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不解其意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起初,那两种光芒此起彼伏,交替出现。

天麟的身体因此而时上时下,就卡在那入口的结界中央。

后来,随着两种光芒逐渐融合,天麟的身体便渐渐消失在那入口之内。

穿过了结界,天麟身体一翻,恢复了头上脚下的姿势,一边打量脚下的情况,一边骂道:“可恶的结界,害我在那卡了半天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体内的诸多法诀似乎还真的不曾完全融合,看来以后还得苦练。”

话落之际正好坠地,眼前的景色却让他有些意外。

目前,天麟所在的地方就是九重天的第九层洞穴,这里不同于上面八层,空间显得十分狭小,仅仅不到十丈大。

并且,这里也不像第八层那样,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大洞,而是分为九个小格。

所谓的小格,就是指这个洞穴中有四条垂直交叉,高约六尺的石墙,将整个洞分为九块,依九宫而列。

眼下,天麟所在的位置就处在中间的一块小格里,可谓是洞穴的正中间。

转身,天麟打量着眼前的所在,发现这个一丈大小的格子没什么看头,唯有地上留有一副模糊的图案,以及一颗不起眼,仅仅小指头大的灰绿色小石子。

注视着那图案,天麟看了一会儿看不明白,那就像是用某种液体画在地上的,经过了岁月的冲洗,变得很浅很淡。

至于图案的内容,就简简单单的几笔,古朴中带着一点点的玄机。

挥手,天麟将那灰绿色的小石子取到手中,仔细看了一会儿,发现这小石头有点像玉石,半透明,但却没什么特点。

随意拿在手中把玩,天麟见此处没什么看的,便身体一纵,换到了另一格。

这里,情况与之前的那一格几乎一样,地面也有一副模糊的图案,与一颗灰绿色的小石子。

天麟大致看了看,随即将小石子取到手中,人便又换了一个地点。

随后的时间,天麟一个一个的小格往下看,除了最后一个小格情况稍有变化之外,其余八个小格的情况基本一样,都有灰绿色的小石子,与模糊且不同的简单图案。

站在最后一个小格内,天麟看着地面的图案,那清晰的痕迹与别处不同,显然这里所画的图案并没有经历太久的时间。

图案的内容还是一样简洁而又让人难以明白,可为何这里的痕迹比较新呢?

是谁画下了这些图案,想要表达什么,目的又是什么呢?

另外,那些灰绿色的小石子除了好看之外,是否还预示着什么玄机?

这些,天麟都想不明白,他只是觉得,这一层位于九重天最底层,应该藏着某种玄秘,可谁想却是这般?

带着不甘,天麟决心重新仔细的看一遍。于是,在稍后的时间里,天麟又沿着之前的线路重温故地,反复将那九副图案进行对比,可结果以他的聪明才智,虽说将那些图案倒背如流,但仍旧没看出什么眉目来。

这时,他又把心思移到了那九块灰绿色的小石上,想研究一下是不是关键出在它们身上。

可谁想当他摊开手心查看时,却发现九个小石子只剩下了八块,还有一块不知道为何不见。

对此,天麟诧异极了。

虽说他不时把玩那些石头,但以他的修为与灵识,别说掉一块石头,就是掉一根头发他也应该有所察觉,怎会少了一块石头,而自己又不知道呢?

思来想去,天麟找不到答案。最终只得带着失落,从上方的入口离开。

这一层的探险,让天麟大为不满,原以为第八层有天蚕出现,第九层更应该有好玩意。

可谁想却是这样,真可谓世事无常,很多东西都令人意外。

雪狼谷,倒塌的冰山之上,玲花正急得大哭,不时探头看一看那些冰块间的缝隙,大叫道:“天麟,天麟,你快回答,我是玲花,你快上来……”

看着眼前的景象,林帆一脸黯然,这样一座冰山倒塌,天麟被压在下面,自己就算有心救人,奈何双手力弱,无法移山啊。

新月脸色难看,眼中闪动着担忧,天麟真的就死在这呢?

想想,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怕。

是不舍得天麟死去,还是无法接受他的死讯?

是在意他的安危,还是仅仅因为自责呢?

叹息,浮现在新月嘴边,看着玲花那激动的模样,她忍不住也泪湿眼帘。

这一刻,痛就像是一把剑,深深的插在她的心上,提醒着她内心最真实的情感。

不远,狼王突然出现,冲着倒塌的洞穴叫道:“青狼,你怎么样,快出来!”

声音充满了忧虑,但却还带着几分期盼。

新月看了狼王一眼,幽幽道:“之前他被姚云伤得很重,恐怕是难以幸免。”

狼王看了看她,坚定的道:“青狼不会死,以他的修为即便肉身毁灭,元神也在……”

正说着,就见冰块的缝隙间飘出一缕青光,眨眼就恢复了青狼的模样,虚弱的道:“狼王,我……”

狼王脸色稍喜,急声道:“不用多说,我先带你离开。”说完右爪一挥,抓住青狼的身体,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天边。

新月楞楞发呆,好一会儿后才清醒过来,自嘲道:“我真是傻,连这一点都没有想到,还在这里为天麟担忧。”

林帆站在不远,恍惚间听到她开口说话,不由问道:“新月师姐,你一个人说什么呢?”

收起忧伤,新月含笑道:“玲花,不用找了,天麟没事,他死不了。”

猛然回头,玲花半信半疑的道:“师姐,你不是安慰我吧?”

林帆也惊疑道:“是啊,他明明被压在了下面,若是没死早该出来了。”

新月解释道:“这一点诚然不假,可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,那就是以天麟的修为,即便肉体受损,他的元神也不会因此受到大的伤害。这一来,他假如真的困在了里面,那么他可以元神出窍,到上面向我们求助,大家一起帮他。可现在他没有,这说明他正有别的事干。”

玲花问道:“别的事,到底什么啊?你们之前在里面究竟都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有那只大怪出现,它又为什么会变小,最好还变成人了?”

新月轻吟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开始我与天麟进入里面……谁想最后那天蚕破壁而出……至于它演化为人,这个我也搞不明白,只有回去问一问谷主,看他是否有答案。关于天麟,我想他定是好奇跑去探查第九层洞穴的奥秘去了,稍后应该就会出来。”

听完了新月的讲述,林帆与玲花心头稍安,一边留意四周情况,一边与新月闲聊起来。

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,三人正等得焦急,半空中突然红光一闪,天麟就那样无声而现。

见面,新月一脸寒霜,微怒道:“单独行动也不说一声,你难得不知道我们会为你担忧?”

讪讪一笑,天麟赔笑道:“这次是我不对,下次我不敢了。”

新月白了他一眼,似乎不便当着林帆与玲花的面责骂他,因而轻哼一声,没再多话。

玲花扑到天麟身边,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,幽怨的道:“天麟,我好担心你,我都急哭了。下次你要再敢这样,我知道后就不理你了。”

天麟有些感动,点头道:“谢谢你玲花,下次不会让你们为我担心的。”

玲花闻言,微露笑颜,娇声道:“记住此话,可不许忘了。”天麟含笑点头,没有多言。

林帆拍拍天麟的肩,笑道:“没事就好,这一次你探险,又有什么收获吗?快说一说吧。”

苦涩一笑,天麟没好气的道:“别提了,要早知道结果,我都难得去第九层看了。”

新月秀眉微拧,问道:“怎么回事?看你模样似乎迟了亏似的。”

天麟苦笑道:“不是吃亏,只是白跑了一趟而已。那下面……总之就是虚有其表,害我白费精力。”

新月有些意外,惊讶道:“这么奇怪,这倒是令人没有想到。”

林帆劝道:“算了,别想太多,我猜测那九重天最关键就是那第八层的天蚕,它能有那么大的体型,说不定就是因为第九层洞穴的缘故。”

玲花质疑道:“照你这样说,那第九层洞穴里的那些图案又是怎么回事呢?”

林帆苦笑道:“我哪知道,反正世上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了,谁能都说得明白?”

新月见两人争论起这个问题来,当即笑道:“好了,这些事情暂时谈不出什么结果,我们先回谷吧。”话落转身,飘然而起,直奔飞侠藏身所在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