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初战选拔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由于五派高手众多,不适宜全部安坐高台,所以张重光在高台上只设立了十个座位。

其中除魔联盟与易园各占一位,天邪宗与离恨天宫各占两位,雪山圣僧占一位,赵玉清占一位,剩下两个预备。

待众人到齐,张重光招呼雪山圣僧及五派重要高手就位。

其顺序是雪山圣僧与赵玉清位于正中,雪山圣僧一侧依次是公羊天纵、姬雪妮、楚文新。

赵玉清一侧是马宇涛、残魂羽士东冠成、江清雪。

两边两个位置空缺。

相应的门徒弟子则各立其后,天麟、善慈站于雪山圣僧身后,新月、飞侠则外围戒备,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安顿好了众人,张重光将师弟丁云岩叫到身旁,低声问道:“大家都到齐了,可唯独不见林帆的身影,你快去找一下,我去请师傅入座,稍后就开始。”

丁云岩道:“师兄放心,我马上把他找来。”

说完匆忙离去。

张重光飞下高台,来到赵玉清身后,轻声道:“师傅,一切就绪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”

赵玉清收回目光,神色略显失意,轻声道:“好,我知道了,走吧。”

飞身而起,赵玉清落在了高台之上,脸色在这一刻已然恢复了平静。

张重光紧随而至,看了一眼高台四周围观的众人,大声道:“很高兴,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在此相距。作为冰原三派汇聚的一个节日,我在此代表三派门人,欢迎圣僧及中土两大门派的大侠们光临此地。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日子,是我们期盼已久的盛会,现在就请三派参赛的弟子依次上台,展现一下各自的风姿。”

台下,三派参赛弟子从三个方向纵身而起,各自施展不同的身法,或凌空飞旋,或鹞子翻身,或青云直上,或从容淡定。

其中,徐靖出场之时选择了凌空旋转的方式,一口气翻转了数百圈,却轻松飘落神色淡定。

薛峰比较率直,上台之时并不炫耀,整个人给人一种稳重如山的感觉。

夏建国潇洒飘逸,天邪宗的天风翔云飘忽灵动,让人捉摸不定。

林帆最后现身表现平平,并未引起众人注意。

见十三位参赛弟子到齐,张重光走到赵玉清等人附近,轻声道:“师傅,现在……”

赵玉清道:“今日情况特殊,一切从简,我们也就不再多说客套之话,你直接开始便是。”

张重光一愣,目光扫了马宇涛与公羊天纵一眼,见他们都微微点头,这才应了声是,转身走到场内。

环顾四野,张重光深吸一口气,大声道:“辰时三刻已至,冰雪盛会正式开始。现在我宣布今日大会比试的项目与规则。此次比赛的项目只有一个,那就是综合实力的比试。鉴于十三人不好分配,所以特许三派各选一位弟子直接进入最后的决赛,剩余十位参赛弟子分五组同时比试,决出一位优胜者,参与最终的四强争夺赛。现在,就请三派各自选出一位弟子来。”

此话一出,参赛之人与观看之人皆是大感意外,显然不曾想到情况会是这样。

天麟脸色微变,看了林帆一眼,见他神色淡定,心里稍感欣慰,目光随即又移到江清雪脸上,发现她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神情中透露出她早已知道这一情况。

天麟传音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为何不对我讲。”

江清雪回道:“这个主意是我出的,你是不是开始担心,怕徐靖夺得第一啊。”

天麟瞪了她一眼,哼道:“小小伎俩,我还不放在心上。”

观战席上,公羊天纵第一个开口,将薛峰叫到了身旁。

马宇涛稍后半拍,将夏建国喊到身边。

赵玉清沉吟了一下,没有说话,不过张重光倒是擅作主张,将徐靖叫到了一旁。

如此,三派各自选出了一名弟子,剩余十名弟子则开始分组比试。

台下,玲花、黑小猴、薛军、陶任贤见张重光擅作主张,心里十分不满,黑小猴抱怨道:“大师伯就是偏心,师祖都没有开口,他就把徐靖叫了出来,这分明就是徇私舞弊。”

丁云岩叱道:“住嘴,不许胡言乱语。”

黑小猴不悦,嚷道:“师傅,事情明明就是那样,您……”

丁云岩喝道:“够了,为师看得见,不用你多嘴。今天情况不同往日,我们要团结一致。”

薛军嘀咕道:“可这是十年一次。”

丁云岩看着几个徒弟,心里倍感失意,轻叹道:“师傅明白,但你们也要顾及腾龙谷,顾及大师伯的名誉,知道吗?”

玲花神色平静,安慰道:“师傅不要担心,林师兄今天一定能夺取第一!”

陶任贤坚信道:“玲花说得对,我们要支持师兄,他一定会一鸣惊人!”

丁云岩勉强一笑,可心里却并未在意。

台上,张重光对十个分组比赛的参赛者道:“比试的规则点到为止,不可故意重手伤人。现在你们各自选择一个对手,然后开始比试。为了节省时间,败者自动下去,胜者战胜对手之后,可以稍作休息,也可以连续作战,示各人的情况而定。最终获胜之人,就进入最后一轮四强之争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。”

异口同声,十人回应。

张重光点头道:“如此,你们就开始选择对手吧。”

说完自动退开,目光留意着十人。

见张重光退去,林帆身影一晃,来到一个离恨天宫门下面前,轻声道:“我们一组,你可有异议?”

那人二十三四岁,见林帆并无出奇之处,当下点头道:“好,我叫叶飘,你呢?”

林帆淡然道:“腾龙谷弟子林帆,请多指教。”

说完缓缓抽剑,等待对付准备。

一旁,剩余八人稍慢了几分,在林帆选定之后,他们才选好对手。

其中,玄雨的对手是天邪宗弟子,雪春的对手是离恨天宫的弟子,剩下四人,天邪宗战离恨天宫,可谓是正合心意。

见此,张重光一声令下,比赛开始,高台上五组选手冰火齐出,剑气袭人,打得难舍难分。

台上、台下观战之人议论纷纷,大家都在猜测十人中谁最有希望晋级。

台下,丁云岩、钱云鹤、王志鹏三人较为关切,毕竟自己的得意弟子正在比试。

台上,天邪宗与离恨天宫两方此时平心静气,他们在乎的不是这场比试,故而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谷外,那些各怀鬼胎的观战之人纷纷靠近,大多立于数十丈高空之上,俯视着台上交战的情形。

腾龙谷弟子分散四野,无论天空陆地都有专人把守,外人想轻易闯入也不容易。

当然,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蠢得会硬闯禁地。

眨眼,一会儿过去。

交战的五组选手进入了白热化阶段,大家各展所学,拼劲全力,其宏大的场面绚丽而又壮观。

看到这情形,马宇涛感触道:“论实力,天邪宗的确比腾龙谷差之远也。”

赵玉清谦虚的道:“宗主过谦了,一时的强弱不足以论输赢。”

马宇涛道:“谷主不用安慰我,事实我还是看得清。两次大会,二十年光阴,我门下除了建国差强人意之外,根本找不出第二人。反倒是谷主门下那几个徒孙,将来皆是可造之材。”

赵玉清笑道:“杰出弟子不用多,一个就足以。像令徒天穆风,他可是名动七界,威震天地。”

马宇涛笑笑,有些自豪的道:“他也是运气,结识了陆云,不然哪能有如今的地位。”

话语一顿,马宇涛扭头对夏建国道:“建国,你可要多像你天师兄学习,莫要让别人笑你。昨晚我还与谷主说定,你这次若能夺得第一,并找出散布飞龙鼎消息的幕后者,谷主就答应把新月许配于你。这可是唯一的机会,你可莫要白白错失。”

夏建国闻言又惊又喜,激动的道:“谢谢谷主给我这个机会,我一定竭尽全力。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不要激动,我这个条件不止针对你,还有徐靖。两个条件谁若不能兼得,都没有机会。”

夏建国闻言不由看了一眼徐靖,发现他正看着自己,眼神十分凌厉。

微微点头,夏建国道:“多谢谷主提醒,只要有机会,我就会努力。”

善慈看到这一幕,拍拍天麟的肩膀道:“看来你又多了一个情敌。”

天麟有些烦心,轻哼道:“情敌越多,说明我的眼光越有品味。”

善慈看了一眼远处的新月,轻笑道:“你的眼光的确高人一等,不过压力也相应大增。”

天麟自负道:“这点小事,我还能轻松应对。”

这时,台上五组对战的选手有一组胜负已分。获胜者是腾龙谷的雪春,他正在一边观战一边休息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