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善慈出师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冰谷内,气温一下子低了十倍,半空的雪花瞬间成了冰珠,这让观战之人无不脸色震惊。

黑鹰脸色阴沉,右手竖立胸前,一边暗施法诀,一边抵御着那股寒气的逼近。

当天麟第三步落定,正准备迈开第四步时,黑鹰右手瞬间急挥,于眨眼间劈出数百道掌影,彼此穿插交织,凝聚成一头由光芒组成的黑鹰,直射天麟眉心。

破空的呼啸震耳惊魂,宛如厉鬼咆哮,述说着那一掌的威力。

天麟眼神阴冷,轻哼道:“好强劲的一掌,看来你是志在必得。只可惜,这对我而言还差了一些。”

说话之际,天麟右手一翻一转,夹着一束雪白的光华,正好迎上了黑鹰的一击。

是时,极寒之气冻结一切,不但凝固了黑鹰残留幻化的掌影,还有效的减缓了那一掌的威力。

如此,天麟的右手穿过层层掌影,与黑鹰的右手撞击在了一起。

一声闷响在凝固的空间里响起,带着震撼之力,以快的惊人的速度,将四周凝固的冰雪震裂。

中心位置,天麟与黑鹰的手掌紧紧的粘贴在一起,掌沿四周光华闪耀,时而呈现为灰黑色,时而又变成银白色,二者对抗异常的激烈。

僵持的局面保持了一会儿,很快银白色的光芒就将灰黑色的光芒退避。

这一来,只见黑鹰右臂开始结冰,且时不时抖动几下,震碎一些冰块,落在雪地上传来清脆的响声。

怒视着天麟,黑鹰脸色阴沉,全力提升体内真元,却也无法阻止那股寒气的入侵。

对此,黑鹰气愤之极,自负好强的他,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堂堂魔鹰门少主,会抵不过天麟。

看着黑鹰眼中的震怒之情,天麟脸上挂着几分笑意,在刺激他的同时,加速催动那股极寒之气,准备将他冰封在这里。

外围,观战之人神态各异。多数人都为天麟的实力感觉惊讶,应天邪则眼杀机。

新月留意到这一情形,当下心念一转,眼神如刀的瞪了应天邪一眼,那宛如实质的目光,带着无形的震撼力,震得他身体微微一颤,立马把注意力从天麟身上移到了新月身上去。

四目相对,新月眼中寒气逼人。

对于想要伤害天麟的人,她是绝不留情。

应天邪感应到她眼中的警告之意,当下扭头避开她的眼睛,心里却越发的记恨天麟。

时间转眼过去。

交战中的天麟已到了最后时刻,只要再有片刻,就能将黑鹰的身体完全冰封在这里。

然而就在这时,远处的天空突然一亮,紧接着巨响如雷,连绵不绝的声响滚滚而来,使得灰熊谷中的九人心神一震。

后移数尺,天麟放弃了攻击,回头看着远方,皱眉道:“奇怪,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又有情况发生?”

新月来到他身旁,略显担忧的道:“今天似乎不怎么吉利,我们还是多加小心。”

天麟明白她的意思,当下二话不讲,拉着她的手便朝远处飞去。

附近,观战之人略微迟疑,稍后也紧追而去。

一会儿之后,黑鹰震碎了身上的寒冰,冲着远去的身影怒吼道:“天麟,本公子不会放过你!”

一招败北,黑鹰怀恨在心。

加上嫉恨天麟与新月,这时的他立志要打败天麟。

为爱成恨,极其常见的事情。

只是对于黑鹰来讲,他对天麟的仇视,最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结局?

寒风禀烈,大雪飞扬。

一道孤独的身影站在冰山顶上,遥望远方。

不知道了过了多少时间,风雪逐渐减小。

这时候,一个叹息的声音在冰山上回荡。

“痴儿啊,你为何老是忘不掉?这难道就是你的宿命吗?”

峰顶,孤独的身影回过头来,露出一张英俊却冷漠的脸庞,嘴角挂着几分落寞的笑。

“师傅,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,你能做到四大皆空吗?”

幽幽一叹,风雪中那苍老的声音道:“问得好。为师当年其实也是少年轻狂,持才傲物,可你与为师的命运不一样。”

英俊少年二十上下,冷漠的道:“既然不一样,师傅又何苦强求呢?徒儿近几日心神不定,很想回去看一下。”

苍老的声音自虚空传来:“去吧,属于你的命运,为师想改也该不了。三日后就是冰雪盛会的日子,到时候为师在腾龙谷等你,记得不要耽误了。”

英俊少年道:“师傅放心,徒儿知道。现在师傅保重,我先走了,三日后再见。”

话落人影一晃,眨眼就如一道霞光,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
片刻,峰顶一道人影落下,只见一个胖乎乎的老和尚,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,眼睛凝视着远方,口中轻吟道:“宿世因缘,天命纠缠,这一生就真的……”

声音到此而止,和尚脸上神情古怪,到底后面的话他想说什么,为何突然停下?

腾龙谷外,飞雪连天,二十余位修道人士齐聚一块,遥遥的看着腾龙谷之所在。

这些人乃三批修道人士中的幸存者,他们惊恐不安却又舍不得离开,于是彼此聚在一起,逗留在腾龙谷外围,随时观察与留意情况。

目前,腾龙谷口的比武高台还在紧锣密鼓的修建中,负责人是张重光,丁云岩在一旁帮忙。

看到这情况,那些修道之人很是迷茫,显然他们并不了解冰雪盛会的情况。

人群中,杀佛天佛凝望了半晌,忍不住自语道:“奇怪,他们这个时候修建高台,难道还想与我们比武论高下?”

一旁,玉扇夺魂高云冷哼道:“比武?你当腾龙谷那些人是白痴啊。”

天怒瞪了他一眼,喝道:“你要是聪明,那你告诉我他们修建这高台干嘛?”

高云冷笑道:“冰原三派每十年举行一次冰雪大会,再有三天就是大会之期,你说他们修建这个干嘛?”

天怒愣了一下,皱眉道:“这样说来,三天后三派齐聚,我们要想夺取那飞龙鼎就更加麻烦了?”

高云不语,轻哼了两声,显然赞同了他的话。

附近,那些修道之人闻言,纷纷议论起来,一部分人打算退出,一部分人打算提前行动,试探一下情况。

如此,只见七位修道之人折身离去,十一位修道人士直射腾龙谷方向。

杀佛天怒与高云没有鲁莽,他们静立原地,遥遥的观望。

腾龙谷口,丁云岩看见十一位修道之人直飞而来,脸上露出一丝警惕,沉声道:“大师兄,看样子这些人是等不及了。”

张重光口中轻啸一声,回道:“他们不远千里而来,自然不能空着手离开。”

话落之际,谷中飞出数道身影,领头的是李风与莫言,他们率领四个弟子,将来人堵在了谷外。

冷漠的看着来人,李风沉声道:“各位一再漠视本谷的警告,不知道你们究竟想怎么样?”

来人中,一个灰衣男子应道:“我们就为飞龙鼎而来。”

李风道:“飞龙鼎根本子虚乌有,你们休要借机胡闹。”

那灰衣男子哼道:“你说没有就没有,当我们白痴啊。”

李风脸色一沉,喝道:“这样说来,各位是不会善罢甘休了?”

灰衣男子大吼道:“不错,我们千里迢迢赶来,你要我们空手而回,那还办不到。”

李风点头道:“很好。既然这样,各位就拿出本事,我们也不要浪费口舌了。出手吧。”

长剑出鞘,寒气飞扬,腾龙谷的飞雪剑诀夹着片片雪花,弥漫在半空上。

莫言见此,也不说话,身影闪动间,展开了一场无情的厮杀。

十一对六,来人在人数上优势很强。

可修道之人实力为先,莫言与李风都是冰原上的高手,又岂是一般寻常之人能够比拟的。

再加上李风与莫言数次警告,心里早已不耐,此刻再遇上对方硬来,其怒火中烧自然是下手无情,不一会儿就将十一位敌人全部消灭,自己一方有两个弟子负伤。

收手,李风看着远处的天怒与高云,沉吟道:“两日时光,变幻无常。两百位修道人士,如今还剩多少?”

莫言道:“剩下的都是些不好对付的。”

李风苦涩道:“是啊,接下来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,将充满了危险。那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安然无恙?”

莫言看着他,语气怪异的道:“或许冰原平静得太久了。”

这边,高云一脸淡漠的道:“一群白痴,真是蠢得要死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