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后继有人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丁云岩瞪了五个徒儿一眼,严肃道:“据你们师祖说,今年这样的天气十分罕见,腾龙谷有史以来还是第二次出现,所有人都得注意安全。”

玲花不乐道:“以往整天都在练功,好不容易到了融雪节还不许我们玩,师父真是小气鬼。”

丁云岩喝道:“住嘴,这是师祖的命令,为师也得遵从。”

玲花挨了顿骂,立时双眼一红,好在天麟发觉得快,及时将她安抚。

回头,天麟看着丁云岩,问道:“既然是谷主所说,一定不会有错。只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天气,是在什么时候?”

丁云岩迟疑了一下,轻声道:“这个我问了一下,谷主似乎不太想提,只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,还发生了一些意外,故而让大家注意安全。”

天麟暗自好奇,但却没有多问,换了个话题道:“往年我们玩的地方也就只有那几处,今年我们也不乱跑,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?”

丁云岩想了想,同意道:“只要不超出那个范围,我可以不予追究。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该是篝火晚会的节目了,都去好好玩吧。”说完转身离开。

稍后,林帆五人围在天麟身旁,争先恐后的感激道:“天麟,谢谢你,不然我们今年就玩不成了。”

呵呵而笑,天麟道:“不用谢,我们都是好朋友。”

薛军大声道:“对,我们永远是朋友!”

一时间,六双小手紧握一起,一股稚嫩却纯真的友情,流淌在他们心中。

晚上,篝火晚会热闹极了。

天麟放开了胸怀,抛却所有顾忌与杂念,全身心的与五个小伙伴沉浸在快乐之中。

那一刻,他流露出了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所应有的天真与淳朴,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喜悦展现出来,融入了别的孩子的记忆之中。

快乐的童年,纯真的梦。

对于天麟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,他的一生中,又有多少这样纯洁的笑容?

热闹的气氛洋溢着无尽的快乐。

丁云岩看着那些欢歌笑语的百姓,脸上不由泛起了阵阵笑容。

曾经,他也这般激动过,可长久的修炼加上冰原气候的影响,使得他逐渐沉默。

只是越是沉默,对于融雪节就越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与追求。

风,轻轻吹过,带着淡淡的寒流。

丁云岩收起失落,目光扫了一眼五个徒弟与天麟,忍不住轻轻摇头。

这时,腾龙谷中几道身影飞出,片刻就来到场中。

丁云岩察觉之后,立时迎了上去,脸上有些惊愕。

“几位师兄,你们怎么都来了?”

来人共计四位,看上去都在四十到五十之间,衣着大致相同。

他们皆是谷主赵玉清之徒,乃丁云岩的大、二、三、五,四位师兄。

此刻,大师兄张重光笑道:“往年我们都闭门不出,可今年师父却突然驾临,说我们久闭门内无所获,不如随众一起乐。如此,我们只得出来透透气了。”

丁云岩笑道:“师父是怕把四位师兄闷坏了,这才让你们出来走走。”

二师兄钱云鹤摇头叹道:“其实都是我们愚笨,多年来修为毫无进展,师父不忍我们钻牛角,这才有意开导我们。”

丁云岩笑容一收,忙道:“师兄说哪里话,你们的修为比起小弟,那是高得太多。真正愚笨的是我。”

三师兄王志鹏道:“云岩,你也别谦虚,师父六个弟子中你入门最晚,能有这般成就也是很难得了。”

五师兄周杰笑道:“好了,难得出来玩一玩,大家不说这些陈年往事,还是放松放松吧。”

丁云岩含笑赞同,陪着四位师兄在雪地上漫步。

不久,五人来到篝火旁,五师兄周杰无意看见了天麟,当即轻呼一声,问道:“师弟,那个可是你的徒弟?”

丁云岩顺着周杰的目光看去,见他所指之人是天麟,不由摇头道:“这个小鬼名叫天麟,并非腾龙谷之人,也非我之徒。”

一旁,三个师兄都打量着天麟,眼中露出惊叹之色。

大师兄张重光疑惑道:“此子天资罕见,师弟为何不收他为徒?”

丁云岩苦笑道:“我何尝不想,可这小鬼精得很,他不乐意啊。”

三师兄王志鹏意外道:“不乐意?我们腾龙谷可是冰原上历史最悠久,实力最强大的一派,他会看不上?”

丁云岩无奈道:“谁知道呢?反正我听那几个徒儿说,天麟父母都本领高强,似乎不想让他进入腾龙谷。另外,师父也有提过,不许我们为难此子,所以……”

二师兄钱云鹤皱眉道:“照你这样说,此子应该是大有来头。可惜啊,要是入我们腾龙谷,他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。”

丁云岩不语,其他几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篝火旁,天麟正玩得高兴之际,几股突如其来的探测波,引起了他的警觉。

扭头,天麟看了一眼数丈的几个高手,心道:“这几个是谁,难道是谷中的高手?不好,我得隐藏实力,别被他们看透了。”

想到这,天麟丝毫也不显露,只是无形中收敛了身上了气势。

一会儿,丁云岩上前,对林帆五人道:“先别玩了,过来见见几位师伯。”

五个孩子有些不乐,但却不敢违背,只是把天麟一起拉着。

带着六人返回,丁云岩冲四位师兄道:“这几个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弟,师兄可别见笑。”说完又与林帆等六人介绍,招呼他们叫人。

林帆五人听话的叫着师伯,天麟却称呼他们叔叔、伯伯。

片刻,双方熟悉之后,张重光拉着天麟问道:“你这么喜欢与他们(林帆等)玩,为什么不加入腾龙谷,一起修炼一起玩?”

天麟低下头,轻声道:“我有想过啊,只是我太贪玩,怕守不住规矩,所以……”

张重光笑道:“腾龙谷门下,规矩并不多。只要你修为有成,一般不会限制你的。”

天麟抬头,惊讶的道:“真的吗?照你这样说,那我可以每十天,或者每个月来学一次,其他时候都不用来了。要是那样,就太好了。”

张重光笑容一僵,尴尬道:“这个当然不行,修道之人贵在持久,你偶尔玩一玩可以,岂能天天都玩呢?”

天麟眨着眼睛,失望道:“那样啊,那只好算了。”

张重光见他放弃,正欲再说,耳中却传来丁云岩的话:“大师兄,这个小鬼是在故意推脱,你用不着浪费口舌。”

张重光有些怀疑,偏头看着丁云岩,见他神色严肃不像玩笑,只得收起心思,换了个话道:“既然你无心入我腾龙谷,那也随你吧。好了,你们去玩吧。”

天麟呵呵一笑,拉着小伙伴离开,心里却在偷笑:“想唬我加入腾龙谷,我才不会那么傻呢。”

目送几个孩子离去,张重光轻叹道:“如此天资,真是有些不舍。”

钱云鹤道:“师兄门下,此次不也收一个徐靖吗?”

张重光一听徐靖之名,脸上顿时有了几分笑容,轻笑道:“那孩子还不错,相信过几年应该有所成就。”

王志鹏感叹道:“你们都有中意的徒儿,唯独我那一脉人丁单薄。”

丁云岩道:“三师兄过谦了,你门下虽然仅收了三个徒弟,但那玄雨可实力不弱。”

王志鹏苦笑道:“玄雨跟我十年,也至多与你门下林帆差不多。要想与大师兄门下的徐靖,二师兄门下的雪春,四师弟门下的飞侠,五师弟那新月相比,那是万万不如。”

周杰闻言,反驳道:“三师兄,话可不是这样说。目前除了大师兄门下的徐靖有目共睹之外,其他几个都还是未知之数。成就如何还要看今后的修炼结果,此时可不要妄下结论,在这里叫苦。”

见大家语气有些冲,丁云岩忙道:“好了,好了,我们不提这个,大家说点高兴的事。此次四师兄前往中土,不知道是为何?”

张重光道:“这个我们也不大清楚,似乎是师父派他前往参加一个什么盛会,具体要等他回来才有结果。”

钱云鹤道:“那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,还是不提也罢……”

常年冰封的雪地,短期内很难完全解冻。

在腾龙谷口,最初的几天里百姓都在唱歌跳舞,以示庆贺。

天麟则整天与五个小伙伴们混迹其中,时而溜去找冰雪老人讲故事,时而在雪地上堆雪玩乐。

终于,第六天冰雪化尽,露出了湿润的土壤,阳光照射着大地,冒出淡淡的青烟。

这时,腾龙谷底开始结冰了,那些之前不曾出来的人们,此时也完全走出了洞穴,汇聚在了谷口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