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解除禁制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丁云岩有些意外,轻呼道:“四师兄,你这样……”

李风打断他的话,沉声道:“就这样决定,师傅定会明白我的心意,去吧。”

丁云岩闻言不再多提,当下招呼天麟、新月四人,朝着腾龙谷飞去。

目送五人离开,周杰不解的问道:“师兄,你为何要违背师傅的意思?”

李风笑了笑,以周杰看不懂的神情道:“师傅在意的其实不是我们,而是新月与天麟。”

周杰疑惑道:“此话何解?”

李风转身飞去,声音在风雪中回荡不息。

“腾龙谷内,我们这一代人最没有用,修为还不到师傅的三层。如今,年轻一辈已然后来居上,徐靖、新月、林帆都有过人之资,那天麟更是不用多提。他们的成长与经历,才是影响腾龙谷今后发展的关键所在。这就是师傅为何一直偏爱天麟,独宠新月的原因。”

一路疾驰,丁云岩带着天麟四人很快就回到了腾龙谷,直奔腾龙府而去。

洞内,谷主赵玉清脸色肃静,身旁站在寒鹤与田磊,两人都是一脸震怒之情。

地面,钱云鹤与王志鹏躺在那里,张重光静立一旁一脸悲愤,双手五指握紧。

见丁云岩等人入内,赵玉清脸上露出了一丝习惯的笑容,招呼莫言与冯云落座,随后将目光移到了新月与天麟身上去。

察觉到赵玉清的眼神有异,新月凝望了片刻,随即垂下头去,留意着地面昏迷的两人。

天麟剑眉皱起,径直走到钱云鹤与王志鹏身边,蹲下身查看他们的伤势。

就天麟所见,二人并无外伤,显然昏迷是因为某种法诀所至。

仔细检测,天麟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异,不期然的抬头看着赵玉清,发现他正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。

起身,天麟轻声道:“谷主,他们……”

赵玉清打断了他的话,询问道:“你能否解开他们身上的禁止?”

天麟沉思了片刻,点头道:“可以,但几率只有五层。”

赵玉清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如此,你就动手吧。”

寒鹤闻言脸色一惊,劝道:“师兄……”

看了众人一眼,赵玉清沉声道:“我相信天麟,劝阻之言不必再提。”

天麟闻言脸色一正,感激的看了赵玉清一眼,随后对地上的二人进行了第二次的仔细了解。

片刻,天麟在掌握了大致的信息后,开始为二人解除禁止。

首先,天麟凝神静气,在调整好了状态后,周身青光一闪,整个人凌空盘坐,在二人上方一尺处来回旋动,散发出一道玄青色的光界,将钱云鹤与王志鹏罩在其内。

随后,天麟加速运行,眨眼间身影就在高速作用下变得模糊不清,化为了无数细小的光点,融入了玄青色的光界之内,开始对二人的身体进行强力的洗涤。

那是一个复杂却又看似平淡的过程,融入了天麟多年来的修炼成果,是一项严峻的考验。

通过这样的举动,天麟以自身之力崔动神圣的玄青色之光,一寸一寸的打通钱云鹤二人的经脉,将潜藏在他们身体内部的一些诡秘邪异之力,逼到一个定点位置,然而再想办法将其炼化或是逼出体外去。

看着周身闪光的天麟,在场之人脸色各异,其中新月与赵玉清的神情最是奇异。

对于其他人而言,天麟不但修为惊人,还格外神秘,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新奇。

可对于新月与赵玉清而言,他们因为对天麟相对了解,所以看他的眼神也含着某种别人不明白的含义。

解禁的过程其实简单无比,只要找到了突破点,再配以相应的实力,很快就能完成。

可天麟此刻却情况诡异,他分析了二人的伤势,又有着惊人的实力,但结果却并不顺利。

僵持中,天麟转动着思绪,钱云鹤二人之所以昏迷不醒,是因为大脑中残留着一股精神异力,全身经脉中有八处被邪恶之力堵塞。

如今,他以神圣之力驱逐两人体内的邪气,在疏通了经脉之后,又悄然无声的以另一种方法吸走他们大脑中的精神异力。

如此,他们身体恢复正常,可为何还是昏迷不醒?

一边思索,天麟一边维持现状,在考虑了甚久之后,周身玄青色光芒突然收敛,换上了一股耀眼的金光,含着佛家慈悲为善之气。

这一来,钱云鹤与王志鹏身体表面金光四溢,宛如沐浴在金色的佛光之中,身体出现了一丝复苏的痕迹。

冯云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声,诧异的道:“这是佛门的无上佛法,天麟怎会习成?”

寒鹤沉吟道:“这应该是天麟的家传之学。”

丁云岩感触的道:“天麟得天独厚,非常人能比。现在我们看到的,仅仅只是他人生的一部分。”

赵玉清看着众人,轻声道:“用不着羡慕别人,拥有得越多,他所背负的责任与使命,也会相应递增。”

寒鹤赞同道:“是啊,平凡是福,可有多少人能够体会?”

法诀的转变扭转了天麟的劣势,在获悉了诀窍之后,天麟猛提真元,不一会儿便解开了钱云鹤二人身上的禁止,使得他们渐渐苏醒。

收回真元,天麟飘落在新月身侧,眼中不见疲惫之色,但却带着几分复杂的神情。

这一刻,天麟到底发现了什么,为何他不愿当面提及?

见钱云鹤与王志鹏醒来,身为师兄弟的张重光、丁云岩二人连忙上前,关心与询问二人的情况。

赵玉清回到座位,一边招呼众人坐下,一边道:“云鹤,你说说当时的情形吧?”

钱云鹤应了一声,回忆道:“记得当时我正与王师弟在闲聊冰雪大会之事,突然间不远处闪过两道微光,紧接着就幻化出两个神秘人。这两人十分奇异,一个全身被绿芒笼罩,看不见身体形状,一个周身闪烁着暗红色光波,刺得人很难挣开眼睛。他们一出现,就直接朝我们逼近,丝毫不听我们的问话,从头到尾一言不发,只是埋头攻击。这二人实力惊人,不知道修炼的是何种邪恶法诀,每一次交锋,只要身体与他们相触,体内的真元就会疯狂的外泄。并且,还动对付身上流入一股诡异的真元,自动的封闭我们的经脉,致使我们很快就失去了战斗力。”

听完大致的情况,赵玉清道:“以你们的个人看法,那两人抛开诡秘的法诀,其修为如何?”

钱云鹤沉吟了片刻,有些犹豫的道:“他们的修为明显胜过我们,估计与师傅是同一个级别。”

赵玉清面无表情,似乎早有心里准备。

田磊略显担心,沉声道:“如此高手天下不多,来人必然是有头有脸之人。只是他们悄然潜入谷主,所谓何事?”

丁云岩推测道:“弟子以为,这两人有可能是冲着飞龙鼎而来,想瞧瞧进来打探一下,却不想被两位师兄发现,这才动起手来,随后急速逃离。”

冯云道:“丁老弟的推测有一定道理,但世事无常,来人有可能也不是冲着飞龙鼎,而是另有目的。至于到底为什么,目前还说不清。”

赵玉清挥手让众人肃静,语气凝重的道:“此次之事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,我们防御薄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现在,冰雪盛会即将举行,为了确保大会不受影响,我打算让云鹤、志鹏、云岩一起协助重光,务必将大会办得圆满一些。至于那些外来的修道之士,依旧交给李风去应付,有在场两位贤侄的协助,加上飞侠、新月的配合,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。剩下防御之事,则由两位师弟负责,绝不容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”

闻言,众人没有异议,于是一切就此说定。

随后,赵玉清遣散众人,仅留下新月与天麟二人。

“天麟,你对那两个神秘之人有什么看法?”

剑眉皱起,天麟沉吟道:“就刚才的解禁情况来看,出手之人似乎并没有尽全力。但其手法之诡异,这一点令人心惊。就我了解,那出手之人所用的法诀性质诡秘阴森,与魔门的心欲无痕法诀有些类似,同属精神异力的攻击范围。并且,对方所修习的法诀,含着锁魂禁魄之邪力,极具破坏性。”

轻轻点头,赵玉清脸色异样的道:“平静的冰原即将拉开一场牵动天下的战斗。在这场宿命注定的劫难背后,将牵出无数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。冰原,只是一个开始。天下才是最终的逐鹿之地!”

新月有些不解,轻声道:“师祖,你告诉我们这些话……”

赵玉清看着她,复杂的笑了笑,低吟道:“你们的命运与常人有异,注定要经历一些寻常之人难以经历的事情。当风雨临近,你们的一生即将迎来一次转折性的时机。好好把握,莫负天意,切记、切记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