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白发天苍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吴母不敢多言,连忙依言而为,背着女儿走到那所谓的灵石前。

看了灵石一眼,吴母有些奇怪,这块高约六尺,长宽各约三尺的灰白色石头,看上去普普通通,真的会是灵石吗?

这话她不敢多讲,匆忙的将女儿放下,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身体靠在那灵石之上,随后退出两步,默默的观看。

起初,灵石并不变化。可片刻之后,灵石便逐渐发亮,先是发出白色光芒,随后又转变为红色,最终又成了白色,这让吴母大为惊讶,搞不懂红光、白光代表着什么。

这时候,空气那声音道:“你女儿情况很奇怪,不过既然红光一现,就说明她与我有缘,你现在先说一下她的情况吧。”

吴母闻言大喜,忙道:“我女儿今天十九岁,再有三个月就满二十了。她名叫吴媛媛,自幼生性善良,美丽贤惠,是个听话的好孩子。可就在四天前,她大白天突然昏倒,自此便再没有醒来。我们找了不少大夫,都找不出她昏迷的情况。而我们一向家境贫寒,根本没有能力继续求医,所以大仙无论如何也得救救她啊。”

空气中,那声音道:“你女儿的情况很复杂,我需要一点时间。现在你先回去,半个月后再来,我会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女儿。”

吴母大喜,感激道:“谢谢大仙,谢谢大仙,我们以后会……”

“好了,莫要言谢。我非大仙,救人唯缘,为积功德,以修未来。你去吧。”

空气中,那声音带着几分伤感。

吴母一听不敢多言,不舍了看了女儿几眼,随即便离开。

片刻,灵石前光影一闪,一个身影立在吴媛媛身前,似乎在打量着她。

一会儿,那背对的身影轻叹道:“如花的生命,诅咒的宿缘,我该不该救你呢?红光代表有缘,白光代表孽缘。她与我之间善缘孽缘同时出现,这到底预示着什么呢?师傅,你告诉我该怎么办?”

茫然无措,那神秘之人似乎陷入了两难。

时间慢慢走远,当夜幕落下,那人似乎有了决定,弯腰抱起地上的吴媛媛,缓缓的朝谷中走去,身体一步一变,正渐渐转淡,最终消失在了虚空之间。

这人是谁,他为何会出现在失魂谷,他的师傅又是谁?

另外,谷口的立碑,是为了行善,还是另有隐情呢?

孤峰残阳,落霞晚照。一个雪白的身影傲立山巅,遥望极北方向。

高处甚寒,雪花飞扬,微凉的空气很快就在那人身上凝结起一层薄冰,让他宛如一尊冰雕。

夕阳西下,寒风中那人微微轻啸,语含深意的道:“一去千载思故乡,两鬓白发愁断肠,今日圆梦归故里,可惜人世已沧桑。”

淡淡的失意,带着几许悲凉,或许千年之后再圆旧梦,却已然是不同的心境了。

狂风呼啸,雪花渐大。

夜色下,那雪白的身影回过头来,露出一张皱纹满面的脸庞,看年岁已然是古稀之外。

这老者满头白发,左边脸颊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暗红色蜘蛛图案,很是显眼,仿佛某种标志,给人一种诡异之感。

此外,这老者眼中时不时会闪过一丝墨绿色光芒,就宛如野狼的眼睛,流露出一股阴森与凶残。

冰冷一笑,白发老者周身微光闪耀,全身的冰块瞬间碎裂,传出细微的哗哗声响。

一晃,白发老者横移百丈,朝着西北方向前进,眨眼就越过了数座山峰,来到一个相对低洼的地方。

在那里,有一座并不起眼的凸起小山,看上去就仿佛被冰雪覆盖了一样,通体雪白。

可实际上,这小山表面却没有丝毫的冰雪,那泛白的物质全是一些白色石头,远看与冰雪相当。

白色的小山上,半腰处刻着三个大字——白头山。

在距离山顶约有十丈的地方,有一个数尺大的洞穴,洞口上方刻着“白发天苍”四个小篆。

半空,白发老者看着那洞穴,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,隐约含着几分怀念,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悲伤。

夜慢慢深了,白发老者就那样的默默凝望,仿佛幽灵一般,不知道疲倦。

一夜时光,眨眼过去了。

当太阳升到天上,那白发老者依旧一动不动的悬浮在半空,目光锁定在那洞口上。

直到上午辰时未,那洞口才出现了情况。

那时候,一道白光从洞里飞来,眨眼到了洞外,化为了一个全身雪白之人,竟是一个年仅十八九岁岁,却满头白发之苍老少年。

那少年站在洞口伸了个懒腰,正准备开口说话,却突然发现那白发老者,当即脸色一变,质问道:“你是谁?敢擅闯我白头山,还不速速招来?”

半空,白发老者看着那少年模样之人,眼神有些奇怪,轻声道:“你是白头山第几代门下?现在的白头山之主,是第几代接管?”

白发少年疑惑道:“你问这个干嘛?到底你来此有何企图,快讲。”

白发老者微微摇头,以少年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,语气严肃道:“不要追问我是谁,你只要回答就够了。”

白发少年被老者那奇怪的眼神一瞪,心头顿时震动起来,不由自主的回答道:“我是白头山第十二代弟子,现在的山主是第九代亲传。”

白发老者微微一叹,满怀感触的自语道:“时光啊,真的是好快啊……去把你们山主叫来,就说我要见他。”

那白发少年应了一声,就宛如傀儡一般,顺从的返回洞中去了。

一会儿,洞口白光一闪,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白发小孩,正注视着洞外的白发老者。

“阁下是谁?为何擅闯我西域白头山?”

声音带着几分威严,与他的外貌差异很大。

半空,白发老者看着那小孩,摇头叹道:“错了,全都错了。”

白发小孩疑惑道:“什么错了?”

白发老者移开目光,遥望着天际,有些悲愤的道:“真是想不到,昔日名扬天下的白头山一脉,几千年来下来,竟然全都走入了歧途,越练越回去了。”

白发小孩闻言,喝道:“住嘴,你是什么人,敢在本山主面前这般说话?”

白发老者收回目光,注视着他的双眼,冷傲道:“白发天苍,九地玄黄,手握日月,天下称王!”

白发小孩脸色一变,猛然后退了两步,骇然道:“你到底是谁,为何知道这话?”

白发老者沉声道:“逆天之法,长生不老,通灵显圣,白发还阳。你只练其身不练其法,这是本末倒置,大错特错啊!”

白发小孩满脸惊讶,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,一个劲的摇头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。你怎么会知道这些,这是决不可能的。”

白发老者哼道:“不求上进,枉你白活了几百岁,真是给白头山丢脸。”

说话间,白发老者伸出右手,掌心光华闪耀,发出一红一黄两股光芒,在离手掌三寸高的位置,形成红日黄月,交相辉映的景象。

看到这一幕,白发小孩口发惊叫,满脸骇然的道:“你……是……祖……师……”

五指一收,白发老者不置可否的道:“曾经的过往已经不重要,你要在意的是将来。走吧,让我看看你这么多年的成绩怎么样?”

白发小孩连忙点头,恭敬的招呼白发老者进洞了。

一处宽敞的大洞中,白发老者高居首位,那白发小孩恭敬的坐在下手方向。

另有四个年岁在八到十岁之间的小孩站在洞中,一个个低头垂目,谁也不敢说话。

看了这些人几眼,白发老者微哼道:“白痴,一个个练得跟小孩似的,还怎么天下称王?你们有见过几岁大的天地霸主吗?一群混账。”

闻言,洞中的五个白发小孩脸色惊慌,全都低头不言,心里其实委屈极了,但却不敢反驳他。

见状,白发老者心情稍好,目光落在身旁那白发小孩身上,喝道:“先给我介绍一下吧。”

白发小孩连声应是,起身回道:“启禀祖师,弟子是本门第九代大弟子韦明阳,人称白发仙童。他们四人乃白头山最杰出之人,有一个是我师弟白发圣童(貌似八岁之人),剩余三人中,有两个是第十代弟子,分别是我与师弟的亲传弟子,白发血童(貌似九岁之人)、白发银童(貌似九岁之人),另一个是第十一代弟子,白发妖童(貌似十岁之人)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