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突然一击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幽无常一抓扑空,立马退后,可麻婆与秃翁攻势临近,其大范围的攻击逼得他闪躲不及,只能出手反攻。

白发金童脑中一片懵懂,天麟刚才的那一击异常歹毒,几乎破坏了他的中枢神经,让他在短时间内还无法恢复。

如此,面对麻婆的拐杖与秃翁的长枪,他当即惨叫一声,在数百道光影的交错击打下,肉身当场化为了碎块,鲜血凝结成了血雾,仅剩一丝虚弱的元神无声逃去。

看到这一幕,狂刀沉声道:“好聪明的天麟,这样的借刀杀人,也真亏他想得出。”

玉剑书生担忧道:“聪明只是一时,不能一世。他的修为虽然不错,可比起那三人抢夺者而言,还是有所不如。”

狂刀冷笑道:“如此,你何不出手助他一臂之力?”

玉剑书生淡然一笑,反问道:“你又为何不出手抢夺?”狂刀微哼,不予回复。

闪避着麻婆与秃翁的进攻,天麟冲翼天翔一笑,传音道:“你一定很好奇,我为何不逃走?”

翼天翔不语,只是微微点头。

天麟解释道:“此时此刻,以我们的情况要想逃走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再者,我分析了一下,这几人都在刻意隐藏自身实力,他们彼此都有顾忌,在这里他们相互牵制,我们相对安全一些。一旦单独面对其中之一,那时候情况反而会更加糟糕。”

翼天翔神色震惊,低声道:“你肯定他们有隐藏实力?”

天麟沉声道:“是的,这一点我敢肯定。只是我想问一问你,你原本在须弥山长大,为何会逃往此地?”

翼天翔略显迟疑,低声道:“因为我要去的地方就在冰原。”

天麟恍然道:“这样说来,他们都是追你而进入冰原了?”

翼天翔道:“是啊,他们一路追踪,千里不停,可惜我未成到达目的地,就差掉死去。”

天麟安慰道:“别担心,现在你的身体正处于复原阶段,只要有充足的时间,我有把握将你治愈。”

翼天翔感激的道:“谢谢你,天麟!”

含笑摇头,天麟道:“相见就是有缘,你我之间或许注定要成为朋友,成为兄弟。”

翼天翔心神一震,自小孤独的他,从来没有任何朋友,任何兄弟。

此刻不但天麟救了他,还给予了他珍贵无比的友情,这如何不令他激动万分。

抓住天麟的手臂,翼天翔郑重的道:“只要你不嫌弃,今生今世,我翼天翔都当你天麟是我的兄弟!”

感受到他的那份真诚,天麟严肃道:“好,从现在开始,就让我们做一生一世的好兄弟!”

这一刻,两个十八岁的少年,宿命纠缠在了一起。

是偶然,还是天意?

雪地上,麻婆、秃翁、幽无常、天麟四人交错来去,为了一个翼天翔各施绝技。

起初,麻婆、秃翁、幽无常三人还彼此对立。

可随着时间的过去,三人发现天麟狡猾无比,且身法怪异,任由他们如何堵截,都难以奈何得了天麟。

这一来,三人迅速改变了策略,一边继续围堵,一边在外围设下封闭的结界,然后逐渐缩小结界,以困死天麟。

三人中,幽无常的法诀最是怪异,他总能抢先一步捕捉到天麟的行踪,率先靠近天麟,并设下封闭结界。

麻婆与秃翁有些不乐意,双双在外围设下可怕的攻击结界,将幽无常当成了敌人,一起攻击。

如此,三层结界同时收紧,天麟置身其中,立马陷入了困境。

崔铃姑远远观看着这一幕,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眼下她正抓紧时间疗伤,打算等争夺的三人两败俱伤之后,再行出击。

狂刀一直保持着神秘,既不出手也不离去,令人猜不透他的目的。

玉剑书生神色平静,轻声道:“狂刀,你说今天的事情,最终将如何结局?”

狂刀冷漠道:“这要取决于天麟,他的神秘将直接影响最终的结局。”

玉剑书生笑道:“你的神秘,也一样影响最终的结局。”

感觉到身外的压力突增,天麟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意,一边分析三位敌人布下的结界,一边尽力的闪避身体,周旋在逐步凝固的空间里。

翼天翔脸色微惊,提醒道:“天麟,看样子这一次……”

天麟轻声道:“不要担心,我们还有机会。现在你告诉我,你的目的地在哪里。”

翼天翔神色忧虑,轻叹道:“如此情况,告诉你又能怎样呢?”

天麟正色道:“是兄弟,你就应当信任我。”

翼天翔苦涩道:“我不是怀疑你,只是不想给你大多的负累。我的目的地在天翼峰,那地方你可听说过吗?”

天麟微楞,皱眉道:“天翼峰?这个地方我知道,据此不足一百里,我待会想办法送你过去。现在,我们就先与他们玩一玩游戏,待时机成熟,然而再离去。”

翼天翔不解道:“游戏?什么意……”

正说着,收缩的结界猛然加剧,震得天麟与翼天翔身体一颤,双双露出惊骇之色。

“天麟,情况不妙,快……”惊呼一声,翼天翔大声提醒。

天麟眼中神光如炬,严肃而冷漠的道:“我明白。这就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自讨苦吃。”说完周身白光一闪,连同翼天翔一起,瞬间就移出了结界,出现在半空里。

松开翼天翔的身体,天麟双手扣诀,全身气势外放,夹着铺天盖地之威,瞬间笼罩在数十里方圆之内,散发出威凌天地的霸气。

那一刻,天麟的气息飞速外射,所到之处玄冰列阵,极地玄寒之气意所心动,伴随着他的一句冰凝,在场之人包括观战的玉剑书生、狂刀以及崔铃姑,无不被瞬间冰封,其冰层厚达一丈。

完成了这一幕,天麟眼中射出一股令人畏惧的神光,右手突然高举,掌心白光一闪,一把冰剑虚空而现,在他的控制下,朝天发出一束玄青色的百丈剑柱,夹着裂天之威,开天之力,迅速劈落在麻婆、秃翁、幽无常三人头顶。

这一剑威力绝伦,夹着天麟必杀之心,以及冰神诀之无上威力,最终会是怎样的情形?

幽无常心头气极,天麟的突然消失,不但让他的努力白费,还让他陷入了麻婆与秃翁的攻击。

当然,天麟随后的冰凝攻击也十分惊人,不过在麻婆与秃翁的结界内,玄冰之气还无法冻结。

这一来,幽无常还可以移动身体,只是天麟紧随而至的那一剑,以及结界所产生的压力,让他根本来不及闪避。

麻婆与秃翁的情况比幽无常好些,他们只是被冻结在相对固定的区域,只需要面临天麟那可怕的一击。

只是天麟那一剑,真的轻易就能应对吗?

青色的光剑划破天际,带着呼啸的剑吟,眨眼就劈落在麻婆三人头顶。

那一剑不仅绝美绚丽,不仅霸道惊人,而且还十分诡异,因为它打破了自然规律。

照说,如此刚猛的一剑,在劈中坚硬的玄冰时,双方应当产生爆炸,彼此力量消融,减弱对内部三人的伤害力。

可实际上情况却并非如此,那一剑在斩落之际,丝毫不受玄冰层的影响,玄妙之际的透过冰层,直接作用于麻婆三人身上。

并且,由于外部冰层的封闭,那惊世骇俗的一剑,其威力无处宣泄,立马与三人的防御结界产生激烈碰撞,从而导致爆炸的发生。

是时,只见强光一闪,巨响如雷,厚达数丈的冰层瞬间化为了碎片,内部的麻婆、秃翁、幽无常被强力震飞,各自惨叫怒吼,伤势惊人。

一剑攻出,天麟飞身而起,在爆炸传来之际,他已经带着翼天翔飞出数里,直奔天翼峰而去。

对此,翼天翔惊叹道:“天麟,你真是令人吃惊。不但有绝强的修为,还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智慧。”

微微摇头,天麟神色怪异的道:“从小到大,直到这一刻,我才明白娘当初告诫我隐藏实力的原因。”

翼天翔不解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天麟轻声道:“意思很简单,自身越是神秘,对于机会的把握越是有利。一旦别人看透了你,除非你有压倒性的实力,不然很难轻易捕捉到机会。”

翼天翔赞同道:“是啊,神秘之人令人把握不定,只是世上有多少人能保持那种心境,不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?”天麟不语,心中思索着这个问题。

“可恨的小子,你跑到天边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狂声怒吼,幽无常在重伤之后,夹着满心的愤怒,不顾一切的朝天麟追去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