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几番周旋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好在天麟一身法诀古怪,对于防御之术十分在行,御掉了大半真力,结果只是被其震退,并没有如麻婆预想的那般身受重伤。

闪身、后退,天麟把距离拉开,左手握紧翼天翔的手臂,传音道:“这个老妖婆十分厉害,我很难压制住她。为今之计,我只能想法牵制住她与那秃翁,剩下催铃姑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翼天翔沉声道:“我明白。事到如今,不成功就成仁,我们就一起面对吧。”

天麟没有回话,带着翼天翔的身体直射秃翁,来了一个硬闯。

见状,秃翁冷冷道:“小子,我这可没有便宜可占,你还是滚回去吧。”

长枪一舞,劲气扩散,密集的枪影如满天繁星,在身前组成一面防御光界,将天麟的前路拦断。

双眼微闭,天麟以自身的神秘法诀瞬间就分析出秃翁防御中的破绽锁在,带着翼天翔一闪而过,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跨越了第一道防线。

松手,天麟叮嘱道:“努力吧,天翔!”话落转身,布下十七道玄冰结界,为翼天翔争取最后的时间。

不同的敌人,天麟选择了不同的方式,这就是他的聪明所在。

麻婆心头气不打一处来,她被天麟那神乎其神的冰神诀弄得心头烦躁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是好。

秃翁也有些无奈,天麟的冰神诀施展之际没有任何征兆,只要天麟心念一动,就能瞬间形成凝冰、结界、冰裂、冰封等各种攻击,让人根本适应不过来。

此刻,天麟就在运用冰神诀的神妙,尽力的拖延时间。

原本,天麟最常用的凝冰对麻婆与秃翁冰不能造成什么伤害,只是暂时的将他们的身体冻结一下。

可高手交战,瞬间的延误往往关系到交战的成败。是以,麻婆与秃翁才会心烦意乱。

“我会的!”得天麟之助,翼天翔避过了两位最可怕的敌人,正以最快的速度朝一里外的天翼峰飞去。

照理,一里之隔以修道之人的速度眨眼即到。

可结果翼天翔却并未如愿,仅飞到一半就被催铃姑拦了下来。

嘿嘿而笑,催铃姑有些激动。

“小子,你跑来跑去还是落在老娘手中,真是天意使然啊。”

警惕的看着催铃姑,翼天翔稍一沉思便绕道而前,因为他没有时间。

催铃姑自负一笑,身体一晃间,数十上百道身影一字排开,一分不差的锁定翼天翔身体所在,不许他越线。

这一来,两人展开了一场身法上的交战。

可惜翼天翔根基已伤,虽经天麟大力疗伤,却也只是回光返照罢了。

一连数次,翼天翔闯不过催铃姑的封锁,当即停身怒目,喝道:“滚开,休要拦我!”

催铃姑看了一眼数十丈外交战的天麟三人,得意笑道:“宿命注定,你小子逃不出老娘的手心,你还是乖乖认命吧。”

话未落,催铃姑突然一闪而现,一把抓住翼天翔的脖子。

眼神微闪,翼天翔周身流露出一股悲壮之气,在敌人擒住自己的那一瞬间,双掌猛然合十胸前,掌心激射的真元突然爆炸,以两败俱伤的方法一举将催铃姑弹开。

原本,在催铃姑的想法中,自己扣住翼天翔的脖子后,他必然极力反抗,会挥手狂攻。

因而她左手放置胸前,暗中集聚真元,以随时作出应对。

谁想翼天翔经历磨难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来了一招釜底抽薪,使她完全不防,以至于被惨叫弹开。

沧桑一笑,翼天翔嘴角鲜血不断,飘落之际看了一眼交战的天麟,心中有股难以报恩的亏欠之感。

片刻,翼天翔的身体接近地面,他强忍体内的痛苦,双手微扬,身体一挺,在落地的瞬间飞射而起,再次朝那天翼峰飞去。

狂吼一声,催铃姑稳住身体,顾不得伤势加剧,咆哮着朝翼天翔飞去。

她心里明白,一旦翼天翔到达天翼峰,一切便以太晚。

同时,还有一个狂刀在天翼峰顶虎视眈眈。她若不抓住这难得的机会,便再没有希望了。

双方的动作麻利、快捷,一晃便又相遇半空,各自挥手交战。

翼天翔无心恋战,他早就预料到催铃姑必会拦截,因此早有准备,在催铃姑出手的那一刻,前冲的身体突然一顿,随即又加速前冲。

这一来,眨眼的停顿给了催铃姑一个意外,使得她的掌力落空。

待翼天翔加速向前,她再想拦截已然不及,盛怒之下不由心生恶念,腰间的铜铃突然飞出,化为一只丈大的巨钟,双手快速的击打在铜钟之上。

是时,只闻怒雷天啸,那铜钟发出的音波宛如天雷陨落,夹着一道道光波,如天网陨落,狠狠的劈在翼天翔身上,当即将他轰入了地下。

惨叫凄厉,气息消散。

那一刻,翼天翔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,被那催命钟逼入绝境,几乎形神俱灭。

面对麻婆与秃翁的进攻,天麟脸色庄严。

最初他能凭借一些小聪明、小把戏周旋其间。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麻婆与秃翁性情大变,双双进入暴走的状态。

这样一来,天麟形势立变,在两大绝世强敌的围攻下,活动的范围逐渐缩小,最终被限定在了一个不到一丈大小的狭小空间。

分析着身外的情况,天麟怒极而啸,麻婆与秃翁的攻势清楚的说明了他们内心的必杀之念,这让天麟如何感到不安。

就天麟掌握的情况,眼下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独立结界,已经与冰原分隔,使得他神奇的冰神诀威力大减。

另外,这道结界杀机四伏,融合了麻婆与秃翁的嗜杀之心,含着无与伦比的煞气,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。

以天麟之力,比试法诀他还有一线希望,可比试修为,他虽然吞服了万年血参,但绝大部分的灵气都还潜藏在他的经脉之中,使得他根本发挥不出来。

有此发现,天麟心里升起一股临死前的感慨。

他不曾后悔,但却心有不甘,至死都还在考虑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局面。

突然,天麟脑海中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可行之法。

只是这个方法让他迟疑起来,他似乎有所顾忌,不愿意轻易施展。

外围,麻婆与秃翁虽然彼此对立,但相识数百年。

在面对天麟这一事情上,竟然意外的达成了一致,双双选择了同一方式,以压倒性实力限制天麟那诡秘的法诀,演变成了两人联手,一起消灭天麟的局面。

绝强的修为看似平淡,却带着毁灭之威,以势不可挡的霸气,一步步逼近天麟。

很快,天麟身外的气流开始异变,高度密集的气压导致气流滋滋作响,形成超重压力,逼得天麟全身绷紧,就仿佛要被压碎了一般。

极力抗衡,天麟脸上露出如负泰山之感。

在坚持了片刻之后,身体猛然一颤,却不曾倒下。

鲜血源源不断,自嘴角而下,天麟眼光无神,身体被那可怕的气流死死的定在原处,连倒下也办不到。

内压的劲力透过天麟的毛孔进入体内,很快就占据了大半的身体,使得他全身膨胀热血沸腾,有一种要被压爆之感。

心知形势凶险,天麟心头一叹,无神的眼中寒光一闪,整个人周身五彩突现,幻化为一团变幻不定的彩云,笼罩在他的身外。

那一瞬间,天麟的身体发生了改变,只是具体变化除了他自己以外,连进攻的麻婆与秃翁都说不明白。

他们只是突然感到,天麟的气息不见,那股足以毁灭一切的压力,眨眼间就失去了攻击对象。

可天麟却明明存在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今天是天麟有史以来最艰辛的一战,这其间他受到了不小的伤害,也学到了许多经验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很多东西只有在这生死搏斗之间才能明白,这对他而言其实也算是一种考验。

虽然,他最终为了活命,而被逼施展出了母亲一再叮嘱不能施展的法诀,可其中的受益却也不是他能想象。

高手交战,速度是个关键!

当麻婆与秃翁察觉到天麟的异样时,双双收回了强大的真元,手中拐杖与长枪同时挥出,密集的残影化为了一头巨蛇与光狼,直射天麟所在。

结界一除,天麟立马感应到了四处的情况,正好发现翼天翔被催铃姑几乎致死的景象。

对此,天麟惊怒交加,高度密集的精神异力分析了一下麻婆与秃翁的攻势,在得知无力抗衡的情况后,迅速施展出了瞬间移动之法,眨眼就到了翼天翔身边。

天麟的瞬间移动之法有些古怪,借助了冰神诀之力,有种神秘莫测之感。

一般而言,修道之人的瞬间移动,前行路线是直线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