“看上去很像某种妖物,可我感应不到它的波动。”

夏建国道:“就飞侠反应的情况,这植物外部有封闭的结界,估计隔绝了气息的外散。眼下,我们不妨先试探一下,看能不能穿透那层透明结界。”

天麟赞同道:“好,我们各施其法,尽力探查一下。”

说完身体一晃,出现在那株植物的另一端,与夏建国对面而立,分开探查。

之前,天麟曾大体留意了一下这神秘植物的情况,知道它外部的结界将整个冰山顶部完全笼罩。

要想靠近它的真身,就必须破除结界,或是穿越结界,此外别无他法。

眼下,天麟仔细观察,眼中黑芒流动,正已某种诡秘之术,分析与试探着那层透明的结界,结果却让他失望。

原来,天麟的探测之术虽然神妙,可那透明的结界性质奇特,与天麟发出的探测波完全排斥,任由他如何转变频率,也始终找不到相似之处。

这一来,天麟自然无功而返。

第一种方法无效,天麟开始了第二种试探,只见他周身青光闪耀,施展出道家的玄灵异术,展开了全面的探测。

在修真界而言,释、道、儒三教源远流长,被誉为天下正道的三大支柱,各有其特点。

其中,道教法诀最为繁杂,派系最多,细分最广,对于探测天地玄妙,有着专门的法诀。一直是无数修道之人的首选。

经过探测,天麟了解了一些新的情况,心中不免高兴起来。

可随着探测的深入,他的高兴变成了惊讶,惊讶又变成了失望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第一次,天麟只是单纯的失败,一无所察。

第二次,他了解了一些情况,可结果却更是不妙,到底这其中有何缘故呢?

移开目光,天麟把注意力放在了夏建国身上。

只见他周身流光四溢,时而青光耀眼,时而红光暴涨,时而金光璀璨,时而黑雾笼罩。

显然,夏建国正在施展天邪宗的“天幻邪云”法诀,模拟出佛魔道儒四派心法,以探查结界的情况。

观察了半晌,天麟发现夏建国曾四次前移,都被一层结界阻挡,显然他的方法也失效。

了解了这些,天麟陷入了沉思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