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挑明形势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周杰表情一僵,讪讪道:“说实话,你师弟人品不凡,可新月的感情大事,我这做师傅的也不好勉强,一切都得看她。之前,我大师兄为他那徒儿徐靖也与我提起过这事,当时我也推托不下,只说一切随缘……”

冯云有些失望,苦笑道:“随缘?也好。看他们的因缘了。”

周杰不语,默默的避开他的目光。

南行三十里,莫言来到一处冰谷外,见到了那些中土前来的修道人士。

后方,天麟与新月置身云端,双双隐藏住了气息,留意着地面的情形。

淡漠的看了众人一眼,莫言缓步走入谷中,嘴角挂着冰冷的微笑。

“各位不听劝告跨越警告线,看来必是胸有成竹了。”

强硬的语气,配上冷酷的神情,给人一种兴师问罪之感。

谷内,六十三位修道人士闻言,个个脸色阴沉,但大部分都沉默不言。

剩下修为较强,自认不凡的几个,纷纷怒视着莫言,脸上流露出不友善。

其中,玉扇夺魂高云轻哼道:“腾龙谷的地界却冒出个离恨天宫的门下,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”

云烟居士嘿嘿道:“冰原冷清,这里的人吃饱了饭不找点事干,那还不寂寞得要死?”

黑鹰讥笑道:“如此,你何不去安慰一下,也免得人家寂寞啊。”

云烟居士眼神阴冷的瞪了黑鹰一眼,自嘲道:“我一个闲云野鹤,别人那里会把我放在眼里。倒是你这位魔鹰门的少主人,其身份正好是门当户对。”

此话一出,附近顿时传来一阵惊呼声,在场不少人都惊讶的看着黑鹰,显然不曾想到他会是魔鹰门的少主人。

黑鹰脸色阴沉,眼中闪烁着杀机,阴森的看着云烟居士,冰冷的道:“祸从口出,你若是嫌命长,尽管上来试一试。”

云烟居士冷哼道:“不急,早晚有相遇之时。你魔鹰门虽然诡异,但我光脚的又岂会怕你穿鞋的?”

数丈外,杀佛天怒开口道:“听说魔鹰门三年前突然崛起,一举灭了祁连山十八狼人,从而威震西北,不知道此事可真?”

黑鹰冷冷道:“真与不真,一试便知,何必多问。”

天怒见他一脸阴森,本欲反驳几句,可稍稍想了想,最终选择了默不作声。

莫言将一切看在眼里,心头略有疑惑,但却不曾显露,冷傲的道:“冰原非各位撒野之地,我不管你们来此有什么目的,现在你们最好马上退到警告线外,不然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
谷内,众人表情各异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少人脸色露出了为难与迟疑之色。

玉扇夺魂高云凝望着莫言的眼睛,轻声道:“仅凭一句话,你就想让我们离开,这也太瞧不起人了。”四周,不少修道之人纷纷附和,显然都不想离去。

莫言扫了一眼众人,冷酷道:“冰原一向宁静,从不侵犯外人,也不容外人入侵。现在,各位既然不想离去,那么就留下你们最宝贵的东西,让它永远埋藏在冰雪里。”

说话间,莫言全身寒意外放,一股锐利的杀气夹着狂风暴雪,弥漫在冰谷上空,给在场之人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感觉到莫言身上的杀气,犹豫不定的众人渐渐有了明确的选择,大部分修道之人自知修为不强,纷纷朝外飞去。

对此,莫言并没有为难他们,而是有针对性的将意识锁定在五个人身上。

他们分别是玉扇夺魂高云、云烟居士、黑鹰、戴草帽的神秘人、怀抱短剑,腰系骨链的蓝衣青年。

察觉到莫言的精神锁定,那五人都静立不动,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与之抗衡。

如此,谷内之人趁此离去,仅剩下杀佛天怒在不远处留意着他们的动静。

谷外,五十七位修道之人围成一个半圆形,好奇的看着谷中,各自心里暗自揣测,到底这离恨天宫的一笑断魂,是不是真的能对付得了谷中的六人。

收起杀气,莫言嘴角浮现出一缕奇异的笑意,在环顾六人之后,对杀佛天怒道:“想看热闹最好退出谷外,免得到时候惹火烧身。”

天怒闻言双眼微眯,稍稍迟疑了片刻,采纳了他的建议,退出了谷外悬浮在半空里。

见此,玉扇夺魂高云道:“我历来也喜欢看热闹,何妨让我也感受一下那种情形?”

莫言淡漠的道:“退出可以,但莫要忘了之前的警语。”嘿嘿一笑,玉扇夺魂高云并不答话,一闪便移出百丈距离。

见高云离开,云烟居士道:“莫言,你双拳难敌四手,何必玩这种把戏?”

莫言凝视了他一会儿,邪笑道:“你心里有些稳不住气了,是不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就暴露实力?”

云烟居士坦然道:“修道之人,从不无的放矢。现在飞龙鼎还没有见到,老夫自然不想浪费精力。”

莫言冰冷的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偏要选你。”

说完周身白光一闪,一蓬冰雾当头落下,正好出现在云烟居士、戴草帽之人、蓝衣青年头顶。

黑鹰见此略显诧异,惊疑道:“你这是……”

莫言道:“让你看场好戏,难不成你还想当主角不成?”

黑鹰一愣,随后冷哼一声,转身出谷而去。

收回目光,莫言看着那蓝衣青年与戴草帽之人,冷漠的道:“我留下二位是何用意,想必二位也心知肚明。现在就剩下我们四人,何不开诚布公的交谈几句。”

蓝衣青年阴笑道:“想问来历可以直接一点,不需要这么煞费苦心。”

莫言道:“有时候,委婉的方式更适合一些。当然,若是你觉得无趣,可以自己主动一些。”

蓝衣青年轻蔑道:“若是我不打算告诉你呢?”

莫言冷笑道:“那就表示你不打算活着离去。”

蓝衣青年大笑道:“好狂妄的语气,你真以为就凭你能留下我吗?”

莫言隐约觉得这青年有不凡来历,当下回道:“我只是离恨天宫门下一个平庸之辈,冰原上比我厉害的高手比比皆是。”

蓝衣青年哼道:“这个回答很具有威胁性,只是对我来说太可笑了一些。”

莫言冷冷道:“如此说来,你是不愿意讲了?没关系,你不愿意讲,不表示另一位没有兴趣。是吗?”

凝望着那戴草帽之人,莫言脸色笑容越发的阴森。

似乎察觉到了莫言脸上的笑意,那戴草帽之人突然取下了草帽,露出了一张令人恶心的脸。

“如此做法,莫大侠是否满意?”

莫言不语,注视着那张被火焚毁的脸颊,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:“阁下修为惊人,何至于落得如此境地?”

破相之人漠然道:“修为是需要时间去累计。然而在这个累计的过程里,却往往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。”

微微点头,莫言道:“此话有理,人生总是变幻不定。阁下来此,想必并非为了那虚无缥缈的飞龙鼎?”

破相之人笑了笑,隐约有些自嘲之意,哼道:“佛说四大皆空,容貌只是虚妄,你何以断定我就不是为了飞龙鼎而来?”

莫言脸色微变,冷冷道:“如此,阁下就报上名来。”

破相之人大笑道:“姓名不过是个称号,你就直接称呼我无相客好了。”

莫言轻声道:“无相客?这名字不错,但你不该来冰原。”

无相客道:“可惜我已经来了。”

莫言道:“此时回头还不晚。”

无相客道:“我这一生从不回头。”

莫言不语,冷冷的看着他,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杀机。

一旁,云烟居士在听了三人的对话后,冲莫言道:“废话半天,你到底有完没完?”

莫言瞪了他一眼,脸上毫无怒气,反而笑意渐浓,神情显得有些异常的道:“求死不用心急,冰原自古便是埋骨的好地方,我保证给你选块风水宝地。”

云烟居士哼道:“谁死谁活还要比过之后才能断定,休要把话说满了。”

莫言笑容邪异的道:“有些事情早已注定,试与不试都改变不了结局。”

说完,莫言看了一眼无相客与蓝衣青年,淡定的问道:“二位有没有兴趣与他一起玩玩?”

蓝衣青年冷傲一笑,蔑视的道:“本公子从不与人一块玩。”

说话间,蓝衣青年身体一晃,玄妙之极的出现在离地十丈的高空上。

无相客看了蓝衣青年一眼,冷冷的对莫言道:“你这样的问话很冒险,好在我现在还不想与你计较。”

话落,只见他周身幽光一晃,整个人在眨眼间就退出了谷外。

看到这一幕,莫言心头微震,究竟这无相客是何来历,为何有如此惊人的实力。

收起思绪,莫言把目光移到云烟居士脸上,轻笑道:“他们走了,就剩我俩,是该好好亲近一下了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