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银发老者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轻笑一声,天麟道:“想玩我,好啊,我就第一个先来。现在接着说规矩,躲避之人可以闪躲,但不能还手,找寻之人可以出手擒拿,只要沾到衣物就算赢了。”

黑小猴嚷道:“你这个条件也太简单了,完全是为你自己设定。”

天麟笑道:“错了,我这个条件是为了你们着想。以我的身手,别说沾一下衣服,就是擒下你们也不成问题。可换过来,若是你们来擒我,那可就困难了。所以我把条件降低,沾到衣物就算赢。”

玲花赞同道:“天麟哥这话有道理,就这样规定好了。”

薛军急切道:“如此,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众人没有异议,顿时林帆五人一闪而逝,消失于附近的洞穴里。

天麟没有在意,他静立了片刻,待五个小伙伴藏好之后,这才开口道:“我来了,大家藏好啊……”稚嫩的童音回荡在洞穴里,天麟人如旋风,以其绝妙的身法左移右摆,朝着洞穴深处而去。

很快,天麟就察觉到了陶任贤的气息,但他没有显露,而是继续搜寻,直到片刻之后,他清楚的掌握了五个小伙伴的位置后,他才突然行动,将目标定在薛军身上。

以往,天麟每次都捉弄玲花,因为她是女孩子。

可每一次玲花都会被逗哭,害得天麟被母亲责骂,所以这一次他改变了目标,选择了小胖子。

是时,薛军见他出现,顿时惊呼一声转身逃去,胖胖的身体速度极快,显然几个月的练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。

天麟毫不在意,轮身法快捷无人比得过他,擒人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

很快,天麟便在一个洞穴中拦下了薛军。

两人相距一丈,薛军小眼不停的转动,正思索着朝哪一边退去。

天麟一脸笑意,轻声道:“怎么,跑了半天还不累?”

薛军喘着气,疑惑道:“以往每次你都找玲花,为何这次改变了注意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因为玲花爱哭鼻子,所以这次找你。”

你字一落,天麟的身体微微晃动,右手便已经牢牢的抓住了薛军的手臂。

惊愕的看着天麟,薛军道:“你是人是鬼,这般快捷?”

天麟反问道:“你说呢?好了,该你了,他们都等着呢。”

薛军没有多问,乖乖的随天麟走出洞去。

片刻,第二轮游戏开始。

这一次换了薛军上阵,形势大为不同,林帆、玲花、黑小猴、陶任贤都大感轻松,不时现身逗一逗小胖,气氛可谓热闹之极。

天麟更是顽皮,以绝快的身法紧贴在薛军背上,看得玲花、林帆等人大笑,搞得小胖子薛军云里雾里不知所谓。

快乐的时光不知不觉过去,眨眼就到了下午申时。

此刻,找人的是林帆,他有心针对天麟,故而一路追赶,将天麟逼到了一个很深的洞穴。

刚开始,天麟还不甚在意,可真正较量之后,他意外的发现,几个月不见,林帆的修为竟然有了惊人的进步。

当然,就实力而言,林帆与他还有极大的差距。

可天麟在不能还手的情况下,又身受洞穴环境限制,要想避开林帆的擒拿,却也有些吃力。

察觉到这一点,天麟一边盘算着应对之策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地形。

很快,后面没了去路,天麟无奈之下打算施展隐藏的实力,避开林帆的追击。

可就在这时,天麟突然感应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气息,这让他心头一震,连忙搜寻那股气息。

然而让天麟意外的是,任他如何集中精力,如何催动体内的真元,却再也感应不到那股气息的存在。

林帆注视着天麟的表情,见他眉头紧皱,不由笑道:“怎么,无处可避的时候,你也会有烦躁的感觉?”

天麟看了他一眼,不在意的道:“烦躁倒还不至于,只是觉得你师父的苦心没有白费,你比以前厉害多了。”

林帆笑道:“哪里,比起你,我得更加努力。”

天麟一愣,问道:“你打算与我一比高低?”

林帆不置可否的反问道:“你认为呢?”

笑了笑,天麟道:“好啊,多多努力,将来我们就比一比。”

林帆微微点头道:“放心,我不会输给你。现在,我们还是继续眼前的游戏,你小心。”说完身影一动,林帆身体一分为五,封住了天麟正面及左右两边的退路。

注视着林帆的身影,天麟剑眉微扬,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洞顶,发现一个数尺大的凹陷洞穴,正好可以容身。

轻笑一声,天麟不再犹豫,身体微微一晃,奇快无比的速度使得他的残影保留在原地,让林帆误以为真,结果却落得空欢喜。

洞顶,天麟见此时机难得,就欲抽身朝外飞去。

可一股淡淡的气味拉住了他离去的脚步,让他陷入了沉思。

地面,林帆一击扑空立时返回,谁想却不见天麟的踪迹。而就在此刻,上方突然传来天麟的喝声。

“什么人,出来。”

抬头,林帆见天麟飘落,立马冲上前去。

可这一次天麟不闪不避,反而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,这让林帆大感疑惑,追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天麟沉声道:“这里有人,刚才我躲到上面那个洞穴时,闻到了一股气味,并且还感应到了残留的热气。这说明在我们之前,有人就藏在那里。”

“好聪明的小家伙,你是谁的徒弟?”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赞美,在洞中响起。

同一时刻,一道光芒闪过,一个细小的光点由小而大,变成了一个全身雪白的老者,出现在洞里。

警惕的看着眼前那个一身雪白,连头发都是银色的老人,天麟问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在这里?”

老者和蔼的笑道:“我自然是腾龙谷之人,你们是谁?”

林帆一听老人之腾龙谷之人,当即脸色一变,惊呼道:“不好,被发现了,快跑。”

天麟一把拉住他,喝道:“跑什么跑,他又不认识我们,怕啥。”

林帆一愣,恍然道:“对啊,不告诉他我们是谁,他就不会去向师父告状,师父也就不会责罚我们。”

老人闻言,笑道:“说谎的孩子可不是好孩子。”

林帆脸色一红,低头不语。天麟反驳道:“你知道我们在玩捉迷藏也不吭声,你也不够光明。”

老人看着他,呵呵笑道:“好凌厉的小嘴,真想不出腾龙谷中谁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。告诉我,你师父是谁?”

天麟小嘴一撇,答道:“我没有师父,也不属于腾龙谷的人。”

银发老者一愣,随即眼中露出一丝神采,质问道:“你真的没有师父?那你一身法诀是谁传授的?”

天麟瞪着他,问道:“干什么?你打听这些想打什么鬼主意?”

老者对他的话并不生气,笑道:“我只是随口问问,你看我像是坏人吗?”

天麟围着老者打量了一番,点头道:“看你样子的确不像坏人,不过大人常说,越是不像坏人就越可能是坏人。所以我不告诉你。”

银发老者听了大笑出声,赞道:“好个小机灵鬼,竟然绕着圈子骂人。那我可得教训一下你,让你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的美德。”

天麟怡然不惧,叫道:“来啊,我站着不动,因为我尊重老人。可你若动手,就是不懂爱护幼小,说出去可会很丢人。”

这一刻,天麟与老者玩起了咬文嚼字的把戏,因为开始老者现身的那一幕,让他自讨应付不了,故而不打算硬拼。

呵呵一笑,老者轻抚胡须,眼神锁定天麟的双目,笑道:“都说人老脸皮厚,不怕丢人。你觉得我会不会出手呢?”

天麟神色一惊,轻呼道:“你不怕丢人?”

老者点头道:“对啊,我这么老了,还在乎什么丢不丢人。”

天麟不语,一旁的林帆低声道:“别说了,还是快跑吧。”

天麟不许,清澈的眼中灵光一闪,笑道:“你不怕丢人没有关系,只要腾龙谷还要面子,那就行了。因为你是腾龙谷的人,丢也是丢腾龙谷的面子。”

银发老者大为诧异,赞叹道:“小鬼,像你这般聪明的孩子,我是生平第一次遇上,不如我们休战,大家交个朋友,谈谈心。”

天麟双眼微眯,轻轻道:“与你交朋友?好啊,反正我还不曾见过像你这般全身雪白之人,交你这个朋友应该也是蛮好玩的事情。”

林帆一惊,提醒道:“天麟,我们又不知道他是谁,岂能轻易相信?”

天麟笑而不语,给老者递了一个眼色,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。

银发老者领会了他的心意,对林帆道:“放心,今天你们在这里玩的事情,我不会告诉你师父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