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蝶梦离去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新月似懂非懂,轻吟道:“师祖……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莫要多问,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话中的含义。现在天色不早了,回去好好休息。明天或许会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扭头朝天麟看去,只见他正凝望着自己,眼神中含着几分醉人的笑意。

浅浅一笑,新月嘴角浮现出一丝神秘笑意,转身悠然而出,宛如一位高贵的仙子,无声的离去。

天麟凝望着她远去的身影,眼中露出一丝迷醉之情,似乎这一刻的新月,又给了他一种别样的新奇,别样的震撼之美。

赵玉清看在眼里,忍不住笑道:“还不追,再晚就追不上了。”

天麟闻言猛然惊醒,讪讪一笑后,语气肯定的道:“不急,她就是跑到天边,也跑不出我的手心。我看中的人,谁也不能从我身边夺去。”

赵玉清笑得有些奇异的道:“霸气十足,至情至性。可怜天下,姻缘几许?”

天麟不解,低头沉思了片刻,待抬头欲问之际,却发现赵玉清已经无声消失。

愣了愣,天麟随即恢复了清醒,迅速的追出了洞外去……

冰原的夜,来的比中原稍晚一些。

铺天盖地的冰雪,使得大地一片银白,淡化了夜色。

天空,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,在禀烈的寒风中偏偏起舞,像是在欢迎远方的来客。

雪地上,隐约有一行人在缓缓前进,他们冒着风雪走走停停,让人不免猜想,是什么让他们这般执意?

夜晚的冰原寒冷无比,在狂风暴雪中前行,稍有不慎就会迷失方位,困死在看似洁白,实则无情的冰雪里。

这样的夜晚,冰原上生活的人们一般不会出门,即便是雪狼与北极熊,也都早早的隐藏在洞穴里。

如今,这一群人大约有数十位,他们趁夜前行,冒雪急进,究竟有什么目的?

风雪不停,遵循着冰原的必然规律。

在一座不高的冰山上,迎风立着一个孤独的身影。

那是一个头戴斗笠,身着黑衣,手提一盏风灯的神秘人。

此人由于戴着斗笠,看不出是男是女,加上身材中等,并无明显特征,故而倍显诡异。

另外,此人手中的风灯有些奇特,乃是一盏裸露的油灯,任由狂风怒啸,其火焰都不曾出现丝毫晃动的情形。

静立不动,那神秘人看着雪地上的一行人,口中微微轻叹,低吟道:“欲望是一种动力,但却让很多人迷失本性。当最终清醒,那时候,有多少人不会后悔?”

微弱的声音在风中远去,不一会儿便消散无形。

片刻,那神秘人一闪而逝,出现在另一座冰山之上,正好位于那些人的前方,手中的油灯就像是路标,指引着他们前进。

雪地上,冒着风雪前进的人群中,有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此时抬头朝前方看去。

当他看见风雪中那盏油灯之时,口中发出嘿嘿笑声,嘲笑道:“自认清高之辈,真是愚蠢。”

一旁,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哼道:“人家那是慈悲,岂是你这种心狠手辣之人能够理解。”

中年人大笑一声,不屑道:“慈悲?他要慈悲大可去普度世人,何必跑来这里?”

老者脸色一惊,警惕的看着中年人,有些不安的道:“笑三煞,你要不服可以直接冲着照世孤灯去,用不着在这里冷嘲热讽。”

笑三煞,修真界里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,出道不过十年却手段残忍。

据说每当他大笑之际,就会有人丧命,这就是那老者不安的原因。

阴森的瞪了瞪老者,笑三煞道:“看不顺眼的人物我早晚会收拾,但眼下还不是恰当的时机。你也不用怕成那个样子,现在老子没有心情,也不想杀人。”说完不理老者,继续在风雪中前进。

夜,慢慢过去,风雪一直随行。

当天色逐渐明晰,天空的大雪出现了减弱的痕迹。

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,雪地上的一行人前行了数十里,在那照世孤灯的指引下,来到了距离腾龙谷不足八十里外的一处冰谷里。

此时,照世孤灯已神秘消失,紧随而来的一群人大约有五十多位,正各自探测着附近的情形。

大约过了一会儿,人群中有人开始离去,立马就引起了其余之人注意,大家前呼后拥,也顾不得是否正确,一窝蜂的离开了那里。

是时,只见一行人御气飞行,前行的方位并没有正对着腾龙谷,而是朝着偏北方向而去。

早,天麟从织梦洞出来,就感应到了一股杂乱的气息。

稍稍留意,天麟就了解了大致的情况,折身回洞将此事告诉了母亲。

蝶梦一听,沉思了片刻后,轻声道:“封印此洞,随后的几天你就呆在腾龙谷,用不着回这里。”

天麟问道:“娘,那你呢?”

蝶梦笑了笑,淡然道:“娘在这里呆了多年,也想出去走一走,就当是散散心。你一个人在这里,切记多加小心,不要让我老是牵挂你。”

天麟有些惊异,好奇的问道:“娘想去散心?不知打算去哪里?”

蝶梦笑道:“随处走走,没有什么目的地。好了,去吧,不要老是追问娘的事情,我至多几天就回。”

天麟略显迟疑,似欲再问,可蝶梦却不给他机会,整个人无声而逝,消失在虚空里。

见此,天麟只得收回思绪,施展冰神诀封印了织梦洞,然而离开了那里。

一会儿,天麟遇上了笑三煞一行人。

双方见面之后,彼此打量了片刻,笑三煞开口询问:“小子,看你修为不凡,想必出身名门,不知师承何人?”

天麟看了众人一会儿,发现这些人共计五十四位,心知他们就是第三批前来夺宝的修道之士。

这些人中,引起天麟注意的有三位,其中便有笑三煞。

剩下两位貌不惊人,但天麟却从他们身上感应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。

那两人,一个年约五旬,混迹于人群之中,初看毫无特点,但细看就会发现,这人眼中时不时会浮现出一些倒立的诡绿色光影。

另一人三十六七岁,死板的脸上不言不笑,周身隐约透露出死亡气息,就像是个阴尸人。

收敛心神,天麟看着笑三煞,嘴角浮现出一丝奇异微笑,轻声道:“冰雪为师,大地为母,十年功成,名扬千古。我是冰雪之徒,这里的环境抚育了我。”

笑三煞眼神微动,笑得有些邪魅的道:“答得好,只是有些自负。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,可知道腾龙谷?”

天麟扫了一眼众人,见大家都十分关注,当下回道:“我叫天麟,是腾龙谷的常客。你们若是想去腾龙谷,只需朝偏东方向前行六十里,就能到达腾龙谷。”

笑三煞听闻天麟是腾龙谷常客,眼中闪过一丝奇光,笑问道:“天麟啊,你即是那里的常客,想必一定听说过飞龙鼎吧。”

神秘一笑,天麟道:“飞龙鼎啊,这个我有所耳闻,听说目前正有很多人都跑来抢夺。”

笑三煞脸色一喜,追问道:“结果呢?”

天麟慢吞吞的道:“结果啊……暂时还没有。不过……”

有意停下不说,天麟看着四周之人,心头忍不住暗笑,捉弄人的感觉还真是不错。

“不过什么,说啊?”

四周,心急之人顾不得许多,大声的追问。

天麟收起笑容,故作惋惜的道:“就我所知,昨天有个叫什么云烟居士的家伙,都一把年纪了还争强斗狠,结果一不小心把命都丢了。”

“云烟居士!他死了?死在谁人手中?”

惊呼声中,不少人都变了脸色。

天麟心头暗乐,表面上却不住摇头,轻叹道:“说来也是他运气不好,竟然遇上了离恨天宫的一笑断魂,他那把老骨头那里是人家的对手。”

众人闻言沉默,莫言的大名多数人不曾听过,搞不懂他实力如何。

笑三煞岔开话题道:“除此之外,还有别的情况吗?”

天麟迟疑了片刻,问道:“你是谁,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呢?”

笑三煞一见他的神情就知道是个雏儿,那里想到天麟是故意做作。

“修真界的朋友都称呼我为笑三煞,我这个人最爱结交少年朋友。”

天麟疑惑的看着他,问道: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你就不像好人呢。算了,我还是不与你多说了,你们要问什么,自己到腾龙谷去问吧。”说完身影一晃,朝腾龙谷方向飞去了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