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情愫初始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注视着她的双眼,发现那眼睛好美好亮,不由点头道:“是啊,我专程来看你,欢迎吗?”第一次与女人打交道,天麟似乎很在行。

新月笑了笑,轻吟道:“你长大了。”

为什么说他长大了呢?

这一点新月都不知道。

现在,她心情很复杂,靠近天麟她就会的感到心慌,那以往的冷静与沉着,此时虽然还在努力维持,但却已经慢慢动摇。

天麟猜不透她心中所想,但对于那句长大了,却隐然觉得意有所指,不免思索起来。

很快,天麟有了一些想法,但却不敢确定,于是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长大了之后,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呢?”

新月笑容一收,避开他那诱人的眼神,冷静的道:“长大了就该懂事了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顽皮了。”

天麟看着她美丽的脸庞,嘴角浮现出一丝奇异的微笑,问道:“新月,六年不见,你就肯定我还想当年那样顽皮吗?”

新月看着远方,淡雅道:“你若不顽皮,刚才又岂会用那种方式引我出来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如此,我现在换种方式,不知道你是否会接受呢?”

新月将目光拉回他身上,疑惑道:“换种方式?”

天麟神秘笑道:“是啊,换种方式。”说完笑容一收,脸色眼色的道:“现在,我用我的热情与诚意,邀请美丽的新月陪我散散步,不知新月是否赏脸啊。”

楞了一下,新月又好气又好笑的骂道:“胡闹,你的鬼把戏少来。”

天麟一脸失望,摇头叹道:“看来这个把法是行不通的,我得再想想。”

新月瞪着他,眼底流露出一丝柔情,嘴上却道:“你的明堂我清楚,不会轻易上你的当。”

天麟惊呼道:“这样啊,那我只有用非常手段了。”说完身体突然拉近,伸手想去握新月的手,可惜新月早有提防,不但避开,还狠狠白了他一眼。

见情形不妙,天麟停下身,笑道:“新月啊,我们打个赌如何?”

新月知道他心中所想,一口否定道:“少来,你鬼心眼多,打赌是你的专长,我不会答应。”

天麟道:“别急啊,听我说完再决定也不迟。我的堵赌注很简单,我们不用心机,不耍花招,全凭实力。只要我在三招之内捉住你的手,就算我赢,到时候你陪我散步。若是我输了,此事作罢。怎么样,这个没什么花招可耍吧?”

新月狐疑的看着他,见他目光纯正,再加上自己也想不出他会耍什么花招,于是点头道:“好,就三招。你若中间玩了花招,以后我就不理你。”

天麟见她答应,高兴的道:“放心,我非但不耍花招,出手之前还告诉你,我用什么招式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新月质疑道:“你会这么好心?”

天麟嘿嘿笑道:“试一下不就知道了。好了,你准备,我要出手了。第一招,比身法,你可多加小心。”

新月淡然道:“身法是我所长,你这是浪费机会。”说完,新月全身无风而动,一股强劲的气势如光波四散,瞬间就将地上的冰雪卷飞,形成一个直径十丈的无雪区域,露出灰色的土壤。

天麟眼色略显惊讶,满意的点头道:“六年不见,你修为大进,值得嘉奖。好了,看招吧。”说完,天麟身体一斜,随即电射而出,来到新月身前三尺外,整个人一分为五,拦断了新月前后左右与头顶五个方向。

并且,天麟的分身还自动分散,以相同的方式,眨眼就在整个数十丈区域内,布满数百上千道身影,不给新月丝毫逃避的机会。

面对这种情况,新月很是惊讶,想不到天麟身法如此绝妙,让人几乎无处可逃。

只是新月毕竟不凡,多年来勤加修炼的她,在身法上有着过人的天分,一套飘雪身法被她练得出神入化,因而即便形式不妙,她仍旧凭借自身的实力,玄之又玄的避开了天麟的第一轮攻击。

随后,两人开始比身法的速度与变化。

这方面新月自认不凡,可实际上她却处处被天麟所压制,这是让她大感意外的。

关于这一点,新月其实无法与天麟相比,因为二人不但在修为上有所差距,就是法诀的运用与技巧,天麟也因博采众家之长,而明显占据优势。

只是新月也有她的特点,她当初在玄龙洞天呆了三年,学成了里面的“腾龙九变”之术。这是整个腾龙谷最为神奇的法诀,蕴藏着无穷奥妙。

平日她一个人修炼,也看不到什么奇效。此刻在天麟的急追猛赶之下,立时心有所触,不知不觉便发挥出了神效。

再加上,这六年来新月跟着天刀客学艺,修为日新月异,究竟到了什么境界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因而综合起来,天麟要想压倒新月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一招的比试,连绵延续。数不尽的身影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。

如此,一连数次,天麟最终罢手停身,含笑的看着新月,眼中流露出几分神采。

察觉到天麟的得意,新月有些不服的娇哼道:“笑什么笑,第一招你并没有取胜。”

天麟笑容一收,儒雅的道:“第一招只是试探,你有如此快捷的反应,我很惊讶,也很欣慰,那说明你这些年来没有偷懒。至于第二招,比的是修为,这一次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见天麟一副大人模样,新月有些不以为然,喝道:“别那么自负,我们彼此的修为谁也摸不透,你不见得就有机会。”

天麟轻轻摇头,笑得有些古怪的道:“第二招所比的修为很简单,可却没有丝毫取巧之处。因为我要将你冰封原地,在你挣开之前,抓住你的手。现在,你先准备吧。”

新月一边准备,一边留意着他,发现天麟随意自然,看不出丝毫出手的征兆,心头顿时大感惊讶。

因为她知道,天麟虽然有些狂妄,但却不会空口说白话。

他既然放了话,就一定会做到。如此推算,他的实力岂不到了神秘莫测的地步了?

想到这,新月暗自警惕,嘴上却道:“用你当年的话说,我不需要傻的站在这儿等你出招。”

天麟轻笑道:“看来你一直记得六年前我所说过的话,只是当年你已经体会到了一次失败,如今就不怕重蹈覆辙吗?”说话间,天麟双手背负,上前一步,一股玄妙而又隐匿的白光突然而至,出现在新月身外。

那是一个玄冰结界,直接将新月笼罩,不给她机会闪避与逃跑。

对此,新月脸色一变,手中长剑出鞘,一道弧形的光刃竖劈而下,夹着无坚不摧的剑气,立时将玄冰结界击碎了。

趁此,新月身体一晃横移数丈,谁想一个出人意料的冰块,将她定在了半空上。

那一刻,天麟站在原地脸泛微笑,未见他有丝毫移动,可那玄奇之极的冰块,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新月冰封了。

全力挣扎,新月一边以寒冰法诀吸纳寒气,一边发出震荡波,打算尽快摆脱困境。

只是这一刻,天麟又岂会白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?

移步上前,天麟的身法飘逸灵动,轻易就来到新月身边,左手轻轻朝她结冰的右手上一放,那整块的寒冰瞬间便被他吸光了。

身影一动,天麟飞身而上,紧紧握住新月娇嫩的手,口中轻吟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同游。”

新月最初还沉浸在天麟那一手融冰的绝活之上,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。

但很快,新月就回过神来,挣扎道:“天麟放手,不要这样。”

天麟看着远方,淡定道:“一入我手,此生我有。我不会放手的。”

新月呆了一下,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,低吟道:“你长大了,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圣贤书我自小看到大,自然知道男女礼节。只是书中除了那些之外,还有一些别的。”

新月心神一荡,眼神有些慌乱,幽幽道:“其实我错了,你还没有长大。”

天麟严肃道:“你没有错,我已经长大了。只是你在掩饰你内心的想法。冰原是冷漠的,生活在冰原上的人们却是火热的。你何必要将自己伪装起来,那样的人生有意义吗?”

新月道:“性格是天生的,很难有大的变化。算了,与你说这些也是无用,你想去哪?”

天麟回头一笑,含情的看着她道:“随意走走,为我十八岁的人生,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。”

新月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凝望着他,心道:“十八岁的他,为何让人看不透啊?”

见她不说话,天麟也不追问什么,就那样牵着她的手,时而飞翔在云端之上,时而穿梭于冰山之间,朝着远离腾龙谷的方向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