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良苦用心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wanwan360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头上,龙角朝后,一左一右,长约六尺,纤细适度。

另有龙须两条,弯曲凌空,像是随风而起,别具一番风格。

看了一眼神龙石像,丁云岩从左边绕行,前行约五丈,来到一处阶梯前。

抬头,丁云岩看了看上方,只见整齐的阶梯层层而上,大约有十数丈之遥,约数百道阶梯。

收回目光,丁云岩急步而上,轻微的脚步回荡四周,显得有些刺耳。

片刻,丁云岩便登上阶梯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型的大洞,有数百丈宽大,能容纳上千人,这便是腾龙谷的权利象征之处——腾龙府!

整理了一下衣着,丁云岩脸色严肃,缓步走入洞中,目光留意着四周。

作为腾龙谷的门下,丁云岩清楚的知道,这里除了谷主之外,平时一般不会有人进入,除非有事发生。

另外,这里是腾龙谷商议大事,会客、收徒、奖惩、祭奠之处,严禁嬉笑打骂,任何门下弟子前来,都必须保持恭敬、严肃的态度。

前行二十丈,丁云岩停身,对着正前方五丈外的那尊祖师石像深深一礼后,开口道:“弟子云岩,求见师父。”

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洞中每一个角落。

片刻,一声温和的声音传来。“云岩啊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微光一闪,一位三十六七岁,身着白衣长衫的英俊男子出现在丁云岩眼中。

此人脸泛笑容,眼神柔和,中等的身材并不魁梧,但却流露出一股淡定与威严的气魄,真不愧是腾龙谷主。

丁云岩低下头,轻声道:“弟子有错,特来向师父请罪。”

赵玉清淡然一笑,走到正中的位置坐下,挥手道:“坐吧,有什么错慢慢说。”

丁云岩迟疑了一下,偷偷瞟了赵玉清一眼,见师父并不生气,这才依言上前,在左边最后一个位置落座。

“启禀师父,今天弟子私作主张,带着天麟去了一趟凝雪洞。”

赵玉清听了,脸上笑容依旧,问道:“就这个?”

丁云阳不敢隐瞒,将一切所见仔细的说了一遍,最终道:“都怪弟子过于自信,认定天麟看不出什么。谁想结果却是这样,请师父责罚。”

赵玉清听完他的叙述,脸上略显异色,但却很快隐去,大度的道:“此乃天麟的机缘,你也切莫自责。”

丁云岩愣住了,问道:“师父难道不觉得弟子做错了吗?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为师严格要求你们,为的只是让你们更加上进,并非为了惩处。关于天麟的事情,你莫要过多干涉,他喜欢来就来,喜欢走就走,想去哪就去哪,一切顺其自然,无须多求。”

丁云岩迟疑道:“天麟非腾龙谷门下,任他随意进入,这似乎不好吧。”

赵玉清淡然道:“天麟与我腾龙谷有些渊源,你莫要多问,记住为师的话便行了。现在,你五个师兄都在加紧培育下一代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。”

丁云岩脸色微红,轻声道:“弟子哪敢与五位师兄比啊。”

赵玉清道:“你的五个门下资质都不错,只要你用心培育,将来也有不凡的成就。目前,距离下一次冰雪盛会还有三年,你只要合理利用,细心教导,相信会有所收获。”

丁云岩不敢反驳,恭声道:“弟子紧记师父教诲,一定加紧督促他们练功。”

含笑点头,赵玉清道:“如此,你去吧。”

丁云岩闻言起身,朝着赵玉清微微一礼后,转身走了。

然而刚走出数丈,丁云岩却突然停身,似乎还想说什么。

察觉到他的举动,赵玉清道:“云岩,你还有何事想说?”

丁云岩转身,有些犹豫的道:“此次为了冰雪盛会之事,弟子曾一心想收天麟为徒。可昨天,他对我说……不知此事,真否?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你啊,活了两白多岁了都斗不过一个幼童,还好意思说。”

丁云岩羞愧道:“弟子无能,让师父见笑了。只是他那话……”

赵玉清笑骂道:“他那话自然是唬你的,笨蛋。”

丁云岩愣住了,他一直觉得天麟那话很有可能,想不到自己又上当了。

尴尬一笑,丁云岩苦涩道:“师父骂得是,我真是太笨了,应该回去好好思过。”说完急步离开,显然已经脸上挂不住。

赵玉清静坐不动,自语道:“照云岩如此说,那天麟聪明绝顶、人小鬼大,是个少见的奇才,可惜我却许下承诺……”

离开了腾龙谷,天麟立时显露本色,一边得意大笑,一边凌空翻滚,飞向天女峰。

途中,天麟施展出新学来的“冰神诀”,发现此诀奇妙极了,在风雪中前行简直如鱼得水,不但速度比以前快,还能自动吸纳冰雪之气,转化为自身之力,以弥补消耗的真元,达到收支平衡。

一会儿,天麟便飞回天女峰,远远就朝站在洞口的蝶梦喊道:“娘,我回来了。”

蝶梦眼中满是了慈爱之色,柔声道:“不用叫那么大声,娘早就看见了。”

射入洞口,天麟一把抱住蝶梦的双腿,仰头兴奋的道:“娘,你不知道,今天在那凝雪洞中可好玩,可精彩了。”

抚摸着他的头,蝶梦笑道:“别急,我们进去慢慢说。”话落,一晃便消失无踪。

洞中,天麟拉着蝶梦的手,激动的道:“最开始,麟儿只当那地方好玩……后来,我发现不对劲……在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后,终于找到了其中的关键……”

见儿子兴奋过头,蝶梦打断他的话,严肃道:“遇事不惊,你难道忘了?”

天麟急道:“娘,我没忘,只是真的太意外了。我后来竟然莫名其妙的进入了冰魂原界,还有一个人什么守护者与我说话来着。”

蝶梦秀眉微皱,质疑道:“冰魂原界?守护者?你说慢点,别那么激动。”

天麟闻言放缓声音,仔细的将当时的经历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后来,我给玲花她师父来一个装疯卖傻,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,可好玩了。”

蝶梦没有开口,她在思索有关冰魂原界的那段经过。

就她所了解,世上从未听人提过什么冰魂原界,到底天麟之前所遇,是真是幻呢?

如果是幻,一切便没什么。

可若是真有此事,那对天麟而言,这又预示着什么?

抬头,蝶梦看着一脸兴奋的爱儿,发现他与往日有些不同。

周身隐隐闪动着一层光芒,流露出一股奇特的气质,修为竟跨越了很多。

对此,蝶梦欣慰之余也不免担忧,心道:“麟儿小小年纪便有惊人的修为,我以后得对他更加严厉,不然将来难以约束。”

没听到蝶梦的回话,天麟当即回头,见母亲正看着自己,不由笑道:“娘,你为什么那样看我?”

蝶梦轻吟道:“娘在想,你现在实力大增,以后很容易就能超过娘,那时候你还会听娘的话吗?”

天麟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娘不要担忧,不管麟儿将来本领多大,我都会永远听娘的话。”

见他一本正经,蝶梦很是欣慰,笑道:“那样娘就放心了。现在,娘要与你谈一谈冰魂原界的事情,你务必要记住娘今天所说的话。”

天麟点头道:“麟儿知道,娘无须担忧。”

蝶梦收起笑容,沉声道:“就娘所知,世上从未有人提过冰魂原界,那是否真实存在,现在娘也不好说。不过你既然遇上,我们就姑且当是真的。你在以后的岁月里,如非必要不能轻易提及,也不可显露自己的才学。另外,从现在起,娘对你的要求将更加严格。在你未能达到娘所期望的境界前,一刻也不能松懈,你明白吗?”

天麟大声道:“我明白,只是我以后还能去找玲花他们玩吗?”

蝶梦道:“可以玩,但时间相对减少,因为娘要你在二十岁前,将娘所传授的法诀全部修到大成境界。”

天麟一听可以玩,立马笑了。“娘只管放心,麟儿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蝶梦喝道:“大话少说,你现在所修炼的只是一些简单的法诀,真正深奥的绝学,娘还没有传授。那是无数人穷毕生之力都难以修炼到极限的神奇之法,你若不用心苦练,就算天资再好也是无用。”

吐吐舌头,天麟惊呼道:“这么深奥啊,那一定很厉害了,娘快施展出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

关闭