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各行其是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腾龙谷高手区如云,历来就比离恨天宫与天邪宗强盛一些。

如今他们全部出马,这是出于谨慎,还是隐喻着什么玄机?

思索中,马宇涛与公羊天纵沉默不语,那一直不曾开口的雪山圣僧却在此时出声。

“冰原的风暴将席卷三界,注定的宿命已经来临。二十年前七界浩劫,二十年后冰原再起,各位可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听出几分不妙,马宇涛问道:“圣僧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,能否说仔细一些?”

雪山圣僧轻叹道:“我的话已经够清晰了,再说只会打击各位的积极性。此次的事情,在座的每一位,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都逃不了这场浩劫。然劫难天定,宿命由心。只要努力,总有机会扭转劣势。”

公羊天纵天性狂烈,正色道:“事在人为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若是全力以赴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,害怕又有何意?”

赵玉清赞同道:“天尊说得好,面对劫难我们就应该坦然面对。现在我们还是继续商议人选的问题。”

此话一出,顿时将众人的精力拉到了主题上去,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起来。

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众人经过仔细商议,最终敲定了这一次的事情。

就商议结果而定,赵玉清坐镇腾龙谷,统筹全局。

三组人马分别由寒鹤、公羊天纵、马宇涛负责率领。

其中,第一组寒鹤为负责人,田磊一旁协助,组成人员有天邪宗的残魂羽士东冠成、离恨天宫的长老鹿遗风、腾龙谷张重光、周杰、徐靖、飞侠,共计八人。

第二组公羊天纵负责,参与者包括姬雪妮、薛峰、钱云鹤、雪春以及离恨天宫的弟子。

第三组马宇涛负责,主要成员有夏建国、王志鹏、玄雨及天邪宗门人。

至于李风与丁云岩,赵玉清安排他们负责腾龙谷的日常事情,以及防御接待之事。

林帆与玲花负责传递消息,必要之时另有任务。

江清雪与楚文新六人远来是客,赵玉清不便让他们一开始就冲到最前面,那样毕竟不合情理,因而只是把他们当成候补人选,待情况需要之际,再请他们出手协助。

雪山圣僧、方梦茹、善慈、舞蝶四人没有参与,但却表示必要时会出手助他们一臂之力。

商定好了结果,赵玉清道:“此次事件的参与者,可谓是汇聚了三派精英,虽然有个别人还有伤在身,但为了目前的形势考虑,除有伤之人在此疗伤外,其他四组人马立时行动,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形势。”

寒鹤道:“师兄放心,我们一定竭尽所能。只是眼下我们兵分三路,各自目标是谁?”

赵玉清沉吟道:“关于这一点,我之前曾仔细分析。考虑到冰原形势变化莫测,我觉得三组人马以区域划分为好,第一组负责腾龙谷方圆三十里以内,第二组负责腾龙谷与离恨天宫之间的这段区域,第三组负责天邪宗与腾龙谷之间的区域。大家彼此照应,不必拘泥形式,如何有效就如何行动。”

众人觉得有理,于是开始行动,各自去召集人手,不一会儿就走得只剩下赵玉清、雪山圣僧、方梦茹、善慈、舞蝶、江清雪、楚文新等人。

看了一眼剩余之人,赵玉清起身道:“此时尚早,江姑娘与楚少侠觉得无聊的话,不妨在谷内四周转转,或是到谷外走在也行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前辈不说我也正有此意,我可不是闲得住的人。”说完起身,带着两位师弟离开。

楚文新见此,客套了两句,也带着古易天、谭青牛离去。

雪山圣僧看着赵玉清师兄妹,笑道:“几百年的误会终于说清,想来你们也有不少话语,我和尚就不再这里打扰你们。善慈,我们走吧。”

看了一眼舞蝶,善慈略显犹豫,但却不曾出声,跟在师傅身后离去。

方梦茹看在眼里,对舞蝶道:“你也去吧,我想静一静。”

舞蝶点头,急步追上了善慈。

看着方梦茹,赵玉清脸上笑容隐去,轻叹道:“师妹,对不起……”

方梦茹摇头道:“师兄,什么都不要说了,是我错怪了你与师傅,应该是我向您说对不起。”

赵玉清苦涩道:“五百年了,师傅若是知道今天的事,我想他泉下有知也一直会很开心。”

方梦茹身体一震,无比沧桑的道:“师兄,我想去师傅坟前向他忏悔,然后找到四师兄,一起为师傅守墓,算是弥补我们曾经犯下的罪孽。”

赵玉清点头道:“好,我们这就到师傅坟前去,向他老人家述说这么多年来的经历。我相信师傅他不会责怪你们,因为你是他一生最疼爱的人。”

方梦茹眼中泪水如雨,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,终于忍不住留下了伤心与悔恨的泪水。

五百年的恩怨,到头来对错移位,如何能不让人伤悲?

离开了腾龙府,天麟与新月来到谷口,一边等待冯云与莫言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形。

天空,雪花飘零,晶莹的白雪像圣洁的天使,点缀着大地。

沉默中,天麟轻轻问起:“新月,想什么事情?”

淡雅一笑,新月周身流露出圣洁的气息,低吟道:“我在想这一次若是林帆战败,你现在会是什么心情。”

天麟一愣,随即嘿嘿笑道:“想知道直接问我就是,何必费神。”

新月轻吟道:“问你,有几句话当真?”

天麟收起笑意,正色道:“对你,我有几句话又不真?”

新月笑了笑,反驳道:“这个要问你自己。”

见她笑了,天麟有些痴迷,这一刻才突然发现,自己对新月的了解似乎并不深。

以前,天麟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新月。

可现在他觉得,新月随着修为的提升,人变得越来越神秘,对自己也越来越有吸引力。

见他不语,新月眼睛微动,细长的睫毛一眨一眨,仿佛在询问。

然而就在这时,谷中两道人影飞起,眨眼就到了他二人身旁,正是那莫言与冯云。

收起波动的心情,新月淡然道:“你们来了,我们走吧。”

话落飞身而起,宛如一位仙女,令人难以靠近。

冯云眼中露出一丝叹息,拍拍天麟的肩膀道:“还是你有福气,不像我师弟只能单相思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各有际遇,或许他将来会找到更好的。”

冯云摇头道:“用不着安慰我,新月可不是一般人能比。好了,走吧,我们先去哪里?”

天麟看了一眼冷冰冰的莫言,沉吟道:“我们的任务是探测冰原的动静,在没有预定的目标时,就只能随遇而安了。走吧,先去天女峰看看。”

对于天麟而言,他是这一次探测消息的负责人,身份奇特但却年纪最轻,给人一种反常的感觉。

“天女峰?那不是你从小生长的地方吗?”

紧随其后,冯云好奇的问。

天麟笑道:“那也是幽梦兰的生长地。”

冯云闻言醒悟,点头道:“不错,幽梦兰的传说已经流传开来,目前一定有不少人在打它的主意。”

天麟笑笑不语,加快速度追上了新月,四人一晃便消失在风雪里。

腾龙谷的冰雪盛会牵动人心,不少心怀鬼胎之人都前去探听消息。

然而龙卷风的出现,打破了原本就混乱的冰原形势,使得那些为了飞龙鼎或是另有目的之人,无不心生警惕,各自思量应对之策。

午时,在一个无名的冰谷里,一个漆黑的身影静立不动,宛如石像一尊。

数丈外,一个中年男子注视着黑影,眼神闪烁着疑惑之光,冷声道:“你约我来这里,想谈点什么事情?”

转身,黑衣人看着黄杰,淡然道:“你不觉得在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达成共识,一致对付冰原那些人?”

黄杰不屑道:“我这人从不与魑魅魍魉之辈为伍。”

黑衣人眼神一冷,哼道:“不要自认清高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黄杰喝道:“至少我行得正站得直,不像你见不得日月。”

黑衣人冷笑道:“好一句行得正站得直,你真以为你九虚一脉就是天下正统吗?若是那样,你何必处心积虑的跑来这里挑起是非?”

黄杰一闻九虚二字,眼中立时爆射出逼人的寒光,阴森道:“九虚一脉,天地至尊,岂是你九幽鬼魅能比。我警告你,冰原之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你要是敢泄露我的底细,妨碍我办事,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。”

黑衣人丝毫不惧,冷喝道:“黄杰,不要太看重你自己,我可不怕你。目前你的身份也并不是什么秘密,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知道,那时候九虚二字带给你的并不知荣幸,而是一场灾劫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