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藐视三派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那道袍之人道:“说句不怕李大侠见笑的话,我们这些人大都出自小门小派,来此也是看有没有希望能获得点什么,以便对自身修为有所提高。故而在此我想问一下,假如飞龙鼎的事情是假的,那会预示着什么后果呢?”

李风沉吟了一下,回道:“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,因为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。不过就问题本身而言,飞龙鼎之事乃是有人预谋,其目的不外乎想挑起事端。一旦有事端就会有纷争,有纷争就会有伤亡,所以此事到了最后,必然是有一部分人将埋骨冰原。当然,修为的强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存能力,什么人最危险,想必大家都知道,也无需我多言。”

那道袍之人沉声道:“照李大侠所言,我们此来等于是卷入了一场是非?”

李风反问道:“这个问题你们之前就心里有数了,还用得着问吗?”

那人讪讪一笑,岔开话题道:“人都是很奇怪的,不到最后是不愿意承认自己错的。”

李风冷漠道:“就因为这样,才会有很多本不该死的人,最后都死了。此时回头,尚且不晚,大家各自斟酌吧。”

说完不再理会众人,同周杰、莫言一起离开。

目送三人离去,玉扇夺魂高云冷哼道:“当我们是白痴啊,几句话将想打发。”

人群中,云烟居士接过话道:“据说腾龙谷是冰原三大门派之首,可看那李风的修为,竟远不如离恨天宫那位一笑断魂莫言强悍,不会是浪得虚名吧?再者,李风此来语气不卑不亢,并没有敌对之意,他究竟有何企图呢?”

闻言,众人思索着他话,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中。

片刻,玉扇夺魂高云道:“是否浪得虚名现在还不好判断,不过就李风的来意,我倒是有几点看法。第一,他这是先礼后兵,希望和平处理。第二,他想观察一下我们这些人的实力,以便思索对策。第三,他此来也带着几分警告之意,暗示我们不可乱来,不然下场会很糟糕。”

黑鹰冷哼道:“小小伎俩,只能吓走那些鼠辈,真正夺宝之人是不会在乎这些的。”

四周,不少人附和道:“说的对,我们既然来了,不见到飞龙鼎是不会离开的。”

人群中,有人质问道:“若事情真如李风说的那样,飞龙鼎只是一个谣言,那时候我们岂不上当了?”

玉扇夺魂高云冷然道:“人生就是一场赌注,要想名扬天下,就不要怕输。”

众人闻言,有一部分人赞同,有一部分人则保持沉默。

随后,有个别人似乎感觉没有前途,选择了悄然而走,其余大部分人则继续前行,方向依旧是朝着腾龙谷。

离开了那些人,李风、周杰、莫言在与门下回合后,返回了之前所在的山峰。

路上,李风问道:“就刚才的情况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周杰有些气愤的道:“看刚才那些人的模样,一个个自以为是,根本不把我们冰原三派放在眼中,他们当自己是谁啊?”

莫言冷冷道:“我留意了一下,六十三人中值得注意的有六个,其中就包括天怒与高云。”

李凤道:“这一点我也留意到了,得尽早查清楚他们的来历才行。眼下,他们对飞龙鼎之事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,认定那玩意存在,并就在我们腾龙谷,此事我们得个应对的办法。”

周杰道:“这些人看样子顽固不化,光凭嘴说他们是不会相信的。我看得采用新月的建议杀鸡儆猴,让他们知道冰原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莫言道:“此举可行,但需要找个适合的对象,适当的时机才好。”

话落,一行人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冰山上,却发现飞侠已经在那里等候了。

挥手将飞侠招来,李风问道:“有什么情况吗?”

飞侠道:“我刚刚查到一个惊人的消息,东南方向那批修真界高手速度惊人,距离腾龙谷已经不足两百里了。他们原本共有六十七人,可就在一个时辰前突遇暴雪,不少人走散。待暴雪过后,就只剩下四十九人,并发现了十三具尸体,六人消失不见。”

李风脸色一变,与周杰、莫言交换了一个眼色,询问道:“查出是怎么回事了吗?”

飞侠摇头道:“当时弟子距离他们不远,可暴雪之际并没有感应到什么意外的气息,搞不懂那十三人是如何死的。”

莫言问道:“他们的尸体有什么异常?”

飞侠回想了一下,回道:“我远远的看了几眼,不是很清楚。不过听那些人讲,每一具尸体的颈部都有一个血齿印,就仿佛是某种妖兽所伤。”

莫言眉头微锁,心里思索着他的话,会是什么东西行凶呢?

一旁,周杰岔开话题道:“除此之外,另一批修真界高手怎么样了?”

飞侠道:“那一批距离稍远,应该还在三百里外。他们一共五十五人,似乎对冰原的情况不甚了解,应该要明天早上才能到达此地。”

李风道:“行,这事我们知道了。你还是回去继续观察,有消息马上回报。另外……记得小心点。”

飞侠点头道:“师傅放心,我会注意安全的。新月师妹有消息吗?”

李风看了一眼周杰,淡然道:“没有,但应该不会有事的。去吧。”

飞侠哦了一声,随即便转身离开。

待飞侠远去,李风对随行十二个弟子吩咐了几句,然后对莫言道:“我们暂时先回谷休息,待那些人临近之后,再来也不迟。”

莫言微微点头,没有意见,周杰则略显担忧的道:“师兄,我们此时回去,你不怕那些人会硬闯腾龙谷?”

李风含笑道:“师弟,你自小在腾龙谷长大,性格比较单纯,不知道世上的事情其实很复杂。就以眼下情况的而言,这些人前来夺宝,你就认定他们会不惜一切甚至硬闯。可实际上他们并不傻,都懂得权衡轻重,在不明腾龙谷实力前,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。”

周杰疑惑道:“那他们会怎么做呢?”

李风轻笑道:“他们会在腾龙谷附近逗留,先分析情况,试探性的做一些小动作,不会一上来就硬闯的。”

周杰讪讪道:“这样啊,那是我太多虑了。”

李风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以后经历的事情多了,你就会明白个中的巧妙了。走吧。”说完招呼起莫言,一行人朝腾龙谷去了。

清晨的北风夹着雪花,吹拂在冰原上,带着几许冰凉,掩盖了过往的时光。

天女峰上,蝶梦看着那尊神女冰雕,整个人一动不动,眼神中透露出几分复杂的光芒。

曾经,在她第一次听到幽梦兰的传说时,她还感觉有几分荒谬。

可如今真实的情况出现在眼前,她不由仔细的回想,那有关神女的一切过往。

据说当年这位神女思念爱人,在此遥望千年,至死都不肯离去,究竟那是怎样的一段感情,值得她如此执着,却又为何不去找寻那心爱之人呢?

关于这一点,蝶梦想不出合理的解释,但却多少能体会出那位神女当时的心情。

爱是什么了?

是望穿秋水,还是寄情天边?

是至死不渝,还是默默等待?

寒风吹来,蝶梦身体微微一颤,猛然间似乎领悟了什么,眼中不由露出一缕思念。

遥望天边,情何以堪,二十年一梦,算不算太短?

或许,曾经的选择错了,可即便如此,她也得把它走完。

因为世上有一种情况,叫做无奈。

幽幽一叹,蝶梦抛开了思念,淡然道:“既然来了,干嘛不说话?”

峰顶,青光一闪,天麟出现,他看着那冰雕,脸上挂着几分淡淡的神采。

“其实我心中有很多话,但我知道你不会解答,所以我不愿提及它。”

蝶梦平静无波,轻声道:“离开冰原的时候,我会把该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你,现在时机还未到。”

天麟看着她,问道:“娘,你会随我一起离开冰原吗?”

蝶梦摇头道:“不,你有你的路要走,娘不能永远把你绑在身旁。”

天麟有些失望,低吟道:“娘,你一个人把秘密深藏二十年,难道不觉得辛苦吗?”

蝶梦嘴角微扬,隐约的笑了笑,语气略显怪异的道:“辛苦?是啊。可我必须那样。等将来你真正长大了,就会明白娘为什么要那样做了。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你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吧?”

天麟见目前岔开话题,也不过多纠缠,顺应着她的话道:“是的,我是想问一下,娘对幽梦兰的态度,是打算漠然旁观,还是出面干涉呢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