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意外劫难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冷酷道:“别急,待会我会让你知道。”

魔师王欲连连怒嚎,不灭的元神急剧颤抖,在一连数十次的冲撞后,终于突破了天麟的火焰包围,一闪便消失了。

虚空中,王欲的声音久久回荡。“小子,等着吧,你会后悔的!”

有些意外,天麟失落的道:“真可惜,竟然被他跑了。”

寒鹤来至他身旁,安慰道:“不要太在意,此次你能重创他,完全是出其不意。以他魔师王欲的实力,不是轻易可以消灭的。”

闻言一笑,天麟立马恢复了原样,淡然道:“这次算他运气好,下次再收拾他。”

寒鹤点头一笑,目光扫了一眼数丈外的西北狂刀,轻声道:“这人倒是很狂妄,至今都不曾离开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此人亦正亦邪,说不上好坏,还是暂且留几分情面好了。”

寒鹤迟疑了一下,随即目光扫过天女峰顶的季华杰,语气异常的道:“天麟,有的时候善意不见得会有好下场。”

说完不待天麟回答,人便一闪而落,回道公羊天纵等人身旁。

天麟思索着寒鹤的话,觉得似乎偏激了点,当下也不多想,折身飞向西北狂刀。

漠然以对,西北狂刀看着天麟,语气冷漠的道:“其他人走完了,是不是该轮到我了?”

天麟脸上挂着微笑,眼神邪异的看着他,轻笑道:“数次相逢,也算是老交道了。你何必非要我们为难呢?”

西北狂刀哼道:“这一次似乎不是我要与你们为难,而是你们要与我为难吧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我们若真要与你为难,刚才就不会让你在一旁自由的观战了。说吧,为何别人都走了,你却还要留下?”

西北狂刀眼神微动,沉声道:“天麟,你就认定我留下是有目的的?”

天麟反驳道:“没有目的,你干嘛留下冒险呢?”

西北狂刀沉默了,天麟的问话让他不好回答,他该怎么回复了?

此时此刻,敌势强大,以他个人之力,又岂是冰原三派众高手之敌?

这种情况下,值得冒险吗?

考虑了一阵,西北狂刀扭头四望,面无表情的道:“天女峰下,幽梦兰花,你们真以为暗中就不再另有他人窥视了吗?”

天麟闻言一动,试探道:“你说这话,不觉得有转移目标的嫌疑吗?”

西北狂刀大笑道:“此时此刻,你觉得我还有心情与你们玩那些吗?”

天麟看着他,心里有些迷茫,回头看了一眼寒鹤等人,随即回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走吧。这里的事情我们自有主张。”

西北狂刀迟疑起来,问道:“我若想留下呢?”

天麟邪笑道:“可以,不过不止你的人要留下,命也要留下,所以你考虑好。”

怒哼一声,西北狂刀道:“不要自大,得罪了太多人,冰原三派也自身难保。”

丢下这句话,西北狂刀转身离去了。

飘然落地,天麟看了一眼众人,淡然道:“这里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,接下来我们是依照计划继续行动,还是另有打算?”

寒鹤闻言,看了看公羊天纵,问道:“天尊以为呢?”

公羊天纵想了想,回道:“其实仔细回想,这一次我们集中主要实力,虽然获胜但却损失不小,从这一点上可以知道,冰原的形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”

一旁,田磊赞同道:“天尊所言极是,仅从今天的那些对手来看,就知道情况不妙。再加上一些不曾现身的高手,未来的形势可相当严峻啊。”

寒鹤微微点头,略显忧虑的道:“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,容不得我们躲藏。现在……咦……飞侠来了。”

众人闻言扭头回望,只见远处一道身影急射而至,眨眼就到了眼前,正是飞侠。

飘然而落,飞侠看了众人一眼,微微施礼后,冲寒鹤道:“启禀师叔祖,师祖让我传话大家,先返回腾龙谷,商议之后再作打算。”

闻言,寒鹤道:“好,知道了,大家走吧。”

说完吩咐众人,带着受伤之人离开了。

临行前,天麟看了一眼季华杰,双唇微微动了几下,似乎说了点什么,可惜除季华杰外,没有人知道。

天女峰前的一战,暂时结束了,可幽梦兰的传说却并没有完。

当神花出现,故人重来,那时候又将是怎样的情形呢?

一望无涯的冰原上,两条身影一前一后,飞行在风雪间。

一会儿时间,后面的人影追了上来,语气娇媚的道:“你真就甘心情愿的这样离开?”

瞟了花雨情一眼,狄亮哼道:“你若心有不甘,不妨留下,我可不想把命搭上。”

花雨情媚笑道:“哟,都说神刀堂主豪气干云,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胆小了?”

狄亮冷哼一声,漠然道:“休要摆弄你的激将法,我还不会上你的当。现在你最好离我远一点,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说完加快速度,一下子飞出老远。

花雨情看着狄亮的背影,哼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,本门主还看不上你。”

说完不即不离的跟在后面,一路南行。

察觉到花雨情没有跟得太近,狄亮心情稍静,一边朝前飞去,一边回想着此次的冰原之行。

原本,此来是为了飞龙鼎,可如今连飞龙鼎影子也不曾见到,却又冒出幽梦兰与大批高手,使得他在万般无奈之下,选择了放弃。

提及此事,狄亮就心中有气,可现实如此,他又能怎样了?

微微一叹,狄亮抛开心头的不悦,专心的飞行。

可就在此时,一股不祥之兆突然来袭,使得他心神大乱,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,身体便被一股狂风卷起。

惊呼一声,狄亮迅速稳住身体,手中长刀挥舞,密集的刀芒遍布四周,组成一道坚实的防御。

同时,狄亮大吼道:“什么人偷袭,有种就现身。”

冷冷一笑,一个声音传入狄亮耳朵里。

“莫要心急,稍后你自会知道我是谁。”

狄亮闻言心头微震,一边分析这人的话,一边探测那声音来源何地。

与此同时,花雨情也遭遇了相同的事情,身体被狂风卷起,虽奋力反抗却显得那般的无力,忍不住开口道:“是谁,为何要偷袭。”

嘿嘿而笑,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不息。

好一会儿后,那声音才逐渐散去,半空中露出一道身影。

那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周身闪烁着淡青色光芒,四十出头却残缺左手与右腿,仅剩一只左眼与右耳,给人一种极不协调之感。

如此容貌,世间罕见,除了天残宗主外,还会有谁呢?

阴森的看着两个猎物,天残宗主邪笑道:“实力虽然一般,但也不能浪费,总要派上一点用场,方不负我走这一趟啊。嘿嘿……”

阴笑声中,天残宗主身影一晃,奇诡之极的出现在狄亮与花雨情身旁,右手掌心青光闪烁,一股邪魅之极的气息含着阴毒之力,瞬间印在了二人的胸上。

惨叫一声,狄亮与花雨情被瞬间弹开,脸色极其苍白,显然身受重伤。

然而更为严重的是,当两人稳住身体,蓄势准备之际,却发现体内经脉大乱,只要运气就会血液倒流,痛楚钻心。

得意一笑,天残宗主看着痛苦的二人,阴森道:“不要挣扎,越是挣扎你们越是痛苦,还是乖乖听话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。”

花雨情脸色苍白,虚弱的道:“你是谁,有何目的?”

天残宗主大笑道:“看我这模样你们就应该猜到我是谁,至于目的很简单,只要你们帮我取得我所想要的东西,我就解除你们身上的残心咒,让你们恢复正常。”

狄亮怒道:“天残宗主你卑鄙无耻,有种我们光明正大的一较高下。”

天残宗主邪笑道:“我又不是什么英雄豪杰,犯不着浪费精力。一句话,想活命就乖乖听话,不然就死路一条。”

花雨情道:“我们现在这样,即便有心帮你办事,也是力不从心啊。”

天残宗主笑道:“不用担心,我会用特殊手法暂时解除你们的残心咒,让你们恢复正常。可若是你们不听话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花雨情沉默了,在思量了片刻后,最终答应了。

狄亮见此,心知反抗无效,只得暂时隐忍,也答应了。

天残宗主得意狂笑,右手凌空一挥,发出一股束缚之力,卷起二人的身体朝天女峰方向飞去了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