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飞龙传言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不屑一笑,白发老者道:“其余弟子修为怎么样?门下如今一共有多少人?”

白发仙童道:“回禀祖师,目前白头山共计有二十三位弟子,其中第九代仅有两人,第十代有四人,十一代有七人,十二代有十人。大部分弟子修为一般。”

白发老者道:“一直以来,你们就呆在这里苦心修炼,没有其他事情发生吗?”

白发仙童道:“大部分时间是这样。可一年多前,第十代弟子白发金童因为追查一件事情,死在了冰原上。眼下我们正在商议,如何为他报仇,以维护我们白头山的尊严。”

白发老者眼眉微挑,沉吟道:“冰原情况如何,有查出他是死在谁的手上吗?”

白发仙童道:“冰原三大门派实力强大,尤其是那腾龙谷。至于白发金童被谁所杀,这事有些古怪。”

白发老者轻声道:“古怪?此话怎讲?”

白发仙童道:“就我们所知,白发金童当时在冰原上只是肉身毁灭,元神受了重创,但却逃掉了。可后来他的元神突然消散,不知道遇上了什么情况。”

白发老者颔首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从冰原开始吧。”

白发仙童轻声道:“祖师的意思,是支持我们的决定了。”

白发老者傲然道:“西域白头山,岂是能任人欺负的。”

白发仙童听出几分寓意,大喜道:“有祖师撑腰,我们定要横扫冰原,让他们知道我们白头山不是好欺负的。目前,据说有大批修道人士齐聚冰原,似乎与什么流传有关。我们此次也可以双管齐下,顺便搞清楚那些人的目的是啥。若有宝物出现,我们则当仁不让。”

白发老者见他一脸自负,眼中露出一丝微笑,轻吟道:“好,只要有决心,就成功了一半。就让我们从冰原开始,掀起一场席卷天下的风暴吧。”

白发仙童愣了一下,不是很明白他的话,但却因为身份的缘故,不敢过多追问,乖乖点头顺从着他。

如此,一个决定就在这时产生了。

它将带给冰原,带给天下怎样的影响?

那白发老者又是谁呢?

他为何要席卷天下?

北风呼啸,雪花满天。

白茫茫的世界,一片冰寒。

站在孤峰上,天麟望着天边,嘴角挂着几分浅笑,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。

那感觉来的突然,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。

只是隐约觉得有某种力量,正在召唤他。

闭上双眼,天麟将一切忘怀,思绪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,四周白茫茫一片,除了他之外,就只有冰雪,再无其他。

这样的世界只属于他,没有任何杂质,他就宛如冰雪使者,畅游在冰的世界,独自领略着那天大地大的奇妙。

那是一种心灵的成长,是一种外人无法想象,也无法理解的现象。

时间或许会很漫长,也或许只是刹那,这都取决于他的悟性与机缘了。

无声的世界没有人打扰,天麟就那样沉醉其中,他会领悟些什么呢?

时间,不知不觉过去了。

当天空的雪花越来越大,远处突然飞来四道身影,眨眼就到了孤峰旁。

“天麟,你在这里干嘛?”四人中,李风略显意外的问道。

峰顶,天麟似乎愣了一下,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看着眼前的李风、周杰、新月、飞侠四人,笑道:“我在这里等你们啊,有什么消息吗?”

飞侠道:“情况不是很妙,先回去再说吧,这儿风雪太大。”

天麟微微点头,看了看新月,见她一脸淡雅,不由给她递了个眼色,随即便跟着四人离开了。

路上,李风笑问道:“天麟啊,再有四天就是冰雪盛会了,你有没有想过也参加啊?”

天麟笑道:“我啊,看看就行了。”

飞侠道:“是啊,你现在是冰原之神,已经用不着再与徐靖他们争这个比赛了。”

天麟摇头道:“虚名累人,我无门无派,争来何用?至于徐靖与林帆,这次的比赛对他们而言,是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的。”

周杰感触的道:“是啊,这一次的比赛,对他们今后在腾龙谷的地位有着决定性的影响。可惜……哎……”

说时不由看了看新月,眼中满是失望。

李风淡然道:“师弟,你太过执着了。其实师傅最看重之人不是徐靖,而是新月,只是你没有发现罢了。”

周杰一愣,轻叹道:“是吗?或许吧。”

新月不说话,她知道师傅一直对她寄望很高,可如今的她,还用得着参加那个比赛吗?

天麟见气氛有些不妙,岔开话题道:“你们这次前去,半天不到就回来了,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变化?”

李风微微颔首,轻叹道:“是啊,情况有些变化,与我们预想的不一样。好了,到了,我们回去再说吧。”

说话间,李风身体飞身而下,带着四人入谷去了。

片刻,五人来到腾龙府,谷主赵玉清正一个人坐在里面,双方招呼之后,李风开口道:“启禀师傅,此次前去我们收集到了最新情况,对那些修道人士的来意,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。”

谷主赵玉清神色平淡,轻轻道:“应该与之前的预想有些出入吧?”

李风神色沉重,回道:“是的,有很大出入,那些人都是冲着一个谣传而来。就我们了解的情况,不知道是谁散布了一个消息,说上古流传的飞龙鼎就藏在冰原某处,近来就会有出土的迹象。更有甚者,说那飞龙鼎就藏在我们腾龙谷,腾龙者,飞龙也。为此,大家都直奔我们这边而来。”

赵玉清听完皱眉微皱,陷入了沉思。

天麟则好奇的问道:“飞龙鼎?这是什么玩意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李风道:“那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,你当然不可能听说了。”

周杰担忧的道:“师傅,我们现在该如何办?那些人大约有两百左右,实力如何暂时无法掌握,我们得尽早提防。”

赵玉清看了众人一眼,目光落在新月身上,问道:“新月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新月平静的道:“回师祖的话,就眼下的情况分析,来人数量众多,我们不可能一一防范,最好的方法就是敲山震虎,给他们来一个杀鸡儆猴,让寻常修道之人不敢胡来。”

赵玉清不置可否,移开目光道:“天麟,你呢,怎么想的?”

想了想,天麟道:“新月的办法其实不错,只是那些人既然敢来,就不会善罢甘休。我们若是手段过于激烈,恐怕会迫使他们联手,那样反而不好。眼下,我们其实有两个方法可以应对。第一,借助冰雪盛会的机会,联合离恨天宫与天邪宗,以绝对优势的力量,震慑住来人。第二,他们要飞龙鼎,我们就给他们一个。只是这个方法似乎狠辣了一点,但却绝对有效。”

奇异的看了天麟两眼,赵玉清赞赏道:“方法是因人而异,因时事而异,没有好坏界限,只有见不见效。现在,那些人远来是客,我们暂且不忙摆出敌对的态度,等他们有所行动之时,我们再反击也不晚。此事,就由李风与周杰去办,飞侠负责继续观察他们的动静。新月则深入那些人内部,留心查看有无值得警惕的高手,以便早作应对。”四人闻言,各自应了一声,随后便离开。

天麟见新月一走,正准备跟上,耳旁却响起来谷主赵玉清的话。

“天麟,有没有兴趣陪我走走啊?”

见谷主开口,天麟不好推迟,轻笑道:“好啊,很久没有跟谷主一起聊天了。”

淡然一笑,赵玉清缓步而出,带着天麟出了腾龙府,来到谷底的湖边。

“天麟,这里可是你自小玩到大的地方,你一定很熟悉吧?”

天麟看着平静的湖水,含笑道:“是啊,整个冰原上,就数腾龙谷风光最好,这里我可是熟悉极了。”

赵玉清呵呵笑道:“记得你小时候可顽皮了,还跳到湖中去捉鱼,可惜没有捉到。”

天麟脸色一变,惊讶道:“这事谷主知道啊?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?”

天麟讪讪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那时候只顾着好玩,如今回想起来都有些好笑。”

赵玉清笑而不答,指着湖中那唯一的一条金色小鱼道:“仔细看看,一年不见它是不是又有变化了?”

天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那小鱼大小与当初一般无二,可颜色却由当年的银色转为淡黄,再到如今的金黄,感觉变化很大。

“记得一年前,它还是淡黄色,想不到这一年来的变化这么大。到底这是什么鱼,这般神奇呢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