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三小相识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寒鹤劝道:“算了,看开点。每一代与每一代不同,我们也莫要过问太多。以后你就住在这里,慢慢忘记那些事情,开心的活着。”

方梦茹低落的声音充满了沉痛:“忘记?真的能够忘记就好了。”

扭头,方梦茹看着赵玉清,一脸忧伤却不曾开口。

赵玉清避开她的目光,有些心痛的道:“师妹,五百年了,你何必还要追问呢?”

方梦茹凄然道:“是啊,五百年了,师兄为何还是不肯告诉我,为什么?”

赵玉清沉默了,他能说什么。

田磊见此,一脸沧桑的道:“师妹,你就不要再逼问师兄,这么多年来,他也过得很苦。”

方梦茹微微点头,心碎的道:“是啊,五百年了,我们谁又不苦呢?只是这苍天的诅咒,是不是也太狠、太沉重了?”

悲凉的语气令人感触,赵玉清、寒鹤、田磊都一脸沧桑,谁也没有开口。

一旁,公羊天纵四人,除了雪山圣僧知道当年的往事外,其余三人都是一头雾水,搞不懂他们师兄妹间,究竟发生过什么。

时间在沉默中溜走,距离比试的开始已经越来越来近了。

这时候,天麟与善慈自台下飞起,打破了寂静的沉默,让众人都清醒过来。

轻笑一声,天麟一个箭步便来到舞蝶身旁,问道:“你刚来一会儿吧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舞蝶看着他,冷冷的小脸上有几分惊慌之色,显然她还不太适合天麟这种突如其来的问候。

“我叫舞蝶,你是谁?”

天麟笑道:“舞蝶,很好听的名字。我叫天麟,那边那个是善慈,我们过去一起玩吧。”

舞蝶眼中露出几分心动,但却不曾回答,只是静静的看着方梦茹。

天麟看出她的担忧,一把抓住她的小手,拖着她就跑,并道:“别怕,她不会责怪你的。”

舞蝶有些抵触,挣扎了起来,可奇怪的是,她竟然不曾挣脱。

方梦茹看着这一幕,没有阻扰,只是眉头微皱,轻声道:“大师兄,这孩子身上我感到有几分熟悉的气息,应该不是你门下吧?”

赵玉清道:“不是,他的法诀传承于他父母。而他父母就住在不远出的天女峰。”

方梦茹神色一呆,脸色奇异的道:“天女峰……那边那个呢?”

不待赵玉清开口,雪山圣僧笑道:“这是我新收的徒儿,以后多照顾。”

方梦茹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圣僧之徒,果然不同。”

雪山圣僧摇头道:“其实他们三人中,天资最好的还是天麟。”

方梦茹没有反驳,轻吟道:“是啊,只不知将来他会是谁人之徒?”

雪山圣僧道:“那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未来的就成。”

这时候,台下的李风见时间差不多了,于是飞身上台,将十六位参赛者召集一块,当众道:“现在半个时辰已过,我们马上进行第三轮综合的比试,大家都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好了。”众口一致,坚定的回答。

满意的点头,李风道:“很好,现在我就先说一下比赛的规则与形式。综合一门,考验的是大家的整体水平,包括身法、修为、剑术等一切技能,是一门比较复杂的比赛。要想分出胜负,最好的办法是相互比试。但那样难免会伤及他人,有违我们的宗旨,因而现在我们换种方式,请一位德高望重而又公正无私之人,由他出面进行第一轮的筛选,淘汰一部分选手。剩下过关之人,又开始新的淘汰赛,一直到决胜者出现为止。”

参赛者有些疑惑,今年的比试与往年的不同,到底李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?

观战处,公羊天纵皱眉道:“谷主,这次……”

赵玉清笑道:“天尊莫要担忧,不过就是换个方式,其实没什么。”

马宇涛讥讽道:“可能某些人怕换了方式,门下不适应。”

公羊天纵闻言大怒,喝道:“姓马的少在那里胡说八道,本天尊何时怕过?”

赵玉清见此,忙劝道:“两位莫争,还是等小徒说完之后,若觉得不妥,我们再行商议。”

公羊天纵与马宇涛齐声微哼,双双别开头。

赵玉清苦涩一笑,眼神示意李风继续说。

得到了恩师的指示,李风道:“今年的比赛与上一次有所不同,但公平与公正的原则是不会变得。为了尽量做到最好,这一次我们请雪山圣僧前辈作为裁判,由他为我们进行第一轮的筛选,大家觉得如何?”

最好的一句,显然是问离恨天宫与天邪宗。

闻言,雪山圣僧苦笑道:“一辈子劳碌命,走到哪都逃不脱。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今天这里,唯有你最为适合,就当给这些小辈指点一下了。”

公羊天纵道:“谷主所言不错,由圣僧出面,我离恨天宫没什么说的。”

马宇涛道:“天邪宗也信得过圣僧,一切就有劳圣僧了。”

呵呵一笑,雪山圣僧道:“如此我就来活动一下筋骨。”说完起身,缓步走至场中。

含笑施礼,李风道:“事前未曾通知圣僧前辈,还望见谅。”

雪山圣僧不在意的道:“世外之人,不讲那么多。说吧,如何筛选?”

李风恭声道:“筛选分为两步,第一是以十招为限,十六位参赛者全力发挥,由圣僧筛选出一批相对较弱之人。第二轮以二十招为限,进一步了解参赛者的综合能力,以便给出更为公正的结果。”

明白了比试的形式,雪山圣僧玩笑道:“如此说来,我可是责任重大啊。”

李风笑笑,不便说什么。稍后,比赛便正式开始,以雪山圣僧为攻击对象,以展现自身的实力。

首先出场的是腾龙谷下飞侠,他以双手为武器,施展飘雪身法配合寒冰法诀,展开了一系列的猛攻。

雪山圣僧含笑不动,周身佛光涌现,布下一个防御结界,随后双手轻抚,看似缓步的佛门法诀,实际上大气磅礴。

台下,百姓们无不神情专著,看着这精彩的比试。台上,赵玉清、公羊天纵、马宇涛、方梦茹、江清雪以及天麟三人也在观战,但神情却各有不同。

对于大人来说,这比试较为严肃。对于天麟三人而言,这比试就像是一种游戏,不在意输赢只在乎好玩否。

十招的限制眨眼即过,飞侠退下后,二号又加入。如此一个接着一个,看得人眼花缭乱,却也暗暗点头。

三个小孩中,天麟今年九岁,最小,但却最为主动,牵着善慈与舞蝶的手,讨论道:“你们猜第一轮有多少人会淘汰?”

善慈看着舞蝶,文静的道:“你先来。”

舞蝶观察了片刻,沉静的道:“我想大致是六个。”

善慈道:“我认为是五个。天麟,你呢?”

天麟笑道:“我猜七个。”

善慈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天麟解释道:“第一轮只是基本筛选,不会太狠,所以过关的人数应该相对较多。”

结果,一切正如天麟所猜测。第一轮下来,雪山圣僧淘汰了九位参赛者,只剩下薛峰、夏建国、徐靖、新月、飞侠、玄雨、林帆。

对于这个结果,舞蝶与善慈都有些意外。在舞蝶的分析中,是不应有玄雨的。而善慈则认为,飞侠也是应该淘汰的。

一旁,公羊天纵与马宇涛有些失望,七个入选者五个都是腾龙谷的,这似乎也差异太大了。

赵玉清知道他们的感想,但却只能装作不知,毕竟这时候,不说话最好。

很快,第二轮的比试又开始了。这一次更为关键,是否过关直接影响最终的结果,因而无论是参赛者还是三派的首脑,都显得极其在意。

飞侠依旧是第一个出场,二十招的机会,他能得到雪山圣僧的认可吗?

一旁,六个参赛者也都心情紧张,关键的时刻终于来到,如何更好的发挥实力,展现自己,将成了他们所关注的。

看着场中快速移动的身影,天麟轻吟道:“善慈,你师父的本领你学了多少?”

善慈脸色平静,轻声道:“一年多的时间,我还没有学到多少。”

舞蝶道:“你师父出自哪儿?”

善慈摇头道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他从来不提过往。就连为何收我为徒,他也不愿意讲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别在意,大人们就是喜欢故作神秘。”

江清雪一听此话,反问道:“你们不也喜欢故能玄虚吗?”

天麟瞪了她一眼,撅着嘴道:“我们那样叫做聪明,你们大人那样叫做虚伪。”

江清雪一愣,随即笑骂道:“你个小天麟,还会拐着弯骂人,就不怕我生气后出手教训你。”

天麟慧黠一笑,眨眼道:“姐姐这么漂亮,要是欺负小孩子,说出去好没面子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