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死不认输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雪人脸色惊讶,瞬间收回凝固的空间,质问道:“小子,你这是什么法诀?”

天麟冷冷道:“你刚才施展了几分修为?”

雪人避开他的目光,哼道:“三层修为相当于我二百五年的修炼,我只是动用了我一百岁以前所修习的法诀,这已经是对得起你了。”

见他狡辩,天麟冷笑道:“修为的强弱不是关键,我们比较的是对冰雪的控制之力,你不要忘了。”

雪人道:“这一点我没有忘,只是就刚才的情况来讲,我们还未曾分出高下。”

天麟冷然道:“冰封与融雪的速度我们难分高下,现在我们比较最后一样,看谁控制的范围大?以此来分胜负吧。”

雪人自负道:“好啊,你输了可不要想耍赖。”

天麟反驳道:“若是你输了呢?”

雪人失笑道:“我会输?不可能。”

天麟冷漠道:“不管输赢,先说好。”

雪人见他执意追问,当下不在意的道:“我若输了,今日之事就一笔勾销。”

沉思了一下,天麟点头道:“好,就这样说定。现在我们出谷去比较,那样更好发挥。”

雪人没有意见,当先飞身而起,朝谷外去了。

新月与林帆来到天麟身边,关切的问道:“你有把握吗?”

天麟收起冷漠,脸色严肃的道:“我不是很肯定,但应该不会输给他。走吧。”

飞身而起,天麟朝谷外飞去,在出谷的刹那,脑中突然察觉到一丝奇怪气息的存在。

那一刻,天麟曾后头凝望,但冰谷寂静,何来异常?

一处平坦宽阔的雪地上,雪人与天麟相距三丈,四周众人漂浮半空,密切的关注着两人的情况。

扭头四望,天麟笑了笑,神色淡漠中带着几分复杂,随意挥动了一下左手,在雪上留下了一条数十丈长的深痕,正好将雪人分开。

“我们以此为分界线,各展所能的控制后方的冰雪,由在场之人见证,看谁控制的冰雪覆盖范围更大。”

雪人冷傲道:“好,就依你所言,我们一起施展。开始吧。”说时飞身而起,停在离地五丈的高手,双手上下摆动,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,与雪白的光芒。

那一刹那,整个数里方圆之内气温下降,一股沉闷而压抑的气氛,笼罩在整个雪域冰原之上,使得观战之人气息急促,有一种几乎无法呼吸之感。

地面,雪花飞舞,冰块融化,强劲的旋风呼啸肆意,在那条分界线后,出现了数十上百道冰屑风柱,正急速朝后方扩散。

除此之外,凝冰数尺的雪地上,数不尽的细小冰屑像尘土般,被雪人所发出的力量直接掀起,化为了一片冰雪混合物,飘忽在离地一丈的半空,眨眼就延伸至十里之外。

这情况来的好快,看着观战之人心头骇然,无不被雪人的修为所震撼。

天麟神色淡然,冷冷的看着雪人,在对方施展得差不多之际,这才双手背负,身体不急不缓的在原地迂回游走,留下一连串的脚印。

这一刻,天麟施展出了冰神诀,但他却以炫目的身法掩饰着冰神诀的神妙。

原本,天麟所习的冰神诀就含着一套神鬼莫测的身法。照当初冰魂原界的冰魅所言,要修炼冰神诀就必须先由简入繁,再由繁化简。

而今,天麟已经将冰神诀修炼到了某一个极限,所差的也就是那最后的机缘。

是以,当天麟刻意施展那套身法之时,立马就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,使得观战之人大感惊讶。

这一来,天麟身后雪地的变化,最初便没有人留意到。

直到雪地开始颤抖,数不尽的冰雪冲天而上,观战之人这才意识到,天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施法。

那一幕景色奇妙,只是天麟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不一会儿就看不清人影,只能看见一团白光在雪地上不时的收缩膨胀,宛如光球一样。

后方,成片的冰雪混合物如海浪飞卷而上,一波连着一波,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驱使下朝中间冲来。

半空,雪花回荡,冰雹落下,数百道风柱拔地而起,范围一直延续道数十里外,凡目光所及,皆可看见这一景象。

同时,那些风柱每一条的直径都超过五丈,高度超过两百丈,使得观看之人一幕了然,惊骇极了。

雪人看到这一幕,当即怒吼咆哮,顾不得隐藏实力,瞬间爆发出可怕的气势,崔动着后方的冰雪风柱迅速扩散。

这一来,原本十里范围的冰雪奇景,瞬间就扩散了三倍。

只是即便这样,雪人的控制方法与天麟相比还是比不上。毕竟冰神诀天下无双,只要有冰雪覆盖的地方,就属于它的管辖。

淡然一笑,天麟移动的身体瞬间停在,连同后方那成片的冰雪风柱也迅速停下。

看着前方,天麟冷傲道:“还要比下去吗?”

雪人气极,当着众人的面有些下不了台,当即怒喝道:“小子,这一次算你取巧,之前你嘲笑我的事情就算了。但你半途插手,放走雪狐之事,我还要与你算账。”话落飞身而落,身后的冰雪少了力量维持,当即便轰然落下。

新月闪身落在天麟身旁,看着雪人冷笑道:“枉你还自负不凡,痴长八百岁。现在输了竟然耍赖,你还要脸不。”

雪人怒道:“住嘴,你们谁要不服只管一起上。看我雪人收拾得了你们不。”

林帆与玲花闻言,双双来到天麟身旁,齐声道:“来就来,我们也不怕你。”

张重光与钱云鹤对望了一眼,神色担忧的上前,拦下冲动了林帆几人,语气柔和的道:“前辈,今日之事皆是误会。你德高望重又何必与他们小孩子一般见识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让他们将前去查看的结界当面道出,这事就算了。你看怎么样?”

雪人怒道:“不行,我今天非要教训这小子不可。”

张重光为难道:“前辈,你这不是……”

玉剑书生上前,打断他的话道:“看情况他是铁了心,我们说什么也是枉然,还是另想办法。”

张重光疑惑道:“你打算?”

玉剑书生沉吟道:“换个地方,你们有把握吗?”

张重光先是不解,但马上就醒悟过来,为难道:“此事我也说不准,要是闹大了,似乎……”

见他迟疑,玉剑书生微微一叹,目光移到天麟脸上,低声问道:“之前你是怎么逃脱秃翁的追杀?”

天麟淡然道:“我与新月藏入冰雪之内,躲过了他的追杀。”

玉剑书生质疑道:“那你们的伤?”

天麟道:“疗伤之法事关隐秘,我暂时不便相告。谢谢你的好意,此事我自有应对之法。”

收回目光,天麟对身旁之人笑了笑,随即上前一步,来到雪人一丈之外,神色严肃的道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,我不想牵扯其他人入内,不如我们到冰谷之中去解决。”

雪人冷哼道:“只要其他人不插手,我可以不管。”

天麟道:“这个好办,我们进入冰谷之后,我设下玄冰结界,将他们全部阻隔在外。”

雪人闻言,觉得不错,当下便同意了。

新月闻言反对道:“不行,这事我不同意。”

天麟看着她,二人四目相对,一丝奇妙的情愫在彼此心中流淌。

这一刹那,当危险降临在天麟头上,新月毅然的站了出来,要与他一起分担。

笑了笑,天麟心里激动非常,一边压下脸上的喜悦,一边传音道:“不要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说完移开目光,给了众人一个放心的微笑,随即身体一晃,眨眼就消失了。

林帆与玲花放心不下,双双朝冰谷飞去,欲要帮助他。

其余之人也抱着不同的心情,或好奇,或关心,紧随而去,想看过究竟。

只是当众人来到冰谷外,却发现整个冰谷已经被一座冰山所替代,完全看不到雪人与天麟身在何方。

对此,冰原三派之人脸色惊讶,玉剑书生则轻叹道:“天麟真是个奇才,眨眼间就弄出一座冰山,简直算得上是冰原之神啊!”

一时的感触,却为天麟留下了冰原之神的称呼,这是玉剑书生所不曾想到的。

冰山之内空间极大,冰谷的地势不曾受到丝毫变化,只是在外加了一个冰山的外壳罢了。

天麟与雪人相距两丈,静立于雪地之上,二人间气氛紧张。

这一次,没有外人在场,双方谁也用不着顾忌其他,一场真正的较量这才展开。

只是有一点很奇怪,天麟明知雪人修为比秃翁还强,他为何还要应战,而且还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助?

这不是找死吗?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