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雪春领先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见此,台下的钱云鹤好生高兴,忍不住欢呼几声。

台上,观战之人则低声议论,把精力放在了其余四组身上,等待着最新的小心。

公羊天纵有些不悦,轻哼道:“没有的东西,真是丢人现眼。”

雪山圣僧笑道:“天尊何必生气,你不是早就知道了结局?”

公羊天纵道:“知道是一回事,看到又是另一回事。我可没有圣僧您那样平和的心境。”

雪山圣僧道:“凡事看开一点,烦恼自会远离。眼下才刚刚开始,天尊何以就沉不住气?”

公羊天纵一想有理,顿时恢复了平静,笑道:“多谢圣僧教诲。对于这剩余的九个弟子,圣僧觉得谁的希望最大呢?”

雪山圣僧神秘笑道:“天尊心里早已有数,又何必再问?”

公羊天纵一愣,当下不再询问。

这边,江清雪把天麟与善慈叫到身旁,笑问道:“看了半天,这次你们要不要也预测一下,谁能进入四强之争?”

天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徐靖,淡然回道:“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”

江清雪道:“什么是实话,什么是假话?”

天麟看了一眼交战的情况,笑得有些邪魅的道:“实话是我知道结果,但现在不能告诉你。假话是我不知道结果,你自己分析。”

江清雪骂道:“你这个小鬼,戏弄我是不?小心我收拾你。”

天麟嘿嘿笑道:“姐姐这么漂亮,动手动脚那可有失仪态,还是……我躲……嘿嘿,没打着。”

看着瞬间后移数尺,一脸得意的天麟,江清雪气呼呼的道:“有种你不要躲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我不躲的话,现在痛的是姐姐的手,还有我的心。”

江清雪脸色一红,骂道:“小鬼你再敢胡言乱语,看我可饶你?”

天麟嘿嘿一笑,二话不说拉着善慈离去。

几句话功夫,场中变化再起。

玄雨经过一番激战之后,顺利的击败了对手,成为第二个获胜者。

片刻,第三组、第四组也分出胜负,结果是天邪宗与离恨天宫各有一个弟子获胜。

这一来,场中除了林帆还在与叶飘激战之外,其余四组全部完结。

稍事休息,玄雨找上了离恨天宫那个获胜弟子,开始了第二轮比试。

雪春也不迟疑,在天邪宗弟子暖过气后,也发动了攻击。

台下,观战的薛军一脸焦急,担忧的道:“师兄是怎么回事,别人都开始第二轮了,他第一轮都还没有搞定。”

丁云岩闻言心里气急,但却不好发泄,一个人闷闷的站在那里。

半空,飞侠对新月道:“师妹,我觉得林帆今天表现得怪怪的,感觉不太对劲。”

新月清冷的道:“我没有觉得。”

飞侠诧异道:“不会吧。以他的实力早就应该打败对手,进入下一轮了。可他打到现在还在那僵持。”

新月轻声道:“你不懂,这是他有意所为。”

飞侠疑惑道:“为何呢?”

新月道:“不要心急,稍后自知。”

台上,赵玉清看着林帆,眼中泛起了一丝笑意。

张重光则有些不屑,似乎对于他半天都搞不定敌人,感觉有些丢人。

马宇涛看着林帆,心里略感惊异,轻声道:“谷主,我记得十年前的那一次比试,林帆似乎表现惊人。”

赵玉清轻笑道:“宗主好记性,对十年前的事情都还记忆犹新。”

马宇涛皱眉道:“十年岁月,他已然长大,可今天却有点反常。”

赵玉清不以为意的道:“是吗?或许他对离恨天宫的法诀比较感兴趣吧。”

马宇涛一愣,凝望了赵玉清片刻,突然笑道:“现在我才明白,为什么‘之前’谷主不说话。”

赵玉清笑了笑,并不否认。

台上,林帆与叶飘的比试乏善可陈,两人一慢一块,你追我逐,打了半天却也难分高低,看得众多观战之人摇头叹息。

反观玄雨与雪春,二人剑气飞扬,冰芒四溢,身法如龙,快捷无比,在台上纵横弹射,打得好生激烈。

对此,大多数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他们身上,认定二人中必有一位能脱颖而出,进入最后的四强比试。

“天麟,你笑得太明显了一些。”

含笑观战,善慈低声提醒。

天麟不在意的道:“笑是心情的一种表达方式,我笑表示我高兴,并不影响谁。”

善慈笑问道:“是吗?怎么我觉得你笑起来不怀好意,让很多人都心神不定。”

天麟扭头四望,问道:“哪里,谁不安了,我怎么没有看见呢?”

江清雪闻言回头,见天麟一副故作无知的模样,忍不住娇声骂道:“鬼精灵,就知道戏弄旁人,早晚有一天你会遇上一个比你更鬼的人,到时候准能气死你。”

声音不大,可天麟相距身近,全都听在耳中。

移身来至江清雪身后,天麟满脸笑意,语气轻柔的道:“姐姐,你不会是在说我吧?”

江清雪身体一僵,干笑道:“你这么乖,姐姐怎么会说你呢。”

天麟惊喜道:“姐姐在夸我乖啊,真是太好了,我一定要好好感激姐姐才行。”

江清雪浑身发麻,忙道:“不用,不用,你的好意姐姐心领。你还是去找善慈玩,姐姐比较喜欢精彩的比试。”

天麟失望的道:“这样啊,那真是可惜。我原本打算带姐姐去挖千年人参,那东西可是滋补养颜,姐姐吃了定能永葆青春。”

江清雪一愣,脱口道:“真的有如此神奇?”

话一出口,江清雪便已后悔。

天麟嘿嘿笑道:“弟弟我说话从不骗人,可惜姐姐喜欢看比试,不领我的情。哎,我还是找别人去。”

江清雪闻言尴尬之极,支吾了好一会儿,突然低吼道:“臭天麟,你又来戏弄我,看我呆会怎么收拾你。”

天麟怪叫一声,跳到善慈身后,一个劲的道:“河东狮吼,小心,小心……”

附近,三派高手无不脸泛笑意,就连陈风与郭建也被天麟逗得合不拢嘴。

江清雪一脸不悦,气鼓鼓的瞪了两位师弟一眼,干坐在那里生闷气。

突然,一声剑吟寒气袭人。

交战中的雪春长剑连挥,密集的剑芒连绵不断,如暴雪来袭,在一连数十声的剑击声中,将对手弹出丈外,跌落于地。

收剑回身,雪春退出数尺,神色得意的道:“承让。”

受伤的天邪宗弟子一脸失意,看了一眼宗主马宇涛,随即飞身下了高台。

两次第一,雪春好不得意。

站在场中环顾四方,隐约流露出一股自负的傲气。

台下,钱云鹤好生高兴,喜悦的笑声听得一旁的王志鹏与丁云岩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台上,玄雨见雪春抢先,心里有些不服气,当下真元猛提,一柄长剑如龙翻滚,夹着耀眼的白色剑芒,逼得对手东躲西藏,很是狼狈。

片刻,那离恨天宫门下弟子不再躲避,开始硬拼修为。

如此一来,只见交战的二人飞身半空,各自御剑凌空,催从全身真元,进入最为关键的时刻。

是时,玄雨周身布满了寒冰真气,对手身上却是烈火腾飞。

待二人真元提升到极限,只见一红一白两道剑芒同时挥出,交汇与两人上方正中位置,其性质相反的两股力量瞬间激化,产生强劲的爆炸,一举将两人弹飞。

半空,雪花飞舞,火花如雨,红白相间,格外美丽。

台上,玄雨落地之后连退数尺,身体差一点没有站稳,脸上神色疲惫。

对面,那离恨天宫门下弟子情况更糟,当场就倒在了台上,口中鲜血外溢,重伤不起。

如此结果,意料之中却又令人叹息。

玄雨最终获胜,但却伤得不轻,对接下来的比试显得十分不利。

台下,王志鹏一脸焦急。

钱云鹤笑道:“师弟,看开点,雪春与玄雨交情甚好,谁入四强不都是一样?”

王志鹏没有好气的道:“师兄运气好,我是自认倒霉。不过六师弟的徒儿还有机会,毕竟他还没有败下阵。”

钱云鹤闻言毫不在意,笑道:“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玄雨受伤,雪春是必胜无疑。”

黑小猴不悦的道:“林师兄还在,他一定不会输。”

钱云鹤哈哈大笑,问道:“你那林师兄打了半天,至今都还在苦战,你觉得他会有机会?”

黑小猴气急,想反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脸上很是急切。

丁云岩略感不悦,开口道:“二师兄,话可不能说得太死。即便雪春进入四强,他又能怎样呢?”

钱云鹤笑道:“至少四强的头衔,就是一项荣誉。”

丁云岩不语,神情很是低落,林帆今天的表现,真的是让他大感吃惊。

玲花察觉到师傅不高兴,安慰道:“师傅放心,师兄必赢!”

丁云岩看着她,见她一脸坚定,不由问道:“为何呢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