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天刀惊敌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刀客轻蔑道:“所以你能活到现在算是你运气好!”

秃翁羞怒道:“住嘴,老夫能活到现在靠的是实力,不是运气。”

天刀客冷冷道:“是吗?那我今天倒是要看一看,你究竟有多少实力,敢欺负到我头上!”

说时手中怪剑一挥,赤红的剑芒飞射八方,且自动分化,在眨眼间就形成一朵云霞,笼罩在数里方圆之内。

空气中弥漫着刺耳的剑啸,就宛如一波波巨浪,在起伏间震人心魂,给人一种不安的征兆。

秃翁心神微荡,看着天刀客出手的气势与四周的情况,心里有些迷茫。

就秃翁所想,天刀客出手造成的一切景象,虽然算得上十分惊人,但以秃翁自身的修为,还不至于因此而感到不安。

可为何心中会有不踏实的感觉,会有一种心颤呢?

思索间,秃翁不忘回话,一边挥舞长枪防御,一边道:“没有三分三,岂敢上梁山。老夫既然敢来,就不会怕。”

四周,枪影密集如水中浪花,一波接着一波,在身外数十丈内形成密闭的防御结界,抵挡着天刀客的攻击。

冷冷一笑,天刀客身上透露出几分邪魅的味道,质问道:“不怕?很好。我就看你待会表情怎样?”

话落之际,天刀客仿佛变了个人似的,全身霸气十足,冷酷而狂傲,周身流露出傲视天下的气概,正控制着半空的云霞,使其剧烈震动,那数以千计的剑芒化为了火焰,像是要将苍天焚烧。

那一幕变化极大,只见天空一会儿就成了血红色,云霞内火焰翻腾,就宛如有一头千年火魅在怒吼咆哮,不停的变化。

一会儿,那火魅身体拉长,幻化成了一道光刀,夹着数百丈长的刀罡,宛如赤红的光柱从天空竖劈而下,直指秃翁所在。

鉴于对天刀客不熟,秃翁一开始就显得十分谨慎,选择了一边防御一边观察。

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,天刀客傲气云霄,一出手就是山河变色,大地悲啸,不给他任何了解的过程与机会,让他当场陷入了不妙。

看着那当头劈落的刀罡,秃翁忍不住怒吼咆哮,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身修为提升到极限,并双手紧握长枪,以最快的速度急速挥动。

是时,只见数百道红色枪影瞬间而发,夹着至阳至刚之气,一边朝天空飞去,一边整体旋转。

彼此争先恐后,在前行的过程中逐渐融合,最终形成一道光柱,有如赤龙飞天,迎上了天刀客一刀。

附近,空间受其影响,出现了明显扭曲的现象,由此可见,秃翁这全力一击是多么的可怕。

眨眼,惊天的一刀与光柱相撞,二者交汇一点,出现了短暂的停止现象。

是时,只见强光刺眼,一道璀璨的光华普照四方。

随即,巨雷震天,狂风怒嚎。

数不尽的光芒如烟花一般,自交汇点朝四周落下。

天上,黑云突现,电闪飞跃。

附近的时空在那一瞬间,出现了强烈的扭曲现象,不过仅仅眨眼就消失了。

一切眨眼而过,变化无常。

当静止的两股力量发生变化,天刀客那看似随意的一击,轻易就将秃翁发出的光柱压下。

这一来,秃翁大感不妙,为了维持光柱的状态,根本无法抽身,只得狂吼一声再提真元,试图扭转局面。

然而修为的差距在这一刻显得异常明显,有着归仙境界的秃翁,在遇上天刀客时竟然是那般的不堪一击,这让观战的新月与天麟震惊极了。

注视着交战的情况,天麟惊讶道:“真想不到,他竟然这般厉害,简直出乎意料。”

新月神色复杂,望着那劈落的一刀,低吟道:“是啊,我跟他学艺六年,今天才知道,原来当年我们相遇的一战,他根本就无心伤我啊。只是……”

见她突然停下,天麟好奇道:“只是什么?为何不说了?”

新月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只是六年了,我却连他教我的七招剑法也未曾学好。不然的话,这一次又何须他出马?”

天麟见她有些伤感,安慰道:“不要多想,修道之人天资固然重要,但修为更重要。聪明的人不一定就强,有些法诀生成要那些蠢笨之人才能练成,这就是世间的奇妙。遇上他,这是宿命使然,你只要尽力而为无愧于心,一切自会随缘而生的。”

几句话间,交战的情况便再生变化。

只见天刀客那一刀最终将秃翁所发出的光柱压下,附近狂风怒吼,赤红的火焰吞噬着空气中大量的灵气,汇聚成一股毁灭风暴,将秃翁牢牢的钉在当场,正迅速蚕食着他的防护罩。

被迫落地,秃翁仰天怒啸,一张老脸憋得通红,握枪的双手不住发颤,在维持了眨眼光景后,手中的长枪便猛然碎裂。

是时,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当头落下,在重创秃翁的同时,连同他的身体一块被强行打到了地底之下,并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述说着这一战的成效。

傲然而立,天刀客脸泛微笑,看不出丝毫应敌的样子,倒像是在活动筋骨一样。

他手中,怪剑闪烁着奇异的青红光芒,就像是有灵性一般,正逐渐减小。

可惜天麟与新月身受重伤,加上距离较远,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一景象。

半空,刺目的火焰正随风飘摇,那惊人的异变天象,在此时渐渐退去了。

当一切平静下来,天麟张口欲叫。

可就此时,深洞之内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怒吼,一道红影飞射而出,正是那受伤的秃翁。

只见他全身泛红,被一团血焰包裹着身体,让人看不到他的容貌。

“天刀客,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
飘立半空,血色光影煞气外露,表现出了极强的怨恨与不甘。

怪剑一挥,剑啸九天。

天刀客冷酷道:“就凭你,想活命都难,还敢口出狂言。”

红光一闪,那血色光影微微轻颤,似乎知道目前的情况,当即怒吼一声,便飞射而逃。

“你记住,我会回来的!”

天刀客没有留难他,只是冷笑道:“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,待下次我那徒儿自会收你老命。”

地面,天麟见此有些失望,新月却脸色威严,望了一眼远去的秃翁,眼中流露出一股坚定的目光。

显然,新月明白天刀客的用意,不但毫不担心,反而有一股冲劲,暗自决定要手刃秃翁,以回报天刀客的期望。

飘然而落,天刀客来到二人身前,脸上神情似笑非笑,却又带着几分失望。

“如此狼狈,真是丢人。”

天麟讪讪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狼是狼狈了一点,不过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。人生,谁能没有失败呢?”

天刀客看着他,眼神中带着几分天麟看不懂的复杂,摇头道:“曾经就有一个人,他一生都不曾失败。”

天麟惊讶道:“有这样的人,不会吧?他是谁啊?”

天刀客移开目光,面无表情的道:“陆云,一个传说中的神话。将来你会遇上他。”

天麟质疑道:“我会遇上他?为何呢?”

天刀客不答,目光扫了一眼新月,淡然道:“你们伤得不轻,我还是先给你们疗伤。”

说完不待二人回答,他便伸出左手掌心朝天,发出一束赤红的光芒,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淡红色的光罩,缓缓落下,将他自己与天麟新月一起笼罩。

稍后,这个淡红色的光罩表面浮现出一些图案,主要以两仪、四象、八卦为主。

它们彼此间隔交错,组成各式各样的复合图案,飞速的吸纳四周的空间灵气,再转化为一种纯净的力量,从不同的角度射入天麟与新月的身体,为他们疗伤。

这种疗伤的方式耀眼而又神妙,再次展现出了天刀客的不同凡响。

时间,在疗伤中走得很快,不一会儿天麟与新月便已然伤势痊愈,这让二人大感意外。

在他们的常识中,如此严重的伤势,至少需要几天才有机会完全康复,谁想到了天刀客手中,不消一会儿就好了。

收回真元,天刀客笑道:“希望下一次,不用我再出马为你们收拾残局。”

天麟感激的笑道:“前辈放心,只此一次,绝无二回。”

新月看着天刀客,眼神很是复杂,迟疑道:“师……傅……”

六年之后,新月最终还是开口,这对于她而言,多少有些艰难。

天刀客笑容一收,眼神微微跳动,似乎有些惊愕,好一会儿后才恢复平静,淡然道:“天色不早了,你应该还有事情要办,去吧。”

新月身体一颤,似乎这一短暂的等待,耗费了她极大的心力,直到天刀客开口说话,她才猛然自紧张不安的状态中松懈下来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