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域外风神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鄂西见此,心神稍定,目光焦急的搜寻着善慈的身影,只见他此时正傲立半空,手中多了一把五光十色的神剑,通体闪耀着夺目的光辉。

就鄂西感觉,善慈手中之剑霸道而神秘,大有天下独尊的气势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它的神异。

“你是何妨妖孽,速速报名受死。”

冷酷的看着数丈外的敌人,满心苦恼的善慈显得十分生气,不由得将所有怒气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。

那人相貌出奇,尖细的脑袋,硕大的身体,双手十指细长指甲锋利,背上长着一双羽翼,一看就知道是个鸟人。

此刻,他正死死盯着善慈手中之剑,眼中闪烁着贪婪与惊恐之色。

待善慈开口询问,这鸟人才回过神来,声音尖细的道:“我乃域外风神,所有招惹我的人都必死无疑。你小子要想活命,就乖乖献上宝剑,我风神可以绕你不死。”

善慈冷哼道:“风神?我看你风妖还差不多。想要神剑,你就过来取。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,你最好小心。”

自号风神的鸟人双眼微眯,凝望了善慈许久,脸上露出了几分迟疑。

很显然,刚才善慈的一击让他心存顾忌。

可想到那把神剑,他又舍不得放弃,因而再次犹豫不决。

察觉到他的心思,善慈冷笑一声,随手见手中神剑抛上半空,自负的站在那里。

风神见此,顿时欢呼一声,也不见他如何作势,身体眨眼就横穿了数十丈空间,出现在神君附近,伸手就朝神剑抓去。

外围,鄂西见此大感震惊,心道善慈多半是受了刺激,连随身神剑都拱手于人,打算出手拦截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忽闻善慈冷笑一声,半空中的神剑竟然自动旋转,就仿佛被人控制一般,在风神即将抓住它的那一刻,剑身爆发出一股璀璨的光华,随即剑芒漫天,数不尽的剑光铺天盖地,瞬间就将风神困在一个闪烁着五光十色的结界里。

届时,风神怒吼一声,背上双翅鼓动,发出强劲骇人的气浪,试图震碎结界趁机脱身。

然五光十色的结界坚韧之极,不但承受住了这一击,还自动的缩紧,并且结界表面万剑齐飞,同时作用于风神身上,一举将他的身体绞碎,连同元神也一并毁灭。

是时,血雾弥漫,剑芒隐退,万千的光剑自动合体,凝聚成一把五彩闪耀的神剑,一举便将附近的血雾全部吞噬,随后自动坠落,回到善慈手中,眨眼就消失得了无踪迹。

鄂西见此大感诧异,这是何方神兵,竟然如此神妙,他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。

善慈神色平静,这突如其来的风神,让他内心的苦恼得到了发泄,整个人顿时轻松无比。

有人说,人是善忘的群体,若非执念太深之人,一般不会嫉恨太久,因而人们常说,时间能忘记一切。

此刻,善慈心中的怨气已去,面对鄂西时心情也有所变化,脸色显得柔和了一些。

“我要走了,希望你不要再跟着我。等我们彼此平静之后,我会去找你。”

鄂西听他语气平和,脸上顿时激动不已,急声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善慈看了他一眼,转身轻吟道:“我与师傅约定在腾龙谷见面,我想趁机调整一下心情。”

鄂西苦涩一笑,失落的道:“你师傅是谁?我如何找你?”

善慈道:“家师雪山圣僧,是一出家人。你不用找我,想见你时我会找你。”

话落飞起,飘然而去,转眼就消失在风雪里。

鄂西这次没有跟去,或许他也明白,老是跟在善慈身后,并不能真正拉近两人的距离。

转身,鄂西离去,带着几分孤独的意味,漫步在冰天雪地里。

作为鄂西而言,此时的他还没有找到一种好的方式,来面对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,他只能默默的在心底祝福,期盼着有朝一日,能与善慈团聚。

黄昏的时候,冰原上传出了有关幽梦兰的消息,据说近期就会在天女峰上现世。

这一消息宛如惊雷,很快就在冰原传开,也传入了腾龙谷弟子的耳朵里。

腾龙府里,飞侠此刻正讲述着这件事情,听得在场的五派高手脸色震惊。

片刻,飞侠讲述完毕,腾龙谷大弟子张重光问道:“师傅,依弟子所见,这幽梦兰必是某人不怀好意的阴谋,根本就是趁机生事。”

赵玉清看了看众人,见大多数人对此将信将疑,当下坦然道:“有关幽梦兰传说确有其事,位置就在天女峰上,每六百年现世一次。至于此次放出这消息之人,其用意如何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。不过在这里,我想提醒各位一句,善缘可求,孽缘莫追。得失之间,天意轮回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场多数之人都颇感出奇,似乎想不到那传说中的神花竟然确有其事。

其中,知晓情况之人神色平静,初闻之人则各有所思。

张重光一脸震惊,愕然道:“师傅,此事既然是真,那我们要不要派人驻守天女峰,以防止神花落入邪魔之徒的手里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是缘是孽,一切由心,是福是祸,自有天定。凡属腾龙谷弟子,一律不许主动出手抢夺,违令者逐出师门。”

张重光脸色大变,一旁的五位师弟也都满心诧异,齐声道:“师傅,你……”

赵玉清严肃道:“令出如山,休要多问。”

张重光六人满怀不解,但却不敢再提。

徐靖觉得怪异,拉着师叔祖寒鹤的衣袖,低声道:“师叔祖,师祖他为何要下此命令?”

寒鹤神色怪异,轻叹道:“不祥之物,得之非福。今后你自会明白。”

徐靖一愣,幽梦兰是不祥之物,这可与传说不一致。

天邪宗主马宇涛对幽梦兰之事略有耳闻,在赵玉清下令不许腾龙谷弟子插手后,问道:“谷主,神花毕竟是冰原之物,我们即便不取,似乎也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赵玉清淡然道:“神花有灵,自会选择适当之人,宗主不用担心。”

马宇涛碰了个软钉,心里顿感不悦,当下不再多提。

公羊天纵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原本也想说点什么,此时便也识趣的闭口不语。

如此,腾龙府里窃窃私语,直到晚饭之际也无人再公然提及此事。

饭后,天麟独自离去,新月与江清雪则被徐靖与楚文新等人留下,大家一起在谈天说地。

其间,徐靖显得十分热情,时不时将话题拉到新月身上,可新月却一直保持着清冷的习性。

楚文新见此,顺势把话题移到江清雪身上,但江清雪却巧妙的转移话题,将大家的注意力移到了冰雪盛会上去。

在林帆所住的洞里,天麟没有见到人,但却在冰雪老人那里见到了林帆、玲花、黑小猴等五人。

第一眼,天麟就发现了林帆的变异,数日不见的他周身流露出一层淡淡的霞光,眼神柔和却又明亮,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。

另外,天麟还察觉到林帆身上多了一股奇特的气息,正大祥和却又威严无比。

见天麟来此,林帆显得格外开心,一晃来到他的面前,双臂便与他交织在了一起。

“我就知道你准会来这里看我,不然怎算得上兄弟。”

天麟把住他的双臂,高兴的道:“恭喜你修为大增,明天可绝对不能让我们失望。”

林帆笑道:“你放心,十年之后,我必将一鸣惊人。”

一旁,玲花四人围上前来,大家有说有笑,朝着冰雪老人走去。

看着天麟,冰雪老人笑道:“十年岁月,千日光阴,你可否满意?”

天麟笑问道:“林帆的成就,你又满不满意?”

冰雪老人轻抚胡须,含笑道:“勉勉强强算是及格。”

天麟笑道:“马马虎虎将就满意。”

工整的对话,诙谐的语气,顿时让所有人都大笑出声,山洞中洋溢着喜悦的气氛。

片刻,大笑之后,冰雪老人道:“明天就是冰雪盛会举办的日子,林帆要想夺冠,除了全力以赴之外,还得有点谋略才行。”

天麟轻笑道:“这个你放心,有我作他的后盾,保证他稳赢。”

冰雪老人含笑道:“如此,我现在把他交给你,明日若是输了,你可不要说我教导不利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放心,你我合作,无往不利。现在我先带他离开,这几个交给你。”说完拉着林帆一闪而逝。

黑小猴几人欲追,却被冰雪老人唤住。

“不要去吵他们,你们几个今晚就在这里练功。玲花负责指点他们,希望一夜的时间,能对你们有所助益。”

一处偏僻的山洞里,天麟与林帆窃窃私语。

“只要记住我刚才的话,明天的比试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林帆道:“你放心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天麟拍拍他的肩,沉声道:“明天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