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时隔三年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辩驳道:“我本来也是不太相信的。可林帆都找到人参了,所以我就……”

蝶梦在他头上敲了一下,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天麟见她问起后面,立时兴奋起来,眉飞色舞的道:“我到了天刀峰……后来那血参骗我……最后我就跑出来了,谁想突然头脑发昏,就……”

听完儿子的叙述,蝶梦满脸惊讶,沉声道:“此事除了娘之外,不许告诉任何人。目前,你身体状态你自己都不太清楚,因此娘要认真观察。另外从今天开始,你专心在洞里给我练功,没有我的准许不许乱跑。”

天麟不敢违抗,点头应道:“是,麟儿知道了。”

冬去夏来,时光飞逝,一转眼便三年过去了。

这三年中,天麟很少再去腾龙谷玩,而丁云岩也加紧了对五个徒弟的管教。

于是六个儿时的小伙伴,除了每年融雪节能见上几面之外,其他时候几乎再没有见过了。

如今,天麟九岁了,个头已超过蝶梦的肩膀,看上去就像个十二三岁的大孩子了。

三年的时光,很多东西都会变化。

而天麟最大的变化,不是他的修为从“聚灵”境界提升到了“还虚”境界,而是顽皮慧黠的他,变得理智,变得沉静,变得让人看不透了。

这是蝶梦最引以自豪的事。

作为母亲,她不奢求九岁的儿子有好高的成就,但她要求自己的儿子要有过人的智慧与冷静,要有睿智的眼光与果断的处事能力。

这就是她从小全力培养天麟,所最终期望的。

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这期间,天麟的父亲天远回来过三次,每次都只逗留一个月,便匆匆离去了。

而每次天麟问起父亲为何而忙,蝶梦都总是避而不答,说他年纪尚小,这让天麟有些失望。

蝶梦知道儿子所想,但不想提及太多,以免让他分心,于是便答应传授他剑诀。

这样,年仅九岁的天麟,修炼剑诀便已有近两年时光,其成就真是令人惊讶。

两年来,蝶梦传授了天麟三种剑诀,第一是凤舞苍穹,共计九招,变化多达上万种。

第二是裂天剑诀,虽仅三招却威力惊人。

第三种名为虚无飘渺剑诀,仅仅一招,玄奥而精妙。

这三种剑诀,无不深奥繁杂,寻常修炼之人,没有十年是难以入门,可天麟仅仅两年不到,便已然领悟了大半,这连蝶梦自己也感到震惊极了。

一早,天女峰下,蝶梦将天麟叫到身旁,叮嘱道:“三年时间,你没有让娘失望。明天就是腾龙谷每十年一次的冰雪大会,到时候会有很多其他门派的高手参加,娘打算让你去见识一下,但事前有几点你要先答应娘。第一,不许显露自己的实力,除非生死关头,不然不准在外人面前施展娘传授你的剑法。第二,不许张扬,不许耍小聪明,不许在人多的时候表现自己,要尽力隐藏。第三,注意安全,除了熟悉的人之外,不能轻易跟别人走近,更不许跟人离开。”

天麟微微点头,平静的道:“娘放心,麟儿知道。”

蝶梦道:“如此,你去吧,记得早点回来。”

轻轻应了一声是,天麟转身施展飘雪身法,人如一朵白云,不急不缓的离开。

蝶梦看着远去的身影,轻叹道:“不要怨娘,十年之后,娘让你名扬天下!”

冰雪盛会乃腾龙谷一个特殊的节日,源于五百年前。

当时,冰原三大门派来往甚少,又恰逢离恨天宫与天邪宗两派,因门下之事而闹矛盾。

于是腾龙谷主赵玉清出面劝解,可最终没有成功,这就闹得后来大大出手,赵玉清以一敌二,以惊人的实力震慑住了两派。

事后,腾龙谷专门举行了一个宴会,请来两派高手,当面化解了彼此的恩怨。

从此,这一天就成了三派聚会的日子,每十年举办一次,相互叙叙旧、谈谈天。

后来,随着时间的推演,聚会的性质逐渐转变,慢慢就成了三派门下弟子较劲的一次比试,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
明天就是盛会举行的日子了,早在两天前,腾龙谷全体门下便开始筹备。

虽说这只是一个常规的聚会,可在冰原之上,这也算是最大的盛会了,故而腾龙谷一直比较重视。

另外,经过几百年的延续,冰雪盛会不仅仅只限定于三派之人,其他时常走动在冰原附近的人,如果愿意也是可以参加的。

来到腾龙谷外,天麟老远就听到热闹的喧哗之声,脸上不由露出微笑。

稍后,在腾龙谷口旁,他见到数十百姓正在搭建一座高台,已基本完工,心知是为了明天的大会而准备的。

看了一会儿,天麟飞身而下,只见腾龙谷中人影浮动,数十道身影来回穿梭,这等景象是他以前多不曾见过的。

驻足,天麟观看了一下,这些飞来飞去的腾龙谷弟子,他竟然一个也不认得。

以往,他还只当腾龙谷一脉弟子较少,可现在他突然察觉,自己以前的想法是错误的。

虽说谷主赵玉清只收了六个徒弟,但谷主难道就没有师兄弟吗?

那些人难道就不收徒吗?

想到这,天麟豁然开朗,折身赵林帆他们去了。

对于天麟来说,腾龙谷他熟悉无比,东南西三面他都去玩过,唯独北面的腾龙洞天,那是腾龙谷的要地,林帆五个从来不曾带他去玩。

现在,天麟直奔西面,不一会儿便来到林帆五人练功之处,发现他们此时都还在练功。

轻笑一声,天麟故意露出行踪,在惊醒五人之后,笑呵呵的道:“真是勤奋啊,今天都还在加紧修炼。”

林帆冲他笑了笑,还不及开口,玲花便抢先道:“天麟哥你不知道,近来师父把我们管得可严了。其他那些师兄都帮忙准备大会的事情,唯有我们还在这里受苦。”

天麟笑道:“这不是受苦,这是你师父对你们的爱护。”

胖子薛军道:“天麟,你今天来,是不是你娘同意让你参加冰雪盛会啊?”

含笑点头,天麟道:“是啊,十年一次,我自然要来瞧瞧。现在,我们出去外面看看吧。”

林帆摇头道:“你们去吧,师父让我明天出战表演,我还想再练会。”

黑小猴道:“对啊,师兄可厉害了,我们之中就他一人入选,可以与五位师伯的门下一起惨叫明天的表演大会。”

陶任贤嚷道:“好了,我们出去再说吧,这里都闷了几个月了,早该换地方了。”话落拉着薛军,当先离开。

天麟走在最后面,离开前,他看了林帆几眼,淡然道:“明天的表演,你记得不要去夺第一。”

林帆不解道:“为什么?”

天麟笑道:“你要把这个第一,留在十年之后,你二十岁的时候夺取,那才最好。”

林帆一呆,再抬头,天麟已然不再。

站在临渊的洞口前,天麟看着那些飞来飞去的高手,淡然问道:“为何这些人以前我们都不曾见过呢?”

黑小猴解释道:“听师父说,这些师兄平时深藏不露,只有在出现大事的时候,他们才会显现出来。”

薛军补充道:“还有,我问过师父,他说腾龙谷一脉,目前总人数在八十左右,仅我们最小的这一批就有二十多个。”

剑眉微扬,天麟问道:“这么多门下弟子,其中杰出的弟子应该有不少吧?”

玲花抢先道:“这个我知道。听师父说,腾龙谷最杰出的一辈是在师祖那一代,到如今师父他们一代,六人都天资有限,虽然收徒数十人,可真正有潜力的还是最小的一批。眼前我们所见到的这些的师兄,都只是平庸之辈,反而不如林师兄。”

陶任贤道:“是啊,听师父说,最小的一批中弟子中,大师伯门下徐靖,二师伯门下雪春,三师伯门下玄雨,四师伯门下飞侠,五师伯门下新月,与林师兄是最有前途的。而他们六人中,又以徐靖师兄,新月师姐与林师兄最为杰出。”

天麟笑了笑,有些淡漠的道:“徐靖?呵呵,他应该还在记恨当年那件事情吧。新月呢?当初见她时,一张脸冷得像冰一样,不知道现在她脸上的冰块有没有融化啊。”

黑小猴道:“这个要问玲花,她有见过的。”

天麟有些意外,目光移到了玲花身上。

玲花想了想,娇声道:“新月师姐我也就前几天见过一下,感觉她完全变了个人,好美、好美,而且好有气质,就像是冰原上的一朵雪莲花,让人看上一眼就再也忘不掉。”

薛军怪叫道:“没有那么夸张吧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