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三招约定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察觉到法决的差异,林帆心思一动,正打算转变法决,谁想徐靖却突然进攻,以炽热的烈焰为武器,一举束缚住了林帆的身体。

同时,徐靖长剑无声,发出一股赤红的匹练,宛如灵蛇一般,轻易就卷住了林帆,将他在半空甩来甩去,看得丁云岩与台下的玲花等人惊叫不已。

置身险境,林帆有些心急,在一连三次挣扎都无功而返后,突然元神出窍,硬闯那滚滚烈焰,逃脱了徐靖的攻击。

微光一闪,林帆回复了人形,停在徐靖三丈之外,眼神奇异的看着眼前之人。

徐靖不解他眼中的神情,问道:“为何这样看着我,是想看透我,还是想从我身上找出点破绽来?”

林帆摇头道:“不,我是在想如何打败你。”

徐靖闻言大笑,问道:“你拿什么打败我呢?”

林帆看出他脸上的不屑之色,略有怒气的道:“两个字,决心!”

徐靖听了觉得好笑,带着教训的口气道:“比赛靠的是实力,光有决心可不行。”

林帆淡漠道:“没有实力,我又岂会站在这里?”

徐靖脸色一沉,严肃道:“林帆,你不要得意,马上我就让你知道,什么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双手一展,气势外泄,如山的压力瞬间而至,轻易就将林帆困在一个丈大的空间内。

完成了这一步,徐靖长剑高举,看似缓慢的一剑却蕴含着徐靖八层的真元,在下落之时宛如泰山陨落,大有压倒一切的气势。

林帆长剑收回,双手握紧,身体在一丈空间内自动旋转,形成一道龙卷风,夹着万千的剑芒,正逐渐将身外的凝固空间撕碎。

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但林帆没有放弃,在坚持了片刻后,他终于劈开了凝固空间,却正好遇上那当头一剑来袭。

是时,林帆避让不及,被徐靖一剑击落,狠狠的撞在高台之上,受伤不轻。

一击得手,徐靖乘胜追击,不等林帆站起身来,第二轮可怕的攻势便再次临身。

其时,只见一团火焰如光环锁定林帆的身体,时而膨胀变大,时而缩小收紧,这一张一弛间,产生的压力十分强悍,几乎震散林帆的身体。

四周,观战之人脸色大惊,不少人摇头微叹,显然都看出林帆正一步一步走入困境。

天麟眉头皱起,看着交战的情况,心里有些惊异。

此时此刻林帆都还不肯显露实力,到底他有什么顾虑?

方梦茹注视着林帆,眼中满是期待,似乎她想从林帆身上看到什么,可却一直不曾出现。

台下,黑小猴、薛军、陶任贤激动不已,口中大叫着林帆的名字,唯有玲花还算冷静。

江清雪看到这里,不由扭头看向天麟,发现他虽然有些担忧,却还比较镇定,这让江清雪好生诧异,搞不懂天麟为何这般沉得住气。

收回目光,江清雪看了一眼远处的新月,见她神色清冷,并不丝毫担忧,心里不由暗赞,心想这新月真如雪域莲花,高贵而圣洁。

同一时刻,观战的张重光、寒鹤、田磊三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对于徐靖的表现十分满意。

公羊天纵微微叹息,对于林帆的处境感到失意,因为这从侧面反映出薛峰可能不如夏建国。

雪山圣僧笑容奇异,看着交战的情况,低语道:“十年一梦,六百光阴,到头来终归要面对宿命。”

赵玉清神色略显悲切,叹息道:“是啊,世间哪来永恒的秘密?”

一旁之人闻言一愣,不明白他二人话中的含义。

场中,林帆此刻形式危机,在徐靖刻意的攻击下,根本无法脱身。

一会儿,林帆就感觉到身体状况急速下滑,心知不能再拖,不然就毫无扭转的机会。

想到这里,林帆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辉,手中长剑推出,赤红的剑芒表面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,在遇上徐靖那火焰般的光环时,彼此激烈碰撞,飞溅出耀眼的火花。

这一幕持续了片刻光阴,随后那淡金色的剑芒便斩断了徐靖发出的光环,脱离了困境。

对此,徐靖大为惊异,自己烈阳真火法决所演化出来的光环束缚力极强,以林帆所学根本不可能挣扎开脱,但事实却令人不得不相信。

奋力一击,林帆终于脱困,然俊俏的脸上却露出几许疲惫。

闪身后移,林帆警惕的看着徐靖,脸色严肃的道:“不好意思,让徐师兄失望了。”

徐靖脸色一沉,冷漠道:“失望还谈不上,不过有几分惊异。”

林帆冷哼道:“惊异的背后,是不是也带着几分心神不宁?”

徐靖眼神一冷,喝道:“林帆,休要逞口舌之能。以你目前的身体状态,要不了几招我就能把你打下台去。”

林帆双眼微眯,沉默了一会儿后,冷笑道:“是吗?那我们不妨以三招为限,看谁是最后的胜利者。”

徐靖看着他,隐约觉得他似乎变了一个人,心里泛起了一股怪怪的感觉。

思索了片刻,徐靖点头道:“好,就以三招为限,我们分出个高低。希望这三招你能表现得像样一些。”

林帆淡漠的道:“师兄应该考虑的是,三招之后你若是败了,将如何面对在场之人。”

徐靖脸色微怒,喝道:“狂妄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林帆并不生气,淡淡的道:“这个问题我稍后会回答你。现在我们还是开始吧,莫要让大家在一旁干着急。”

徐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哼道:“来吧,让你见识一下腾龙谷真正的绝技。第一招,烈焰焚云。”

腾身而起,徐靖全身火焰四溢,双手扣诀于胸前,开始全力催动体内的烈阳真火法决。

此刻,徐靖满心怒气,虽说是比赛,可这场比赛关系到他的名誉以及与新月的关系,他怎能不在意?

加上林帆一再的言语刺激,出乎意料的表现,那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的地位,他自然得打败这个同门师弟。

有了这些原因,徐靖不再手下留情,第一招就施展出了九层真元。

如此,只见徐靖全身光芒流转,赤红的火焰滚滚如浪,在他脚下形成一座莲台,将他衬托得有如火焰使者一般。

四周,扩散的火焰仿佛有灵性一般,时而翻滚时而旋转,只一会儿功夫就蔓延至数里方圆,宛如一朵红云笼罩在腾龙谷上方,映得附近一片血红,并传来滋滋的声响。

台上,林帆表情古怪,在徐靖蓄势待发之际,他根本不看对手一眼,而是扭头四顾,眼神中透露出几许常人难以理解的目光。

那一刻,林帆的眼中隐约含笑,目光扫过台上观战的众人,在天麟、丁云岩、赵玉清、方梦茹等人身上停顿了一下,似乎表露了某种含义,只是他们明白吗?

移开目光,林帆看了看半空的新月,随即落到台下,眼神与玲花交汇了片刻,随后又移到黑小猴、薛军、陶任贤脸上。

这期间,林帆隐晦一笑,可台下的四个师弟妹都领略到了。

刹时,一股感动在彼此心间流淌。

玲花四人心里明白,最后的时刻在这时候来到。

为此,他们脸上洋溢着微笑,眼中露出鼓励,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出心中的想法。

台上,天麟一眼就看懂了林帆的眼神,语气奇异的道:“该来的终于要来了。”

丁云岩从林帆的眼中看到了一些事情,但他不甚明了。

此时听天麟这话,不由得问道:“什么是该来的?”

天麟奇异的笑了笑,目光扫了方梦茹一眼,见她神情异常,当即回头对丁云岩道:“林帆身上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秘密,那足以改变他的一生。现在,就是那些秘密揭晓的时候了。仔细看,相信这一刻你将终生难忘。”

丁云岩有些激动,问道:“真的?”

天麟不语,只是笑笑。

此时,徐靖的法决已经基本完成,满天红霞在他的控制下,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结界,将数里方圆笼罩在内。

结界里,激荡的气流正迅速汇聚,在徐靖的催动下,有意识的朝着林帆移去。

这一来,一个超重压力气场便从此产生,让置身其间的林帆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。

察觉到身外的情况,林帆适时的收回目光,抬头看着那位于五丈高空之上的徐靖,两人目光相会,顿时飞溅出一连串的火花。

在徐靖而言,他对林帆的漠视感到十分气愤,眼神中不由带着怒气。

在林帆来说,自从十年前他就立志要打败徐靖,而今机会终于来临。

“接招吧,林帆,看我烈焰焚云把你轰下台去。”

怒喝声中,徐靖双手法决一转,周身火焰急速跳跃,在他的控制下开始迅速收紧,很快就形成一朵三丈大小的火云,朝着林帆罩去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