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初次相遇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摇头笑道:“不,我只是想让你了解。若是你真的想要此花,我也愿意为你把它摘下。”

新月问道:“你不怕诅咒吗?”

天麟严肃的道:“不管什么诅咒,我都要你永远在我身旁。”

新月避开他炯炯有神的目光,轻吟道:“六百年修为换一生情爱,我还不会那么傻。记住不许犯傻,知道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你真的放得下?”

新月反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追逐名利之人吗?”

天麟双手一收,将她拥入怀抱,轻笑道:“你视名利如无物,心似冰雪之莲花,此生若无情与爱,何事能让你牵挂?”

新月静静的依偎在他肩上,低声道:“天麟,你是如何知道有关幽梦兰的秘密的?”

天麟笑道:“这个问题暂时保留,待冰雪大会之后,我再告诉你。”

新月闻言不再问话,缓缓的闭上眼睛,神色安详。

天麟看着她,见她如此模样,忍不住在她美丽的脸上亲吻了几下,并温柔的松开右手,抚摸着她的头发,脸上满是深情的微笑。

那一刻,天空雪花飘扬,洁白的雪花落在头上,很快就让他们变了模样,仿佛上天的祝福,祝愿他们白头到老。

新月嘴角挂着安详的微笑,清冷孤傲的她,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。

天麟神采飞扬,年少英俊的他雄心万丈,除了心中的爱,还有一份展翅欲飞的欲望。

他知道,那一天即将来到,到时候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呢?

思索中,一股奇妙的气息从远方传来,很轻、很淡,却不曾逃过天麟的法眼。

这会是谁,为何而来?

低头,天麟在新月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,随后低声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新月睁开眼,凝视了他片刻,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,轻声道: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”

天麟笑道:“片刻的温存我永远不忘,可我要追求的却是永恒的相伴。”

新月轻声骂道:“你很贪心,知道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男人都是很贪心的,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,说法也不一样。表现得好,贪心可以说是愿望,表现得不好,贪心就变成了欲望。”

新月瞪了他一眼,轻声骂道:“贫嘴,以后还不知你会变得多坏。”

天麟顽皮笑道:“除了偶尔对你使坏以外,我只是随心所欲罢了。”

新月见他那神情,想骂又知道无效,不由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,柔声道:“天麟,你其实还没有完全长大。等有一天你不再顽皮,那时候的你,或许才是我所喜欢的。”

天麟闻言,欲反驳她,却被新月的玉指压在嘴上。

“不要争辩了,你说的人已经来了。”

话落,新月巧妙的退后数尺,离开了天麟的怀抱,整个人瞬间变得冷漠,就宛如一朵冰莲花。

天麟眼神痴迷的看着她,对于她时而清冷如月,高不可攀,时而温柔娇美,柔情似水,心里激动极了。

记得第一眼看见她,天麟就喜欢她的孤傲,喜欢她那份高不可攀,神圣如仙的气质,因为那是一种寂寞但却无比诱人的存在,越是心高气傲之人,越是难以遗忘。

恰巧天麟就属于这一类人。

如今相处久了,天麟发现新月不但绝美孤傲,温柔起来更是令人心动,这让他差点发狂。

收回目光,天麟看着东北方向,只见一道淡淡的身影一闪而至,眨眼就到了天女峰下。

仔细看,那是一个青衣男子,年约二十四五岁,长的剑眉星目,英俊不凡,可惜脸色冷漠了一点。

这男子左手提着一把长剑,看不出什么特点,背上却背着一个人,可惜男女莫辩,因为看不到脸。

青衣男子抬头凝望,在看见天麟与新月时,眼中明显露出了几分惊讶,可眨眼就恢复了平静,飞身来至峰顶,语气淡漠的道:“二位是谁,这里可是天女峰?”

天麟打量着他,发现眼前之人修为惊人,心里略感惊讶,嘴上却笑道:“此处正是天女峰,我叫天麟,就住在这附近,她叫新月,是腾龙谷门下。你呢,如何称呼?”

青衣男子看了两人一眼,淡然道:“我叫季华杰。”

天麟和善的笑了笑,问道:“季兄修为不凡,一身正气,想来必是出自名门之后,不知师承何人,这背上背的又是何人?”

季华杰冷漠回道:“无名之辈,不足挂齿。至于我背上之人,不便告之二位。听说冰原有一奇花,名为幽梦兰,生长在天女峰上,这事可是真的?”

天麟见他目光停在那神女冰雕之上,含笑道:“那是冰原的一个传说,不过看样子应该不假。季兄若是想摘得此花,那恐怕得付出一些代价。”

季华杰淡漠道:“有得必有失,这一点我心里知道。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天麟笑道:“相见就是有缘,至于善缘还是孽缘,那就要看天意。季兄若是愿意,我们不妨交个朋友。”

季华杰沉思了一下,问道:“我这人生性冷漠,一生从无朋友,你为何要与我交往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我这人生性开朗,喜欢结交朋友,不过要想成为我的朋友也不是那么简单。至于与你交往,那是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有缘。”

季华杰皱眉道:“就因为我们相见?”

天麟摇头道:“不,因为我觉得你不坏。”

季华杰冷冷道:“坏与好,不是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。”

天麟笑道:“要成为朋友,也不是仅仅见一次面就可以的。天色不早了,你要不要找个地方落脚?”

季华杰看了天麟半晌,轻声道:“不了,我就在这峰顶呆着。”

天麟也不勉强,伸手拉着新月,一边缓缓飞起,一边道:“这里景色不错,就是夜里太冷了。另外,幽梦兰就在这几天出现,你若真要得到它,就千万莫要离开。只是我希望你放弃为好,虽然你不会听我的。”

季华杰神情微变,问道:“你为何告诉我这些?”

天麟神色复杂的道:“不知道,或许我说的正是你要的,不是吗?”

呼啸而动,天麟瞬间远去,留下季华杰楞楞的站在那,回想着天麟的话。

路上,新月问道:“天麟,你为何要告诉他有关幽梦兰的事情,却又不说明白?”

天麟神色古怪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季华杰此人与我有些关联。他身上有股我熟悉的气息,可能是他修炼的法诀与我有些类似,也可能是我从他身上看透了某些东西。”

新月皱眉道:“你这些话很古怪,不过就季华杰给我的第一印象而言,他是好是坏我不敢肯定,但他修为十分惊人,这一点我能感应到。”

天麟点头道:“是啊,他很强,不过……”

新月见他突然停下,忙问道:“不过什么,你为何突然不说了?”

天麟笑了笑,岔开话题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发现飞侠正朝我们飞来。”

新月看了前方一眼,轻轻抽回了玉手,低吟道:“他此时跑来找我们,想必是有什么发现。”话落,飞侠的身影就进入了两人的眼眶。

飞身迎上,新月问道:“师弟,你是找我们吗?”

飞侠停身,回道:“我是奉了师祖之命,特意来找你们,要你们去求证一个消息。”

天麟道:“什么消息,你说。”

飞侠道:“就在不久前,笑三煞、飘零客、天怒等一行数人直奔东北方向而去,其目的不明。后来我多方追查,才听说在东北方向出现了千年雪参的踪迹,那些人都是冲着雪参而去。回谷后,我说出此事,师祖觉得事有蹊跷,故而派我前来找寻你们,让你们前往追查,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天麟皱眉道:“马上就要天黑了,谷主要求我们马上追查?”

飞侠点头道:“是的,师祖神情严肃,他说雪参根本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,其中必然有阴谋,所以……”

新月沉声道:“好,我们知道了。你回去吧,我这就去追查。”

飞侠叮嘱道:“小心点,注意安全。”说完折身而返,飞逝在远方。

调转方向,新月道:“走吧,我们去看一看又有谁在背后玩花样。”

天麟与她并肩同往,神色疑惑的道:“谷主派我们连夜追查,显然他知道点什么,可为何不说明,要给我们打哑谜呢?”

新月沉吟道:“或许有些事情师祖也不敢断定,所以才让我们去求证啊。”

天麟轻叹道:“或许吧。”

话落不再多言,两人迎着风雪直飞东北方向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