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因祸得福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此刻,徐靖就面临着这个问题。

原本他以为寒冰可以封印绿竹的攻击,可实际上它所发出的寒冰,只是暂时的封印了一刹那,稍后那绿竹就像是土壤里的小草一样,缓慢但却有效的撑破了徐靖的防御冰层。

察觉到这一情形,徐靖剑眉微皱,略微思索之后,迅速收回寒冰之气。

这一来,少了冰层的阻碍,那些竹根竹叶立马卷住了他的身体,奋力的想要将他勒死。

青竹居士看着此番情形,忍不住大笑道:“小子,你死定了!”

外围,狂刀摇头道:“可惜啊,他不懂其中的厉害关系。”

幽无常沉吟道:“不好说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被困绿竹之内,徐靖冷然道:“鹿死谁手,还不一定!”话落周身红光一闪,赤红的火焰环绕体外,发出滋滋的声响,正焚烧着那些竹根竹叶。

青竹居士不屑一哼,讥讽道:“小子,你若以为寻常的烈火就能焚毁我的青竹,那你就错了。”

徐靖闻言一惊,此时的他已然察觉到不对,因为那些缠住自己身子的竹根,不但收紧的力量极大,更为可怕的是,它们含着侵魂蚀骨的气息,轻易就渗透了他的经脉,吞噬着他体内的灵气与修为。

危险来临,徐靖惊怒不已,当即转换运行的法诀,在体内施展腾龙谷的“玄寒阴煞”法诀,自行封闭经脉,以阻止外力的入侵。

在体外施展“烈阳真火”法诀,加速焚毁青竹的法体。

这一刻,徐靖充分展现出了一个高手的实力,将他八年来在冰火洞天所学的法诀巧妙糅合,有效的缓解了危机。

轻咦一声,青竹居士皱眉道:“小子,看来你师傅在你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,无怪你这么自信。只是遇上我青竹居士,你就注定要倒霉。现在我就让你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。”

说话间,青竹居士双手在胸前捏了一个法诀,全身绿光一闪,一股青灵之气直射徐靖,正好击中那绿竹。

刹时,只见绿竹光华大盛,成片的绿光迅速收缩,露出青竹杖的本体,一端就牢牢的缠住徐靖。

青竹居士右手一指,口中暴喝道:“青竹分,残破魂,青竹聚,无命人!”

随着他的声音响起,那根青竹杖瞬间分化,宛如数百道剑影,由上而下劈在徐靖的身上,当即便鲜血飞溅,惨叫突起。

这一幕仅眨眼而已,下一刻,那分化的青竹杖猛然合一,缠住徐靖身体的一端,突然泛起血红的光芒,竟然在疯狂的吸食徐靖的鲜血。

身体一颤,徐靖英俊的脸上露出撕心裂肺的表情,口中厉吼刺耳,凄凉无比。

玄雨与雪春见此,双双朝徐靖扑去,准备营救。

可青竹居士早有提防,身体一闪便拦下二人,挥掌将其逼退。

面对生死,徐靖痛得忘了一切。

那一刻,他一心想要摆脱困境,一股强烈的执念,催动着他体内强大的真元,开始作出反击。

起初,反击之力微弱无比。

可片刻之后,就宛如山洪暴发,以成倍的速度快速攀升。

这一点说来有些出奇,可实际上也并非没有原因。

简单来讲,徐靖在腾龙谷冰火洞天呆了八年,其间连续不断的承受寒冰、烈火的考验,身体内蕴藏了大量的冰火之力,但却一直无法将其融合为一。

现在,徐靖面临生死浩劫,在剧痛的刺激与求生的欲望下,体内的两股力量开始融合,最终爆发出惊人之力。

狂吼一声,徐靖的身体突然血光刺目,一股至阳至刚,急速跳动的气息,一下子就将那青竹杖弹开出去。

摆脱了困境,徐靖仰天长啸,其音穿云裂月,宛如天雷陨落,重重的敲打在众人心里。

风,突然吹起,云,瞬间远去,太阳发出亮晶晶的光芒,笼罩在徐靖身上,将他衬托得有如战神。

狂刀眼中流露出炙热的眼神,幽无常口中发出微弱的惊疑声。

交战的三人猛然惊退,诧异的看着徐靖。

青竹居士脸色阴沉,一股不祥之兆在心头升起,让他有些心绪不宁。

低头,徐靖看着敌人,眼神冰冷无情,不带一丝波动,就好比在看一个死人。

青竹居士心神大惊,慌忙避开他的眼神,羞怒道:“小子,你运气不错。”

徐靖冷傲的道:“我运气好,你可就要倒霉。现在,就让你见识一下,腾龙谷的绝技。”

右手高举掌心朝天,发出一道赤红的火焰,在头顶形成一片光云。

地面,遗落的长剑呼啸飞起,在徐靖的意识控制下,绕着他盘旋而上,剑身由红转白,随后由白转红,时而烈火飞腾,时而雪花飘零,在他四周形成一幕奇异的景色。

青竹居士不敢大意,恨声道:“来就来,老夫难道还怕你?”

双腿一收,凌空盘坐。

青竹居士双手御诀,召回遗落的青竹杖,口中念念有词。

身外,狂风吹起,一团无形的气罩出现在他的身外,只一会儿就变成了绿色。

头顶,青竹杖盘旋不已,每转动一圈就发出一轮光波,源源不断的朝下延续,以保护他的身体。

真正的一战即将来临。

这时候,徐靖全身气势外放,其坚定不移的决心,坚忍不拔的意志,瞬间就弥漫四方,使得数十里方圆内,都能清晰的感应到这股霸气。

远处,两股气息感应到这里的动静,眨眼就破空而至,出现在交战圈外,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来人一男一女,那男子三十出头,一张文静的脸上挂着几分亲切,随身携带着一把长剑作为兵器。

那女人四十六七,姿色中等但却笑容阴森,腰间挂着一只铜铃,微微发出清脆的铃声。

狂刀一见二人,脸色微冷,哼道:“想不到玉剑书生与崔铃姑也跑来凑热闹,真是稀奇事。”

淡然一笑,那文静的玉剑书生道:“北国风光奇特,来此一游也是件不错的事情。”

崔铃姑瞪着狂刀,不满道:“你西北狂刀都能来,我崔铃姑有何来不得。再者,还有幽无常与青竹老儿,他们都没有说什么,你横什么横?”

狂刀冷然道:“北国又不是我家,你爱来便来,我难得理你。只是这里也不是中土,你们想来这里讨便宜,也得问一问冰原的主人才行。”

瞟了一眼徐靖与玄雨、雪春,崔铃姑轻蔑道:“就他们几个小毛孩,恐怕还没有出师。”

狂刀哼道:“不要瞧不起别人,你看看青竹老鬼的模样,就知道这冰原也非善地。”

专心一志,不理外事。

徐靖牢牢的锁定青竹居士,见他在发现来人时,心神出现了一丝波动,立时便抓住时机发动攻击。

“飞雪剑,剑飞天,化为冰雪掩人间。”右手一挥长剑飞天,那把原本普通的剑,在得到徐靖的真元加持之后,顿时剧烈颤抖,一边散发出璀璨的光彩,一边发出龙吟长啸,于半空盘旋一圈后呼啸而下,直射青竹居士。

这一剑简单之极,没有任何变化,但却夹着徐靖满心的杀气,有着无坚不摧的霸气。

青竹居士双眼微眯,口中暴喝一声,头顶的青竹在他的控制下突然加速,眨眼就幻化出数百道青影,朝着那一剑飞去。

刹时,二者相遇,火花飞溅,光芒如雨,刺耳的异啸述说这一击的威力。

剑身一顿,长剑弹起。徐靖的攻击被青竹居士震退。对此,徐靖毫不在意,口中冷喝道:“飞雪影,白一片,一切邪恶皆不见!”

纵身而起,巧妙的接住半空的长剑,随后右臂一振,一连串的剑影呼啸急刺,凝结成一轮由数百年剑芒组成的剑柱,出现在青竹居士头顶。

右手一抬,青竹居士握住飞落的青竹杖,身体就地一转,整个人立时光化,附加在那青竹杖上,使其化为一箭,直破苍天。

剑柱与青色的光箭眨眼撞在一块,双方高速碰撞,瞬间激化,眨眼就凝结成一颗光球,轰然一声发生爆炸。

是时,可怕的破坏力狂卷四野,将徐靖弹退。

然青竹居士那必杀的一箭,却只是前行之势一顿,随即便恢复正常,直射徐靖身体。

察觉到危险,徐靖不闪不避,英俊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,双手握剑高举,暴喝道:“飞雪凌天,冰冻大地,圣洁一剑,破邪斩金!”

长剑低鸣,白光汇聚,一股撼动天地之力,在这时候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,附加在徐靖头顶的长剑之上,使其爆发出百丈剑柱,夹着冰原至寒至圣之气,在他的控制下狂斩而落,狠狠的劈中那射来的一箭。

这一剑威力绝伦,徐靖将玄寒阴煞法诀发挥到了极限,以长剑为媒介,纳四方冰雪之力,配合飞雪剑诀,发出了至强至坚的一击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