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手刃仇敌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是时,锐利的光箭与飞雪剑气相遇,两股不同性质的力量高速撞击,眨眼就激化、异变,产生毁灭之力,从交汇处朝四周散去。

爆炸,连绵延续,毁灭的气劲如巨浪滔天,将附近数十丈空间完全笼罩,形成一片绝杀区域,不时可见闪电飞过,惊雷响起。

四周,观战之人受爆炸的影响纷纷后退,各自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一会儿,场中的烟雾逐渐散出,露出了徐靖的身体,他正手握长剑,脸色苍白的悬浮于半空里。

青竹居士不见人影,只有半截青竹漂浮在徐靖前方三丈外,不时可见其微微摇晃。

凝望着那节青竹,徐靖暗淡的眼神中依旧含着冰冷的杀机,冷酷的道:“我说过,要杀你。”

“小子,你狠,老夫的确小看了。不过以你心在的情况,你根本杀不了我。”

青竹上传出青竹居士的声音,带着满腔的恨意。

缓步前移,徐靖周身红光浮现,脚底飞出一蓬烈火,托着他的身体直逼那青竹而去。

“杀人者,人恒杀之!你杀了我师弟,就注定你无法活着离去。受死吧!”

长剑高举,徐靖没有马上出击,但胸中的那股怒气与杀气,却转化为了一道无形的压力,牢牢的将青竹锁在原地。

察觉到难以逃避,青竹居士不由老羞成怒,豁出去的吼道:“小子,想灭我,你也别想活命。”

话落青竹一颤,表面浮现出一股暗绿色的光芒,化为了一颗厉鬼的头像,竟是那青竹居士。

阴森的瞪着徐靖,青竹居士的魂魄狂声嘶吼,其恐怖的声音令人心颤,让人全身都寒毛竖起。

徐靖眼中闪动着杀机,冷傲而自负的道:“孤魂残魄,你以为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手心?”

右臂一挥,长剑龙吟,震魂摄魄的剑啸夹着赤红的血芒,在飞出剑尖的那一刻瞬间拉长,就好像要追回曾经失去的某样东西。

那样的速度惊人之极,那样的一剑不坚无催。

刹时,剑光闪过,惨叫突起。

青竹居士还没来得及闪避,就被这一剑透体而过,震碎了魂魄,夹着满心的不甘与怨气,消失在了寒风里。

冰原之行,在青竹居士而言,原本是为了某种目的。可结果却落得客死异地,这岂是他事先所能够预料的事情?

原本,青竹居士有着强过徐靖的实力,可世事难料,谁说实力强就一定取胜呢?

回身,徐靖冷漠的看着观战之人,周身流露出一股坚定无畏之气,冷冷道:“冰原是一个宁静之地,各位若是路过冰原,我们并不干涉。可谁若想在冰原生事,破坏这里的宁静,我腾龙谷便绝不允许!”

玄雨与雪春迅速靠近,两人警惕的看着观战之人,提防他们对徐靖不利。

狂刀看着徐靖,冷漠道:“小子,说话不要这么大的口气。这次你杀了青竹居士,那纯属运气。若是重来一次,死的必然是你。”

徐靖冷哼道:“死人是没有第二次,你若不服气,可到腾龙谷一行,到时候必不让你失望就是。”

狂刀怒哼一声,凝望了徐靖片刻,喝道:“若非你有伤在身,我今日定要教训你!”

徐靖反驳道:“有伤我也不怕你!”

狂刀气急,怒目圆睁,刚欲开口却被一旁的玉剑书生拦截。

“莫要动气,以你狂刀的身份,若是此刻出手,必然落人口实,那岂不有损你的声威。”

扭头,玉剑书生对徐靖递了一个眼色,劝解道:“修道之人随意惯了,你也切莫太执意。现在你还是先回去,洞中那人还有一口气,可不要耽误了救人的时机。”

徐靖闻言脸色稍好,轻声道:“谢谢阁下好意提醒,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

玉剑书生淡然道:“在下楚文新,人称玉剑书生,来自除魔联盟。”

徐靖脸色一变,连忙换了种语气道:“原来是除魔联盟的楚大侠,失敬。”

不远处,崔铃姑哼道:“小白脸就会拉关系,走到哪里都有人奉承。”

幽无常嘿嘿笑道:“这与小白脸没有关系,关键是除魔联盟的名气。好戏已完,去也……”说完一闪而逝,消失无影。

狂刀见他离开立马追去,但在走前却瞪了徐靖一眼,显得心有怨气。

崔铃姑见此,略微迟疑了一下,也跟着而去。

看了一眼离去的三人,玉剑书生对徐靖三人道:“无需多礼,我此行是为了追查这些人的目的,待掌握情况之后,若对冰原有影响,我会设法通知你们。这些人修为精深,且来历神秘,你们以后切不可贸然招惹。好了,现在我得走了,不然跟丢了就不好找人了。”说完身影一晃,眨眼就消失无影。

玄雨惊奇道:“好厉害,他刚才离开时所施展的法诀,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跳跃?”

徐靖沉吟道:“这个我也说不准,但此人的修为确实玄奇。都说中土地大物博,有无数奇人异士,看来这除魔联盟还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。”

雪春道:“那是自然,不然又岂能号称中土第一联盟呢?”

微微颔首,徐靖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,先带张朝回去,务必要将他救醒。”

雪春闻言立马回洞,玄雨则关心的问道:“徐师兄,你呢,要不要紧?”

徐靖苦笑道:“我伤得不轻,但还挺得住。你去带上纳西木,我们回去向谷主请罪。”

玄雨脸色微变,似想争辩什么,可最终还是忍下,依言返洞带上尸体,与雪春一道随徐靖离去。

雪狼谷里,正当新月、林帆、狼王等人因为天蚕的变化而震惊时,置身于冰山内部,九重天洞穴里的天麟,却正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。

之前,天麟以冰神诀在洞穴中圈下了一个活动区域,大约有数丈方圆。

后来,他仔细一看,正巧这里就是第九层洞穴的入口所在。

依照之前的推断,第八层进入第九层应该有两个入口,结果天麟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并且,这两个入口相距三丈,正中间有一块凸起的石头,使得两个入口正好形成太极图的阵眼。

站在其中的一个入口前,天麟看着那入口处,感觉那就像是一口井,井口处有一层赤红的雾气,给人一种高温炙热之感。

伸手,天麟探了探,很烫手,但却有一层柔韧的结界挡在井口中间。

稍稍加力,天麟试了一下结界的强度,发现十分坚韧,不容易打开。

移身,天麟来到另一边,只见这个入口雪雾弥漫,浓浓的寒气在入口边缘结下了坚冰,清晰的述说着它的属性。

天麟含笑上前,同样伸手一探,结果情况一样,有结界封印,只是炙热之气转为了刺骨的玄寒之气,依旧不容易破开。

收回手,天麟凝望着入口,自语道:“烈火玄冰,阴阳二仪,这里面会封印着什么呢?”

沉思了一会儿,天麟想不出结果,当即抛开杂念,决定破开结界进入一探。

毕竟自己这会时间有限,耽误太久会让外面的新月等人挂牵。

有了决定,天麟二话不说着手就干,只是烈火、玄冰该选择哪一边呢?

迟疑了一下,天麟道:“就这里好了,反正冰神诀神妙无方,我就来试一试。”

拿定主意,天麟身体凌空一翻,头下脚上的朝那入口射去。

是时,天麟周身光华一闪,莹白色的光芒层层流动,带着冰神诀特有的淡蓝色光晕,源源不断的输入他的双手,化为两道浅蓝色光柱,连接在了入口的结界之上。

凌空倒悬,天麟脸上露出一丝惊讶。

原本在他以为,冰神诀一出这结界便不攻而破,可谁想结果却大出意外。

收起杂念,天麟分析着结界的情况,发现这层结界粗看像是玄冰结界,可实际上却属于阴阳结界中的玄阴结界,是以冰神诀虽然神妙,却也无法破解。

了解了情况,天麟当即法诀一换,施展处“玄天无极”法诀,周身寒气一收,白光转化为了玄青色光芒,朝着那入口逼近。

这一次,天麟感觉到那结界的排斥力有所改变,心里不由大喜。

可稍后,天麟就愣住了。自己明明已经转换了法诀,可为什么还是不行呢?

思索中,天麟全面分析入口的情况,很快就找到了关键。

原来这个入口的结界,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玄阴结界,而是融合了玄冰之气在里面,形成了一种变异的结界。

这一来,单以冰神诀或是玄天无极法诀,都无法破开。

掌握了这些,天麟法诀再变,同时运行冰神诀与玄天无极法诀,周身闪烁着五彩光芒与玄寒之光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