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新月之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赵玉清、方梦茹神色平静,台下的丁云岩却骇然之极。

紫光一闪,神剑来袭。

徐靖的冰火斩一路直下,势头猛烈,直到撞上那四色光环,前进的势头才为之一顿。

其时,双方再次陷入僵局,夏建国那四色光环非比寻常,硬是将徐靖的冰火斩拦在那里。

天空,四尊幻影光芒大盛,各自输入一股力量注入光环之内,使其爆发出璀璨的光华,一举将冰火斩弹起。

徐靖身体一颤,张口吐出一道鲜血。

然而他并没有放弃,苍白的脸上露出无比坚定的神情,当下大吼一声再提真元,崔动着冰火斩二次攻击。

这一回,冰火斩的气势比之前有所减弱,不过夏建国的四色光环在弹开冰火斩后也同样光芒暗淡,因而双方情况一样,相遇之后依旧激烈。

时间,在双方的持续交战中过去,当徐靖第五次崔动冰火斩时,夏建国已经停止了旋转,周身气息混乱,苍白的脸上双唇紧闭,正艰难的维持着四色光环,使其不坠。

然而实力的悬殊在这一刻变得清晰。

徐靖虽然比夏建国小两岁,但冰火之力非同凡响,他在修为上要稍胜夏建国一点。

再加上冰火斩的破坏力极强,连续四次硬拼之后,第五次终于斩碎了四色光环,将夏建国狠狠的弹飞出去。

那一刻,全场一片宁静。

大家楞楞的看着这一幕,脸上有着不同的复杂心情。

徐靖摇晃着落地,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,缓缓的道:“我说过要打败你。”

夏建国躺在地上,眼神中满是失意,他努力的扭头,想要看一眼台下的新月,可惜却因为角度的关系,根本看不到自己心仪的女子。

或许这就是命,分毫之差让他败在了徐靖手里。

赵玉清起身,看着场上的二人,轻声道:“胜负不是目的,希望你二人今后刻苦修行,早日进入大成境界。现在,你二人先去疗伤,换另一组继续比试。”

徐靖微微点头,走到寒鹤身旁,盘坐疗伤。

台下,冯云飞上高台,将输了的夏建国带了下去。

如此,第一轮比试到此为止。

观战席上,天邪宗主马宇涛一脸失意,对于夏建国的落败十分的痛心。

江清雪见之不忍,安慰道:“前辈莫要太过在意,刚才的一战徐靖也是险胜,他们之间相差不过分毫而已。”

马宇涛摇头苦笑道:“分毫之差,十年之力,不容易啊。”

江清雪道:“没有挫败,又哪来动力?相信这一战对夏建国而言,会起到一个激励的效应。前辈应该看远一些。”

马宇涛低落的道:“希望如此。”

不远,方梦茹看着徐靖,对寒鹤道:“二师兄,他应该跟了你与三师兄不少日子吧?”

寒鹤道:“十年了。自从上一次冰雪大会之后,师兄就让他到冰火洞天来修炼,一转眼十年便过去。”

方梦茹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资质不错,确是可造之材,不过他比不上新月。”

一旁,田磊有些不服气的问:“师妹,你肯定徐靖不如新月?”

方梦茹看了一眼台下的新月,淡然道:“今日在场之人中,年轻一辈中有四人值得一提,分别是天麟、善慈、舞蝶、新月,他四人的实力皆在徐靖之上。”

田磊疑惑道:“你说的前三位我没有异议,可新月这十年来虽然修为激增,但似乎……”

方梦茹看了田磊一眼,有些失望的道:“师兄一大把年纪,难道看不出新月身上有一股潜藏的龙灵之气?”

田磊一愣,看了新月几眼,摇头道:“我真的没看出什么特别。”

方梦茹轻叹道:“那你不妨去问一下大师兄,他可曾将腾龙谷至强法诀传于新月?”

田磊不解道:“至强法诀?”

寒鹤闻言色变,低声道:“龙灵之气,至强法诀,师妹说的是腾龙九变?”

方梦茹淡然道:“师兄以为呢?”

寒鹤顿时明白,眼中流出复杂之情。

田磊惊骇莫名,脱口道:“师妹你肯定?”

方梦如道:“大师兄不提,想来必有他的用意。三师兄最好莫提此事。”

田磊不语,楞楞的看着新月,眼神不同于往昔。

或许这一刻他才明白,大师兄最疼的是新月而非徐靖。

台上,张重光兴奋不已,对于徐靖的获胜感到万分高兴。

待冯云带走夏建国后,他便缓步走到场中,略显激动的对台下众人道:“第一轮比试徐靖获胜,接下来第二轮比试将由腾龙谷弟子林帆对阵离恨天宫门下弟子薛峰,他们谁将取得胜利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台下,欢呼顿起。

玲花、黑小猴、薛军、陶任贤四人声音最大,一致为林帆助威,大叫着林帆必胜的口号,情绪很是兴奋。

张重光挥手压下台下的助威声,对走近的林帆与薛峰道:“比武争胜点到为止,切莫因此成恨。现在你们就各自准备。”

说完退到了外围。

相距一丈,林帆与薛峰眼神交汇,谁也不曾移开目光,就那样牢牢的注视着彼此。

十年前他们曾同台比试,林帆当时年仅十岁。

十年后他们再次相会,这一次却要分出高下,究竟谁会是最终的获胜者?

静静的看着场中的二人,四周一片寂静。

离恨天宫的公羊天纵与腾龙谷的丁云岩此刻心神绷紧,那感觉好比是他们在比试。

赵玉清眼中泛起笑意,偏头看了一眼方梦茹,轻声问道:“师妹,还记得林帆这孩子吗?十年前他也曾参加冰雪大会。”

方梦如打量了林帆几眼,淡然道:“印象不深,不过还记得就是。倒是十年不见,他的变化让人很吃惊。”

赵玉清笑了笑,略显神秘的道:“是啊,十年不见,很多事情都变得让人难以置信。”

方梦茹心神一动,轻吟道:“是吗?那十年的等待,能否解开五百年前……”

“师妹……”

一声轻叹,寒鹤打断了她话,神情显得很伤悲。

每一次提到五百年前,无论寒鹤还田磊,或是赵玉清,脸上都会涌现出悲伤的神情。

赵玉清微微一叹,以令人费解的眼神看着方梦茹,低声道:“六百年来一轮回,恩怨情仇皆流水;若问当年情何断,只缘痴情最伤人。师妹,看完这场比试,你自会明白。”

方梦茹隐约听出些眉目,有些激动的问道:“大师兄,你此话当真?”

赵玉清苦涩一笑,点头不语。

寒鹤与田磊则满腹不解,但二人都没有追问,怕的是勾起师妹伤心。

同一时刻,天麟来到江清雪身后,低声笑道:“姐姐,你说他二人谁会获胜?”

江清雪回头看着他,见他一脸笑意,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会告诉姐姐,你那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林帆会取胜吧?”

天麟神秘笑道:“姐姐这话的意思是说薛峰取胜的机会大一些了?不如我们打个赌,林帆赢了算我胜,林帆输了姐姐获胜。到时候我若赢了,姐姐就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江清雪之前才吃了他的亏,立马拒绝道:“不,我才不会又上你的当,少来。”

天麟见她那个样子,忍不住笑道:“姐姐别这么快回绝,我这次若是赢了,条件很简单,姐姐只要告诉我,到底我长得像谁?为何一个个见了我,不是问我娘是谁,就是问我爹是谁。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玄机,为何你们都不愿意坦然告诉我呢?”

江清雪摇头道:“像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就是你,你就是天麟。有些事情现在还不适宜告诉你,等以后时机到了,你自会明白一切。好了,我们还是专心看比赛吧。”

说完回头看着场中的两人,不再理会天麟。

有些失落,天麟站直身体,正准备转身朝善慈与舞蝶走去,谁想远处却传来一股奇异的气息,立时引起了天麟的注意。

抬头,天麟凝望着远方的天际,眼角却发现在座的诸位高手都已然察觉,大家目光齐聚,看着西北方位,那里的天空下,一道龙卷风正朝着这边快速移动。

看那距离,至少还有十里,可凌厉的气息却清晰的传入在场之人心头,这说明那龙卷风绝非寻常龙卷风可比。

赵玉清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不过身为腾龙谷主,此时此刻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“重光,比赛之事暂缓,等这龙卷风过去,然后再进行。”

张重光应了一声,连忙将场中一直凝望的薛峰与林帆叫到一侧。

寒鹤与田磊走到高台边缘,目光凝视着天空,神情显得很严厉。

天麟微微皱眉,身影闪动间来到高台边缘处,挥手招来新月,轻声道:“这与我们那天所见的龙卷风很相似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