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神秘牡丹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女峰下,正邪齐聚。紧张的气氛正预示着风暴的来临。

半空,刚现身的七人看着缓步而来的天麟,各自表情不一。

黄杰与黑衣人淡漠如水,魔师王欲与绿魅邪音则微微皱眉。

白发银童、白发妖童眼神警惕,略带几分仇恨,蓝衣女子则饶有兴趣的看着天麟,眼神中含着几分神采。

停身,天麟抬头四顾,笑道:“天女峰上,幽梦仙兰,各位都是为此而来?”

嘿嘿一笑,那身份诡秘的黑衣人道:“不为这个,大家何必跑来这呢?”

天麟邪笑道:“那可不一定,有些人或许另有目的。比如这两位白发老小孩,看他们那仇恨的眼神就知道,非为仙兰而是冲着我来的,对吗?”

见天麟直截了当,白发银童也不掩饰,冷然道:“不错,一年前我师弟白发金童就是毁了你的手上,我们这次就是为了那件事情而来。当然,幽梦仙兰乃冰原神花,既然遇上来,要说不动心,你信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一年前的事情确实存在,不过我当时只是毁掉了他的肉身,却不曾毁灭他的元神。这一点想来你们应该知道。至于如今这里的情况,不关是谁想要参与,我说不同意也已然晚了。如此,大家就各凭本事,各安天命好了。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各位,做任何事都是会付出代价的,希望你们考虑清楚,莫要后悔才好。”

魔师王欲冷哼道:“小子,你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,不觉得适得其反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在你们心里或许觉得这刺耳的话听着不舒服,可在我们而言,却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,那样动起手来才不会瞻前顾后。换种话说,这其实就是一个借口,一个让我们无需顾虑,可以狠下杀手的借口。”

魔师王欲脸色微怒,对于天麟那狂妄的话语感到极为不悦,喝道:“你这样说的意思是打算斩尽杀绝了?”

天麟反驳道:“不这样做,你们又岂会把冰原三派放在眼中。对敌有两种策略,一是怀柔,好言劝说。二是动手,不留活口。以目前的形式,怀柔显然是毫无成效,那只得以第二种方式了。各位觉得呢?”

魔师王欲轻哼一声,没有反驳。

绿魅邪音阴森道:“小子,你口气不小啊。只是你有考虑过后果吗?”

天麟避开他的眼神,冷哼道:“阁下的魅眼夺魄很高明啊,可惜还差了一点火候。目前,冰原龙蛇聚首,想挑起争斗,其结果不外乎两种。第一,冰原获胜,这需要三派齐心协力,所以动手是免不了的。第二,冰原落败,这也是需要经过艰苦决战,所以还是需要动手。如此,不管什么结果,都无可避免的要与各位一战,那样我们还顾忌什么呢?”

绿魅邪音脸色一变,惊疑的看着天麟,质问道:“小子,你师傅是谁,如何看出我会魅眼夺魄法诀?”

天麟冷哼道:“那应该是我问你才对,你师傅是怎么教你的,让人一眼就看透,真是给你师傅丢丑。”

此话一出,附近之人哄然大笑,显然大家都被天麟这巧妙的反驳之语逗乐了。

绿魅邪音大怒,喝道:“住嘴,你小子乳臭未干竟然敢教训老夫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”

天麟俊脸含怒,挑衅的道:“怎么,想动手?好啊,来吧,反正今天总得有人先开头,你正好可以给其他人探探路。”

绿魅邪音闻言犹豫起来,照天麟的话说,自己此时出手就必然便宜了别人,这不成了傻瓜了?

想到这,绿魅邪音哼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你说让我出手我就出手,当我白痴啊。”

天麟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,大笑道:“看不出你也是胆小怕事之徒。你这样虎头蛇尾,该说你是聪明,不愿让别人占便宜,还是说你胆怯,心有顾虑呢?”

绿魅邪音老脸羞怒,当着众人的面,被天麟如此数落,这让他怎么下台?

“好,这是你自找的,到时候可不要怨我。”

话落身影一晃,眨眼就出现在天麟身侧。

轻笑一声,天麟如柳叶随风,无声无息的横移数尺,避开了绿魅邪音,嬉笑道:“不错,有脾气,知道上当吃亏都还肯站出来,真是应该好好赞扬一下。来大家鼓鼓掌,为你们即将逝去的先驱加油。”

天麟口齿凌厉,就好比一把利刃,深深的插入绿魅邪音心头,让他愤怒无比,却又满心不甘,陷入了一种矛盾的挣扎中。

冰原三派的高手,看着天麟像耍猴般的戏弄绿魅邪音,无不大笑出生,这更加刺激了绿魅邪音,让他顿时恼羞成怒。

“够了!谁敢再笑老夫就杀谁,不信可以试一下。”

寒鹤眼眉微动,看了一眼师弟,淡然道:“该你了,小心点。”

田磊道:“明白,你放心吧,我去会一会他。”

话落身体射出,来到绿魅邪音身前,冷笑道:“饭可以多吃,话不能乱说。你之前潜入我腾龙谷伤人后逃走,今天既然遇上,这笔帐也该算算了。”

绿魅邪音阴沉着脸,哼道:“事有先后,你要算账也得待我杀了这小子(天麟)之后再说。”

田磊道:“你伤人在先,自然应该先算旧账,再算其他。来吧,不要婆婆妈妈,你既然敢来,就要有最坏的打算,现实就这般残酷。”

左手背负,右手伸出,田磊周身火光闪烁,眼神中含着几分冷酷。

绿魅邪音低声怒吼,愤愤的道:“来就来,老夫也不怕你。”

话落身体一动,瞬间拔高五丈,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田磊,口中发出阵阵阴笑,其力夺魂锁魄。

田磊右手凌空一舞,身外的火焰如龙旋动,环绕在他的四周,形成一片赤红的云霞,发出耀眼的光芒,将绿魅邪音包裹在其中。

纵身而起,绿魅邪音摆脱了火焰牢笼,浑身绿芒如电,双眼邪光外露,口中厉啸刺耳。

“魅眼夺魄”配合“邪杀亡魂曲”,编织成一曲死亡乐章,笼罩在天女峰四周。

其时,绿魅邪音浑身气势如虹,扩散的绿芒邪气逼人,配合那夺魂邪音,使得附近的时间出现了一丝波动,无数绿光浮现其中,让人宛如置身一个修罗世界,心神失守。

绿魅邪音的攻击是一种大范畴的进攻,其六层威力集中用来对付田磊,四层威力则对在场所有人都产生了威胁,逼得每人都运功防守。

田磊修为深厚,虽然有些惊讶绿魅邪音的实力却并不惊慌,展开自身所学,以至圣火焰为武器,激烈的与之交手。

四周,众人一边小心防御,一边密切关注。

新月冷漠的看着秃天翁,天麟则眼珠一转,移身来到那神秘女子旁边,笑道:“初次相逢,我们算是敌人还是朋友?”

蓝衣女子大方一笑,反问道:“你希望呢?”

天麟笑道:“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你觉得呢?”

蓝衣女子看着天麟英俊的脸庞,笑意嫣然的道:“你的眼珠在一直转动,说明你是个小滑头。我若与你交朋友,岂不要随时小心了。”

天麟呵呵笑道:“至少比拥有这样一个敌人要好,不是吗?”

蓝衣女子歪头看了他好一会儿,笑道:“说得有道理,那就做朋友好了。”

天麟满脸笑容,心里却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眼前的女子明媚娇艳,可他却看不透,仿佛彼此间隔着一层朦胧的细纱,让他心生好奇却又不解疑惑。

瞬间的杂念一闪而过,天麟收敛心神,含笑道:“既然做朋友,那就应该相互了解,不知我该如何称呼你呢?”

蓝衣女子优雅的举起玉手,轻轻抚弄了一下额头上的刘海,眼神柔媚的看着他,浅笑道:“蓝牡丹,红玫瑰,一热一冷迷人醉。你称呼我蓝牡丹便是。”

天麟心神微醉,面对蓝衣女子那妩媚的眼神,心里不知为何有种失落的沉醉。

蓝牡丹,一个平凡的名字,可人却是极其的神秘,仿佛周身云气环绕,令人无法窥视。

想到这些,天麟眼中泛起了几许笑意,温文尔雅的道:“牡丹花王,天下名扬。以红白二色最为常见,蓝色的牡丹倒是罕见,或许这就是你奇特的地方。我叫天麟,名字你肯定已然知道,以后你若不介意,我就直接叫你牡丹。”

蓝衣女子淡雅的道:“好,名字不过是称呼罢了,只要你喜欢就行了。”

天麟含笑点头,目光扫了一眼四周,问道:“牡丹,你是一个人单独而来?”

蓝牡丹随口应道:“是啊,一个人自由自在,不是更好吗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