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天麟出手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麻婆与秃翁修为古怪,两人对那铃声虽有顾忌,但却影响不大,一拐一枪爆发出撼动天地的力量,在逼近之际硬是将那铃声压下。

如此一来,交织的杖影与枪影连成一片,让崔铃姑无处躲避,最终与白衣少年一起,双双被杖责、枪刺,满身鲜血的自空中落下。

身影一晃,麻婆与秃翁左右扑上,拐杖与长枪同时攻出,发出两股强大的吸力,将白衣少年的身体牢牢的定在中央。

鹰眼微扬,麻婆喝道:“老不死,我要的人你也赶抢。”

秃翁哼道:“死婆子,我若不枪跑来干嘛。”

麻婆怒道:“如此,我们就来比一下。”

秃翁道:“比就比,我也不怕你。”说完握枪的右臂微微一颤,一股赤红的光华沿着长枪飞射而出,加大了对白衣少年吸取的力道。

麻婆也不示弱,手腕一转,拐杖飞旋,一股旋转之力加诸在白衣少年身上,就宛如绳索一般,牢牢的束缚着他。

置身半空之上,白衣少年全力挣扎,无奈重伤之身有心无力,不但摆脱不了,反而被两股绝强的力量拉着宛如要被撕碎一般。

其痛苦之大,令他脸色扭曲,口中发出沙哑的嘶叫。

这一刻,白衣少年气息转弱,生命的火花逐渐暗淡,一道通往地狱的门,正在为他慢慢打开。

白发小孩被崔铃姑重伤,此刻正不甘的呆在远处观看。

崔铃姑被麻婆与秃翁重伤,也无力再争,只得不甘的退开。

狂刀依旧漠然,幽无常看不出神态。

玉剑书生脸色不忍,微微轻叹:“如此少年,你们这般摧残,何必呢?”

幽无常讥讽道:“这里是冰原,不是中土,还轮不到你这除魔联盟的门下发话。”

玉剑书生正色道:“除魔联盟,仁心天下。只要不平,就应当管。”

幽无常冷笑道:“如此,你何不出手?”

玉剑书生缓缓道:“不出手,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要抢夺这个少年,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恩怨。”

幽无常哼道:“说了半天,不外乎是想探查情况。可惜啊,这一点我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玉剑书生冷冷道:“以你的邪恶,我也并不指望。”

幽无常坦然道:“我是邪恶,他们就很正直吗?”说完目光移到狂刀身上。

冷哼一声,狂刀喝道:“不要看我,我无可奉告。”

玉剑书生有些失望,摇头道:“修道之人,缺少仁心,岂能有所精进?”

幽无常道:“道法万象,各有玄妙,并非仅只仁心一道。”

玉剑书生眉头微扬,欲要反驳可一想也对,世间道法无数,何止一脉呢?

“嗷”一声惨叫,打断了玉剑书生的思考。

只见白衣少年在麻婆与秃翁的争夺下,身体难以承受两股可怕的力量,最终全身肌肤裂开,血管破裂,鲜血飞溅四方。

那惨叫凄厉而短暂,伴随着飞射而出的鲜血,逐渐消弱了。

死亡,这一刻笼罩在白衣少年身上。

玉剑书生好心不忍,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前靠近,可稍后他又立马停了下来。

此时此刻,他想到了一件事情。

自己这会出手,先不说是否能打赢麻婆与秃翁,就算救下白衣少年,以他目前的情况,那也不过是饮鸩止渴,活不了多久。

如此,自己又何必在这时候,再去招惹麻烦呢?

一旁,狂刀脸色微变,眼中闪过一丝惋惜,却不曾说话。

幽无常因周身黑芒看不见模样,也难以知道他内心所想。

远处,白发小孩与崔铃姑双双惊呼道:“住手,再那样下去他就死了。”

麻婆与秃翁根本不答,也丝毫不予理会,因为两人都是倔脾气,此刻为了争胜,哪里还会在意其他。

如此,白衣少年加速死亡,一缕不甘的执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飞向了远方。

那一念,含着少年一生的凄凉,含着他一生的倔强,含着那至死不悔的傲气,含着那不曾实现的理想。

像是一曲歌,在风中无声清唱,像是一幅画,色彩逐渐无光;像是一首诗,悲凉而沧桑,像是一片云,飘飞在远方。

风,轻轻吹来,带走了他的梦想。雪,轻轻飘下,安抚着他不甘的忧伤。

远方,是谁在对他呼唤,是谁在为他感伤?

是谁想追回那逝去的光阴,是谁想挽回他即将飘散的梦想?

天空,烈日躲入云霄,阴霾的天气是否是苍天也在为他悲伤?

或许,逝去的生命会掩盖一切的真相,只是他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?

看着白衣少年全身喷血,气息骤减,白发小孩与崔铃姑气得连连咆哮,想出手却因身受重伤,根本阻止不了。

这边,狂刀、幽无常、玉剑书生各有所想,谁也不曾出手。

如此,白衣少年情况恶化,身体开始被拉长,气息开始趋于平缓,几近消失了。

死亡,人生所必然经历的。

可白衣少年真的就死在了这里吗?

答案是否定的,只是这一刻,谁又能扭转局面呢?

雪地上,一条数尺宽,数丈深,数百丈长的裂痕东西贯穿,白衣少年就正位于上方。

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衣少年身上,关注与等待着他的死亡。

却没有人留意到,在白衣少年所在下方的裂缝中,正隐藏着一个白色身影,专注的看着上方。

当白衣少年气息消散,生命波动即将停止之际,那隐藏的身影瞬间射出,以快得惊人的速度一把抱住白衣少年的身体,呼啸一声便直入云霄。

意外的变化让观战之人感到惊讶。

以麻婆与秃翁的实力,什么人能谁不知鬼不觉的从他们二人手中抢走白衣少年呢?

思考着这个问题,玉剑书生将目光移到麻婆与秃翁身上。

这一看,玉剑书生惊骇的发现,就在这转瞬间,那二人竟然全身冰封,被人定在了当场。

狂刀与幽无常无心多想,双双飞射天际,朝那白色身影追去。

白发小孩与崔铃姑一愣,稍后也不甘放弃,拖着受伤的身体急追而去。

这时候,麻婆与秃翁震碎了身上的冰块,双双怒吼咆哮,一闪就消失了。

玉剑书生见状,也顾不得细想,口中轻喝一声长剑出鞘,立马御剑飞行,朝远处追去了。

白云之上,天麟抱着白衣少年一路狂飙,直奔腾龙谷方向。

之前,他一直藏在冰雪中观看,对于白衣少年的遭遇很是不平,加上对他有种亲切感,于是便决定出手帮他。

只是当时情况微妙,白发小孩、崔铃姑、麻婆、秃翁四人争抢,天麟根本插不上手,于是一直等待机会。

谁想最后麻婆与秃翁因为较劲而不顾白衣少年的生死,逼得天麟铤而走险,以冰神诀瞬间冰封二人,自己则带着白衣少年逃亡。

天麟通过长时间观察,了解了白发小孩、崔铃姑、幽无常、麻婆、秃翁的大致实力,知道这些人修为精深,自己一个人很难抵挡,于是选择了逃往腾龙谷方向。

他的意思很简单,就是要借助腾龙谷的威望,来恐吓这些高手,以阻止他们继续纠缠。

并且,只要救下白衣少年,天麟相信很多秘密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御气凌空,天麟将飘雪身法施展到极限,整个人宛如光箭一般,呼啸一声便已然在数里之外。

怀中,白衣少年身体严重受损,元神几乎溃散,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这让天麟心头暗骂,手上忙输入大量真元,尽力挽救他即将逝去的生命。

天麟一身法诀庞杂,精通烈火、玄冰法诀,有着不为人知的玄妙。

此刻他尽力而为,很快就找到了一种属性适合的真元,迅速与白衣少年的身体融合,让他的伤势得到了控制,并逐步好转。

见此,天麟心头稍安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,发现幽无常竟然已经追到五十丈内,狂刀稍后,其次是白发小孩、崔铃姑与玉剑书生,独独不见麻婆与秃翁的身影。

收回目光,天麟猛提真元,一下子拉开了距离,意识留意着四方。以天麟的聪明才智,他心里明白,麻婆与秃翁绝不会放手的。

此刻不见他们出现,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隐身追来,会堵在前面。那样,自己的情况就不妙,必须得早思对策才好。

风,呼呼作响,在耳旁咆哮。

天麟思索之际,突然心生警兆,前行的身体立马方向一转,朝左边滑开了。

那一刻,一个阴冷的声音在风中传响。“好小子,看不出你警惕性倒是满高的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