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真实身份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察觉到危险,飘零客极力挣扎,口中怒吼道:“小子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。”

像是一声诅咒,划破云天。

在消失之际,飘零客的身体瞬间破散,仅余元神自剑环中脱逃。

似乎早有预料,季华杰并不失望,收剑之际暗自调息,目光移到了照世孤灯身上。

“你也是为幽梦兰而来?”

照世孤灯因戴着斗笠,所见看不清容貌。

他只是轻轻摇头,低声道:“不,我是为你而来。”

季华杰有些奇怪,惊异道:“为我?此话怎讲?”

照世孤灯沉默了一下,有些怀念的道:“令师与我曾是故交。”

季华杰闻言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你此话当真?”

照世孤灯低声一笑,有些沧桑,轻叹道:“我已经找他二十年了,他还好吗?”

季华杰身体一晃,脸上神色悲伤,摇了摇头没有说话。

照世孤灯见状,隐约捕捉到了一丝不祥,颤声道:“他……他……难道已经……”

季华杰很是感伤,点头道:“三个月前,家师便已仙逝了。”

照世孤灯身体一晃,退后了数丈,口中悲呼道:“不,不会的。我费了二十年光阴,找出破解之道,他怎能就这样离开?”

如此举动令人迷茫,观战的众人满是不解,到底这照世孤灯是谁呢?

季华杰闻言一震,似乎明白照世孤灯的话,神情倍感沧桑。

“为什么这样?为什么啊。”

江清雪飞身而上,来到季华杰身前,开门见山的道:“我是易园门下江清雪,你能告诉我,你师父的名号吗?”

季华杰苦涩一笑,失落的道:“知道又如何呢?”

江清雪道:“我只想求证一下,令师会不会就是我所要找之人。”

季华杰迟疑了一下,问道:“你要找谁?”

江清雪注视着季华杰,沉声道:“我要找道园的无妄。”

季华杰脸色一变,轻叹道:“你要找的人,三个月前已经死了。”

江清雪苦涩一叹,柔声道:“这么说来,你真是无妄的徒弟了?”

季华杰不语,微微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。

江清雪有些感伤,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,只得将目光移到照世孤灯身上。

“阁下既然认识无妄,想必也一定与本派掌教相识吧?”

照世孤灯看着她,淡然道:“二十年前,我与易园的紫阳真人曾是莫逆之交。”

江清雪一脸惊讶,脱口道:“如此说来,我该叫你一声前辈了。只不知前辈大名,可否见告?”

照世孤灯轻轻摇头,有些感触的道:“回去问一问乾元真人,你自会明了。”

见他不说,江清雪也不多问,目光回到季华杰身上,轻声道:“你师祖当年曾对易园有恩,今后你若有事,可到易园求助,本派将不遗余力的帮你完成心愿。”

季华杰闻言,看了江清雪几眼,见她目光纯正,不由点头道:“谢谢,我记下了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如此,你多小心。那位姑娘我们会帮你照看好。”

季华杰笑了笑,神情有些沧桑,轻声道:“多谢女侠。”

江清雪笑笑,闪身而落,回到了吴媛媛身旁。

数丈外,黄杰此时开口道:“小子,你刚才的话还算数吗?”

季华杰道:“自然算数,你只要接下我五招,幽梦兰就是你的。”

黄杰看了照世孤灯一眼,问道:“照世孤灯,你不想说点什么吗?”

轻哼一声,照世孤灯道:“黄杰,你不怕听了后悔吗?”

哈哈一笑,黄杰自负的道:“我既然敢开口,又岂会怕你说呢?”

照世孤灯哼了一下,冷笑道:“既然不怕,那我就说几句好了。季华杰你听好,九虚一脉的法诀正而不邪,道园的剑诀对他们作用不大。要想打败他,你就必须以实破虚,以力破气,莫为幻象所迷。”

季华杰听了,稍加思索便明白其话中之意,颔首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黄杰脸色难看,警告道:“照世孤灯,祸从口出的古训你可不要忘了。”

冷然一笑,照世孤灯讽刺道:“这不是你要我说的吗?怎么马上就后悔了?”

黄杰怒道:“休要嚣张,等我夺下幽梦兰,再与你计较。”

季华杰冷漠一笑,眼神冰冷的看着黄杰,傲然道:“大话不要说得太早,等五招之后,相信你就不会这般狂傲。”

黄杰轻哼道:“小子,道园有些什么门道,我心里知道。五招之内,你不死也得重伤。”

季华杰阴冷道:“是吗?那我可要好生领教。出招吧。”

左手背负,右手高扬,季华杰摆出作战的姿势,周身青光流动,如碧波烟霞,朝四周散开。

这一刻,新的战斗即将打响。

季华杰与黄杰,最终结果怎样?

那幽梦兰又会不会被人抢走呢?

寒风刺骨,飞雪凝霜。

在人迹罕至的冰原上,天麟与雪人正进行着一场生死较量。

数百丈外,季华杰与黄杰等人吸引住了观战者的目光,这让天麟与雪人颇感冷落,却也少了别人的指手画脚。

眼下,两人已经交手数招,雪人一直占据着上风,打得天麟东躲西藏。

当然,这是天麟刻意营造,为的是降低雪人的戒心,以便找出他身上的弱点。

只是雪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,他在动手之际显得极为灵活,一招一式敏捷无比,变化多端,令天麟防不胜防。

观察了半晌,天麟收获不大,当即收起窥视之心,一闪便出现在上空数丈处,与雪人把距离拉开。

察觉到天麟的异样,雪人停下身来,眼神疑惑的瞪着他,喝道:“小子,你又想玩什么花招?”

天麟淡然一笑,轻声道:“花招玩多了,就没意思了。我们还是真刀实枪的较量,比一比谁强。”

雪人怀疑道:“你此话不假?”

天麟道:“试一下不就知道了?”

了字还在嘴边回荡,天麟便一闪而至,右手一翻一转,巧妙的切入,直取雪人胸膛。

眼光一转,雪人不避不闪,任由天麟的一掌落实,自己则双拳回收,锁定在天麟的头上。

奇异一笑,天麟身影一晃,看似微弱的晃动,实际上那是三十六次移动的综合景象。

这一来,天麟的一掌等于是三十六掌持续叠加,力道由轻而重瞬间累计,眨眼就把雪人给弹飞了。

这样,雪人的双拳落空,天麟则毫发无伤。

“可恶!我要把你给撕碎了!”

闷哼一声,雪人一去即返,挥舞的双拳锐气惊人,夹着滋滋的声响。

天麟身体一晃,横移三丈,玄妙的凌空一转,人如鬼影般附着在雪人身后,玩起了捉迷藏。

转身,雪人愣了一下,见四周无人,不由怒吼道:“小子,你有种给我出来。”

“用不着这么大声,我就在你身旁。”

轻笑声中,天麟顺势一掌,印在了雪人背心上,当即把他弹飞了。

“嗷……”

怒吼咆哮,雪人神情发狂,神色狰狞的瞪着天麟,恨声道:“臭小子,有种就光明正大与我较量,不要玩这些背后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

天麟笑道:“你其实只要转一下身,我们就光明正大了。何必说得这么难听,让人听了还以为我在欺负你。”

雪人气急,咆哮道:“住嘴,我要撕了你的臭嘴。”

飞扑而上,雪人在临近之际一闪而没,眨眼就出现在天麟身后,挥手就是一爪。

天麟神秘一笑,宛如不查,在雪人手臂临体之际,突然转身怒目,这让雪人吓了一跳。

是时,天麟眼中黑芒闪耀,一股诡异之力的精神异力透过雪人的双眼,直入他的中枢神经,刺激着他的大脑。

那一刻,雪人的反应明显的迟缓了一下。

随即惨叫怒吼,神情疯狂。

天麟双手凌空挥扬,左手发出玄青色光芒,右手发出赤红色光芒,彼此宛如两条光带,一圈圈的缠绕在雪人身外,限制着他的身体状况。

这些,仅仅需要眨眼时光。

可就是这眨眼光阴,雪人已经从疯狂中清醒,意识到了自身的情况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