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群邪聚会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赵玉清落寞一笑,轻叹道:“师弟,你说在腾龙谷众多弟子中,谁最适合接掌谷主之位?”

寒喝脸色一变,没有哦马上回答,在考虑甚久之后,语气慎重的道:“重光那一代是没什么希望了。至于徐靖他们这一代,杰出的弟子有三人,分别是徐靖、新月与林帆。”

赵玉清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问道:“如若你是我,你会选谁?”

寒鹤避开他的目光,迟疑道:“我会选徐靖。师兄呢?”

赵玉清笑笑不答,起身道:“三天之后就是冰雪盛会了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寒鹤隐约觉得这话很奇怪,忍不住问道:“师兄,你是想暗示什么吗?”

赵玉清淡然道:“没什么,是你想得太多了。今天,冰原上发生了一些事情,现在李风已经在返回的路上,我们去看一看他们的情况吧。”话落飘身而起,返回腾龙府去了。

一会儿,李风与莫言回到谷中。

赵玉清见两人身上有伤,脸色显得很平淡。

两旁的寒鹤与田磊见状,却是十分意外。

“李风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见师叔田磊问起,李风忙回道:“启禀师叔,我们是被一个自号雪隐狂刀的人所伤。”

田磊皱眉道:“雪隐狂刀?这人实力怎样?”

李风苦笑道:“以弟子愚见,冰原上恐怕找不出几人能与之对抗。”

田磊惊呼道:“这么厉害?那怎么不曾听过有关此人的事迹?师兄,你有听过此人的名号吗?”

收回目光,田磊看着赵玉清,却意外的发现,此刻的赵玉清脸色凝重,出现了他们从来不曾见过的严肃神态。

“师兄,你怎么样?”

赵玉清不理会他,对李风道:“你将当时的情况仔细说一下,记得不要遗漏任何细节的地方。”

李风从师傅的眼神中看出了事情不妙,当下详细的将之前发生了一切述说了一遍。

听完李风的话,赵玉清陷入了沉思,许久才抬头看着大家,语气严肃的道:“平静的冰原即将迎来一场风暴。这一次,我们冰原三派将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,大家务必齐心协力,不然劫数难逃。”

莫言震惊的问道:“前辈,你是不是知道那雪隐狂刀的来历,才会说这些话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对于雪隐狂刀此人,我是略有耳闻,现在暂时不便宣扬。待离恨天尊与天邪宗主到齐之时,我自会与他们一起协商。现在,我会马上派人去请他们二位过来,你们则安心疗伤。”

遣走了李风与莫言,寒鹤问道:“师兄,到底那雪隐狂刀是何方神圣,连你都这般忌惮他?”

赵玉清看着他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忧伤,沉声道:“不要多问,你现在马上到天华洞府去找冰天长老,就说浩劫已至,我需要诸位长老的帮忙。”

寒鹤惊愕道:“师兄,有这么严重吗?”

赵玉清严肃道:“照我说的去办就是了。”

寒鹤见他这般模样,再不敢多言,转身离开了。

田磊性格直率,藏不住心中之言,问道:“师兄,以我们腾龙谷的实力,难道还不足以应对这一次的劫难?”

赵玉清苦涩摇头,轻叹道:“二十年前的那场七界浩劫,冰原有幸躲过一难。然而二十年后的今天,冰原将成为另一个浩劫的开端。”

田磊不解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赵玉清低吟道:“为什么?因为宿命的安排。”

灰熊谷,位于腾龙谷正北约有五十里,是一个普通的冰谷。

由于地处腾龙谷地界,除了每年七月冰雪融化之后,有腾龙谷百姓来此之外,一般是不会有人到此。

而今,灰熊谷中却出现了一个身影,那会是谁呢?

天空,绵绵不绝的下着大雪。

飘落在那人身上,很快就把他装扮成了一个雪人。

时间悄然过去,当雪人变成冰人,灰熊谷外又来了一道身影。

风雪中,那人的相貌看不真切,只是隐约可见一双寒光四射的眼睛,正凝望着谷中的冰人。

片刻,来人飞入了谷内,落在那冰人身前,两人四目相对,彼此间流淌着一股奇异的气息。

突然,冰谷中一阵狂风吹起,驱散了附近的风雪,露出了两人的身影。

只见来人一身蓝衣,手提一把短剑,腰间系着一串骨链,竟是那混迹于第一批修道人士中的神秘蓝衣人。

对面,那全身结冰之人此刻震碎了身上的寒冰,露出一身灰袍,相貌五旬出头,竟是那飘零客。

沉默了一会儿,蓝衣青年开口问起:“阁下何人,为何在此?”

飘零客淡漠应道:“无根之人,天下飘零。你称呼我飘零客就行了。你如何称呼?”

蓝衣青年双眼微眯,凝望了飘零客很久,才开口道:“本公子应天邪。”

飘零客眼神微微波动,轻吟道:“这个名字似乎有某种含义。”

蓝衣青年应天邪冷冷道:“那些就不是你该问的事情。”

淡漠一笑,飘零客并不生气,目光扫了一眼远方的天际,轻笑道:“今天看样子大利北方,待会将有贵客临门。”

蓝衣青年应天邪轻哼道:“来着不一定是客,你切莫高兴。”

飘零客并不与他争论,平淡的道:“冰原向来冷冷清清,而今却群雄会聚。这是好事,还是坏事呢?”

应天邪道:“好与坏要看针对什么人。胜者就是好事,败者便是坏事,一切全凭各自的本领。”

飘零客笑了笑,神情令应天邪不解。“胜败之数没有定论,谁说胜者就一定获利?”

反问声中,几股气息由远而近,片刻就出现在两人头顶。

抬头,应天邪看了一眼来人,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,是谁会让这个冷傲的青年也为之变色呢?

飘零客神色平静,淡然道:“欢迎各位光临此地。”

半空,来人共有六位,在听了飘零客的话后,先后飘落谷中,彼此间隔一定距离。仔细看,这六人都非寻常之辈,分别是魔鹰门少主黑鹰、残花门一叶飘香花雨情、笑三煞、无相客、黄杰与神秘黑衣人。

前四位应天邪都不甚在意,可黄杰与那神秘黑衣人,却让应天邪感到很震惊。

因为他从这二人身上,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眼前的八人都是随大批修道之士进入冰原,此刻他们不约而同的来到这里,此事颇显怪异。

但是对于这个问题,在场之人谁也不曾提及。

是大意,还是刻意不提?

短暂的沉默后,花雨情拉开了话题。只见她眼含媚意的看着应天邪,娇声道:“好俊俏的人物,不知道如何称呼呢?”

一边说,身体一边靠了上去。

冷冷的看着花雨情,应天邪道:“本公子不喜欢你这样的类型,你最好不要靠得太近。”

花雨情故作委屈的道:“哟,好大的公子脾气,不知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呢?”

应天邪厌恶的看着她,警告道:“不想自取其辱,你就乖乖的滚一边去。再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,就不要怪我无情。”

花雨情见他不似说笑,当下撇撇嘴皮,不屑的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,就你那模样天下到处都是,本姑娘还不稀罕。”

笑三煞闻言,取笑道:“他不喜欢你这类型,我倒是满喜欢,不如跟我当个如夫人。”

花雨情闻言并不生气,反而仔细的打量了他几眼,随后摇头道:“其貌不扬,又没本事,我跟着你哪有享福的日子?”

笑三煞不悦道:“你又没试过,怎知我就没本事?”

花雨情娇笑道:“不用试,本姑娘要找的男人,第一要英俊,第二要有实力。你两样都不沾边,根本没戏。”

笑三煞哼道:“算盘打得不错,可英俊又有实力的男人,天下有多少?别人会不会看得上你?”

花雨情笑道:“那样的男人固然不多,但在这冰原就有一位。”

笑三煞疑惑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说的是谁?不会是那个天麟吧。”

花雨情闻言一喜,笑道:“原来你也觉得我与他很班配啊,真是太好了。”

笑三煞见她那模样,心里很是不爽,轻哼道:“不自量力,你就的人品,比天麟身边那女子差了十万八千里,你当天麟是傻子,会瞧得上你。”

花雨情脸色一变,有些生气的道:“住嘴,别老是拿我与那新月比。她不过是个不解风情的小丫头而已,岂能与本门主相提并论。”

笑三煞大笑三声,哼道:“你残花败柳,当然解风情。”

花雨情怒道:“闭嘴,你再说我就不客气。”

笑三煞不屑道:“就你那绣花腿,除了在床上有点威力外,其他地方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附近,观看之人闻言大笑,听在花雨情耳中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