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以德报怨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置身险境,青狼咆哮不已。

原本就已受伤的他,此刻全凭一股信念在支撑,才让他无所畏惧的发动攻击。

可实力的悬殊,加上自身的伤势,他根本就不是鄂西的对手,因而初次交锋便不堪一击。

惨叫,在雪谷中响起。

听得鄂西疯狂大笑,狼王则悲呼不已。

终于,狼王看不下去,元神自冰块中飞去,冲着鄂西大吼道:“住手,你要报仇冲我来,那事与他没有关系。”

鄂西看着飘忽在眼前的狼王元神,眼中射出冷冽的杀机,转动的身体突然一顿,当即便将青狼甩出七八丈外,全身鲜血淋漓。

“你若早点出来,他也不止于此。出手吧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三招之后你能不死,今天我就放过你。”

狼王看着他,眼神复杂无比,轻声道:“玉溪是你何人?”

鄂西一闻玉溪二字,情绪顿时激动起来,咬牙切齿的道:“他是我妹妹,却毁在了你的手里。你受死吧!”

身影一晃,高大的鄂西瞬间就来到狼王身前,双手凌空挥舞,密集的掌影夹着紫红色光芒,在方圆十数丈内形成一片燃烧的火焰,将狼王困在原地。

面对如此凌厉而狠辣的攻击,狼王显得很失意,口中低吟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说话间,狼王尽力闪避,不知是不想与鄂西硬拼,还是不敢与他硬拼。

青狼受了沉重的一击,肉身几乎坏死,默默的躺在雪地上,眼神忧虑的看着交战的情况。

片刻,青狼见狼王毫无反抗之力,心里十分焦急,当下吃力的起身,摇晃着朝鄂西冲去。

“小子,不许伤害我主。”

急射的身体带着一定的冲劲,想撞偏鄂西。

无奈青狼已是强弩之末,身体还不曾靠近,就被鄂西反手一掌震得四分五裂,元神受到了致命的一击。

狼王察觉到青狼的情形,忍不住大呼道:“青狼,你为什么这么傻,为什么?”

似乎听到了狼王的悲呼,青狼虚弱的元神低吟道:“狼王,是你赋予了我数百年生命,我这一生就是为你而活。现在我尽最后之力拖住他,你速速逃去。”

虚弱的声音至此停止,可眨眼之后,雪谷中升起一股视死如归的悲壮之气,带动着附近的风雪,在雪地上形成一道龙卷风,瞬间就出现在鄂西身外,卷住了他的身体。

并且,风柱之内一头青狼快速移动,狼爪急挥发出凌厉的风刃,从四面八方朝鄂西攻击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鄂西有些震惊,他立马加强了防御,同时加紧对狼王的攻击。

对此,狼王悲切无比,数百年相依为伴的属下,彼此亲如兄弟,虽是狼妖之身,却也重情重义。

如今,青狼舍命一击,自行毁灭虚弱的元神以获得强大的力量,只求自己脱困,这是何等令人心碎的事情。

苦涩填满了狼王的心,他在悲痛之际,也迅速振作起来,爆发出了不凡的实力,趁着鄂西分心之际,一举震碎了敌人的气锁,朝着远处逃去。

鄂西怒极,狂吼声中双手外扬,体内真元瞬间爆发出十倍威力,一举将身外的龙卷风撕碎,将青狼的元神毁灭。

那一刻,一股淡淡的忧伤弥漫在雪谷里,带着几分沧桑与欣慰,就仿佛青狼那颗忠贞的心,虽死却也无悔。

急射出谷,鄂西很快就发现了狼王的气息,于片刻之后追上,口中发出厉啸声。

“想走,没这么容易。看我‘空灭寂静’灭你元神!”

双手高举,鄂西身体凌空急转,在最短的时间内于半空形成一个强劲的漩涡,吞噬着四周的一切。

同时,鄂西的手心发出两束赤红的光华,形成一朵伞状的光界,将狼王笼罩其内。

四周,气流震动不息,呼啸的光芒如闪电劈落,连绵不断的朝着狼王重伤的元神发动毁灭性的攻击。

悲凉一笑,狼王心头泛起阵阵苦涩,鄂西的仇恨,鄂西的实力,就像是一把利剑,已狠狠插入他的心窝,让他无处逃避。

全力防御,狼王已无力反击,他只是默默的看着鄂西,心情复杂之极。

到底二十一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何他在得知了鄂西的来历后,会变得心灰意冷?

时间,推动着结局。

当狼王的防御被一次次击碎,惨叫成了附近唯一的声音。

鄂西的空灭寂静霸道之极,那是一种空间法诀,威力之强可以破碎虚空,要毁灭一个人的元神,那自然是轻而易举。

狼王修炼一千六百年,修为已到达元神不灭的境界,可在鄂西的攻击下,也如枯萎的花儿,逐步走向绝地。

看着结界内逐渐虚弱的狼王元神,鄂西脸上露出激动之情。

深埋心底二十年的仇恨今日终于得报,照说应该高兴,可为何反而更加的伤心?

这一点,鄂西搞不太清,或许是喜极而泣,也或许有某种他不知道的原因。

一会儿,狼王的惨叫声开始降低,鄂西脸色变得怪异。

可就在此时,鄂西突然感应到一股强大气息,还不及分心查看,一道雪白的冰柱就从下方急射而至,将鄂西弹出数丈距离。

稳住身形,鄂西定眼看去,只见雪地上一头高大的北极熊正瞪着自己。

鄂西不解,喝道:“你是谁?为何插手我的事?”

地面,北极熊声音洪亮的道:“我是雄烈,你是谁?为何杀他?”

鄂西冷漠道:“那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,你与他什么关系?”

雄烈道:“我与他数百年为敌。”

鄂西道:“如此,你干嘛插手此事?”

雄烈哼道:“我不想他死在别人手里,这就是原因。”

鄂西阴森道:“是吗?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。”

身体一闪,鄂西瞬间而至,左手无声拍出,以快的惊人的速度朝雄烈胸口印去。

惊呼一声,雄烈眼中露出明显的震惊,在闪避不及的情况下,挥舞着粗大的右前掌,迎接了鄂西一击。

一声巨响,附近雪花飞起。

雄烈高大的块头跄踉退去,脸上满是怒气。

鄂西人如鬼影,紧随而至,看似飘忽的身影时不时冒出一掌,震得雄烈咆哮怒吼,根本稳不下身子。

片刻,雄烈就被逼出十数丈距离,暴躁的他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当即狂吼一声,集中全身之力再一次与鄂西力拼。

这一回,情况稍稍有了转机。

雄烈愤怒之下力量爆发,终于将鄂西震退,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难得机会。

翻身而起,雄烈腾空天际,粗大的身体在半空一连翻滚了三圈,随后急速坠落,双掌夹着赤红的掌力,直轰鄂西头顶。

脚尖一点地面,鄂西身体拔地而起,在上升过程中一边旋转一边挥舞着双掌,数百道紫红色的掌劲汇集归一,形成一片赤霞,与雄烈撞在了一起。

是时,只见强光耀眼,火花飞射,寒冷的风雪在炙热气浪的熏烤下,化为了水雾弥漫四周,淹没了交战二人的身体。

半空,怒啸、闷哼之声四起,双方持续撞击了片刻,最终累计的力量来不及扩散,从而导致爆炸,一举将双方都弹飞了出去。

低吼一声,雄烈全身是血,身体坠落之后,被埋在了雪里。

鄂西脸色泛白,身体后退数丈,连续翻滚了几圈,才卸去那股冲劲。

深吸一口气,鄂西瞟了一眼雄烈所在的位置,当下移开目光,锁定在不远处的狼王元神之上,眼中满是杀机。

这时候,狼王的元神已然碎裂,虽然还有一口气,却已经无力逃离,因而他只是默默的看着鄂西,眼神中竟然带着几分亏欠之意。

似乎捕捉到了那丝含义,鄂西神情痴狂的大笑道:“此时的忏悔已经太迟,你还是受死吧。”

一掌挥出,光华汇聚。

鄂西的掌心发出一团紫红色光芒,形成一个透明的光球,将狼王的元神笼罩其内。

这个光球含着至阳至刚之力,乃妖兽的克星,就宛如烈火焚烧一本般,能炼化妖兽的元神。

狼王面对这样的攻击,自然是无力反击,元神之体迅速转淡,慢慢的变得透明。

如此,不消一刻,狼王就会元神毁灭,从此消失人世。

可就在这时,一缕微光闪过,鄂西头顶出现一位白衣少年,他在看清楚这一幕时,口中怒喝一声,右手一掌挥落,夹着一道璀璨的金光,将鄂西罩在那里。

意外的变故让鄂西恼怒不已,他厉吼一声,左手朝天一掌,紫红色的光华如利剑破空,直射头顶。

眨眼,二人的力量撞在一起,只见强光刺目,巨响如雷,可怕的力量自交汇点飞速扩散,一举将鄂西震飞,也将那白衣少年弹起。

四周,雪花在狂风中飞离,露出雪地下厚厚的冰层,整个雪谷变成了冰谷,可见刚才那一击是何等的惊人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