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玉女青鸾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丁云岩笑道:“你个顽皮鬼,又来取笑我们了。今天是我们两人负责接待,不然谁有心情看雪啊。”

李风为人稳重,淡然道:“天麟早,你爹娘没来吗?”

天麟回道:“我娘喜欢清净,我爹有事外出,所以就我一个人来了。怎么样,今天有多少人参加啊?”说完落在二人身旁,淡定的看着四周。

李风道:“这个不太好说,大概除了天邪宗与离恨天宫外,还有一两位访客。”

天麟淡淡点头,又问:“那大会什么时候开始,林帆他们什么时候出谷啊?”

丁云岩道:“大会一般是上午巳时开始,到时候不止林帆他们,包括谷主以及两位师叔都回出席。”

天麟呵呵笑道:“那一定很热闹,不知两派会有多少人参加呢?”

丁云岩道:“就以往的情况推断,一般是各来十人左右,由宗主与天尊亲自带着。这次……”

正说着,一旁的李风突然开口道:“禁声,天邪宗的人来了,你快速速迎接。”

丁云岩脸色微变,连忙换上笑脸,飞身迎去。

天麟的目光追逐的他的身影,只见东边一群人御剑凌空,正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,眨眼就与丁云岩相遇。

是时,双方客套了几句,随后便一同而来,很快出现在高台之上。

收敛气息,天麟打量着这些人。

只见为首一人方脸虎目,外貌大约四十五六,周身流露出一股邪异。

他身后,跟了三个六旬老者,五个十六七岁到二十三四岁的青少年,个个眼神凌厉,一看就知道修为不凡。

这些人当众,最让天麟注目的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,他生得唇红齿白,丝毫没有冰原男子那种粗狂之感,反而像是江南的才子书生,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印象。

这男子神情淡漠,嘴角挂着一丝浅笑,隐约有几分自信,手持一把银白色短戈,不时会闪过一缕光芒。

一脸微笑,李风上前两步,客套道:“宗主远道而来,招呼不周还望见谅。这几位人品出众,修为高强,真是难得一见的后起之秀。此次比试,看来胜利又是非贵派不可啊。”

天邪宗主马宇涛闻言大乐,略显谦虚的道:“贤侄过奖了,都是些不成才的家伙。倒是你身边这位弟子,天资可着实不凡啊。”说话间,目光停留在了天麟身上。

李风呵呵笑道:“宗主误会了,这孩子名叫天麟,是谷里的常客,并非晚辈之徒。”

一旁,丁云岩听出点眉目,忙道:“家师知道宗主一早会来,已经准备了上好龙井,正在谷中等候。现在,我们还是先下去,一边品茶一边谈天吧。”

收回目光,马宇涛淡然道:“这孩子看来一定很讨你们师父喜爱吧。”话落不待丁、李二人回答,带着随行之人便腾身而起,朝谷中飞落。

丁云岩脸露苦涩,给天麟使了一个眼色,随即便跟去了。

收回目光,李风看着天麟,轻叹道:“此非善地,你还是换个地方玩吧。”

天麟知道他的担忧,摇头道:“无须担忧,有谷主在,他们为难不了我。”

李风有些惊讶,问道:“你知道我所指什么?”

天麟不语,只是轻轻点头。

李风心头震动,几次话到嘴边,可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时间在等待中走过,不知不觉便到了辰时三刻。

这时候,南方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青影,正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靠近。

看着那身影,李风脸露喜色,低吟道:“想不到她会来这?”

天麟听出一丝端倪,不由打量着来人,发现对方御剑而来,身后留下一行淡青色的残影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头凤凰在天际飞过。

如此御剑飞行之法,天麟还是第一次见到,忍不住轻呼道:“好娇美的身姿,这人是谁啊?”

李风笑道:“这可是中土大大有名的人物,外号玉女青鸾,名叫江清雪,是修真界内第一大派——易园的高手。”

天麟茫然道:“江清雪,这名字不错,只是什么第一大派,什么易园的没听过。”

李风道:“你还小,以后就会知道了。”说完飞身而来,朝来人招呼道:“江姑娘真是贵客啊。”

半空,人影一顿,剑影消散,一个青衣女子飘然而落。

只见这女子体态婀娜,年约二十三四岁,长得玉雪肌肤,娇美动人,一张亦喜亦嗔的脸庞,含着几分清丽与妩媚之色。

左手中,一柄云气环绕的长剑显示出它的与众不同,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露齿一笑,江清雪谦虚道:“李前辈哪里话,清雪来得冒昧,您可要多多包容。”

李风呵呵笑道:“江姑娘太谦虚了,你可是易园最有名的人物,能来我们腾龙谷,那是我们的光荣,欢迎都来不及啊。现在你一路辛苦,还是先下去坐会,我让天麟给你带路。”

江清雪含笑点头,目光扫了一旁的天麟一眼,顿时神情一呆,轻呼道:“好俊俏的小弟弟,真是太讨人喜欢了。这是前辈收的徒弟吗?”

李风摇头道:“他是谷中的常客,并非腾龙谷门下。现在,天麟先带这位江姐姐下去坐坐,稍后再上来玩,知道吗?”

天麟看着江清雪,见她清秀动人,不由心生喜欢,点头道:“好,我知道。姐姐跟我来吧。”说完身影一动,横移五丈,停在了谷口上空。

江清雪向李风道别,随即来到天麟身旁,赞叹道:“好玄妙的身法,真是看不出。”

天麟轻笑道:“姐姐的身法气势如虹,那才够威风。”

江清雪随他下落,嘴上笑盈盈的道:“姐姐像你这个年纪时,才刚刚入门修炼,那时候连飞都不会,哪有你现在威风。对了,你的法诀哪里学的,腾龙谷吗?”

天麟道:“有一部分是,但大部分不是。好了,我们到了。”说完身体凌空一折,出现在腾龙洞府的入口处。

这里天麟是第一次来,当他看到那座神龙石像时,脸上神色一愣,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为什么这样他说不清楚,他只是隐约觉得这石像古怪,可具体怪在何处,他又说不出来。

一旁,江清雪也注视着那头神龙石像,被它所吸引住。

直到稍后天麟唤她,她才猛然清醒,跟在天麟身后。

不一会儿,天麟带着江清雪来到洞口,正好丁云岩走出。

待天麟将事情说了一遍后,丁云岩便亲自带他二人进入洞中。

看着宽敞的洞府,天麟惊讶极了,这样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,那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形成啊?

思索着,天麟感应到前方传来几股探测波。

对此,他收敛心神,平静的看着前方,只见在场之人,除了丁云岩的四个师兄以及天邪宗高手外,还有坐在正中间的赵玉清与坐在左手第一、第二位置上的两个五旬老者。

这三人天麟是初次见到,他一眼就看出了赵玉清的身份,可那两个老者是谁,他就猜不透。

就天麟所见,这两个老者神色沉默,一个瘦高如柴,着一身灰袍,浑身透出寒气。

一个矮胖如牛,穿一身红袍,身上泛着淡淡的红光。

这两人天麟不认得,可他们却都是有名的人物。

瘦高之人名叫寒鹤,是赵玉清的二师弟,修炼“玄寒阴煞”法诀,是一门极其霸道的绝学。

矮胖之人名叫田磊,是赵玉清的三师弟,修炼“烈阳真火”法诀,其性至刚,威猛如龙。

这时候,丁云岩已停下脚步,恭声对赵玉清道:“启禀师父,中土易园门下江清雪特来祝贺。”

是时,江清雪朝着赵玉清微微一礼,娇声道:“晚辈江清雪,此次代表易园祝贺冰雪盛会顺利举办,预祝冰原一脉和睦相处。”

赵玉清儒雅一笑,道:“江姑娘不远千里来到冰原,这份浓情厚意我们不甚感激。回去之时,还请代为转达,我们对贵派的感谢与祝福。现在,江姑娘请先坐下喝喝茶吧。”

江清雪应了一声,在丁云岩的指引下,坐到了天邪宗主下手第三个空位上。

安顿好了江清雪,赵玉清发现两位师弟与马宇涛都留意着天麟,心头不由微微一动,淡然道:“天麟,到我这边来。”

天麟心头微感意外,脸上却故意露出腼腆的笑容,急步跑到赵玉清身旁。

轻轻拉着天麟的手,赵玉清将他抱在自己的腿上坐着,笑问道:“你爹娘近来好吗?”

天麟微疑,稍后便猜测几分话中的含义,回道:“他们一向很好,还说有空要来看望谷主。”

赵玉清呵呵一笑,一边心道这孩子聪慧,一边应道:“真的吗?我可老早就等着他们了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