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雪人搅局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江清雪摇头道:“我一直留意季华杰的剑诀,虽然明显看出属于道教一脉,但却与道园的玉清剑诀出入颇大。”

陈风疑惑道:“师姐见过道园的玉清剑诀?”

江清雪轻叹道:“没有,不过我听掌门提及过,多少有些了解。”

陈风皱眉道:“如此说,那季华杰就不是道园门下了?”

江清雪迟疑道:“这个不好说,或许他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,因而还不好判断。”

少女吴媛媛闻言,好奇的问道:“道园在哪?”

江清雪愣了一下,低吟道:“道园在二十年前的天苍山。”

吴媛媛愕然,迷惑道:“二十年前?为什么不是现在?”

江清雪不语,陈风叹道:“因为在二十年前,道园一脉就毁灭了。”

吴媛媛不言,心里顿时明白。

半空,季华杰悬浮不动,神色漠然。

飘零客停身在三丈外,眼神中隐含不安。

无相客左臂被斩,胸中怒气腾腾,在稳住身体后迅速冲上,施展出残风腿法,目的已由抢夺幽梦兰转变为了仇怨。

很显然,当人生的遭遇发生改变,其心智与目的也会随之转变。

黄杰时隐时现,如幽灵一般,总是在季华杰松懈之际,出现在他的旁边。

这一来,季华杰行动受限,使得原本有些顾虑的飘零客也加入了战斗圈。

届时,天麟正好把麻巫杀掉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刚打算出手协助季华杰,远方的天空就传来一股奇特气息,引起了天麟的注意。

是谁,在这时出现?

是冲着幽梦兰而来,还是另有企图呢?

思索间,观战之人回头查看,只见冰原上一道雪白的风柱在风雪中快速移动,不一会儿便到了一里之外。

天麟神色复杂,英俊的脸上略显疑惑,来人气息有些熟悉,却又带着几分陌生,到底他是谁呢?

新月、善慈、江清雪等人看着临近的风柱,眼中神情凝重,都在猜测来人的目的。

西北狂刀有些轻咦一声,似乎察觉了什么,但却不曾言语。

剩下应天邪面无表情,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少时,雪白的风柱临近,其速度不减,对准交战的季华杰、飘零客几人冲去,强行将双方拆散。

这一来,在场众人目光齐聚,都停留在那风柱之上,探测与分析着来人的身份。

嘿嘿一笑,风柱消失,露出一个全身雪绒绒的身影。

这个身影颇为怪异,就像是雪球一般,看不见四肢与面容,但却能感应到他身上那股强烈的气息。

季华杰疑惑不解,不认识此人。

飘零客、无相客与黄杰各立一方,也都惊讶的看着来人,显然不认识。

外围,西北狂刀与新月轻呼一声,似乎认出来人,但却还有几分不肯定。

天麟看着那雪绒绒的身影,皱眉道:“雪人,是你。想不到一年之后,我们又一次相遇。”

原来这雪球一般的人物便是冰原怪物雪人。

听见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,雪人顿时回身,缩成一团的身体逐渐舒展,露出了四肢与头颅,直直的看着天麟。

起初,雪人还只是好奇,可眨眼之后,他眼中便泛起了怒色。

“臭小子,原来是你。我要把你大卸八块。”

话犹在耳,雪人便一闪而至,夹着一股锐利的寒气,侵袭着天麟的身体。

抽身而退,天麟避开这一击,轻笑道:“一年不见,看来你还是满惦记我啊。只是今天你来这里,是为了我而来,还是为了别的事?”

雪人闻言猛然停身,扭头看了一眼众人,目光停留在季华杰身上,喝道:“小子,快把幽梦兰交出来,我绕你不死。”

季华杰冷漠道:“东西交给你,岂不辜负了这几位朋友的一番热情?”

雪人怒道:“放屁。有我在此,谁敢不服气?”

季华杰讥讽道:“就你那副尊容,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服气。”

雪人受此一激,怒视着黄杰、飘零客、无相客三人,喝道:“你们哪个不服,当面给我站出来?”

冷笑一声,黄杰看不怪雪人的狂妄,反驳道:“这里的人都站着,没一人坐着。”

这意思很明显,在场就没有人服气。

雪人怒极,吼道:“小子,你是哪根葱,敢来冰原撒野?”

黄杰瞪着雪人,眼中神光璀璨,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彼此间波动不息。

很快,雪人脸上流露出了惊讶,颇为意外的道:“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,你师承何人?”

黄杰傲然而立,自负无比,冷笑道:“九虚一脉,天地至尊。我便是九虚令使之一。”

雪人轻蔑道:“九虚一脉什么东西?根本就名不见经传。你还是乖乖离去,免得丢了性命。”

黄杰气急,怒视着雪人,本想反驳几句,可稍后一想,又觉得时机不对,只得强忍怒气,哼道:“你要是命长,自然会知道我九虚一脉是什么东西。”

雪人见他语气变软,心中颇为得意。但考虑到此次来此的目的,也不想过于激怒他,因而哼了两声,便把目光移到了飘零客身上,质问道:“你呢?是离开还是留下?”

飘零客一直暗中探测雪人的实力,发现他修为惊人,心中颇为顾忌。

此时,当雪人问起,飘零客心思一转,冷漠道:“留下与离开,似乎对你没多大的关系。你要抢夺幽梦兰,第一个要问的人,应该是幽梦兰的持有者。其次是抢夺者,最后是观战者。若不能令在场之人心服,你即便得到幽梦兰,也不过是加速自身死亡的速度而已。”

雪人闻言皱眉,稍稍考虑了片刻,喝道:“住嘴。你敢误导我,这明显是看不起我。”

飘零客哼道:“若是你以为凭你雪人的头衔就能震慑住在场之人,那我只能说你是个白痴。”

这话有些伤人,特别是对于雪人,他一生最恨别人骂他白痴,因而当即就失去控制,怒吼着朝飘零客冲去。

神秘一笑,飘零客一闪而逝,出现在季华杰身后,有意引导雪人追击。

雪人不解其意,只当飘零客怕他,因此紧随不舍,直线前进。

这样一来,场中的情况变得有些诡异,反应稍慢之人,就会成为飘零客借刀杀人的牺牲品。

季华杰反应灵敏,在飘零客动身之际就隐然猜到了几分,因而巧妙的闪避。

只是飘零客有意把雪人引导季华杰身上,打算借助雪人之力铲除季华杰,他好从中取利。

因此,三人之间就形成了一种捉迷藏的关系,飘零客主导一切,季华杰闪避,雪人追击。

附近,黄杰与无相客看出了飘零客的用意,都沉默不语。

天麟有些不悦,在沉吟了片刻后,闪身出现在雪人前方,讥笑道:“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是不是很新奇?”

雪人一愣,质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天麟一边移动,一边回答道:“你这样追来追去,像不像是被人利用的棋子?这些人的目的都是幽梦兰,他们会甘心让你夺去?”

雪人不傻,一点就明,当即停止追击,怒视着飘零客,喝道:“可恶的家伙,等夺下幽梦兰,看我不灭了你。”

飘零客暗自惋惜,对于天麟的插手很是生气,可嘴上却不甘示弱的道:“不要狂妄,幽梦兰属于谁,还要比过之后才有定论。”

雪人不予理会,目光移到天麟身上,警告道:“小子,一年前的恩怨我们稍后再算。现在你先站到一旁,等我夺下幽梦兰,然后再了断恩怨。”

天麟看着雪人,脸上挂着顽皮的微笑,不急不缓的道:“你孤家寡人一个,要幽梦兰干嘛?还不如我们切磋一下,看一年之后,谁的变化较大。”

雪人不喜天麟的嬉皮笑脸,喝道:“住嘴,我没时间与你废话。我要幽梦兰是因为它乃冰原神花,有着无穷玄妙,你休在这里给我打岔。”

天麟依然微笑,毫不在意的道:“冰原很大,神花的事情你不用心焦……”

见天麟喋喋不休,雪人顿时明悟,质问道:“小子,你是存心找茬?”

天麟笑得有些奇怪的道:“其实我是想告诉你,幽梦兰的得主是我的朋友,所以我不希望你卷入其中。”

雪人狐疑的看了天麟一眼,又看看季华杰,质疑道:“你此话当真?”

天麟笑道:“你觉得这时候我会与你开这样的玩笑?”

雪人哈哈一笑,有些兴奋的道:“只要此话不假,我便可以先擒住你,然后逼他用幽梦兰交换。”

天麟闻言哑然失笑,赞道:“高明,真是高明。这么聪明的办法你都能想到,真是太有才了。”

雪人没听出天麟的讽刺之意,洋洋得意的道:“我是什么人,岂能连这点头脑都没有?好了,废话少说,一年前的恩怨我们就来好好算一算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