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雪狼与熊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冰雪老人也不卖弄,轻声道:“那一次,雪狼与北极熊之战持续的时间不久,最终是雪狼败退,北极熊伤势严重。

可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冲突,它们双方埋下仇怨,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,北极熊三次进入雪狼群所驻扎的雪狼谷,双方激烈交战,最终雪狼死伤无数,北极熊重伤逃走。”

“后来呢?怎么样了?”有些急切,黑小猴追问着。

冰雪老人停顿了片刻,接着道:“后来,它们双方的这场战争持续了上百年,当初很多雪狼都已经死了,可狼王却依旧活着,而那头北极熊也活着,它们彼此仇视,每过十年北极熊就侵犯一次,一直延续了三百年之久。”

“啊,这么久啊。那它们不是好老、好老了,难道它们不会死吗?”意外出现了五个小孩的脸上,他们都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。

天麟比较沉静,问道:“难道它们也懂得修炼?”

冰雪老人收起笑容,沉声道:“在古老的神州大地上,最先懂得修炼之法的并非人类,而是动物。

可人毕竟是万物之灵,他们后来居上,超越了那些动物,便给那些懂得修炼之法的动物取了一个名字,统称为妖,说它们很邪恶。

可实际上,世间最邪恶的是人而非妖魔。

当年,那北极熊本是一头寻常的公熊,在与雪狼拼斗受伤后,巧得一只千年人参,从而获得了神力,便前去报仇。

只是让它意外的是,那些雪狼虽然普通,可那狼王却已活了五百年之久,有着过人的智慧,懂得修炼之法,因而打得北极熊仓皇逃走。

事后,北极熊怀恨心头,在几百年的交战中逐渐摸索出一些门道,慢慢懂得了修炼之法,最终越来越强大。”

天麟眉头微皱,沉吟道:“照你这样说,那北极熊与狼王应该都还活着?”

冰雪老人笑了笑,回忆道:“就传闻所说,在两百年前,北极熊与狼王之间的战斗便逐渐平复,随后再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它们的事迹,因而它们是死是活,谁也说不清楚。”

林帆道:“你开始说血参最早出现在雪狼谷,而雪狼驻扎的地方也叫雪狼谷,这两处是一个地方吗?”

冰雪老人看了他一眼,有些赞赏的道:“问得好,你能想到这些,说明你比较细心。

就当初人们的猜测,那狼王之所以懂得修炼之法,极为可能与一千六百年,那中土的修道之人有关。

当年,那位中土修道之士为了找寻血参,在雪狼谷一住两百年,与群狼相处和睦,很有可能便传授了群狼一些修炼之法,以驱使群狼助他找寻血参。

只是此事年代久远,加上当初知情者甚少,因而没有确切的消息流出。”

薛军听完,惊叫道:“想不到还有这些关系啊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黑小猴道:“是啊,说来说去,一株血参引出这么多故事,真是太精彩了。只是我搞不懂,这故事真的存在吗?要是存在,为什么爹娘与师父从未与我们提过?”

玲花道:“这个谁知道,反正好听就行了。”

陶任贤像个跟屁虫,附和道:“是啊,我们就是来听故事的。”

林帆看着天麟,问道:“你呢?怎么不说话,感觉你与以前有所不同。”

天麟笑了笑,轻声道:“我是在想,那雪狼谷应该离此不会太远吧。”

林帆一愣,目光移到冰雪老人身上,满是询问之色。

冰雪老人没有闪躲,淡然道:“天麟猜得不错,雪狼谷离此的确不远,就位于腾龙谷正北方,大约三百里外。”

林帆愕然道:“这样说来,至今那里还有很多雪狼了?”

冰雪老人笑问道:“怎么,你想去当一个杀雪狼的英雄?”

林帆讪讪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现在还小,以后长大了,一定要当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。”

冰雪老人赞赏道:“好,有骨气,多多努力吧。现在时间不早了,你们也该回去了,不然你们师父问起,那时候……呵呵……”

林帆心头一惊,顿时想起出来已经很长时间,连忙叫道:“快走,迟了会被师父察觉。”

玲花四人脸露惊慌之色,纷纷抓住天麟,不待他开口说话,便一溜烟的跑了。

冰雪老人看着六人远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,自语道:“多少年前,我们几个不也像他们现在一样吗?只是时光无情,匆匆数百年过去,现在还有几人记得呢?”

淡淡的声音回荡洞中,带着几分牵挂与旧梦,一晃、一晃、渐渐无踪……

黄昏的时候,太阳西落,耀眼的光华斜射在冰原上,反射出万千光华,让人感觉有些刺目。

腾龙谷口,融雪节的热闹气氛在此时回落,许多人开始搭建帐篷,准备着今后一个月的住所。

每年的这个时候,腾龙谷附近的冰雪开始溶化,谷底的气温便开始骤减。

等四周厚厚的冰雪完全溶解,也正好是腾龙谷底完全冰封的时候。

为此,谷中的百姓便选择在这谷口处暂居,享受这一年中最为温暖的季节。

悄悄溜回谷口,林帆五人见师父丁云岩还在主持活动,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嬉笑着跑回场中。

天麟紧随其后,神情有些沉默,心里一直回想着冰雪老人讲述的故事,拿不准有多少是真的。

此前,天麟对于冰雪老人的身份未曾在意,可今天认真听完他的故事,心里出现了一个疑虑,那就是冰雪老人究竟是谁,他为什么知道一些丁云岩所不知道的故事?

如果冰雪老人讲述的故事都只是编造的,那也没什么,可一旦那些故事完全真实,那冰雪老人的身份就值得推敲了。

玲花一直留意着天麟的神色,见他愁眉不展,连忙关心的问道:“天麟哥,你在想什么,为什么不开心啊?”

天麟闻言收起心事,轻笑道:“我在想,再过一段时间等冰雪全部溶化了,我们就去龙池玩。”

玲花心机不多,从不怀疑天麟的话,高兴道:“好啊,好啊,到时候我们六人一起去,又可以像去年一样在水底玩游戏了。”

捏捏她的小脸蛋,天麟道:“放心,少不了你们的。现在,我们再去吃点东西,等晚上篝火晚会开始,我们就去跳舞。”

玲花一脸笑容,拉着天麟的小手跑到林帆他们身旁,一一边吃一边叽叽喳喳的交流。

不久,融雪节的庆祝活动暂时告一段落,大家都聚在一块,上千人一起吃喝。

丁云岩这会卸下重责,来到六人身边,喝道:“下午你们跑哪去了?”

林帆五人笑容一僵,楞楞的停下手中的动作,一个个低头不说。

天麟心里有些不乐,换上一副笑脸,开口道:“丁叔叔,我们下午回谷里练功去了。”

丁云岩质疑道:“练功?你可不要在我面前信口开河。”

天麟忙道:“我哪敢啊,我们真的回去练功了。本来林帆他们怕你责骂不敢去,后来我就说,丁叔叔虽然严厉了一点,但并非不讲道理之人。只要我们没有贪玩,没有闯祸,他不会责骂。林帆他们听了,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于是我们就回谷里切磋功夫去了。谁想几个月不见,他们厉害多了,不一会儿就把我打败了。丁叔叔可真是有一手!”

丁云岩听了哭笑不得,虽明知天麟在胡说八道,有意给自己戴高帽子,却也不便揭穿,只得和颜悦色的道:“若真如你所说,是去切磋功夫,我自然不会责骂。可若只是打着练功的幌子去玩,被我知道后,我可不会轻饶的。”

天麟不住点头道:“知道,知道,我们哪敢啊?”

林帆五人齐声道:“不敢,我们不敢贪玩。”

丁云岩见了,脸露笑容,心道:“小鬼,想糊弄我,还早着呢。”

思索中,他嘴上却道:“如此,这事就算了。吃东西吧。”

林帆五人松了口气,无不偷偷看了天麟一眼,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神色。

饭后,丁云岩将六人叫到一片空地上,轻声道:“今年的融雪节与往年有些不同,时间提前了三天,这说明今年的天气比往年要炎热很多,持续的时间也会稍长。”

林帆不解道:“师父说的这些,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吗?”

丁云岩道:“为师告诉你们这些,是要提醒你们注意,不可再像往年那样到处乱跑。”

玲花不满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“是啊,为什么?”薛军三人也嘟着小嘴抗议道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