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危言耸听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怒看了一眼新月,轻声道:“此人就是在腾龙谷外,打伤莫言之人。”

新月眼神微变,惊讶道:“是你。”

说话间,新月缓步而出,朝黑影逼近,却被天麟抓住手臂拉回。

“不要心急,有些事情问清楚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新月停身,双眼凝视着黑影,质问道:“你为何要到腾龙谷伤人?”

头颅微动,黑影似乎在看着新月,语气阴冷的道:“我喜欢,这就是原因。”

新月沉声道:“阁下胆量不小,可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见人?”

黑影道:“我高兴,怎么样?”

新月不屑笑道:“我看你是胆怯,生怕别人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黑影大笑出声,有些狂妄的道:“胆怯?哈哈……真是好笑。我若胆怯,会跑到腾龙谷去生事?愚蠢。”

新月脸色一冷,就欲动怒,却被天麟拦下。

看着黑影,天麟问道:“阁下既然并非胆怯之辈,那何不说一下雪参之事。”

黑影收起大笑,问道:“你也感兴趣?”

天麟笑道:“我只是有点好奇,不过他们感兴趣,这就够了。说吧,你为何要骗他们,说这里有千年雪参?”

黑影道:“不是骗,而是真的有雪参,不过被封印在冰谷之底。”

天麟眉头微皱,怀疑道:“雪参产于冰原,吸纳天地灵气,历时千年可幻化为人,功效神奇。一旦被人察觉,无不见而夺之,又岂会被人封印而不被人取走,你这话明显矛盾。”

黑影冷笑道:“这有什么好矛盾的。当初雪参被封印之时才初具人形,那封印之人是打算过段时间再来取。谁想意外突现,那封印雪参之人惨遭横祸,故而那雪参就一直藏在这冰谷之底。”

天麟反驳道:“就算你所言是真,你会那么好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?”

笑三煞哼道:“你会那么好心?当我们白痴啊。”

黑影冷哼道:“我告诉你们这些,自然有其原因。当年,那封印雪参之人,实力极其惊人,他的封印坚固之极,几乎无人能够解开,包括我在内。我传出这个消息,无非是想借助你们之力,待有人解开封印之后,以我的实力要得到雪参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黑鹰冷笑道:“狂妄,你连一个封印都解不开,还敢目中无人。”

花雨情娇笑道:“有些人啊,老是喜欢把别人当成傻瓜,所以总是爱玩一些无知的游戏。”

笑三煞哼道:“自以为是的人,都不见得聪明。”

黑影似乎有些生气,语气阴冷的道:“看样子三位不是来找雪参,而是来找死的。”

黑鹰年少轻狂,闻言怒道:“好大的口气,我倒是想见识一下,看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有什么本事?”

黑影冷笑道:“要见识不难,只怕你会后悔。”

黑鹰不屑道:“就你这样模样,本少主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
黑影嘿嘿而笑,扭头环顾四周,问道:“还有哪位也想见识一下?”

花雨情娇声道:“我是想试一下,无奈你黑不溜秋,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笑三煞冷漠道:“我从不与自以为是的人一般见识。”

天怒不语,他知道黑影的实力,因而静立原地。

黄杰、黑衣人漠然不动;飘零客、应天邪、无相客神色清冷。

天麟眉头微皱,新月则一脸恨意。

黑影阴笑不已,嘿嘿道:“既然大家喜欢看稀奇,我就让你们开开眼界。来吧,小子,有什么花样都施出来,晚了就来不及。”

黑鹰阴森道:“不要狂,看我一会儿打的你跪地求饶。”

阴冷的声音含着几分杀气,弥漫在冰谷四周,使得附近的气温一下子降低。

四周,观战之人纷纷退去,留下宽敞的空间给二人。

一言不和,引发战争。

是放不下面子,还是别有用意?

接下来,神秘黑影与魔鹰门的少主黑鹰,他们之间的一战,将会是怎样的情形?

清晨,飞舞了一夜的雪花渐渐散去,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气息。

站在高台上,张重光看着远处的雪山,感触的道:“师弟啊,明天一过,冰雪大会就将展开,你此刻是什么心情?”

丁云岩神色忧虑,轻叹道:“心情很复杂,老是有种不安的感觉。或许这一次的冰雪大会,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。”

张重光苦笑道:“平凡的日子喜欢刺激,可真正刺激的事情,又有多少人承受得起?”

丁云岩点头道:“是啊,冰原寂寞冷清,的确盼望着热闹一些。然而如今,我却不知为何,反而期盼能像以往,平平静……咦……师兄你看,那是离恨天宫的人吗?”

张重光闻言,抬头一看,只见一行数人正从西北方向飞来。

“不错,是离恨天宫的人。快快迎接。”说话间,张重光与丁云岩飞身半空,前往欢迎。

此次,离恨天宫是由离恨天尊公羊天纵率领,随行之人有姬雪妮、三长老鹿遗风,以及四个三十出头的弟子。

薛峰没有随行,看样子要大会正式开幕之日,他才会现身。

腾龙谷外,公羊天纵等人与张重光、丁云岩相遇,双方客套了几句后,公羊天纵问道:“令师传讯说事态紧急,不知目前情况怎么样了?”

张重光轻叹一声,回道:“天尊有所不知,昨天有个神秘黑影来此闹事,莫大侠当场昏迷,我师弟李风差一点发疯,我也差点死去。”

公羊天纵脸色一变,追问道:“来人是谁,实力如此惊人?”

张重光一边带着他们入谷,一边道:“那人全身黑芒笼罩,看不见模样。关键之时是我三师叔出面才将其惊退。至于具体消息,天尊还是稍后与师傅讨论。”

腾龙府内,赵玉清很早就感应到了公羊天纵的气息,故而站在入口处迎接。

客套之际,赵玉清遣退了张重光与丁云岩,吩咐他们出谷等候天邪宗的消息。

坐在腾龙府里,赵玉清神色略显忧虑,轻声道:“此次请你前来,主要是想谈一下目前冰原的形势,以及我们所了解的情况。”

公羊天纵皱眉道:“听谷主这话的意思,似乎冰原的情况不怎么妙啊?”

赵玉清轻叹道:“是啊,情况不妙,不然我也不会冒昧的请你们来此。现在,我先简单的说一下眼下的情况,就……哦……天邪宗主到了。”

起身,赵玉清朝着入口处看去,只见丁云岩正带着天邪宗主马宇涛与五个天邪宗高手走进。

其中,马宇涛随行的五人中,有一个四十八九岁的阴冷中年,这是天邪宗三大护法中,排名第三的残魂羽士东冠成。

含笑上前,赵玉清客套了几句,稍后三大巨头便齐聚一堂,开始谈论形势。

赵玉清接着之前的话题道:“之前冰原来了几批修道人士,这些二位已经有所了解。现在我就重点说一下,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……雪隐狂刀的出现,来得十分怪异……那神秘黑影修为惊人,其目的不明……我请你们来此,主要就是想谈一下有关雪隐狂刀的事情。”

天邪宗主马宇涛皱眉道:“雪隐狂刀这个名字很陌生,似乎不曾听人提及过。”

公羊天纵道:“谷主提到此人,想必定是有所了解,不知道他是何妨神圣?”

赵玉清没有马上回道这个问题,而是凝望了两人片刻后,才语气沉重的道:“说出来或许你们不相信,这个雪隐狂刀除了修为惊人之外,他的出现还预示着某种灾难的发生。”

察觉到赵玉清的神色不对,天邪宗主马宇涛问道:“谷主口中的灾难,不知道所谓何事?”

赵玉清看着二人,脸色严肃的道:“雪隐狂刀的出现,就预示着冰原三派的毁灭!”

“什么!会有这事?”

惊呼声中,公羊天纵一脸质疑。

马宇涛脸色大惊,沉声道:“谷主,此事可不是儿戏,你切莫吓唬我们。”

赵玉清苦涩一笑,轻叹道:“你们知道雪隐狂刀是谁吗?”

马宇涛摇头,公羊天纵则问道:“是谁啊?他有本事灭我冰原三派?”

赵玉清脸色忧虑的道:“雪隐狂刀生性狂傲痴迷武学,曾是西北边陲第一狂人,以一把落雁刀杀得天下俯首称臣。据说,死在他手下的修真高手无数,其中归仙境界的高手就不低于八位。”

公羊天纵脸色骇然,惊呼道:“如此可怕的高手,为何我们不曾听闻?”

赵玉清沉声道:“因为他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。”

马宇涛不解,问道:“谷主此话什么意思?”

赵玉清表情怪异,轻吟道:“就我腾龙谷秘史记载,在三千三百年前,西北边陲出现了一个惊世高手,人称雪隐狂刀,他在三年之内杀人无数,令整个修真界都为之震惊。然而就在大家准备联手将其铲除之际,他却宛如流星陨落,从此销声匿迹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