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实力悬殊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残门主喝道:“慢着,你难道不想知道那结界之后所隐藏的秘密。”

回身,新月平淡如水的道:“足印的秘密就在结界之内,这一点很多人都已然了解。”

天残门主道:“除此之外,你觉得就没有别的秘密了?”

新月冷漠道:“你若还知道别的,我洗耳恭听。”

天残门主不语,迟疑了片刻后,开口道:“这个结界存在了多少年,谁也说不清。但以这足印推断,以前即便存在,也不可能随意穿越。而今,它出现在这里,你不觉得这是某种预示吗?”

新月反问道:“那又如何呢?”

天残门主惊疑道:“你就一点也不好奇?”

新月凝望着他,淡然道:“你与我说这些,无非就是想引我进去,为你一探究竟。”

天残门主心头一震,嘴上却道:“你就肯定自己的猜测一定对?”

新月不置可否的道:“你认为呢?”

天残门主暗气,正想着如何反驳之际,远方突然传来一股气息,引起了他与新月的注意。

回头,新月看着远方,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。

天残门主看在眼中,笑问道:“看样子是你的同门出了事情。”

新月不语,看了他一眼后,飞身朝远处而去。

天残门主没有阻止,他只是嘿嘿低笑,稍后便一闪而逝。

飞身云端,天麟带着翼天翔一路疾驰。眼下,翼天翔的伤势已然大有转机,虽然距离痊愈还有很远的距离,可至少已然恢复了几分实力,能够应对一些紧急事情。

后方,幽无常、麻婆、秃翁三人越追越近,特别是麻婆,她的速度之快,宛如时空之箭,眨眼就逼近十丈距离。

天麟脸色严峻,对于身后的情况一清二楚,隐然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从小到大,他做事无往而不利,可这一回,有着归仙境界的麻婆与秃翁,让他感受到了威胁。

修道之人,不同的境界有着极大的差距。那是很难跨越的极限,决定了交战的胜负输赢。

此刻,麻婆因恨而不再掩饰实力,这对天麟来说,无疑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

追逐的过程并没有长时间持续。天麟带着翼天翔仅仅飞出三十里外,就被麻婆拦截在了半空里。

面对危险,天麟选择了闪避,以自身玄妙的法诀,运用幻化分身之术,从各个方向逃避。

这样的决定十分理智,可实力的悬殊,在这一刻逐渐显现出残酷的现实。

幻影一散,真身现形。天麟在麻婆强大空间气锁的封堵下,被困在了一个五丈大小的结界里。

外围,幽无常、秃翁一东一西,锁定住了天麟。

狂刀、崔铃姑与玉剑书生,在稍远的地方注视着场中的动静。

怒视着天麟,麻婆阴森道:“小子,我原本不打算杀你,可你太过可恨,这都是你咎由自取!”

天麟静立雪地之上,一边发出探测波分析着结界的情况,一边冷然道:“想杀我,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。”

翼天翔脸色阴沉,轻叹道:“天麟,实在不行,你就一个人离去,莫要因为我而葬送了你的性命。”

天麟严肃道:“有我就有你,修要说那些沮丧的话语。现在,他们还也不一定就能占到便宜。”

麻婆道:“要杀你,那就好比踩死一只蚂蚁。”

说话间,封闭的结界表面黑芒一闪,五条毒蛇的身影投影其上,各自张口露齿,朝着中间的天麟与翼天翔扑去。

是时,五道黑色的光芒在天麟身外融合一体,化为一个漆黑的结界,吞没了二人的身体。

面对威胁,天麟异常镇定。待黑色的结界完全笼罩之后,他才轻喝一声,周身黑芒流动,一股凶残而诡异的气息,在狭小的范围内急速波动,眨眼就将麻婆发出的黑色结界吞噬。

翼天翔有些惊奇,轻声道:“天麟,你刚才……”

微微摇头,天麟道:“那并不重要,眼下如何离开才是关键问题。”

麻婆见自己的攻击没起到应有的效应,丑恶的脸上露出愤怒之情,右手拐杖一挥,一道蛇影飞射而出,击中那结界。

顿时,万千的毒蛇分布于结界表面,使其转化为青绿色并迅速收紧。

那数不尽的蛇头张口露齿,吐出浓浓的毒雾,像是万千的厉魂,要吞噬敌人。

幽无常见此,幸灾乐祸的道:“天麟,任你狡猾如狐,这一回也休想离去。”

秃翁阴沉着脸道:“老妖婆的蛇形摄魂结界,那可不是好玩的东西。这一回那小子恐怕是……”

是什么他没有道明,不过言下之意那已经是十分清晰。

玉剑书生脸色严峻,自语道:“蛇形摄魂结界,原来她出自蛇神地。”

狂刀沉声道:“你猜得不错,她就是蛇神地的麻巫。”

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情形,天麟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安,轻声对翼天翔道:“小心,这老妖婆玩真的了。”

翼天翔脸色忧虑,不安的道:“天麟,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有股不祥的感觉。”

天麟沉声道:“我也有,不过我并不恐惧。”

说话间,那缩小的结界已然临身,一股令人心烦意乱的厌恶感,提前扰乱了二人的心神。

撑开防御结界,天麟全力抗拒,两股属性不同的结界,立时撞击在了一起。

是时,火花飞溅,霹雳震耳,起伏的结界如波浪般时而膨胀,时而缩小,一时间陷入了僵局。

翼天翔注视着天麟的情形,只见他全身青光闪耀,外放的结界含着极强的震荡力,一次次将麻婆收紧的结界给逼退。

感觉到天麟的抗力,麻婆右手一挥,又是一条蛇影飞出,加诸在那结界之上,使得原本就阴森可怕的蛇形结界猛然一颤,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贯穿其中,化为无坚不摧之力,狠狠的撞击在天麟身上。

顿时,天麟身体一震,英俊的脸上立时神光暗淡,一口鲜血强忍不住而脱口射出。

翼天翔情况好些,但也受到了结界的震荡之力,眼中露出一股悲凉之意。

刹那的震荡,那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紧随而至的一连串攻击,正逐渐将二人逼上绝地。

面对劣势,天麟脸上露出了一股坚毅,在稍稍适应之后,开始组织起反击。

首先,天麟加大了反抗之力,可惜根本没有效应,转眼就被那蛇形摄魂结界吞噬掉了他的真力。

了解了这一点,天麟施展出冰神诀,打算以物理防御,抵御那收紧的结界。

然而这个办法依旧不行,那蛇形摄魂结界十分诡异,能无形的透过他所设下的冰层,直接作用于他的身体。

两次反击都无功而退,天麟开始真人考虑。

就他对蛇形摄魂结界的了解,这是一层含着几强腐蚀性的诡异结界,能轻易吞噬被困人所发出的真元,达到无坚不摧的目的。

眼下,寻常的反击已然没有效力,该如何做才能有效的抵御住对方的攻击?

还有,就算抵御住了攻击,自己又能维持多久呢?

对于麻婆的修为,天麟心中有底。知道硬拼不过,因而他决定离去。

目前,天麟心中有三种方法可以一试,但无论选择哪一种,都会暴露他隐藏已久的秘密,这就让他陷入了为难的境地。

身外,麻婆所发出的结界正迅速收紧,眨眼就逼近三尺之内。

翼天翔见此,轻叹道:“天麟,危险已近,你还是自己离……”

猛然抬头,天麟身上洋溢着一种无畏的精神,正色道:“不要担心,我这就带你离去。”

说完抓紧翼天翔的手臂,身体就地一转,顿时一蓬青光闪过,二人的身体眨眼就消失无影。

突如其来的意外,让在场之人大为震惊。麻婆怒吼一声,迅速来至天麟原本所在位置查看,可结果却一无所知。

幽无常气愤不已,恨声道:“这小子狡诈,竟然懂得土遁之术,他一定不会跑得太远。”

秃翁惊疑道:“土遁之术?这是道家的法门,冰原上几乎没有人会。”

麻婆怒道:“管他什么土遁不土遁,今天不抓住这小子扒了他的皮,我就咽不下这口气。”说完一晃无形,眨眼就出现在半空里,四处留意天麟的踪迹。

幽无常不语,周身黑芒快速闪动,正以独门法诀探测着天麟的踪迹。

很快,幽无常发现了一缕气息,当即二话不说,急射而去。

其余之人见此,都意识到了什么,纷纷紧随其后,一晃消失。

片刻,一行人追出数十里,终于发现了天麟的踪迹,只见他带着翼天翔正贴地飞行,让人不易察觉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