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六年之后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薛军疑惑道:“是啊,好奇怪哦。”

林帆看着天麟,问道:“你觉得这种变化,含着某种玄机吗?”

天麟摇头道:“我说不清楚,不过感觉有点奇怪。算了,有人来了,不说这事了。”

林帆五人一听有人来,无不抬头查看,可看了一会儿不见人影,心里顿感疑惑。

正欲开口询问,三道身影呼啸而至,竟是那雪春、玄雨与飞侠。

奇异一笑,天麟丝毫不显惊讶,轻声道:“偶尔来一次谷中,竟有这么多人看望,真是令我很是欣慰啊。”

雪春冷冷道:“天麟,休要在那里自命不凡。我们来此,是想约你待会到谷外一战。”

闻言,天麟脸上笑意更深,问道:“你们是指谁啊,就你们三个,还是包括其他人呢?”

飞侠连忙澄清道:“我来只是看看,没有与你比试的意思。”

玄雨有些不满,低骂了一声,冲天麟道:“对付你,我们俩就够了。”

此时的玄雨已经二十六岁,人品出众,双眼有神,看来修为也是不凡。

了然的点了点头,天麟笑道:“我们这边有六个,你们就两个,这似乎不够看啊。”

玄雨微怒,喝道:“你是不是心虚怕输,想找他们做挡箭牌?”

天麟摇头道:“错,我是怕你们输了,到时候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。”

雪春气道:“你小子可恶,我们找的是你,不是他们几个。”

故作惊讶,天麟道:“哦,原来我搞错了,你们是怕他们啊。”

雪春与玄雨气急,林帆五人却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。

飞侠一旁劝道:“算了,大家都是多年的相识,何必闹得不可开交。若是让长辈知道,又是一顿骂了。”

雪春倔强道:“不行,这口气我憋在心中很多年了,今天一定要算一算。”

玄雨赞同道:“非算不可,不然他不知道我们的厉害。”

飞侠有些无奈,苦涩的笑了笑,不好多言。

天麟见雪春两人执意这般,心知推脱不掉,于是点头同意。

“既然这样,活动一下筋骨也好。只是为了公平起见,我们双方各找一个见证人,免得到时候有人耍赖。”

雪春想了一下,应道:“好,就以你所言,下午未时三刻,龙池见面。”

天麟淡雅一笑,道:“好,时间地点都不错,现在就来说一下见证人吧。你们打算请谁?”

雪春与玄雨交换了一个眼色,随即道:“我们就请徐靖师兄,你呢?”

天麟挠挠头,故作沉思的道:“这个人选还真是不太好找啊。若是请谷主当见证人,你们多半会说我不地道。可除了谷主之外,还有谁比较适合呢?”

一声自问,听得雪春与玄雨脸色大变,他们想不到天麟这般毒辣,竟然把主意打到谷主头上。

此事若真是谷主出面,他二人回去准的被师傅给骂死。

飞侠听出几分不妙,打圆场道:“算了,大家不过是切磋一下,用不着这么认真的。我看不如改期,待以后在另约时间好了。”

雪春与玄雨不说话,泼出去的水,他们又怎好意思收回呢。

天麟看穿了他们所想,也不好过分为难他们,立马语气一转,笑道:“对了,我想到了一个人选,就请新月当见证人吧。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,应该没有问题吧?”

“新月?你请得动她?”怀疑的看着天麟,雪春与玄雨眼中都多了一股嫉妒的目光。

天麟神秘笑道:“下午不就知道了吗?”说完叫上林帆五人飞身离开,剩下雪春、玄雨、飞侠愣愣的呆在那。

站在腾龙谷的东天柱峰上,天麟遥望远方,一股悠然自得的神情,浮现在他的脸上。

林帆好奇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真打算与他们动手?”

天麟反问道:“你担忧什么呢?”

林帆道:“我是不想你与他们之间闹得太僵。说实话,他二人的修为虽不如徐靖,但也算得上是相当强。你既然不欲显露,又何必……”

天麟轻吟道:“人的一生有所为,所有不为。很多事情我若觉得可以忍让,那么我会选择忍让。可我若是觉得不能忍让,那么我就要坚持我的看法。这就是做人的原则。”

玲花赞同道:“我赞成天麟的看法,该忍就忍,敢作敢当。”

薛军苦笑道:“话虽如此说,可天麟贸贸然许诺,要请新月师姐当见证人,这不是自找麻烦吗?”

玲花道:“新月师姐我见过几回,要不我去求求她,或许她会答应的。”

天麟笑道:“谢谢你们的好意,要请新月我自有办法。现在你们在此等我消息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林帆拉住他,严肃道:“你真有办法?不会是想玩什么把戏吧?”

天麟问道:“你看我还像小孩吗?”说完身影一晃,还不待林帆反应过来,天麟便已经不见了。

愣愣的看着手臂,林帆自语道:“好邪门,他是怎么离开的,为何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呢?”

新月平日修炼的洞穴,天麟小时候曾来过,只是时隔多年,他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。

这样,要找人就有些麻烦。

然天麟却神色平淡,眼中寒芒微动,一种奇特的搜寻之法,以他为中心瞬间散开,就像是一张无形的网,眨眼就将附近数百个洞穴的情况归纳到一块。

如此,天麟轻而易举便捕捉到了很多人的气息,然后稍稍分析,就得出了新月的所在。

发现了新月的位置,天麟没有入洞去找,而是顽皮的朝她发出了一丝微弱的攻击波,在惊动她之后,身体迅速离去,除了谷口直奔西北方向。

林帆五人见天麟出来,都欲前去找他。

好在天麟早有计算,出谷之际便以传音之术吩咐五人不要妄动,这才安抚好他们。

谷中,一道鹅黄身影飞射云霄,其速之快,林帆五人还不曾看清,那人影便直射西北去了。

见状,玲花惊骇道:“是新月师姐吗?要真是她,这身法简直太快了。”

黑小猴摇头道:“我没有看清楚,不知道林师兄看清没有?”

林帆脸色沉默,神色复杂的道:“应该是新月师姐,只是她的修为可能出乎我们的预料。”

前行十里,天麟突然停下,背对着腾龙谷方向,一个人静静的远望。

半空,一道鹅黄的身影由远而近,停在天麟身后三丈处,默默的凝望着他。

两人谁也不曾说话,就那样朝着同一个方向。

像是在等待,又似在遥望。

无声,寂静,却孕育着变化。

风,刺骨却又冰冷,吹拂着天麟的衣衫,吹起了来人的长发。

这一刻,寂静中的两人就像是一幅画,和谐、美好,定格于那一刹那……

转身,天麟脸上含着微笑,一股说不出的魅力,在入眼的一瞬间便印在了新月的心上。

为什么这样,她不知道,她只是默默的看着那英俊的脸庞,想要分辨一下眼前之人是不是他。

六年不见,天麟变化很大。

一身白衣的他,宛如观音大士身边的金童,不仅俊秀出尘,那股温文儒雅的气质,淡定自若的神态,更是让人一见难忘,有种很强烈的亲切感。

天麟凝望着新月,眼中满是惊讶。

二十四岁的她如同六年前一样,还是那样的美丽,只是眉宇间多了一股冷傲,更显高贵典雅。

另外,新月似乎又长高了。

一身鹅黄长裙的她,细细的腰带勾画出婀娜动人的身姿,配以左手的长剑,就像是冰原上的一株玫瑰,那么耀眼,那么亮丽,让人一眼看下去就舍不得离开。

含笑点头,天麟道:“六年不见,你变化不大,还是那么美丽。”

新月嘴角微动,露出一丝浅笑,轻声道:“六年时间,你却变化很大。不过还是那么顽皮,鬼心眼不少。”

见她笑了,天麟眼神一呆,赞叹道:“真美,当初我为什么不曾发现呢?”

新月避开他的目光,心里思索着他的话。

当初他才十二岁,什么都不懂,哪里会在意这些?

如今,他十八岁了,那么他会在意吗?

想到这,新月心神一震,立时抛开杂念,整个人冷静下来。

天麟此时也清醒过来,见新月面无表情,也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,只得试探性的问道:“这几年你好吗?”

新月淡然道:“还好,一直在修炼。那天刀客的实力出乎意料,我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。你呢?”

天麟笑道:“我同你一样,也是整天修炼,今天才有空来看望你啊。”说完移身而至,来到新月身边。

抬头看了他一眼,新月没有躲闪,轻声道:“你来就为看我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