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力战麻巫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这一举措是天麟的一种大胆尝试,至于成果怎么样,他施展之初也不知道。

然而结果很快明了,天麟的这一方法收效甚佳,仅片刻光阴,数百只冰蝉雪蝮就化为了血水,在落下之际被烈火蒸发,什么也不见了。

麻巫吹凑蛇笛,能清楚的了解情况,在发现冰蝉雪蝮全军覆没后,整个人气得发狂,怒吼一声便挥杖猛劈,速度十分之快。

天麟收回烈火结界,露出了本来面貌,见麻巫一杖落下,闪避已经不及,只得施展冰神诀,瞬间将麻巫连同她的攻势一起冻结。

趁此机会,天麟闪身而避,玄之又玄的避开了麻巫的一杖。

震碎了冰层,麻巫连连咆哮,周身暗绿色光芒急剧起伏,宛如天风陨落,一下子撑开了一个真空结界,将天麟笼罩。

“小子,在这里你的很多法诀都无法施展,你还是乖乖认命吧。”

一杖袭来,幻影万千,刺耳的异啸惊魂摄魄,眨眼就到了眼前。

天麟脸色微变,置身麻巫所设的神秘结界中,全身受到了极大的限制,身手反应都明显变慢。

如此,天麟顾不得多想,迅速施展出冰神诀,打算冰封身外附近的空间,以抵御麻巫的进攻。

然而让天麟意外的是,他的冰神诀可以施展,但由于结界的阻隔,使得冰神诀威力大减,无法利用冰原的有利条件,以至于结果也十分不理想。

这一来,麻巫的攻击倍显厉害,轻易就击碎了天麟的防御,狠狠的击打在他的身上。

闷哼一声,天麟被强大的冲击力弹开,嘴角鲜血外溢,脸色苍白。

这一击威力极强,天麟来不及闪避,防御也因意外而失效,当即受了不轻的伤。

好在天麟的冰神诀虽然威力大减,但在物理防御上有效的分化了麻巫大部分的力道,所以还不算太糟糕。

一击得手,麻巫顺势追上,手中拐杖如灵蛇吐信,变化万千,不给天麟一丝机会逃窜。

“嘿嘿,受死吧。”

面对这种情况,天麟极力躲闪,眼神阴沉骇人,有一种极强的怨念。

对于天麟而言,他心智坚毅,从不轻易言败。

虽然因为一时的大意,置身于不利的局面,但其自负的心,却丝毫不变。

眼下,天麟无处躲闪,也来不及躲闪。

他怒视着麻巫,眼中光芒闪烁,一股无形的精神异力,以每瞬息数十万次的频率,瞬间穿透彼此那短暂的距离,直接击中麻巫的大脑。

那一刻,麻巫的拐杖已经临近天麟的身边,汹涌的气流宛如怒浪狂风,吹得天麟东摇西摆,形势极为不乐观。

一旦持续这样状态,天麟必然重伤。

好在那时候,天麟的攻击已然生效。

进攻中的麻巫突然怒吼,双手放弃了攻势,痛苦的抱着头颅,不住的抓扯头发,神情很是狂暴。

身影一晃,天麟右手高举,手心发出一束青色的光芒,宛如一道光剑,瞬间将麻巫设下的结界刺破,身体顺势飘出数丈外。

摆脱了危险,天麟周身银光电闪,天空的风雪出现了片刻的静止,无数细小的光芒自四面八方而来,围绕在天麟身外。

眨眼,光芒强盛到了极限,一股无声的力量瞬间破碎,如阳光普照天下,从天麟身上散开。

一切,仅仅眨眼时间。

麻巫在痛苦了片刻之后,立马恢复了正常,脸色狰狞的怒视着天麟,全身透露出狠辣的杀气。

天麟看着她,眼中微光轻闪。

刚刚的变化乃是冰神诀疗伤的一种现象,如今他已然伤势痊愈,胸中霸气轩辕。

麻巫缓缓而来,眼神凝重而满是仇怨,不言不语的看着天麟,态度比之前警惕了不少。

很显然,经过了初次的交战,麻巫对于一年之后的天麟,有了新的看法。

且说天麟与麻巫交战之后,季华杰也没有闲着,他看了看黄杰、西北狂刀、应天邪、飘零客、无相客五人,冷哼道:“各位看了一阵,是打算继续抢夺,还是准备继续观看,或者抽身离开?”

黄杰哼道:“你打算交出幽梦兰,还是不交呢?”

季华杰看了黄杰一眼,淡漠道:“想知道,你出手一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黄杰看了一眼四周之人,冷笑道:“用不着拿出你那笨拙的激将法,这里的人都不傻。”

季华杰道:“其实很多时候,人笨一点反而活得更长久。太聪明的人,大多没有好下场。”

黄杰喝道:“住嘴。我还用不着你来指点。”

季华杰冰冷一笑,问道:“是吗?既然如此,那我也难得与你们废话。你们既然都不肯出手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话落动身,季华杰直射东方。

“想走?那可得把幽梦兰留下。”

微光一闪,飘零客适时出现。

季华杰看着他,又看看其他人,发现无相客、黄杰都围了上来,西北狂刀与应天邪依旧在稍远的地方观看。

收回目光,季华杰冷漠道:“阁下强出头,这可不怎么聪明。”

飘零客面无表情的道:“很多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带头,才会有人追随。”

季华杰明白他的意思,心中暗自盘算,嘴上却道:“是吗?不知道带头之人,有什么好处?”

问话中,季华杰突然逼近,手中长剑一波三折,幻化出数百上千的剑芒,眨眼就把飘零客笼罩。

惊呼一声,飘零客怒道:“好个卑鄙之徒,竟然……”

双手齐挥,衣袖飞舞,强劲的气流层层叠加,在身外布下严密的防御。

季华杰打断他的话,质问道:“你们巧取豪夺,群起攻之,这就不卑鄙吗?”

手腕转动,剑芒旋转,青色的剑光周而复始,同一地点瞬间就出现数十次的撞击,很快就突破了飘零客的防御,剑芒在他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数十处剑痕。

闷哼一声,飘零客双掌分开,一股磅礴之力猛然爆发,瞬间将季华杰的剑芒震碎了大片,身体趁机离开。

是时,黄杰与无相客加入了交战,两人一左一右,不约而同的把精力放在了季华杰身上,使得他陷入了不利的局面。

旋身而转,季华杰巧妙的避开,手中长剑连续挥动,成片的剑芒如云霞百变,阻止了黄杰与无相客的纠缠。

腾空而上,季华杰与三人把距离拉开,语气冷酷的道:“最后问三位一次,不肯罢手吗?”

无相客道:“只要你交出幽梦兰,就不会有人与你为难。”

黄杰道:“明摆的事情,你何必装傻?”

季华杰冷笑道:“如此,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来吧,生死一战,谁胜谁就能获得幽梦兰。”

长剑一颤,剑啸震天,密集的剑芒自动散开,在身外形成一个旋转的剑阵,宛如青云一般,正起伏摇摆。

腾龙谷口,方梦茹凝视着天女峰方向,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怀念之情。

六百年前,她在那里得到了幽梦兰,却失去了一生挚爱。

如今事隔十个甲子,幽梦兰重现,她再次见证了一切,心中的感慨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赵玉清看着她,心中不免感叹,对于她内心所想,多少能体会几分,只是那又如何呢?

雪山圣僧笑了笑,神情有些奇怪,低声道:“人生如梦,浮世百变。短暂的美好才是最为珍贵的。”

赵玉清颔首道:“是啊,太多的无奈培育出希望之花,若没有遗憾,又何来喜悦呢?师妹,忘了吧,你还有未来。”

方梦茹苦涩一笑,低吟道:“师兄,你能忘得了吗?”

赵玉清不答,他在反问自己,我能忘记吗?

天空,风雪渐渐变小,前方的视线开阔起来。

这时候,方梦茹与赵玉清都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,雪山圣僧却察觉到一股气息自天女峰而来。

分析了一下,雪山圣僧提醒道:“有消息了。”

赵玉清闻言清醒过来,看了一眼前方,轻声道:“是志鹏回来了,随行的还有两人,其中一个是女子。”

话落,就见王志鹏与郭建带着花语情出现在三人的视线内。

方梦茹抬头,皱眉道:“那女子有些邪气,看样子来路不正。”

赵玉清道:“估计是邪派中人,被他们擒下后,带回来听候发落。”

两句话功夫,王志鹏与郭建就出现在腾龙谷上空,很快便飘落。

“师父、师叔,圣僧前辈,弟子有事禀报。”

一现身,王志鹏便急声道。

赵玉清淡然道:“有事慢慢讲,不用这般急躁。”

一旁,郭建恭敬的施礼,没有多话。

王志鹏道:“师父,幽梦兰已经被季华杰摘下,随行的是一个昏迷的少女,我们回来时,那少女已经醒了。”

赵玉清眼波微动,看了一眼方梦茹,没有说话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